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正文

在疫情期间,我前往台北 (六)

(2020-06-23 18:06:22) 下一个

 

6/23/2020

在台读報摘要 (联合報,6/16/2020)

疫情资料:台湾共有445例確诊,包含354例境外移入,55例本土病例及36例敦睦舰队。确诊個案中7人死亡,433人解除隔离,其餘持续住院隔离中。

求职难:台湾今年应届毕业生约28万人,扣掉升学,服兵役,公职等,约19万人投入职场。但因疫情,不少公司暫緩徴才。要在畢業三个月内顺利求職,非常困难。

北京抗疫:嚴峻!5天增近80人確診。北京進入战時状態。

原生魚:日月潭渔民近来常捕到体型碩大的肥鱼。這些大魚並非原生种,而是外来泰国鳢,也叫魚虎。原生鱼种几乎难逃這些魚虎的虎口。同样情形也發生在埔里鲤鱼潭。

6/24/2020

隔离期间,谈不吃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这句小时后,母亲常告诫的话,最近常在脑海里呈现。今天是在台北隔离的第八天。也就是刚过了一半。记得刚开始隔离时,曾提到 “不能出门”,“单独一人”,“等待” 是这次隔离的三大要克服的壁壘。可是万万没想到是“吃”这件事把我给折騰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不是老饕,我不是一个懂得吃的人。我其实是没有资格谈“吃”的。所以就谈“不吃”吧!在家里,老婆常会问我:“今天想吃点什么”?我较多的回答是:“老婆做啥,我吃啥”!但这其实是给老婆出难题。追根究底,这问题出在我老爸身上。我父亲在大学时,就离开了家乡。8年抗战都在大西南。那时候,大家生活条件都差。听他说时常就靠着花生米,酱油过日子。到了台湾,早期经济状况也不好。再加上我父母亲都是回教徒,不吃猪肉。后来即使経濟条件好轉,家中菜色,也还是那几样:葱爆牛肉,葫萝卜丝炒牛肉,炒青菜。蕃茄炒蛋,就没了。

     我在吃上,紧随着我父亲。有人说是“不挑吃”!其实是所吃有限,是“挑不吃”的。我这次隔离,就深受其苦。從小就只吃北方菜,或“外省菜”。虽在台湾长大,也没吃过几次台菜。这次住的防疫旅馆,提供的全是台菜。这可惨了。台菜一向都是素素的,淡淡的。而我一向是喜好重口味的人。

     头两天,还新鲜,免强着过去了。但往后,就觉得千篇一律。而且,旅馆提供的是便当。豆腐,炸鸡,炸鱼,炸虾,香肠等,在便当里一闷,到了我这儿,都完全是一个味儿。我有时嚐那麽两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台北的吃,其实是多样化的。而且也颇有名气。江浙菜,四川菜,胡南菜,粤菜都不错。大餅,餃子,包子,牛肉面,真是应有尽有。但当你被局限在隔离旅馆,不得外出,饭菜被局限在单一菜式,又刚好是你不喜欢的,那种感觉是事先无法预料到的。

     好在救星就要来了。二哥昨晚告知今天下午会给我帶来韮菜餃子。唉呀呀!有个親哥哥在,真太好了。謝謝啦,二哥,二嫂!

未完,待續

不変的菜式。

韮菜水餃,摘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姐' 的评论 : 謝謝大姐的鼓励。您說的話,真是实獲我心。就像您説的,就快过去了,加油。
大姐 回复 悄悄话 盒饭(便当)看着不错,实则寡味,尤其保持每天一致无二样,加点辣椒酱大概可以对付过去。
二哥二嫂真是贴心。申流兄加油!苦日子快到头了!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排量有限' 的评论 : 但您知道的夜市名字比我还多。
排量有限 回复 悄悄话 不错不错,有过街头“卖艺”的历练,现在又开始品尝“牢饭”的滋味,申兄人生经历可谓完整。

我没去过台湾,但挺神往那里的夜市:士林,饶河,宁夏。。。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是在路上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同意猫儿,盒饭看着是不错呀,还有咸鸭蛋,应该是想念太太精心烹饪又合胃口的‘家肴’了。
的确是“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 好在有哥哥嫂嫂,香喷喷的韭菜饺子已经在路上了。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没事儿。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啊,不知道为啥发了两遍 :)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盒饭看着不错呀。
Shenli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是不错,错的是我的胃。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盒饭看着不错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