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人间

跨跃中美文化,勾通双項信息探讨人生感悟。
正文

黄瓜怎么吃

(2023-07-11 08:26:12) 下一个
黄瓜怎么吃
有长島朋友来电話说他们家今年结了不少黄瓜,还介绍了他种黄瓜和吃黄瓜的心得。说到凉拌黄瓜,他还发了一阵牢骚。
这位朋友是北京人,说他们家從老辈子起就吃拍黄瓜。瓜不拍不脆,一定要用刀背把黄瓜拍酥,腌出來才有味,他老婆是南方人,最恨拍黄瓜,她说你们北方人粗暴,好好一条黄瓜拍得稀巴烂,看着就沒了胃口。吃饭不精细,没有仪式感,吃相也难看,电視剧里演北方人吃面条像打雷。我朋友说不光吃饭习惯不一样,生活习惯也不一样,例如用牙膏的时侯他從头上挤,他老婆非從下面往上赶着挤。早上他先吃饭后刷牙,她老婆先刷牙后吃饭。我说你们几十年都过來了,这些小事不必较真,生活中缺少这些小争吵,反会变得会变得无聊无趣。
我说的是大实話,两口子谁也改变不了誰,谁也说服不了对方与之相向而行。家庭内部小矛盾小分歧、斗而不破。但在国际间再小的事也是事,In diplomacy, any small  matter matters,例如座位的排序,首脑的站位,握手的方式,微笑的时机,下飞机时是舖紅地毯,还是撤紅地毯
都有精心的设計。
英国讽刺小说家Swift写过一本书叫''格利弗游纪''。那是个小人国,人高不足六寸,但政治斗争不断,在那里任何小事都是大事,例如人们因为磕鸡蛋的习惯不同,而分成两派,並成立了两个对立的政党 : 大头党和小头党。大头党吃鸡蛋时磕大头,小头党磕小头。在表示不滿时,故意把对方的那一头磕碎,做为攻击对方,羞辱对方的手段。
我们中国人也有很多不用语言不动声色羞辱它人的办法,例如'茶壶嘴不得冲人',壶嘴冲人表示羞辱和蔑视。大清帝国在谈判桌上一定也摆过不少茶壶瞄准了洋鬼子。
我们站在地球上总把自己看得很大,很了不起 (self important),上帝看我们,如同我们看小人国的人和事。我们不是上帝,但可以学着用上帝的视角观察地球上发生的事,再大的事可能就是小人国里如何磕鸡蛋的小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