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飞翔

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对教育的思考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活着 - 2020年 2月18日,写在武汉封城之时

(2020-02-18 15:26:30) 下一个

在两会宣布推迟之时,政府号召大家复工了。其实,很多人不得不在病毒肆虐之时继续工作,比如那个快递小哥,比如我的家人,可是明目张胆地置普通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也是醉了。

 

在号召复工之时,武汉的形势继续恶化,边远郊区的三甲医院也被征用只收肺炎的病人,今天刚开始,而我的家人有两个在那儿工作,他们离死亡越来越近了。而其中我的侄女,90后,刚刚生了一个女儿。她早就听说香港的医护人员罢工,早就说有医护人员要辞职因为没有必要的防护,可是医院的所谓领导的回复是:那你的医护资格吊销了。我告诉她,你挺不挺得过这个疫情还是问题,先保住命,你还有个这么小的孩子,需要照顾,别想疫情过后的事了,别去上班了。显然她没有听,虽是90后,我的善良的侄女的医护人员的责任感,超越了她的母性。

 

因为工作的关系,在看张艺谋的《活着》,一样的围城,一样的大片大片的尸体,一样的批斗和mob mentality, 一样的家人接二连三地逝去。我不想感慨为什么历史在重复,或者历史为什么如此相似,这些感慨都是多么于事无补。其实福贵一家至少没有撕裂,而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在批斗大会上最有男人气概的段小楼为了自保,揭露自己最亲的人的最隐秘的隐私,才是撕裂了the fabrics of the society。而骨肉相残,在口罩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恐怕已经在很多家庭上演了。

 

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我的家人活着。其实我比他们更恐惧,因为我知道得比他们多,这个病毒的特性他们还不甚了了。他们仍在相信党相信政府,所以他们仍然有希望。他们也特意避开不好的信息,他们要给自己活下去的理由。While I understand them, 我想,我更愿意知道真相,这样我可以知道如何面对,麻木地死去,或者死得不明不白,和清醒地死去,我选择后者。只是,我不在疫区,我有什么资格替他们去感受去选择?

 

福贵说:我们家现在就是一群小鸡娃,长大一点就是鹅,再长大一点就是羊,再长大一点就是牛,再长大一点就是共产主义了,日子会越过越好。身处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他们就是被动地接受,同时靠着这个信念支持自己活下去,毕竟还有再下一代要去抚养。现在觉得,导演是仁慈的,给了福贵和家珍希望,因为他们虽然死了儿子和女儿,却有个活泼可爱的外孙。而在武汉的很多家庭,已经上演了灭门惨剧。更恐怖的是,我的唯愿他们活着的愿望,比他们自己的还强烈,当我不慎透露了不该透露的信息时,我的家人这么回复:我们已经这样了。

 

家人不在武汉的读者,感受不到。我希望他们永远也感受不到。可是,台湾被大陆导弹targeted, 新疆的集中营,香港的反送中,我当初也感受不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你的家人那么蠢,在你眼里还配活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