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尧的纽约日记

在纽约法拉盛居住10年的媒体人
正文

孟昭文:我劝他不要说“中国病毒”

(2020-04-18 12:45:04) 下一个

川普总统第一次说“中国病毒”就挑动了在美华人的神经,上周我就此事采访了国会众议员孟昭文,和她聊一聊在国会山内部如何看待这一事件。


先介绍一个国会议员孟昭文。打从当记者之初就经常采访的华人议员,当时她还是纽约州众议员,办公室就在纽约法拉盛的飞跃皇后楼上,2012年她成功当选联邦众议员,对于她本人还是华人社区都是极大的鼓舞。


“据美国《世界日报》今天报道,曾任纽约法拉盛华商会会长的前纽约州第一位华裔众议员孟广瑞(Jimmy Meng),因被联邦指称涉嫌联邦汇款欺诈,昨天在索款时当场被捕。”


这则新闻是2012年7月份发生的,当时孟昭文正在竞选联邦众议员,这件事一度让支持她的人担心她胜利在望的选情受到影响。


结果是她的选情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这些年在国会也逐渐站稳脚跟。去年年初,她当选为国会亚太裔核心小组(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副主席,同时她连任亚太裔小组拨款小组主席。


自2011年以来,国会众议院亚太裔核心小组主席由加州国会议员赵美心担任。


她的胜选以及之后的成绩都是华人的骄傲,她也成为众人期盼的下一位政治新星。所以对于如今在新冠病毒影响下,她如何看待“中国病毒”对亚裔的影响,我才尤其好奇。孟昭文对我说了一个小故事:

其实在疫情爆发之初,不只是川普使用过“中国病毒”这个词汇,很多议员(民主党、共和党都有)都曾用过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来形容这场疫情。所以当她当面质问加州共和党国会众议员麦卡锡,为何要在推特中使用“中国病毒”时,得到的是不客气的反问:如果CNN或《纽约时报》也用这个词,你也会当面质问吗?


在现在日益分裂的两党对峙中,这样的问题并不奇怪。首先疫情在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后成为全世界关注焦点,到2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将该病毒命名为Covid-19,相隔时间大概20天。这段时间里媒体、官方、各国的叫法都不统一。的确很多左派宣扬“政治正确”的媒体都将之称作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


然而时间拨转到现在,3月15日麦卡锡仍将该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就不得不怀疑他是不知,还是假装不知了。

其实在美国言论“政治正确”可以是一道红线,它可以是各个党派攻击对手的把柄,还可以是政客们宣称自己政治立场,也可以是笼络支持者的工具。就像当年川普总统说跟中国是好朋友,又或让孩子学习中文,许多人都拍手称赞认为中美两国友谊应会地久天长,是一种天真的想象,那些认为某两个政客说几句网络热词,就代表他们对中国恨之入骨,同样也是简单的一厢情愿。

孟昭文回应说,在她当面指正麦卡锡的错误用词后,对方只是不置可否的回应,甚至转过脸去并不认同的表态,我想这样的政治游戏应该还远没有结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明月前身 回复 悄悄话 一看到至今还在用什么武汉肺炎的新闻,就知道背后的金主是谁。
Swedenbo 回复 悄悄话 现在全世界只有台湾民进党(我曾说台湾人遭到台湾朋友的反对,改成更精确的台湾民进党)he文学城内极少数人仍在用“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
下城学文 回复 悄悄话 应该称之为“禁评病毒”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有点低级趣味 像湾湾就一直不改武汉肺炎4个字。
iask 回复 悄悄话 Please call it “CCP Virus”
zanger 回复 悄悄话 左派前两年要求将和蓄黑奴有关历史人物的命名,雕像都去除。既然武汉病毒是种族歧视,要不要把医学上用人名,地名有关都病毒全部改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