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人间

跨跃中美文化,勾通双項信息探讨人生感悟。
正文

为黄大师说两句

(2023-06-15 06:41:01) 下一个
为黄大师说两句話
箸名画家黄永玉老人走了。这两天看了不少关於他生平的报导。对於一位名人的报导还從來沒这么热心过,他生前故事本来就不少,現在越挖越多,越挖越深,越挖越细。他的故事人人爱听,合所有人的胃口,可以说除了范曾,没有人不爱这个老顽童。
这里有一个現象值得观察。近年來也有不少名人去世,有做出重大贡献的老科学家,老知识分子,他们的事蹟感动亿万国人,但媒体对他们宣传报导力度不大,百姓对他们关注度也不大。他们大多数人过过苦日子,还有人受过不平的对待,每当读到他们的故事,就像看了一场电影 ''白毛女'' 心情並不松快。
黄永玉是完全不一样的名人。人们更爱听他充滿传奇的人生故事,他乐观,好玩,叛逆的性格着人喜爱,对於他的一些生活态度,行为方式,人们很难用正負能量的尺子去衡量,很多事是不少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他身上没有什么政冶色彩,也没和重大叙事有关,他就是他,一个一辈子不做坏事,正直,能哄着自己玩,找乐子的艺术家。他就是一个穿着大背心溜馬路的普通人。他也倒霉过,挨过斗,但不像有些文人放不下,成天哭丧着臉訴苦。人们不爱听苦戏,不愿看共和国的功臣,经历九死一生的考验,为人民造出了重器,自己还长期蝸居在十平方米的小屋里。現代人说到底爱看喜剧而不爱看苦情剧。人们愿意说说笑笑地從电影院里走出來,而不是眼泪汪汪,哭着出來。
媒体是很敏感的,知道人们喜欢看什么,知道那些新闻有娱乐性、可读性和商业價值。
对於百姓來讲,就是单纯地喜爱那个活發、自由自在的老头,頂多加上一点个人的想法,"我要是能能像他那样多好!''
黄大师值得热爰,他告诉我们原來人还可以有另外一种活法。
愿黄永玉老先生一路走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