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游子

久识文学城,才有时间整理文字。愿与诸君共享浪花,慰藉游子之意
正文

社区活动之一音乐会

(2020-06-29 13:22:24) 下一个

            社区活动之一音乐会

  附图第一张是民谣歌手所用铃鼓。第二张,猫王埃尔维斯;第三张。ROD STEWARD。网络截图。

我所住社区每年有夏季音乐会(今年因疫情就取消了),约持续五个周末(周日下午两小时)。我有两个夏天赶着时间去了,听了约八次现场小音乐会。音乐会主要听众是这区老年人(音乐会有企业赞助,每个听众每次只要五元,请的表演小团队也大多是老歌手60ABOVE)地点在本社区活动中心的后院里,地方散开坐能坐七八十人。在夏日酷暑中,在很有年代感的老建筑背景下,老树树荫下(树干粗壮,树枝虬曲蜿蜒,枝叶茂盛),听听美国怀旧老歌(有一半是我过去学英文时听过的歌),我感觉还不错。内容有乡村民谣专辑,猫王纪念歌曲集锦,西班牙歌曲集锦,Rod Stewart歌曲集锦(模仿歌手).

乡村民谣团队是由一四人组合,年龄在50~60 ABOVE,女歌手·嗓音纤细柔美。她胖胖的白人,戴着花环,摇着铃鼓(直径八寸的一扁圆乐器,边上有几组小铃片,见图),唱着柔美清越的老歌,仿佛把人带回西部牛仔时代。幻想中,我自己穿着颜色长裙,也是这样摇起了铃鼓唱起了歌,“年轻的我”浪漫又潇洒。。。打住跑偏了。我发觉任何国家的民歌/民谣,其实都是旋律简单,以歌词内容为主的。更何况多数普通人的生活都是跟工作劳作有关,面对着大草原,群山远黛,抒发一下思乡情/兄弟情/情人爱恋之情,很自然,每个种族/文化都会这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爱一方水土,同情共感,也有共鸣。特别理解平常乡野,哪里来的全套乐队,一把吉他它一个铃鼓,就是一个小舞台了!他们演奏的民谣大约是1920~1970年间的。因为我听过比较现代的乡村音乐(电视上音乐频道,我能听的打住到1970S,没那么吵),这个组合没任何一首歌吵闹。。。他们是自带乐器,自带售卖CD,自己HOLD  2.5HOURS,两首歌之间还不断烘托气氛,鼓励听歌人起来跳舞,要不断地做自我营销,跟观众互动,不是孤芳自赏式的。。。也是,其实每个小乐队都在做主持,尽量调动底下听众的情绪,活跃气氛。他们不只是音乐人,是很主动贩售欢乐的人。。。

 猫王集锦是个老歌手,他拿着吉他,穿着模仿猫王的衣服,梳着猫王名片式的大背头,唱了一首首经典成民曲。两个多小时(BREAK1/2HOUR),一气不歇,卖力尽心,真是不含糊。我从他的演唱看出唱歌是个体力活儿。中间他还有与观众的互动,如答对有关猫王生平问题就就赠送猫王纪念款围领一条。我看见底下观众席里好几位六七十岁的大姐们都好激动,某位拼力争取得到后拥抱歌手时眼睛有点小湿润。我恍然觉悟她们年轻时肯定是猫王的粉丝。美国文化直率,又不用藏着掖着,喜欢大歌星怎么追怎么粉都不过分,她们在追忆自己的青春呢。。中场休息时那歌手换了身华丽的白色紧身礼服,猫王特别标志性的那一款,大家都为他喝彩尖叫。我想象了一下,真的埃尔维斯演出时得有多火爆,在那飞扬的五六十年代,多少飞吻/眼泪/尖叫/投怀送抱,

此位歌手模仿猫王的台风,唱着他的歌,截留了部分猫王的余晖,但其实是给五十年代是青少年现在已是新老年人的一批人带去对青春的致敬,是帮大家圆个梦(假如猫王跟这批新老年人一样活着多美好啊!)。他的表演完毕后,他还热情跟观众合影,我也凑趣和了一张影(见图)。他很累了,也显得苍老些。致敬!敬业的人!

  西班牙歌曲合辑是个较年轻的乐队小组。四人,主唱是个三十岁男生。他选的歌曲节奏较快,欢乐明快。但不知是年龄差距还是文化差距,或是都有,底下观众的反应不是很热烈。我也观察到底下七八十位新老年人,除了个别,并没有西班牙裔的,估计西裔或打工没时间,或经济不行没有房产在此居住。。。可能像本地居住中国人,自知是边缘化的人,任何事情都不参加。。。

唯二两个西裔反应热烈,但两人都有点怪。

小述一下:某西裔女士,有五十岁出头,瘦消肌肉紧凑。她每次都精心打扮而来,从来不坐下,都是站在边上低着头独自陶醉跳舞,有时激动地来回跑跳,像祭祀女巫在舞蹈。她的穿着,怎么说,像只色彩绚烂的非洲鹦鹉,这一周主绿,那一周主粉,款式也是GYM练功夫打底加腰一下彩色小纱裙点缀。。。我跟她聊过,她曾在某GYM教过瑜伽,似嫁了个本区老白人。她总是一人来,本地居民似瞧不起他,没人睬她,当然也没人睬我,故她会拉着要我也随歌跳舞,我有时应承一下,多时婉拒。因为跟她混一起似也不大好,怪怪的。。。

另一位西裔男士,有六十多岁,似住法盛政府老年公寓。他精瘦不高,背有点驮,一根向后梳起编起的灰黑独辫是他的招牌,脑后大辫永远一节一节缠着各色彩绳/皮筋。我曾在不同演出场合见过他,如贝赛某公园的露天免费摇滚演出现场,法拉盛图书馆地下演出厅前,他似说过,他笔记上常记着纽约各个免费演出的时间表,他赶着趟基本都参加。。。他呢,也是不受待见的人,每次都是跨栏背心加卡齐布大短裤,衣着半干不净的,只有脑后大辫紧实永远一节一节缠着各色彩绳/皮筋,他听歌激动起来也是手舞足蹈,很容易兴奋的类型。他和那西裔女士,是每场音乐会最活跃的观众,也是道奇特风景,有了他们,似有点闹,画面有点怪异(因为观众似对他俩嗤之以鼻);但没有他们,台下有时又太冷清,他们即使冷场时也会欢呼,可以让台上演出的人稍嗨一点儿。这场景是一场文化遭遇战,结论是西裔也没地位也不受待见。关键他俩个,都穷人,还相互不讲话的。。

下面讲Rod Stewart,唱他的合集的是一位瘦瘦小个白人,有六十多岁。他有一种自轻自贱的味道。

他的太太敦实朴实,忙前忙后帮他操持。他唱有的歌还是卖力的,有些声音弱一些。我很喜欢他翻唱的一首《DOWN TOWN TRAIN》。是STEWARD最有名的一首。他很少弹吉他,大部分用的伴奏带。(我知道STEWARD还活着,75岁的英国摇滚歌手,是创作型歌手,他的歌很好地抓住了同时代年轻人的心。《DOWNTOWNTRAIN》很激越也很含蓄,另一首叫什么忘了,就像是约炮示范了,怎么摆花怎么倒红酒,怎么挑起情绪,引导姑娘同意留下过夜。。。STEWARD舞台上还是很激情,生活里也是,娶过六个太太,离婚五六次,每个太太都是年轻貌美的模特小姐。我看他现场演出录像时时,直接吻一位妙龄献花小姐的嘴唇,似又燃上了!)。对这场摇滚歌曲总体感受是中国摇滚是直接受这些英美摇滚乐手的影响(某些旋律上我想起故人推崇的打口碟),不同是他们创作的热情持续,支持的听众也更多。。。瘦瘦的模仿歌手,其实还蛮像STEWARD的,估计她太太年轻时也是迷恋那歌声,但搞音乐收入不稳定,也是金字塔尖上一小部分人富裕,大部分音乐人普通,能一辈子干爱好的事擅长一点儿的事也算是幸事。我觉得他最幸是找了个忠诚的好太太,跟着一位老模仿歌手打理生活(几十年,没有嗜酒吸毒,没有坏了嗓子残了腿被丢进养老院)虽然看着潦倒一点儿,能过普通生活也可以了。我估计明年社区不会邀请他来了,状态有些差。。。

上面就是我参加的社区小音乐会的情况,整体是亲民祥和。系列音乐会快结束时,社区音乐会主持人还发了问答题调查表,收集反映。音乐会期间,还有零食饮料售卖,义工消防员帮忙,也有像lottery一样的抽奖活跃气氛(如买奖券收入400元,奖给中奖人两百元),整体运作是不错的。。。

今年疫情关系,全纽约/各社区一切正常娱乐都没有了。回想那淡淡的乡谣曲调,还觉得分外动人,也是幸福只能一点点的例子吧!没有了就觉得它分外珍贵,虽然只是五元一场的社区音乐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