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在Snohomish River 钓 Pink Salmon

(2021-08-27 15:36:02) 下一个

 

     今天(8/25/2021)3点半起床,4点20就接了老趙。走第5号州际公路,驱车往北。约5点10分到了跟老张约好的Bob Heirman Wildlife Park。停车场只剩两个车位。不久,老张,小蔡都到了。开始步行1.5 哩。前往河床钓鱼地点。要下到河床处,有两个小陡坡。第一个小坡左辺沿著树叢有条绳子,让人扶着。第二个小坡就全得靠自己了。老张说,等我们回来,一人带着4条鲑鱼,就更可考验我们了。

     到了河床边,已经有不少人。我们就地把背包搁下。选了个可容纳一两个人的空处,开始钓粉鲑鱼(pink salmon)。Pink salmon 幼苗由河游向大海,两年后廻游,回到出生地的河裏。在华州,通常是奇數年(如2019, 2021)迥游數量大。今年估计有50万条pink salmon 会廻游到Snohomish River。果然,不久就看到河中央跳起的鲑鱼。

     看到河中央有鲑鱼跳起,並不表示钓鱼的人就可馬上钓到。倒是我们右边有位白髪老先生是钓鱼高手。没多久就钓上一条。看到他的釣杆,前端被鲑鱼拉墜的厲害。順著鮭魚的游動,一會兒桿子往左,一會兒往右。一會兒繃緊了魚线,一会儿鲑鱼翻出了水面,濺出了水花。让旁边观看的人,都捏了把汗。待鱼疲憊的片刻,这位老人又赶紧收线。鲑鱼跟他争斗了半天,到了河边,他不慌不忙,拿起他的捞鱼网子把鲑鱼捞个正着。周围的人,看在眼里,真是好生羡慕。老张说的好:“看在我们没钓上鱼的人眼里,真是急死人”!

     大概一个小时过后,我觉得我的钓杆砰的一下,我以为是刮到河床底下的石头。但一收线,发觉鱼线还可鬆动,才确认是鲑鱼上钩了。我算是拔了头筹,在我们四个人里,钓上了第一条鲑鱼 (图1)。小蔡问我:“怎么样?感觉很爽吧”!真是很爽!

图 1. 钓上第一条 pink salmon, 很爽。

     小蔡要赶回去上班,就先走了。他今天运气欠佳。刚开始,鱼线总是鬆开了转轴。他花了不少时间在整理鱼线。后来,有一条鲑鱼已经上钩,但到了河边,却給跑了。他今天算是无功而返。

    老张接着连上了两条。老趙本已落后。终於有鱼上钩了。但快到河岸边,給跑了。老张说“不急,慢慢来”!我说“不急才怪呢”!不久,老趙摸到了鱼的远近深度,后来居上,临走前钓到了三条 (图 2,老趙钓鲑鱼)。老张也钓了三条,我两条。算是豐收了。最称心的是老张跟我都非常高兴老趙钓到两条鲑鱼,因为这是他第一次钓鲑鱼!

图 2. 老趙钓鲑鱼.

    我们把鱼获,钓具收拾好了。老趙是经过“上山下乡”的人,把四条鲑鱼往他背包一塞,说是“枪上肩”,就準備开拔了。老张早已把部分鱼获先拿上小坡。再回来接我。我因有中风,右腿无力。先前在钓鱼时,为了让老趙把鱼拖上岸,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到河里。我笑着说:“我每到河边钓鱼,就得跌到河里”(上次去哥仑比亚河钓鲥鱼,也栽了两个跟头)。

     我们开始往小坡上走。老张在前,拉着我的手,老趙在后推着我。我是一步一步往上爬过小坡,才到了平路。已是气喘吁吁。要不是这两位钓鱼好友,我是无法有今天这钓鲑鱼之乐的。在这说声“谢谢了,老张,老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