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开冒 一丘万壑

原创????????邱开冒????????一丘万壑
正文

郑州红码惊天下

(2022-06-16 13:18:43) 下一个

近日,河南一路飘红冲上热搜,热度压过唐山流氓围殴女人案。全国各地40万储户在河南村镇银行的400亿存款无法取出,近期来郑州、开封等地尝试线下取钱。但抵达后,他们的健康码被赋红码。储户本来是取存款的,直接先给分“红”了,享受红二代待遇,被赋红码,成了红驸马,不知道河南村镇银行有多少库存公主。

谁一旦被赋红码,就像一匹木马,只能呆着不能动。古有特洛伊木马计,今有郑州红码计;西方有木马屠城传说,东方有红码护城现实。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手机打开绿变红。


把防疫利器“健康码”挪做他用,这是比挪用公款更严重的犯罪,“健康码”是国之重器,竟被盗取挪用做阻止储户合法出行的工具,放在哪朝哪代都是杀头的重罪。一些写手还在网上苦口婆心地劝说河南有司:你们是滥用职权破坏防疫,你们给储户戴上电子镣铐限制他们的自由……还有律师说,这是一次肆意剥夺公民宪法权利的严重事件。

其实,说河南有关部门的做法“违宪”,他们一点都不在乎,宪法规定的言论、出版、结社等很多权利好像没人当真过,说有关部门违宪,跟批评他们工作作风粗暴差不多。他们不畏天理、不敬法律、不惧怕民愤,只怕上级震怒,说他们僭越中央权威、觊觎国之利器,才打到他们七寸上了。

首先要明确,河南给储户赋红码是妥妥的犯罪行为,跟政策跟工作作风没一毛钱的关系,必须绳之以法。

我们看最高法院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 编造与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有关的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此类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的规定,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定罪处罚。利用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制造、传播谣言,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

河南有关部门编造健康储户为阳性患者或密接者的信息并赋红码,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应“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定罪处罚”。河南赋码部门“利用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制造、传播谣言”,人为赋假红码,制造传染病疫情假象,阻止储户行使合法取款权,诋毁国家金融的信誉,危害了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制度,让外省储户在河南寸步难行,好像河南不是中国大家庭的一员了,更涉嫌“分裂祖国”,“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仿佛是针对河南赋码部门量身定做的,指控他们谋反叛乱,不冤枉。

河南赋码部门用红码把无辜者置于隔离、拘禁状态,犯下了“非法拘禁”罪;逼迫储户签不来河南取存款的承诺书,是用红码绑架储户,逼其放弃存款做为赎金才给恢复自由(绿码),这就犯了“绑架罪”“敲诈勒索罪”。操纵红码者,赶快投案自首争取坦白从宽吧。

当然,对郑州的赋码部门不能一棍子打死,如果辩证地看待,有罪也有功。

“健康码”在全民防疫中起过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新冠病毒初期和德尔塔时期。健康码随疫情传播而生,也应该随疫情平息而消失,不论过去有多大功劳,也不是一直供奉着它的理由。又不是老干部,犯不着对健康码动真情,恋恋不舍。特别是新冠病毒变异为奥密克戎之后,只对上呼吸道有感染,已经低于流感病毒的危害性,不应该归“防新冠肺炎”指挥部来管控了。在奥密克戎时期,健康码背后有海量的核酸检测来支撑,对出行自由的限制,对企业复工、经济恢复的障碍,已经明显弊大于利了。曾经立过功的健康码,逐渐走向了反面,成了正常生活秩序的藩篱。在有关部门眼里,健康码已成鸡肋,虽然食之无味,但使着顺手,舍不得放弃。

在奥密克戎时期,健康码的主业其实已经无所事事了,越来越被地方有关部门挪做他用,对各类维权群众以红码伺候。要防止地方以码乱治,现在到了过河拆桥的时候了,必须把健康码在规定时间内取消,否则尾大不掉,乱象丛生,不知道有多少幺蛾子想借桥过河。

河南大规模给储户赋红码,让人们看到了健康码光溜溜的“新装”,发现健康码的次生灾害远远大于其防疫收益,用“烽火戏诸侯”的方式解构了健康码原始用途。如果烽火台不是防蛮族入侵的,而是防蚊虫侵扰的,防已经无害的奥密克戎的,烽火狼烟除了带来虚惊还能有什么警示作用?真不如用来防储户取款,保卫河南的400亿元的烂账更重要。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导致西戎入寇时诸侯不来勤王救驾的恶果;郑州红码戏储户却很淡定,他们知道健康码失效也没有关系,不怕奥密克戎反扑,因为它的毒性已不足为惧了。

健康码反正没正事可干了,继续留着后患无穷,不如当机立断,釜底抽薪。

2022.6.1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beijingconnection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国内不守法的事多了,这次防疫更增加了政府部门违法的手段。这也就是为何民主国家的人民反对政府强制的防疫措施。一旦政府权力太大就会为非作歹。唯一的办法就是民选。专制体制下受害的是人民。
春暖花开2016 回复 悄悄话 乱象频出,文革再现。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豫赐红码,虽远必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