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游子

久识文学城,才有时间整理文字。愿与诸君共享浪花,慰藉游子之意
正文

记犹太医生Dr,Depippo

(2020-06-19 18:22:50) 下一个

                                      记犹太医生Dr,Depippo

 Dr,Depippo 是纽约一家医院的血管科大夫,他是我母亲的血管科医生,十五年间,他为她主刀五次,成功疏通了血管内的栓塞,保证了我母亲颈静脉,左腿静脉,右腿静脉的畅通,是名副其实的好大夫,我母亲非常感激和赞赏他。

 我陪着母亲看他门诊多次,有时一个月一次,少时两个月一次。几年间,见了约十次。我认真读过他在候诊室墙上的资格证书。他本科是一普通大学科学学士毕业,NYU硕士,再M.D.履历漂亮,但他最突出的特质是他的自信果断认真。有时我母亲异样,我咨询他时提出可能性看法,他很快抓住要点予以反驳或解释,看着他敏锐的大脑做出令人信服的诊断,我真心佩服,他真是专业过硬,融会贯通的科学工作者。Dr.Depippo是犹太医生,大约5尺8寸高,不胖不瘦,正当壮年,约55~57岁,永远精力充沛。他在那家大医院血管科的工作很忙碌,白天看诊(一周四天门诊),另一白天专门手术,有时晚上还要做手术,他手术做得极好。他办公室小团队很专业可亲,候诊室里永远是满满地等候的病人,老年白人病人居多,他很受大家尊敬。我看着他兢兢业业的样子,联想到我见过的一些犹太大夫,也联想到了我在公立大学科学专业遇到的犹太学生们。

我在纽约上的公立大学的犹太学生有三四千人,男女各半,大多是聪明勤奋的好学生。因为目标远大,他们学习很专注。我能感受到他们在每一次课堂讲座,每一次实验,每一次实验报告,每一次小考大考中的努力。

 有两个犹太孩子给我印象比较深。男孩叫乔纳森,是个十九岁的大男孩,不太高,壮壮的,也不是健身那种壮,是久坐那种。他有时来上实验课形容模糊,连鬓胡也忘了剃,衣服黑色居多(不讲时髦的,有时书包上毛絮絮的),看得出他熬夜做作业了。他情商不太高,理工科男生的通病(中外亦然),有时问我的个人问题很显唐突,我笑而不答。他做实验前的准备工作很充分(如打印试验大纲,备妥上次实验报告,按时到达),每一次实验报告也做得深入彻底(一般性做好实验报告得三小时,估计他用更多时间才做得那么深入)。跟他一起做实验时,他勤于动脑动手,绝不跳过步骤,是我合作过的实验伙伴中最勤勉的一个,他的报告每每受到带实验教授的表扬。HIS REPORT IS AWLAYS BEAUTIFUL!

另一位犹太女生,长得很小巧干净,她名字我忘了。我最初奇怪她为何跟我一样一周做两个上午化学实验(很少见的),就问她。结果她们是两姐妹,分别上两堂化学实验的,我刚好碰上跟老大上一节,跟老二上另一节。因她们年龄相近,长相跟双生差不多,于是我注意了她。有次我在图书馆LOBBY逗留,见她匆匆赶来汇合她的同学们。我听到她嗔怒并大笑,原来她有旧友来本校访她,她本校女朋友谎称有EMERGENCY,短信骗她从一堂科学大课中途出来会面。见面后她才知并非EMERGENVY,故而又笑又嗔怒,活泼泼一个女孩,又直率又可爱!她成绩很好,发问时总提的是深思后的问题。

 这些犹太孩子大多是医科预备生,估计要用七年到十年的时间养成为一名医生或医护。其家庭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良好的家庭氛围(他们较少打工,大都是全职上学,衣着用具也比较考究,一看就知是中产阶级的孩子),其社区也是鼓励努力进学,争当专业人士。环顾大学附近的犹太社区,感受其保守上进的氛围(跟中国传统温良恭检让有一拼,只是他们的文化不压抑人性,男孩女孩个性都很舒展,没有男女授受不清的古板禁忌,女孩也少有自卑心理)。我有时想,犹太社区真不愧是模范社区啊,人类因之努力而进步。。。(我观察它的社区人都很规矩,绝无散漫吸毒酗酒之人,平时大多男子们外出努力工作,妻子呆家相夫教子,高标准地教育孩子。周末犹太人阖家上敬拜堂。他们大多信犹太教。社区的超市商店从周五中午就关门,直到周日开,遇犹太节日好几天不营业,仿佛不重视赚钱,更重视信仰似的。我猜想怎么这文化没享乐部分就是一心向上,他们靠什么满足人的七情六欲呢?)

 有时看着乔纳森们,我就回忆起多年前自己理工本科时同学过的那些男同学们。那时的他们很木讷,形容模糊,但做作业时头脑积极主动,对专业知识也颇多钻研。因为他们大多来自乡村,在大城市的大学里极其不起眼,以我当时的认知觉得实在乏味无趣(文化艺术风尚一概不知)。但多年之中,当我已因为受不了寂寞改行做综合业务时,他们许多人还在坚守,在工厂里从一线初级工程师做到资深工程师/总工,或生产经理,或研发部,或质量部,或负责专业实验室,或自己开公司做开发软件做技术服务。总之,他们在科研的道路上日日耕耘/积累,变得沉稳自信,具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反观我,因为丢掉专业较久,有年纪后反而颇多烦恼。。。相比起来,他们二十多年的工程师经历的积累,真得是厚实的。。。

 我是在生产企业做物流采购岗位后,才又拾起一点专业知识,才又与过去的同学们有了交集,才有兴趣去参观他们的车间/设备/工作环境,借阅他们的质量文件,借用他们的外协渠道,才又用另一种眼光去看世界。我才发现,自己本科专业对自己的塑造,也是有痕迹的。自己在工作中运用的数理化知识,真得是能创造财富的,而不是以前在销售型企业内工作时认为的灵活沟通是创造价值的关键(其实是不同的价值创造源泉)。。。而企业中教会我的工作方法,如质量管理的6S管理方法,PDCA闭环,在生活中实行也是颇多收益。难怪很多科技人工作努力,生活也经营得好,原来工作中教给人的方法是有效多面性的方法,能让人整体上精进一个台阶。。。我很感谢几年一线生产企业工作给我的一些丰富的人生体验。。。

我想,我的同学们即使没有犹太医生Dr,Depippo那么出色,成为行业大拿,一把刀,但在科研道路精耕二十年,对自己国家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为他们喝彩!为所有耐得住寂寞的科技工作者们喝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