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个人资料
正文

第187章 只能当保安

(2021-12-03 22:15:21) 下一个

“双星?”陌岩小声嘀咕着,示意荒神离开湖岸,同他回到树下。怀里的允佳刚刚还很活跃,此刻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你说的是开阳星和它的伴星,开阳增一?也就是说,梦六谷也有个伴谷……把毯子给我。”

陌岩说这话的时候,瞅了眼搁在树下的行李包。荒神会意地蹲下身,从行李外层翻出一条二尺见方的小毯子,笨手笨脚地给允佳盖上。一个是嗜血王国荒人们敬若神明的首领,一个是六道之外不染尘俗的佛陀,两人都是破天荒头一回照顾婴儿。

“瞿少校同我提过,”荒神明亮的眼睛望着远方,陌岩相信他此刻正在用灵识观察瞿少校同他那支装备精良的部队。“他们这次来西蓬浮国的主要目的是救人。无所有处天政府多年来一直瞒着自己的民众,进行一项计划,最近有几个关键人物却忽然失踪了。”

陌岩点了下头。“我听魅羽说过,他们在搞什么集体越境。之前在皇家宴会上,你好像也提出过质疑。所以瞿少校认为那些失踪的人是被绑到梦谷来了?连贵国君主都支持他,谁敢这么做?”

荒神的眼睛眯了一下,低声道:“自然是个外来客,一个让我都感到害怕的人。”

“你认为魅羽同那些失踪的人一样,也是被此人绑走了,而他们就在梦六谷的这个伴谷中?”

据荒神说,紫洇湖历史上从未出过意外,所以不是魅羽碰巧掉进了什么通道,这就是针对她的一次绑架。

荒神道:“如果魅羽还在这个国度的话,这是唯一的解释。只有那个地方是我的灵识探测不到的。”

陌岩想起在火车上同坐的那两个女人,说是去给梦七谷一个有钱人打工,此人最近才搬来西蓬浮国。又想起自己来到梦谷后两次无缘无故感到恐慌,莫非都和荒神口中之人有关?能让荒神畏惧的人物,六道之中数得过来。

又听荒神征求意见似地问他:“有共同的敌人便有可能成为朋友,不如我们同瞿少校联手?他们毕竟人多,科技先进,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肯定也做了不少准备。”

“说得没错,不过……”陌岩先前为了保护朗顿家人,折了瞿少校不少兵。对方若是救人已有胜算,未必肯同他俩合作。

“我自己去找他们就行了,”荒神拍了下陌岩的肩膀,识趣地说,“你带着允佳,万一有个闪失就不好了。不如去附近找个地方歇脚,我有消息即刻赶回来同你们会合。”

“也好,那就有劳荒神兄了。”陌岩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有些阴沉。

“怎么,还真生气了?”荒神笑了两声,“放心吧,那个丫头也不是好惹的。”话音未落,已不见了踪迹。

******

“啊?这样啊……”松尼望着面前的桌子,犹疑地说,“之前几次测试貌似都挺靠谱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我会跟项目负责人汇报的。”

魅羽同情地看着他。“还汇报啥?纯粹是骗你们玩儿的。未来当然是不可预测的,别说五年了,五个钟头后会发生什么都难说。”

“真的?”松尼将信将疑地望着她,“你又是如何确定未来无法预知?”

“嗨嗨,我打个比方啊,比如再过五个钟头,我就把你们这个中心给炸了呢?若是能预测到中心被炸,还花这么多功夫建来干什么?若是能算到罪魁祸首是我,又何必八抬大轿把我请来呢?”

松尼闻言退后一步,咽了口唾沫,大气也不敢出,仿佛她整个人便是颗一触即爆的炸弹。

魅羽接着说:“反过来,即便你们真的预测到了,能够趋吉避凶,于是便不建这个中心了,你今天也没见到我。那又何来‘胡姑娘炸中心’这一说呢?看,是不是自相矛盾?所以啊……哎,别紧张啊,我都说只是打个比方了。”

魅羽嘴上说得头头是道,内心对这个问题实则全无把握。道家常说“天机不可泄露”,是不是暗指,只要不把预测到的东西说出来、不干扰事物的既定发展轨迹,那就不存在她上面指出的悖论了呢?

当然眼下不是想这些终极问题的时候,单是摆在面前的疑点就够伤脑筋的了。倘若只是要糊弄她,随便抓一个她此生经历过的场景不是更可信些?为何要退回到三四十年前、她的上一世去?莫非这背后有人在操控,想要向她传递什么信息,又或者要误导她?

“嗨,总之不用当真啦。”魅羽环顾四周,问:“对了,你们有服务儿童的项目吗,例如教孩子一些基本的天文地理知识、求生技能之类的用具?”

“有,当然有,请跟我来。”

松尼的神态恢复自然,领着她朝展厅另一头走去。儿童展区有四五张桌子,第一张上面摆着个碗柜大小的微缩玩具屋。里面便如现实中的住家户一样,应有尽有。松尼告诉她那些小炉子是真的可以点燃后用来烧开水的,微型冰箱里也有冷气,楼上楼下的电话之间还可以通话。

“是不是能玩一天?”松尼俏皮地问。

“也只能玩一天,”魅羽答,“想更好玩的话,给玩具屋的桌子上再做个按比例缩放的玩具屋,里面也有小炉子和电话,办得到吗?”

松尼没有答话。

玩具屋旁边堆着些野外用的“探索盒”。魅羽装作不经意地拎起一个,打开盒盖。耳中听松尼介绍道,这个强光手电筒能照亮一整个山谷,那个万能军刀可以根据切割物的软硬自动变换锋利的程度。魅羽心不在焉地听着,眼睛在盒子里搜索,当终于找到那个不起眼的小圆指南针的时候,微微松了口气。手一抖,将指南针收入袖中。

天星术还是她两三年前从寒谷道长那里学来的,打那儿以后多次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梦谷的一大问题是,头顶经久不散的厚云层遮住了太阳和星空,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有了这个指南针,她便能继续使用天星术。

心定了些,装模作样地看下一样展示。是座木制的大转轮,六边形,类似在雾陇山见过的镇坤轮,只不过眼前的转轮要精致复杂得多。里面一格格的,装有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球。不用问,这是六道的模型,当中有不少世界她都去过。

最大的球是修罗界,那个灰蒙蒙的小球是她的鬼道老家。十九个小球串成的糖葫芦,是十八层地狱外加灵宝老家。松尼告诉她,若是用手轻触任何一个球,轮子中央的小镜头便会射出一束光,将对面墙映出这个世界的动态影像。

“这些影像可都是实时的哦,”松尼不无得意地说,“神奇吧?”

实时的?魅羽心中一动,伸手碰了下地狱道里最后那个小球。对面墙上立刻现出七个大湖,每个湖都是不同的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这儿的金沙滩上是真的铺有金沙,仙山里住着名副其实的神仙。

“咦?”一旁的松尼奇道,“原来地狱道里竟有如此美轮美奂的景色?什么时候能去玩玩就好了。”

魅羽呆立在原地。倘若这真是实时影像,那这件物品便不可能是高科技产物,而且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中心的幕后操作者是个什么级别的人物了。

她可是在灵宝老家住过的,还同王母聊过当地的安全与隐私问题。那个地方岂是高科技便能随便窥视的?就算是法器,其制作者的修为也要同灵宝天尊不相上下。唉,倘若真是她能想到的那几人中的任何一个,她和陌岩、荒神三人就死定了。

******

荒神离开后,陌岩并没有找地方歇脚。在附近挑了处厚软的草丛,将睡熟的允佳安置好,自己在一旁盘腿坐下。他决定仔细搜一下魅羽。连荒神都探不到她的去向,他能行吗?不好说。在没有尝试着去做一件事之前,他很少给自己下定论。

是的,便如荒神所说,陌岩这次是真的有点儿火了。有什么问题,尽管冲他来好了,他的魅羽鸟招谁惹谁了?真以为此刻的他没有还手之力?

陌岩的师父燃灯古佛曾自创过一套搜寻法,叫“三界儃地术”。后来被大徒弟释迦牟尼几番研习改善,成为师门绝技。这套法术同世间普通搜寻法的最大区别在于,不是由具体的物理方位入手。梦谷说大不大,若是找得太细,也得找到猴年马月。粗粗地寻,又容易漏掉线索,毕竟此刻的魅羽不可能大活人一个在街上瞎逛。

三界儃地术,这个“三界”,指的是要从大处入手。要多大呢?至少得把整个人道包含在内。即便能确定魅羽就在附近,也不能只搜寻梦谷。施展这套法术必须由一个完整的世界开始,因为六道的创建有点儿类似于计算机,每个世界有一个“注册表”。这套法术是直接从注册表里搜寻这个人或物的踪迹。

一旦在注册表中找到目标,他就能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接触到魅羽当下的“内在状态”,有点儿类似于附体。然后便能慢慢看清其周遭的环境,借以推测其所在地。也就是说,别人找人是由大到小,逐渐缩小范围,此法找人则是由内向外进行。

至于“儃”,同“禅”,指的是正定,止观。既然目的不是搜寻物理世界,而是去连接那个“注册表”,就是要向内求。因为陌岩自己此刻也是这个注册表中的一员,所以入定后,灵识要不断内缩、下沉。一旦成功进入表中,便可以开始搜寻魅羽那条记录了。

这套法术他在佛国的时候练过几次,知道一步步该怎么操作。原则上说,只要人还在这个世界里,注册表中就一定会有其信息。现在麻烦的是,自己还处在下凡渡劫期间,体内又少了一个魂,修为和真气大打折扣,能进行到哪一步就不好说了。

******

“呃,胡姑娘,”松尼瞅了眼腕上的手表,道,“时候也不早了。其他厅里的展示较为专业化,我们可以改天再来看。现在中心的负责人正等着和你见面呢。”

“还是别见负责人了吧,”魅羽似笑非笑地说,“他反正也做不了主。直接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吧。他最近才从外面回来,是吧?”

“老板?”松尼一副迷惑的样子。但魅羽敢肯定,从自己进入这个中心的那一刻起,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那位老板的密切注视之下。她还相信松尼身上肯定带了什么隐蔽的通讯装置,能接收老板的命令。

果然,片刻后松尼便爽快地说:“好吧,请随我来。”

展厅原本在地下室,不料松尼又带着她下了一层楼梯。楼梯出来后是个长长的地道,地上铺着光滑的瓷砖,墙壁泛着柔和的亮光。没走多久,视野豁然开朗,地下通道变做一个大型车库,也许叫“豪华车展”更为合适。

魅羽是旧世界里长大的,虽然在兜率天和空处天两处见过各种各样的汽车,毕竟对品牌这些无甚研究。然而单看那些光亮的材料、流线型的设计、令人目眩神迷的颜色,便能断定这些车无论任何一辆,都够买一个魅羽的了。

“这栋楼是中心管理层和研发人员的宿舍,”松尼领她进电梯时说,“到时你也能在这儿有个车位。”

电梯四壁是透明的,能直接看到大楼内部的情形。每层里只有几户,大门互相间隔很远,屋顶很高,装修华贵,隔音效果自是不用问。电梯一侧的玻璃墙里嵌有液晶显示,不断变换着主管及研究员的姓名与照片。

魅羽明白了,怪不得能网罗六道中的能人异士。只是硬绑了来,别人也不会给你卖命啊。再淡泊明志的人,也没有嫌钱多的。每人高薪聘请,来这儿干上几年就能攒够一辈子花不完的积蓄。从事的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行业,是推动科学进步、造福全人类的项目。充足的资金与资源,让你得以实现领域内多年无法实现的梦想,这不就是天堂吗?

只不过,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这种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实力?此人的目的,就是展厅摆着的那些玩意儿?

“你们老板不错啊,”魅羽说,“同员工住在一起。”

“这只是老板在中心的临时住所,”松尼说,“府邸建在梦谷其他地方。”

“梦七谷?”魅羽想起火车上两位大姐说起的那个有钱人。

松尼似乎吃了一惊,但没接话。

上到二十几层后,电梯玻璃变为不透明,上升之势也很快止住。二人出了电梯间,跃入眼帘的是个室内喷水池,以及背景墙壁上的巨幅山水画。这是间厅堂,左右两端分别有长排的沙发,沙发背后的楼梯口处站着几个仆人。

松尼不再前行,留在厅里等她。魅羽跟在仆人后上楼,来到二楼一间宽敞的会客室。奇怪的是,尽管家具、灯饰、地板墙壁都是现代化智能产物,却让人有种年代极其久远的感觉。多远?至少得回到洪荒时期,真是不可思议。

此刻那张深红色的大办公桌后没有坐人。仆人请魅羽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坐下,并递给她一块电子板和一支没有墨水的笔。“先生马上就来,请您先填一下这个问卷。”

魅羽低头看电子板,上面列了些选择题,看内容是用来决定将她分去哪个部门工作的。与此同时,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有个几尺宽的屏幕亮了,屏幕上的显示同电子板是一样的。

“第一题,”魅羽默念道,“下面哪项是你最擅长的——理论研究、动手实验、编程、创造性构思、其它。”

魅羽想了下,选了“其它”后,又冒出一堆条目。最擅长的……她本来想选“跳舞”,后来看到“打架”的选项,便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下。

“第二题,怎样度过的人生才是最有意义的——活到老学到老、挣很多的钱、不间断地去帮助别人、自由自在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这道题魅羽想都没想,就选了最后一项。

“第三项,这个世界中,苦难的根源是——资源太少、资源分配不公、民众太自私、老有人去管别人的闲事。”

这道题,魅羽倒是思考了一会儿。毋庸置疑,若是世界上的资源再多些、贫富差距再小些,民众的生活定会比现在好。然而她记得在龙螈寺那段日子,曾和陌岩讨论过“解救六道众生”的问题。

陌岩一向看不惯那些有点儿本事就自封救世主、成天去管别人闲事的家伙。他认为众生并没有你我想象的那般凄苦,也不需要谁去打救。事实上,天灾从来都不是最可怕的,祸事常源自于那些没事找事、硬要把自己的理念灌输给别人的人。所以最好不要自作聪明去干扰别人的生活。

想到这里,魅羽的笔就要点中最后一项,却听到背后有个低沉的男声说道:“唉,还是打住吧。再选下去,就只能干保安了。”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