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在疫情期间,我前往台北 (十四)

(2020-07-01 10:30:59) 下一个

 

7/2/2020 Thursday 

     我最近听了两本书。李叔同的“悲欣交集” 及丰子凯的“缘缘堂随笔”,解读人是“得到”的专职作家贾行家。贾行家熟悉文学,历史,哲学等多个领域,是一等一的解书人。

     这篇短文,摘要自贾行家的听书解读。

     “悲欣交集“ 是李叔同的诗文集。他是艺术家和痴情人,又是高僧大德的弘一法师。他做世俗之人时,是旧上海的“第一等翩翩公子”,全情投入的艺术家;出家以后,就是最勇猛精进的僧人。这中间,有一种连贯的精神,就是认真做事。他是彻底,坦荡的认真。

     “缘缘堂随笔“ 是丰子凯的散文集。他不仅是著名的画家,也是中国近现代最好的散文家之一。他的文章恬静,淡雅,富有诗意。他17岁时到杭州,就读於浙江省立第一师範学校。李叔同本来教他弹钢琴,后来教他绘画,成就了丰子凯在绘画上的天份。

     由于机缘巧合,我最近刚好在练习“送别” 口琴谱。又刚好有两位城里朋友要求把吹奏好的“送别” 贴在网上。我就放在文章末尾了。

     “送别“ 原作是美国人John Pond Ordway。原来曲名是 “Dreaming of Home & Mother” 。1907年,日本歌词作者,犬童球溪,填写了“旅愁”。李叔同於1915年填写的“送别” 可能受了“旅愁” 影响。

    请听口琴獨奏“送别”。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姐' 的评论 : Thank you, I will.
大姐 回复 悄悄话 Enjoy your remaining vacation time in Taibei. The Pacific Northwest is waiting for your safe return.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1105' 的评论 : 别帮我吹了,但谢谢。
1105 回复 悄悄话 申流真是多才多艺!这个曲子美国人似乎知道的不多。在台湾玩得开心!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姐' 的评论 : 谢谢,您过奖了。
大姐 回复 悄悄话 申流兄的口琴真是吹的很不错,音准、节奏也对,难得,因为只能用气的进出大小和长短来控制。口琴好在便于携带,可以独乐乐,也可以众乐乐。给您赞一个。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排量有限' 的评论 : 夏丏尊也是丰子凯的老师。
排量有限 回复 悄悄话 这首歌在电影《早春二月》和《城南旧事》出现过。
喜欢丰子恺,但却不知和李叔同还有这样一段往事。
丰子恺的画用笔简练却形象生动,线条不多用笔似拙色彩淡淡,内容平民化却寓意深刻,有味耐看。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不是。小城故事是1979年的电影。主题曲也叫小城故事。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是不是电影“小城故事”里就有这首歌?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帮我補上歌词。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安是福2016' 的评论 : 谢谢。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每听《送别》歌曲,都会有万千的感慨。。。
词:李叔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今早在暖冬博主的博文里见到如下英文金句倒是能对应李叔同《送别》离情别绪,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千古绝唱。。。
It comes and goes, like 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Nothing is everlasting but the memory, which also fades with the time.
平安是福2016 回复 悄悄话 好,非常好的人生态度,安静的享受隔离后的新鲜空气和好吃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