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when Chinese meet America
一个在美国读高中的女生,和她的妈妈
个人资料
正文

oB(界外)——女支行长( 22)双规

(2021-03-17 06:39:46) 下一个

        春节过完了,跑完一圈大客户,春天已经华丽丽地笼罩了这个城市。股市经过春节前一轮暴跌,在3000点附近荡悠,终于似乎要喘定了。拿着大把钱在5000点勇敢冲进股市的老百姓仍心有余悸,在3000点再也不敢进了。而房市突然躁动起来,深圳的房价已经创新高了,广州也是群情激昂,各楼盘人头涌涌,象菜市场一样。永昌的南沙楼盘还真是迅速,已经进入预售前造势了。

        股市暴跌的阴影散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已经将房地产去库存列入了2016年重要工作。凌云终于确信自己对房地产业的看法是正确的,看着报表上几十亿房地产贷款,感觉很心安也很得意。

        BC银行自从去年调整房地产信贷措施,如今已经在半年时间里强势介入了很多全国性的大开发商,存贷款规模也有很大的增长,半年快报出来大大超出市场预期。分析报告说是换帅后调整信贷结构见成效,发展步上快车道。广州分行更是引领了这一波结构调整,业务上得很快不说,高行长更是得到总行何行长亲睐有加。已经有传闻说要升全行公司业务总监了。    

        一切都发展得顺理成章,凌云升副行长的报告已经打到了总行。分行很快就传开了,先是关系好的几个同事打电话祝贺她,她赶紧制止说:快别说,八字还没一撇呢。后来是熟悉的、稍微熟悉的、不熟悉的分支行长和各部门的头儿,一波又一波,都来祝贺她,好像怕等官宣就表态晚了一样。

         这时候她才告诉秦立,她要升副行长了。 秦立早有所知,扬起眉毛说:恭喜你,老婆大人。

        凌云对他的态度稍有不满,哼道:我怎么觉得你这祝贺不热情呢?老婆升职,你不高兴吗?

         秦立过来从后面抱住她:怎么不高兴,有这么能干的老婆,我可以退休了。

         凌云用胳膊肘推他一下,哼哼道:你就是不高兴,是不是怕老婆比你厉害,很没面子?

         秦立把下巴搁到她肩上:切,幼稚,有个当行长的老婆,不知多有面子。你再厉害,还不是我老婆。这点他倒真不怵,他自己在上升期从金融机构辞职自己干,就是不耐烦在那条路上走而已,现在自己做投资,与凌云完全不是一条赛道,也就不存在比不比下去的问题。

        他用下巴在她的肩头蹭了蹭,说:就是位高必责任重,我担心以后更见不到你了。

        凌云信心满满地回答:不会,我肯定事业家庭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秦立说:傻的,家庭用得着你硬吗,你回到家就是要柔软的。没听说吗,家庭永远是为你遮风挡雨的地方。

        凌云一阵感动,虽然觉得他说得有点凝重——能有多大风雨,又不是加入黑社会,但还是心里暖暖的。

        报告打到总行去了一个多月,还没听说要来人考察凌云。这个时间已经超出了正常的工作流程。凌云有点沉不住气了,终于找了个机会,问高毓民最近总行有没有什么新动向?高毓民知道她的意思,只说再等等。

        又等了个把月,凌云已经知道有问题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果然高毓民又让她晚上到他的公寓。

        一进门,高毓民没有寒暄,直接告诉她,汪董被双规了。

        凌云大惊,问:什么时候的事?

        高毓民说:一个星期前,不过调查肯定是几个月前就启动了。

        凌云也知道,没有实锤证据,不会轻易对这么大一个金融机构的一把手进行双规。她问:是什么事?没有问出口的是,是那件事吗?

        高毓民摇摇头:不清楚。不过拔出萝卜带出泥,应该也在调查中。

        凌云坐在那里,千万个念头在脑袋里飘过,却一个都抓不住。不过有一点她明白,那件事肯定在调查中,不然自己的升职报告不会卡在那,高毓民升总监的事传了这么久没动静,肯定也跟这个有关。

        高毓民在她身旁坐下,握住她一只手,说:别担心,回想一下业务的本身,顺一下思路,谁来调查都不怕……你跟他们没有其他交往吧?

        凌云赶紧说:完全没有,饭都没吃过一顿。

        高毓民说:那不就行了,业务按流程来的,综合收益也不错,最重要你心中不当回事,它就不是事。

         他今天最重要是让她有个思想准备,她是个聪明人,想好了不要自乱阵脚招人怀疑就行了。希望事情到他这里为止,不要蔓延。

        凌云看向他,他紧抿着嘴唇,脸色沉静,让她也镇定下来。

        过了个把月,总行来人进行了信贷业务检查。抽查的项目有几个,包括兴瑞15亿贷款项目。凌云和欧阳小何都参加了问询。除了发现信贷档案有资料遗失,其他一切正常。对于为什么档案中找不到BC资管公司出具的担保函,欧阳小何都很惊讶。这个问题记载在检查结果中,不过结论还是项目一切正常。

        BC资管公司的汪董被双规的事在BC集团内部已经不是秘密了,凌云他们的贷款项目被调查的事,第二天就传开了,各种猜测和流言不胫而走。再也没人恭喜凌云升副行长了,也没人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沉默在身边蔓延,她突然发现找不到一个可以多说两句话的人。

         只有孙明成,最近在她身边晃得更多了。他拿给凌云签了个字,却坐在那不急着走,想说什么又不好怎么开口。凌云也不想跟他装,就说:看什么,我没事。

         他就说:那你请我去吃饭呗,盒饭吃得好烦。

         马上到午饭时间,凌云也不想去厨房。支行有个小厨房,请了个阿姨每天煲个汤,饭菜就是叫外卖,大家都在厨房外的小餐厅一起吃饭,其他区域是不能吃的。凌云也是去小餐厅和大家一起吃。最近大家都有点屏声敛息,凌云都不自在了。

         两人出支行到了附近一家常去的客家菜馆,要了个小房间。孙明成也不烦她,自己要了茶,点好菜,边冲着茶边说:说说呗,是不是心情不好?

         餐桌旁有个稍低一点的茶几,上面放着的整套茶具,此时电水壶正咕咕地烧着水。他侧着脸,脸部线条柔和又英俊,修长的胳膊和手指,专注地洗着茶杯茶叶,凌云看得呆了。

         孙明成看她半天不出声,抬头一看,笑了:喂,没见过帅哥?

         凌云没头没脑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特别可笑?

         孙明成没想到她这么说,赶紧正色道:胡说,我怎么会?

         凌云继续说:你这样好条件的,都不去争什么,我这样没根没基的,却要争强好胜,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不知为什么,她就想随心所欲地跟他说说心里话,是看他平常人畜无害吗?还是她太没人可以说话了?最近的事,她完全没跟李默说,跟秦立倒是提了一下,秦立只是安慰她别着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于其他人,她还真没勇气和他们说这个事。

         孙明成说:我什么好条件,我是没你这能力呀,要不我早提刀上马大杀四方了。说完看凌云皱着眉,没有心思听他贫嘴的意思,就把一杯茶放在凌云面前,缓缓说:人各有志,我虽然志不在此,你志在四方,我觉得也很好啊。人嘛,想要什么去争,你又不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无可厚非呀,谁敢笑话你。

        “你为什么志不在此呢?凌云一直想问。

        “也不为什么,可能从小看外公,后来看舅舅,觉得官当得大了,也就那么回事,想干什么不能干想说什么不能说,不如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

        凌云叹息说:自由自在,这四个字说得轻巧,也只有你成少有这个条件说吧。

        孙明成笑着说:不是的,你也有啊。你自己想想看是不是。他就象一个老外婆不和孩子争论的样子,宽容慈祥地笑看着她。

        凌云偏着头想了一会儿,好像也真是,所有的烦恼其实都来自于想爬得更高,要不象孙明成这样,做个有名无实的副行长,或者就这样做个支行长,干好工作完成任务,也可以是自由的。很多支行长不都是这样吗。 她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毕竟自己现在这样不上不下,走回头路太难了。

        她嘀咕道:我是不是要去把我这三千烦恼丝剪掉,向你学习,心无挂碍。

        没想到孙明成又正经地说:心无挂碍,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别把自己逼得太紧,嗯?

        恰好这时,服务员上了清蒸大闸蟹。孙明成一边解着螃蟹绳子一边说:这个有个好意头的菜名,四通八达。要是象螃蟹一样,横着走不通直着走,直着不通斜着走,总有一条路可以走通。喂,我跟你说,你就别想这儿那儿的,就留在咱们支行呗,我可舍不得你走,你要走了,到时候来个行长管东管西的,尽烦我……”

        凌云威胁道:我以后也要管东管西。两人一起笑了。

        这一阵,凌云反倒没有了前段时间的焦灼,可能是知道了原因在哪里,这个事就急不来了,必须等汪董的这件事彻查,得出结论与他们无关,才有可能再有下文。也可能是她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经过这一年折腾,她觉得心心念念的那个位置,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还是以前那样来到办公室干活,回到家相夫教子,那样踏实轻松。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汪董那边再也没有消息。双规这个事,是个特别的存在,它不象公检法那样,办事有个流程和时限,还能有律师见见通通讯息,一旦被双规就如人间蒸发一样。现在汪董已经被双规两个月了,到底查出什么事,当然不是凌云这样的人能知道的。不过既然高毓民一切正常,看来要不就不是针对兴瑞的事,要不就是防火墙有效。

        凌云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已经努力过了,不行就干一辈子支行长呗,也没什么不好。她这一阵没事也不去高毓民那儿,他被吊在半空中应该心情也不那么好。

        凌云是个实干派,想着干一辈子支行长,就开始准备年终冲刺了。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高毓民被广东省纪委请去了,就在办公室跟着两个人出去,再也没回来。

        凌云得知已经是两天后,是孙明成告诉她的。她如五雷轰顶,呆坐在办公椅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高毓民不是说他心中有数的吗,不是说有防火墙的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所以啊,两难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认同!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所有的烦恼其实都来自于想爬得更高” - 高处不胜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