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间

《科大瞬间》与您分享中国科大校友和教师校园内外真实、亲切的回忆以及多视觉、多维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科大瞬间】“裤子大”学渣向女生的表白

(2022-06-05 20:41:00) 下一个

【科大瞬间】“裤子大”学渣向女生的表白

第175期

李爱民807

【作者导读】“裤子大”是中国科技大学合肥话的谐音,地球人未必知道,但是合肥人一定都晓得。此前我曾写过1980年考入“裤子大”后艰苦学习的情况。作为一名“学渣”,当时一门心思想着千万别挂科,争取顺顺当当地毕业,找女朋友的事情根本不敢想。

1980年秋入学不久赵钢学长帮助作者拍的校园留影。所穿工作服是作者母亲下基层搞“三同”工厂发的。

那时我们“裤子大”女同学比例非常少,就全校而言估计连七分之一都不到,有的班好几十位同学中只有两三位女生。我深知在这种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一名不折不扣的学渣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而且那时的女生比较喜欢多才多艺的男生,会写诗的,会吹拉弹唱的比较容易得到女生青睐。会打球的也不含糊,我们同系的77级学长王晓松,排球打得好,就特招女生喜欢,据说就连外校的女生也会跑到我们学校看他打球。

相比之下,我啥都不行。如果摇滚先驱崔健早火几年,没准儿我还有点儿戏。可惜80年代初是美声和民歌的天下,我这种只有音量没有韵味的嗓音完全没有展示的机会。而且那时受欢迎的男士或者属于日本影星高仓健那种老成持重型表情严肃、爱玩儿深沉的,或者属于唐国强、朱时茂那种外表英俊型,一看就是正面人物的那种。而我则正相反,属于葛优、陈佩斯的角儿,看着不那么正经,还是个话痨。如果《顽主》早几年问世,对我或许也是利好,但是那时比现在还强调“正能量”。我是要才没才,要型没型,想让女生注意,真是难于登天。

1983年秋,一个在校园最早穿西装的“裤子大”男生,女生能看得上才怪。那套西装据说是我姥爷1949年以前买的。

我唯一的优势是有点儿自知之明,因此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所以谁是校花什么的,我基本不关心。

大约90年代后期,裤子大校友在中科院怀柔干部管理学院组织过一次校友活动,有几十人,分了好几桌。那天81级的校花莅临,但是到得晚了一些,她进门时原本热闹的饭桌顿时安静下来,因为逆光,一开始我看不清是谁,我看着同桌几位校友的眼神,知道来了一位超级尊贵的嘉宾。待她入座主桌后,我觉得眼熟,便压低了声音悄悄地问了一句:谁呀。我这一问彻底打破了宁静,就像捅了马蜂窝,饭桌上立刻炸了窝,有人指责我装,有人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裤子大的,我成了众矢之的。我一个劲儿的解释,告知有他们这帮学霸在,美女怎么可能和我有缘呢,鲜花怎么插也插不到我这堆牛粪上。最后,大家终于原谅我这个学渣,彼此乐呵一下,算是放我一马。

癞蛤蟆不敢吃天鹅肉,但是不排除偶尔也有想吃天鹅肉的冲动。见到气质优雅的女生,想套近乎的想法在所难免。多数情况我会控制,让自己不要有非分之想。但是也有一时控制不住的时候,所幸我头脑还算清醒,实在是想入非非了,我就斗胆给女生写信。在我看来,万一真的天上掉馅饼砸到我头上,能混个女朋友,即使挂科也认了。相反如果啥都没有,只是自己傻痴,女朋友没捞着,还影响顺顺当当毕业,那就不划算了。现在看连找女朋友这种极具冲动的事儿,我都能冷静地用投入产出比去衡量,如果不做投资真是亏得慌。

我绞尽脑汁把信写完后,因为“做贼心虚”,会跑到校外的邮筒寄信。信寄出后的几天特盼着有回信。还好科大女生都比较仁义,不会不搭理,她们会把信原封不动的退回来,稍微温暖一点儿的还会再加几句“不可能”之类的词儿。还好我有颗大心脏,接到退回的信,立马就不惦记了。

后来我觉得这种方式太麻烦,倒不是舍不得几分钱的邮票,而是等待的时间比较没谱。大约在四年级第二学期,我开始习惯在四牌楼的教室自习,有位学妹经常坐在我的旁边,时间久了难免想入非非。为了尽快做个了断,我索性把学妹约出来,直截了当地说了企图。学妹开始一脸蒙圈,然后委婉地表示拒绝。我也知道结果就是如此,非常淡定地表达了歉意,然后径直回到教室,整理好书包挪到另外一间教室继续看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这是我向科大女生最后一次的表白。

现在回想,我应该感激当初被一次次的拒绝,这种经历让我一开始就遭受挫折,精神上受到历练,否则在后面的成长中再遭受打击,没准儿会得个抑郁症啥的。给科大女生写的那些信我还曾经珍藏过,虽然不是啥念想,但毕竟是曾经的青春经历,可惜

几次搬家找不到了。我家领导曾经看过那些信,我被她好一顿奚落,颠三倒四,词不达意,不被女生拒绝才是不正常的事情。要不是她肯收留我,估计我会在追女生的道路上不断地碰壁,躁动的心无处安放,悲凉地做着孤魂野鬼。

【作者补记】这篇短文写完已经好一阵子了,忙忙叨叨忘记发了。今天是开学第一天,特贴出来分享。希望后生们可以像我一样的厚脸皮,别把被女生拒绝特别当回事儿。没有追求到心仪的女生,绝不意味着世界末日,千万不要以为上帝为一位男人只准备了一位女人(反之亦然)。在组合乐队时,不同的配器演奏出的味道各有不同。一个男人和不同的女人组合在一起,也是这样。不同的组合,演绎出的韵味不同,尽管音色不同,但是一样优美动听。我们更应该相信 “上帝为一个男人准备了不同的女人”,错过一个,上帝还为你准备了其他的。当然,我绝不是鼓励到处沾花惹草或不珍惜机会,只是想说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只要保持自信,未来生活一定是美好的。

我就是这样的过来人。

2019年在我妹妹女儿婚礼上与我家领导合影时做的鬼脸。在我家领导面前我永远可以肆无忌惮的捣乱。

编辑:沈涛,刘扬

排版:许赞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