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憶舊(2)青梅竹马

(2020-10-01 14:47:37) 下一个

 

     柔宝跟我一起擠在一輛三輪車裡。外面下雨,車夫把遮雨的雨布放下,两人摸着黑坐在三轮车里。那是小学六年级,剛從蔡老师家補習完毕。三輪車從南港國小,経过中南里,闕河枝老师的有池塘的大宅。再走过圆拱桥,南港自耒水廠,轉个弯就到了舊莊的研究院大门。我们的父亲们都在研究院的史語所工作。

     在蔡老师家補習,時常在老师家吃晚饭。蔡師母常做茼蒿汤。我们都不怎么喜欢,或该说是有点怕喝。师母常说我们是青梅竹马。我们好像都不太懂那是什么意思。但我们时常在一起却是事实。在学校里,很多活动,都有我们两个人的份。譬如,代表学校参加全县小学歌唱比赛,一起参加演讲比赛,查字典比赛,等等。她似乎都是第一,我总跟在后头。就连身高,我都差她一截。

     柔宝,個性活潑开朗。从小跟我们男孩子们一起在研究院玩;在阳沟里抓小青蛙,稻田里挖泥鳅,玩“公鸡水来” 的抓人遊戲,她样样都来。跑得比谁都快。去年年底,我们几个從小一起长大的孩子们聚餐,大家都说:“柔宝跑得快,很难追上她”!,她老公也在座,说:“但被我追上啦”!大家哈哈大笑。

     初中我两不在同一个学校。但研究院有什么活动,譬如,电影欣赏,周末宾果遊戲,过年玩鞭炮大战等,常有见面机会。初三暑假过后,两个人都念高一了。第一次一起搭交通车上学。她不相信我一个暑假长了7,8公分。硬是要在车上就比个高低。结果我比她高了,这让她有点难过。毕竟是高中一年级的女生吧!

     接着,上大学,我们各自忙着念书。從没来过电,早把小学时,蔡师母说过我们是“青梅竹马” 那档子事給忘了。倒是在90年代,她母亲有次来西雅图见了面,忽然脱口而出:“唉!研究院有这麽多小孩子,却没有一对配成了夫妻的”!

     今年初,她把我加入了一个群,想我或许能帮她妹妹一下。我有困难,没帮上忙。她送LINE来,说她抱歉,她希望没有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告诉她:“那并不影响我们。我们從小在一起长大的友谊,是永远不会动摇的”!

请听口琴獨奏 “满江红”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是很好的回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很羡慕有青梅竹马的忆旧,好温馨啊!相信和柔宝一起擠在一輛三輪車裡,雨天走过的那些大街小巷,还有闕河枝老师家有池塘的大宅都还在的。我家AE回田纳西老家,他父亲从小到大长大的红砖房子也还住着人家。唯有大陆的游子是没有家乡好回的,物不是人也非,大小城市大兴土木,追求高大上,把子孙几代的资源都用了。。。人都变得更贪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