从原点出发

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个故乡,家却可以无处不在。亲人在的地方是家,心安定的地方也是家。。。。。。
正文

你经历过电话问诊吗?疫情下在加拿大看医生

(2021-11-16 15:57:57) 下一个

来到加拿大一年多了,没动过看医生的念头,好在身体也争气,没有什么大毛病。随着疫情的缓解,我开始考虑要去做些必要的检查,而且近日来,眼睛感觉不好,多看一下电脑和手机就有痛感或者流泪。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很清楚,眼科属于专科,需要有家庭医生的推荐才能得到医疗保险的认可,否则就要自掏腰包。

二十年前找到一个家庭医生非常容易,当时网络还没有今天发达,我在电话簿的黄页找到了几个家庭医生的电话,但都没用上,因为第一个电话就找到了接受新病人的医生。

二十年过去了,今天的情形已经大相径庭。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拨打了至少十个医生的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我们不接受新病人。当我询问能否把我放到waiting list上的时候,他们竟然说根本就没有什么waiting list.

好吧,放下电话,我开始考虑新的途径。

网络上发现了一些walk in的诊所,有点类似国内医院的门诊。病人在诊所开门的时间内挂号排队,原则是先到先得。很多诊所都建议尽早到,最迟也要在诊所关门前两个小时到达。

诊所的医生大多是普通的内科医生,他们虽然不能像家庭医生那样能把病人推荐给专科医生,但总可以解燃眉之急。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离我住处最近的一个诊所,这家诊所每天早上九点开门,服务到晚上九点,而且周末也开门,只是时间相对平日里短一点。

选了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准时赶到诊所门口,刚要推门进去,诊所门上的一纸告示令我大跌眼镜。告示上称,诊所目前只提供虚拟医疗,即医生通过电话或者视频与病人通话以了解病症。我不禁疑惑,以这样的方式如何检查眼睛,据我所知,眼睛检查是要通过使用一些设备才能进行的。

我满是狐疑地走进诊所,一个工作人员正在前台打电话。我耐心等待她打完电话,陈述了我的需求,她告诉我第一次门诊都是虚拟的,通过电话或者视频和医生聊过后,由医生决定病人是否需要到诊所进行真人诊断。

因为是第一次就诊,我需要填写一份表格,给出个人的基本信息,当然最主要的是医疗卡号码。

填好表格,工作人员约定了第二天的电话问诊时间。

第二天上午到了约定的时间,却没有医生打电话来。我坐等了一刻钟,终于忍不住又拨通了诊所的电话,原来是我没有留下电话号码。

又等了半个小时,医生终于来电话了,她详细询问了我的眼睛状况,最后告诉我她手边没有眼科设备,无法为我做必要的检查,并建议我去眼镜店找验光师,因为验光师有完善的设备,也能诊断疾病并有开处方的权力。最后她还强调说,检查的费用是包在医疗保险中的。

兜兜转转并没能解决实际问题,不过总算得知了解决问题的途径。好消息是她告诉我诊所的家庭医生近期将接纳新的病人,我可以过段时间打电话给他们询问详情。

这次看医生的经历让我有点体会:

  1. 保持良好的心态,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家庭医生也不必着急。
  2. 去诊所前先打电话,否则白跑一趟。
  3. 多试几家诊所,某些诊所的广告上吹得天花乱坠,他们如何全心全意服务于病人,不分种族年龄,一律平等。而恰恰这样的诊所电话用自动录音的时间最长,好不容易有人接电话也敷衍了事。
  4.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去急诊,我给811电话时,工作人员就建议我去急诊部,不过最好也要事先电话联系。

加拿大的公费医疗体制一直备受诟病,家庭医生大权独揽,一个人决定病人能否问诊专科医生,而且就算是病人被推荐给了专科医生,候诊的时间也可能长达数月,等待手术的时间也很长,据说可能需要数年。这些缺陷在疫情期间更加严重。

 

大家要保持心情愉快,注意饮食和锻炼,争取不去医院。

 你经历过电话问诊吗?疫情下在加拿大看医生

 

来到加拿大一年多了,没动过看医生的念头,好在身体也争气,没有什么大毛病。随着疫情的缓解,我开始考虑要去做些必要的检查,而且近日来,眼睛感觉不好,多看一下电脑和手机就有痛感或者流泪。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很清楚,眼科属于专科,需要有家庭医生的推荐才能得到医疗保险的认可,否则就要自掏腰包。

 

二十年前找到一个家庭医生非常容易,当时网络还没有今天发达,我在电话簿的黄页找到了几个家庭医生的电话,但都没用上,因为第一个电话就找到了接受新病人的医生。

 

二十年过去了,今天的情形已经大相径庭。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拨打了至少十个医生的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我们不接受新病人。当我询问能否把我放到waiting list上的时候,他们竟然说根本就没有什么waiting list.

 

好吧,放下电话,我开始考虑新的途径。

 

网络上发现了一些walk in的诊所,有点类似国内医院的门诊。病人在诊所开门的时间内挂号排队,原则是先到先得。很多诊所都建议尽早到,最迟也要在诊所关门前两个小时到达。

 

诊所的医生大多是普通的内科医生,他们虽然不能像家庭医生那样能把病人推荐给专科医生,但总可以解燃眉之急。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离我住处最近的一个诊所,这家诊所每天早上九点开门,服务到晚上九点,而且周末也开门,只是时间相对平日里短一点。

 

选了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准时赶到诊所门口,刚要推门进去,诊所门上的一纸告示令我大跌眼镜。告示上称,诊所目前只提供虚拟医疗,即医生通过电话或者视频与病人通话以了解病症。我不禁疑惑,以这样的方式如何检查眼睛,据我所知,眼睛检查是要通过使用一些设备才能进行的。

 

我满是狐疑地走进诊所,一个工作人员正在前台打电话。我耐心等待她打完电话,陈述了我的需求,她告诉我第一次门诊都是虚拟的,通过电话或者视频和医生聊过后,由医生决定病人是否需要到诊所进行真人诊断。

 

因为是第一次就诊,我需要填写一份表格,给出个人的基本信息,当然最主要的是医疗卡号码。

 

填好表格,工作人员约定了第二天的电话问诊时间。

 

第二天上午到了约定的时间,却没有医生打电话来。我坐等了一刻钟,终于忍不住又拨通了诊所的电话,原来是我没有留下电话号码。

又等了半个小时,医生终于来电话了,她详细询问了我的眼睛状况,最后告诉我她手边没有眼科设备,无法为我做必要的检查,并建议我去眼镜店找验光师,因为验光师有完善的设备,也能诊断疾病并有开处方的权力。最后她还强调说,检查的费用是包在医疗保险中的。

 

兜兜转转并没能解决实际问题,不过总算得知了解决问题的途径。好消息是她告诉我诊所的家庭医生近期将接纳新的病人,我可以过段时间打电话给他们询问详情。

 

这次看医生的经历让我有点体会:

 

  1. 保持良好的心态,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家庭医生也不必着急。
  2. 去诊所前先打电话,否则白跑一趟。
  3. 多试几家诊所,某些诊所的广告上吹得天花乱坠,他们如何全心全意服务于病人,不分种族年龄,一律平等。而恰恰这样的诊所电话用自动录音的时间最长,好不容易有人接电话也敷衍了事。
  4.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去急诊,我给811电话时,工作人员就建议我去急诊部,不过最好也要事先电话联系。

 

加拿大的公费医疗体制一直备受诟病,家庭医生大权独揽,一个人决定病人能否问诊专科医生,而且就算是病人被推荐给了专科医生,候诊的时间也可能长达数月,等待手术的时间也很长,据说可能需要数年。这些缺陷在疫情期间更加严重。

 

大家要保持心情愉快,注意饮食和锻炼,争取不去医院。

 

 

 

 你经历过电话问诊吗?疫情下在加拿大看医生

 

来到加拿大一年多了,没动过看医生的念头,好在身体也争气,没有什么大毛病。随着疫情的缓解,我开始考虑要去做些必要的检查,而且近日来,眼睛感觉不好,多看一下电脑和手机就有痛感或者流泪。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很清楚,眼科属于专科,需要有家庭医生的推荐才能得到医疗保险的认可,否则就要自掏腰包。

 

二十年前找到一个家庭医生非常容易,当时网络还没有今天发达,我在电话簿的黄页找到了几个家庭医生的电话,但都没用上,因为第一个电话就找到了接受新病人的医生。

 

二十年过去了,今天的情形已经大相径庭。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拨打了至少十个医生的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我们不接受新病人。当我询问能否把我放到waiting list上的时候,他们竟然说根本就没有什么waiting list.

 

好吧,放下电话,我开始考虑新的途径。

 

网络上发现了一些walk in的诊所,有点类似国内医院的门诊。病人在诊所开门的时间内挂号排队,原则是先到先得。很多诊所都建议尽早到,最迟也要在诊所关门前两个小时到达。

 

诊所的医生大多是普通的内科医生,他们虽然不能像家庭医生那样能把病人推荐给专科医生,但总可以解燃眉之急。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离我住处最近的一个诊所,这家诊所每天早上九点开门,服务到晚上九点,而且周末也开门,只是时间相对平日里短一点。

 

选了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准时赶到诊所门口,刚要推门进去,诊所门上的一纸告示令我大跌眼镜。告示上称,诊所目前只提供虚拟医疗,即医生通过电话或者视频与病人通话以了解病症。我不禁疑惑,以这样的方式如何检查眼睛,据我所知,眼睛检查是要通过使用一些设备才能进行的。

 

我满是狐疑地走进诊所,一个工作人员正在前台打电话。我耐心等待她打完电话,陈述了我的需求,她告诉我第一次门诊都是虚拟的,通过电话或者视频和医生聊过后,由医生决定病人是否需要到诊所进行真人诊断。

 

因为是第一次就诊,我需要填写一份表格,给出个人的基本信息,当然最主要的是医疗卡号码。

 

填好表格,工作人员约定了第二天的电话问诊时间。

 

第二天上午到了约定的时间,却没有医生打电话来。我坐等了一刻钟,终于忍不住又拨通了诊所的电话,原来是我没有留下电话号码。

又等了半个小时,医生终于来电话了,她详细询问了我的眼睛状况,最后告诉我她手边没有眼科设备,无法为我做必要的检查,并建议我去眼镜店找验光师,因为验光师有完善的设备,也能诊断疾病并有开处方的权力。最后她还强调说,检查的费用是包在医疗保险中的。

 

兜兜转转并没能解决实际问题,不过总算得知了解决问题的途径。好消息是她告诉我诊所的家庭医生近期将接纳新的病人,我可以过段时间打电话给他们询问详情。

 

这次看医生的经历让我有点体会:

 

  1. 保持良好的心态,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家庭医生也不必着急。
  2. 去诊所前先打电话,否则白跑一趟。
  3. 多试几家诊所,某些诊所的广告上吹得天花乱坠,他们如何全心全意服务于病人,不分种族年龄,一律平等。而恰恰这样的诊所电话用自动录音的时间最长,好不容易有人接电话也敷衍了事。
  4.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选择去急诊,我给811电话时,工作人员就建议我去急诊部,不过最好也要事先电话联系。

 

加拿大的公费医疗体制一直备受诟病,家庭医生大权独揽,一个人决定病人能否问诊专科医生,而且就算是病人被推荐给了专科医生,候诊的时间也可能长达数月,等待手术的时间也很长,据说可能需要数年。这些缺陷在疫情期间更加严重。

 

大家要保持心情愉快,注意饮食和锻炼,争取不去医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免费的东西只能等。
原点MM 回复 悄悄话 不是啦,是我把文章从word导入博客时不小心多按了两下,没仔细检查就发送了。发现后又被告知不能改了。抱歉!
HUDIEMI 回复 悄悄话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