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开冒 一丘万壑

原创????????邱开冒????????一丘万壑
正文

从《流浪地球》到漂流天朝

(2023-01-23 19:07:26) 下一个

各大影院正在上映《流浪地球2》,我没看。据冒险看了的朋友说,是一曲集体主义的赞歌,歌颂无私的中国人拯救了地球。四年前曾看过《流浪地球1》,当时写了这篇影评,文章早随公号湮灭。以下是正文:

《流浪地球》所说的太阳氦闪毁灭地球的灾难,还在很遥远的未来,人类的寿命若能长到面临太阳系毁灭的灾难,那得算是寿则多辱的缘分。

科幻想象把杞人忧天诠释得栩栩如生。人类在想象幸福和描述忧患方面原本一直志大才疏,只能含糊其辞“恍兮惚兮,其中有象”,多亏科幻给忧患打开了想象的窗口。

能够诠释的灾难可以警惕,可以供人们寄托忧患,怕的是没法解释的灾难,连忧患的打开方式都找不到。

灾难有科幻的解释方式,也有别的解释方式,对灾难的解释也带着科幻作者自身的忧患烙印。贫穷限制了对幸福的描述,安逸也制约了对灾难的想象。

有句耳熟能详的俗话:让历史告诉未来。对历史深处的忧患反映在对未来的描述上,对历史的记忆和理解是对未来的想象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如果把地球当作一个小宇宙,几千年的历史中,灭绝的“小行星”数不胜数。而中国这颗“行星”,从1840年起,才有了科幻式的灾难和忧患。

中国“行星”在几千年的运行中一直伴随着治乱循环,伴随着可解释的常规天灾人祸,1840年开始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不同于以前常规的蛮夷入寇,这次是先进文明的外星人入侵——英夷叩关。

天朝不在乎一点利益的损失,割地赔款也不会伤筋动骨,要命的是颠覆了天朝宇宙观,是中国行星面临着天象聚变。天无二日,现在天朝的上空多了另一颗有自己运行轨道的太阳,天朝在地理上的中央地位也被重新设置。这是天变之灾。

想象一下,当时的天朝官民,看到迅如奔马的铁甲舰队,排山倒海的火炮,跟我们在科幻片里看到外星舰队入侵地球一样的震撼感吧。

天不变道亦不变,笼罩了中国几千年的天摇摇欲坠了,天之下运行的道也紊乱了。中西文化的狭路相逢如同行星相撞,中国近代史的“救亡图存”如同科幻想象中的拯救地球一样悲壮。

天朝开始了自己的历史漂流,试图寻找自己宜居生存的半人马比邻星。

唐德刚的“二百年走出历史的三峡”,就是描述中国行星重构自己生态天象的过程。

二百年的历史漂流,比大刘《流浪地球》带着地球用2500年漂移到半人马比邻星用时短很多,但也凝聚了近十代人的努力。

大刘的地球是空间漂移,中国行星是时间漂流。

小说原著里,拯救地球要经历五个时代:刹车时代,让地球停转;逃逸时代,给地球反向动力,逃出太阳系;流浪时代I,在外太空流浪漂移,加速;流浪时代II,地球重新开启自转并减速,使地球到达半人马比邻星时能得到有效稳定的落点;最后,成功进入半人马比邻星轨道,成为比邻星的卫星,进入新太阳时代,地球如同找到仙子的流浪儿,从此过上幸福生活了。

天朝的二百年漂流也经历了这几个时代。

1840——1911是停转帝制的刹车时代。帝制刹车停转的代价很大,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洪杨浩劫,义和团拳匪,光洪杨之乱就损失了一亿人口。从洋务运动,中体西用,到变法立宪一路补救下来,最后还是武昌首义停转了帝制,让天朝行星刹车,摆脱了千年的自转轨道,“救亡图存”。

1911——1979是逃逸时代。逃逸途中,遇到了日本小行星的撞击,还有俄大行星的引力干扰。

1979——2019是流浪时代I。加速漂流,利用俄木星氢气的爆炸冲击波,脱离木星的引力并成功加速。突破暗礁险滩,逐渐用国际规则约束航程。经历的事儿太多,说起来都是感叹和泪呀!

2019——2040是流浪时代II。开始启动自转,减速,向世界主流轨道寻找稳定的落点,进入国泰民安的“半人马比邻星”轨道,成为国际秩序中引力最大的卫星,迎来宪政的新太阳时代。

据说,半人马轨道有三颗太阳,隐喻着三拳分立的仙政时代?

2019.2.1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changjia 回复 悄悄话 三体星就在半人马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