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when Chinese meet America
一个在美国读高中的女生,和她的妈妈
个人资料
正文

OB(界外)——女支行长( 十四)投名状(续)

(2021-02-22 07:45:15) 下一个

       凌云似乎明白了什么,给行长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确认高行长在,马上就开车过去了。高行那里也没闲着,办公室里面有人,外面还有两个人等着。凌云就坐在那等着。

         高行长送客人出来,看到门外三人,看了一下手表,说:你们都找我?问了一下先后顺序,就叫凌云进去对她说:看来下班前是没时间说你的事了,要不你去别处转转,下班后我叫你。

         凌云也没心思去哪儿转,就又去了那家日料餐厅,要了同样的房间,坐下来等他。高毓民来时,凌云已经叫了一桌子小菜,温了一壶清酒,在那自酌自饮了。

        高毓民坐下来,解开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我今天谈了一天话,舌头都僵了,快给我斟一杯,活络一下舌头。

        凌云给他倒上酒,就直截了当地问:高行,兴瑞不让去BC资管公司那里核保,你知道吗?

        不出意料,高毓民喝完酒,点点头。

        凌云问:什么原因?

        高毓民似乎也有点窝火:“BC董事长不希望我们去。担保函他可以签出来,不想搞得这么大阵势。

        凌云盯着他的眼睛说:那是因为按规定,BC资产管理公司不能对外担保。他们没有办法走正规的董事会决议出这个担保函。她看这件事半途生变,才想起去查一下规定。原来BC资产管理公司愿意做担保,其实是一句空话,来过我们的信审关的,是不是?

        高毓民没有否认, 也没有纠结,本来也要找个机会跟她说清楚状况的,他也不想瞒她,决定交给她做就已经想好了,今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搞清楚状况更稳妥。就是她这个人太一根筋,得好好说。

        他解释道:确实,也只能这样安排了,如果BC资产管理公司能正常提供担保,这件事谁都可以做,怎么用得上我们呢,是不是?

        凌云心里已经大骂了一句。

        高毓民似乎听到了她心里的话,说:我没想瞒着你,我是想跟他们争取一下。

         凌云不出声,静等他说下去。

         他只好接着说:不管怎么样,银行是要见担保函才能放款,这个谁也绕不过。他们怎么规定怎么操作是他们的事,无论如何要开出一张担保函来给我们。他顿了顿,接下去说:他们也同意了,只是不方便我们去核保了。

         凌云明白了,他们是要绕过正规程序开担保函。不过只要担保函白纸黑字盖大红章是千真万确的,BC公司就坐实了担保责任,内部违规不能免除对外法律责任。可是不现场核保谁能保证担保函是真的呢?前些年BC银行有一担业务,去外地一家银行核保,人都进了人家银行的大楼,查验了人家的身份证,亲眼看见人家签字盖章,后来发现是个骗子混进了银行大楼,当着他们的面用萝卜章伪造了一张保函。

         高毓民好像又明白了他的心思,说道:伪造保函的事他还不至于。再说,我们也要核对预留印鉴的,假的也过不了。交易是千真万确的,也不是志在于骗银行贷款,主要是需要银行给个方便。贷款可以在土地办交易过户手续的当天放,永昌的购买款先进来放在银行账户上,办完手续立刻划款给兴瑞,我们自动扣划还款。没有风险的。担保函也就是用来过一下放款程序。

        凌云问:那核保程序呢,可以免了?

        高毓民一边说一边看着凌云的反应:你跑一趟,拿回担保函,签个核保书就行了。信管部就不必参加了。

        凌云听明白了, 这就是让她随便签个核保书。她不想去猜测BC资产管理公司和兴瑞还有高毓民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她只明白他已经把这件事安排好了,她按照安排去做就行了。她倒也不是担心兴瑞不还款,可万一追查起来,她就是玩忽职守,如果那边出事了,还有可能得个串通的罪名。

        高毓民坐在对面,灯光下他两手交叉放在面前桌上,身子往前倾好像要离她更近一些,看着她的眼光一如既往。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高毓民经常这样看着她不说话,很沉静,用眼光鼓励她往下说。

        这一刻凌云突然感觉五味成杂, 觉得自己这38年简直是白活了。他倒是信任自己,什么都说了,可他就这么将她置于险境,还是他自信根本不会有险情?

        高毓民见她久久不说话,知道她心里不舒服,缓缓地说:相信我,我心里有数的,不会害了你的。这件事我本来也可以交给别人做,可我还是想交给我最信任的人来做。他似乎有些动容,伸出手来抚凌云的脸,凌云却直起背避开了。

        他收回手:凌云,你知道的,我一直是尊重你的,你不想的,我从来没有勉强你,对不对?他停下来,深深地看着他。确认凌云明白了他的意思,才继续往下说:这一次,我希望你和我在一条船上,船不会沉,现在已经从漩涡中出来了。

        凌云只是垂着眼帘不说话,高毓民只好继续说下去:下周行长就来广州调研了,我一时也不会有变动了。我不是找一个人放完这一笔款就了事的,我是在找一个可以跟着我一直走下去的人。

        凌云心中响起李默的话:别跟高毓民走那么近。这一刻她竟然无法分析和选择。 

        她明白,高毓民要交一份投名状,也希望自己给他一份投名状。她要想一想,今天这个状况太不适合理性思考。她拿起酒壶,给自己又斟了一杯,温暖的液体滑进胃里,让人昏昏欲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eyan' 的评论 : 是的,人生有时的选择既主动又被动
leeyan 回复 悄悄话 看似还可以选择实则已无退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