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飞翔

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对教育的思考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当”community spread “就在我们的身边 2月29日 – 写在武汉封城已超过一个月

(2020-02-29 13:59:26) 下一个

就像我们读到的,我们现在被国内的亲人关切,我的武汉的家人已经要想法给我寄口罩了。看着西岸三藩市和华盛顿州顺次宣布state of emergency, 和一个病人已经死去,身在东岸的我们知道不到一两个星期我们就会发现身边的病例了。

 

窗外阳光普照,而寒风怒吼,静谧中youtube上演着各种戏剧,the President’s press conference, CDC’s conference, CNN 或其他频道采访专家,爆料革命,台湾的“年代向钱看”,香港的传媒,各路民运人士的自媒体,海外华人在各社交软件上组的各种群,甚至国内知名、反体制学者的学术讲座都因为这次疫情而得到了我的关注。我坚信,现在需要的是信息,从而对形势做出准确的判断,每个人都是被时代潮流裹挟着走的。

 

除了亲眼目睹了台湾人民的民主素质,也看到了美国CDC和政府的迟缓、政治化,CDC得知疫情已经要两个月了,到目前为止测试剂竟然还没搞妥。周五的Press Conference特朗普强调这只是flu, Rally上得意洋洋迄今没有死亡案例,这个病毒的危害是民主党的hoax, 周六就死去了一个,而且还刚刚确诊即死去。想想自己身在的学校的bureaucracy, 这些迟缓、政治化也没什么不能理解了。当你已经坐在了一个位置上,你就懈怠了,因为没有一种力量刺激你尽全力,unless, 你是个self-driven、有极强责任感的人,或者有外部的力量来监督你,不断对你提出质疑。

 

所以,人性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看到了美国政府同样让人不安甚至气愤的应对,所不同的,是美国言论自由的宪法保障和两党对立的政治制度。慢着,我们魂牵梦萦的中国也有言论自由的宪法保障,我们缺的是监督的机制,如两党制,三权分立。

 

理性地看待人性,是建立社会运转机制的哲学基础。希望经过这一次,中国人不再热情天真、幻想明主,while中共建国以来已经造成了太多灾难,不总清算实在对不起中国人民,光推翻共产党是没有用的。重要的是建立起一个监督的机制,在一个都认可的普世价值下各方执行监督对方的职责,当掌权者不能deliver他们的promise时,反对方可以通过合法的方式掌握权力。而这个统治者多行不义每个人就有mandate推翻它的概念,在《诗经》里就有写到。

 

至于武汉和我的家人、朋友,显然不满在不断fermented, 因为他们已经将近40天没怎么出门了,形同监狱。While我的护士侄女已经不用去医院从而置自己于险境了,囚禁于家似乎会继续。一切都向着当初某些人预言的那样发展:封户,集中采购,红卫兵,暴力,饥饿,死亡。

 

更荒谬的是,国际社会对这个病毒的传播渠道还是说法不一,whereas中国官方媒体上早就有报道气溶胶传播或治愈后还阳,在美国的记者招待会上CDC否定了治愈后还阳的说法,而关于气溶胶传播甚至没有记者问这个及其重要的问题。美国CDC没有懂中文的人才,这是我的看法。而我的一个学生得到Boren Scholarship在中国的一个医药大学学习。整个美国政府懂得中文、中国文化的人都很少吧 – 他们怎么领导这个世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