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开冒 一丘万壑

原创????????邱开冒????????一丘万壑
正文

国家发改委征求意见,我有意见要说

(2021-10-12 09:42:06) 下一个

 邱开冒 一丘万壑 Today

 

一丘万壑
一丘万壑 
影评 书评 时政
522篇原创内容
Official Account

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国家发改委8日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及,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

 

具体描述为:
1、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
2、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等。
3、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
4、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
5、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
6、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对这个“征求意见稿”,我不同意。虽然我的意见一分钱不值,人家也不听我的。但既然发改委征求意见,咱就假装是主人翁,提提意见呗。

该“征求意见稿”简单利索,就是禁止非公有资本进入新闻行业。换句话说,只许官办媒体进入新闻市场,拒绝民营媒体进入。

发改委以“市场准入”的角度说这事儿,感觉怪怪的。首先,新闻采编算市场吗?是一门生意吗?是市场就必然有竞争,只许公有资本进入,所有“公有资本”只有一个东家,都是一家人,怎么竞争?一家人“入市”打麻将,输赢不出钱,输家脸上贴满了纸,都像大花脸,这是唱的哪一出?

被准入的公有资本应该归国资委管吧?广东媒体的公有资本雄厚,青海媒体的较弱,两家若发生竞争或争执,按资本额还是按级别取胜?浙江一个地级市媒体的公有资本可能比黑龙江省级媒体的公有资本更雄厚,温州的媒体能报道黑龙江的负面新闻吗?按级别就得下级服从上级,按公有资本额就得抽肥济瘦,哪有什么市场!

只准官方“公有资本”进入的行业,只有计划调拨、指标分配,跟市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就像特供农场、内部商店、高干病房,都是市场以外的系统,跟自负盈亏、市场竞争不搭界,干嘛还动用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谁听说过为了阻止老农民享受高干待遇,整出个“老干部离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老农民不跟老干部争退休待遇的觉悟还是有滴。

发改委禁止非公有资本进入媒体业的“意见”,实际上就是宣布新闻媒体非市场化,或者新闻业退市的通知,再提“市场准入”就显得文不对题。色情业一直有黑市存在,如果谁敢发布“色情业准入负面清单”,那真是吃了豹子胆。干脆就像取缔“保健业”一样,直接取缔民营新闻媒体呗,只许官方健康正规的大保健中心营业。

所以,发改委把文案做错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驴唇不对马嘴,应该是《关于新闻媒体业退出市场的意见稿》。

 

“资本”这个概念有着严格的内涵与外延,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货币并不一定是资本,资本是特定生产关系的产物。按马克思的说法,“有了商品流通和货币流通,并不是就具备了资本存在的历史条件。只有当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所有者在市场上找到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自由工人的时候,也就是说,只有劳动力转化为商品的时候,资本才会产生。”


资本必须有明确的所有者,必须有清晰的私有财产权,就是说,资本必须是私有的。国家的财政支出不能叫“国家资本”,政府对大项目的投资也不能叫资本。公款、国帑都是钱,但钱并不天然是资本,不论钱有多少。如果说国家投资也是资本,那两千多年前的秦国修长城建阿房宫的大笔投资,就算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资本主义”喽。

资本就像个绰号满天飞,动不动就这资本那资本的,花钱置办了一个烧烤摊,也被恭维成“资本家”。政府不生产财富,只是财富的搬运工,由纳税人缴出的公款,更不是资本,公共产品的支出、投入也不是资本运作。说政府出的钱是“公有资本”,就像说“圆的正方形”一样荒唐,资本永远不能是“公有”的。资本一旦被收归国有,立马就失去了资本属性,如同小姐一从良就退出流通机制了一样。

所以,发改委的“征求意见稿”,把市场、资本都搞错了,只准“公有资本”进入的行业就不存在市场,“公有资本”是公款国帑的绰号,官府的资金再雄厚也冒充不了资本。

 

没有市场,没有资本,新闻媒体只是类似恒大公司自己办的《恒大报》,是为老板许家印们服务的内部宣传班子。


2021.10.1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