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游子

久识文学城,才有时间整理文字。愿与诸君共享浪花,慰藉游子之意
正文

记工业园区食堂

(2020-06-25 11:23:38) 下一个

近日为选举工作期间,遇到一位随性的香港大姐,坚持每餐回家吃认真吃饭,明白一般人的舒适状态是喜吃什么做什么,不受拘束。由此回想起我若干年午餐在工业园区食堂解决的旧事来。

我在国内工作头十年在国企,中午休息两个小时,总有时间外出吃饭和休息。后来换工作到民企生产型公司,公司总是在远郊的工业园区,大多有园区食堂,我一般在园区食堂解决中饭。

 在南三环园区生产型公司工作时,一开始公司不管午饭,尽管园区有食堂,大部分员工都是自带便当盒饭。因为距离商业区很远,若外食得步行十分钟到附近村里小面馆吃饭,有次一个人极好的男工去吃面,被面里青菜上没洗净的细铁丝刮伤舌头,还几天不能吃饭,工友们听说后,还好几个陪着他去理论索赔,似未果。办公区里面,我记得某生产经理每天都带有盒饭,据他说是他太太头天晚饭多烧一些备给他的,我能感觉到他们夫妻感情挺不错,浓浓的爱心盒饭。后来公司每月发点午餐补助,都打在饭卡里,员工们就不带饭改吃食堂了。说实话,饭堂经营还是不错的(由工业园区管委会管理,有专门的一个管理团队),他们尽量把环境搞得清洁美观,饭菜也变着花样,我经常顺手买些葱油饼啥的带回家晚饭吃。像今日这样的酷暑天,饭堂也推出小份儿清蒸鱼和多样化的凉拌菜,如糖腌西红柿,西红柿黄瓜黑木耳三色凉拌等等。但园区人多,众口难调。我公司内就有一个城中村出身的女会计,喋喋不休地抱怨饭堂饭难吃,屡次提意见,跟食堂管理人员理论。后来食堂每月公布收支帐在食堂大玻璃窗上,才稍平议论。但其实,五块钱标准的三菜一汤能怎样好呢?怎么我那位同事的五元餐费就要特别钱有所值呢?是非人,别人也不多话。

 略述一下新工业园区的小荒凉和不便,便于理解为何难外食。故事一,我公司一行政小姐某日一早先从家出发去办公事,十点前后坐公车回到公司园区附近,车站离公司需步行约十五分钟,上班时间路上也没人。那天似有点雾,有壮男骑摩托车,从后面袭击她,她倒地后伤了脚部,打电话回办公室一时没找到人,就拖着爬着回到公司。我们一听,就着急报案给当地派出所,警察来做记录后就走了。我看那女孩腿脚不便,坚持建议送她进医院检查,还有别的管理人员嫌小题大做,后她叫来他男友,我和他们跟公司车一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大脚趾骨折,正骨后要在家休养两个多月,我还去她家看望过她。她伤好后跟公司协调报销医药费,空跑多次后最后只部分报销了(公司创立之初,经费很紧张)。那女孩儿再也不愿来上班了。另外,那女孩是乡村读了书出来的素质很好的人,她一人打工一人住还要拿钱供弟弟上大学很困难。发生袭击事故时,她刚为了省房租搬去跟男友同住几天(一个胖胖的同乡小伙,其貌不扬),后因她受伤养伤男友表现忠义就嫁给他了。。。后来也不错,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参加了他们在凤翔县乡村举办的婚礼,很是热闹传统)。。。

我另一同事讲,她原来公司在此园区附近,有白班晚班。有一女孩老晚班,有个男孩白班,他钦慕女孩,就每天晚十一点多来陪她回家。某日两人在夜里十一点多在附近环城高架桥下遇人袭击,男孩死了,女孩伤了,因男孩因非正常上下班路上死亡,公司不负责理赔。。。

我自己在那工作时,是某天一时起兴,中午不吃饭骑自行车出去商业街买东西。回来路上前后没人,我觉得有辆摩托车异样,就赶快骑。摩托车(上有两人)先慢慢逼近我,突然后座人猛地伸手抓住我项梁扯下拽走,后座人还细心地拿纸板遮住牌照,摩托车两人加快速度一路扬长而去。我又惊又怕,骑回公司告诉同事,也打电话报案派出所,对方说要我本人骑车去派出所做笔录才有效。我嫌太麻烦作罢。损失不太,一条仿制项链(吊坠是仿的大颗无色钻石),但颈部有浅红勒痕,人也受到了惊吓。。。我若日间出公司办事,一般没顺车,就需走十几分钟到公车站。公车半小时一小时不来的话,就天荒地老地等。。。这些就是新工业园区的不便。

 公司搬到北三环工业园区后,也离商业区远。那园区小一些,有食堂,但承包出去了,且经常换承包人。某次承包的两夫妻做的饭味道不错,就是内容差些。如我在园区头一次吃到白菜烧骨头,滋味可以,每个猪骨小段上绝无一星肉,我那时纳闷他们从哪里买的剔得这样干净的骨头,只能嘬味道(后来我到纽约后,见超市有一美元一袋的净骨头才明白)。。。后来听单位司机介绍,我试着去园区内四川人建筑队的小伙食房买了几回午餐,味道可,质量也是差,经常是碎红辣椒炒长豇豆,外加两薄片麻辣粉蒸肉加米饭,就是一餐(主菜是辣椒碎,全凭味儿重)。故而,我坚持自己带饭。我那嘴巴挑剔的会计同事,此时只夸前工业园餐厅好,后悔没珍惜那里的好饭菜。。。

到美国后,做过几年老人院工作,它有职工餐。我也是遇上什么吃什么。一般是一块炸鸡,一些水煮菜,小勺土豆泥。充饥而已。有时晚班,七点多钟去吃,饭是放地下室员工食堂冰箱里的盒饭,我有时极累就吃一份半,也顾不得发胖不发胖了。我也理解同事非裔大姐们为何体重都近两百磅,工作付出体力大,病人吵闹时都很烦郁,多吃东西减压。也没条件自带新鲜蔬果啥的,就炸鸡吧。。。

我到某韩国工厂工作一段时间里,它每天有大姐做简单韩餐尚可果腹。开初几个月做饭那大姐面色阴郁,饭烧得挺认真,就是油水少些。她会给经理层办公室人员每餐特别烧一个纯肉菜,悄悄叫他们到厨房添打。我观察她服务大老板时,毕恭毕敬,是很知道谁给她薪水的识时务者,对普通员工嘛,一副冷淡声气。老老板退休后,她也退了,我内心欢呼了一下。新来的韩国大姐烧饭也认真,就不知厚此薄彼之窍门了,做同样饭,大家吃一样的饭。不喜欢吃的就自己叫外卖,我部门的资深小伙儿工作八年,很早就不吃免费餐了,觉得气氛拘束饭菜也清淡。也是,工作餐嘛,不饿就行,半小时吃饭带休息,出去吃饭得开车去买,有何解决法?(我是自带些水果点心)

我在纽约公立学校读书时,总自带盒饭,每天的背包很沉。因在校经常七八个钟头,午餐加餐都自己带上,偶尔去学校餐厅要杯咖啡或要一片批萨,那批萨薄薄的预先考好放玻璃柜内,要时加热一下,底部脆脆的很不错。。。其他饭菜较少尝试也不大合口味。有西裔或非裔同学跟我评说校内其中C楼餐厅味道最好,B楼楼梯口咖啡最好喝,我都没有感觉,食物不同对食物风味的敏感度不同。。。估计中外同学们唯一共识好吃的是校门外一个TAKUYAKI VENDER。一个白人退伍老兵售卖,他带着一个沉默的日本小伙儿在烹制,有鸡有猪肉有羊肉。中午前后老是排大队,我有时看人少试一餐,总是要鸡饭,因为快(预先多量准备好,只要略加热)我总是叫道WHITESAUCE NOKIMCHI。有一次嘴馋,专门赶在他们四点收摊前去买了一份备作晚饭,吃时觉得鸡肉在太阳下放置太久,不好吃了。。。记得跟中国同学同桌吃饭时,南北各地同学吃的家制盒饭各有各的风味,我还学了几样菜式。。。总之,学校的饭菜因为学校生活比较充实美好而显得美好。。。

 近日选举日帮忙做翻译,遇到一香港大姐,退休多年,她说她喜欢自己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在自己家里适意地吃,受不了对付的饭。加之疫情期间,我宅家做饭,体会到的平淡生活幸福小滋味。我才发觉大多数人的小确幸理想就是想吃什么自己做什么吃,不受上班钟的督促。由之回忆起自己若干年工作餐,聊以为趣。估计以后的工作中餐还会是以自带盒饭为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