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飞翔

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对教育的思考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当知道WHO介入 2020年1月26日 - 写在武汉封城之时

(2020-01-26 11:27:25) 下一个

写完了《黄祸》,把它贴到华人上立马被删了,所幸在文学城的博客有很多人看。而且提出了很严肃的问题:Yellow Peril是歧视华人的,怎么可以用这个词?African Americans就从不用Negro。 - 我也不想用,我相信王力雄先生也不想用,可是看看我们的政府做的事?

 

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精神都处于极度紧张状态,不停地刷手机,包括涉及的上层政治斗争,甚至阴谋论,每一条消息都可以给自己一点安慰,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把所有的消息凑在一起,就可能接近事情的真相!我惭愧自己的同学们在忍受恐惧时,自己却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发着牢骚,还强迫他们对自己的遭遇感到愤怒。当他们不愤怒时,我愤怒着他们的不愤怒退了群。如果我一个远在万里的人都能感到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在忍受着什么?我没有资格愤怒他们的不愤怒。

 

众筹、捐款、捐物,可是那边到底是怎样的?从家人那里传来的是官方消息,他们还是选择相信,而此时我没法对他们说不相信,我说了,他们就更没有希望了。在黑暗里的人们,安全的我要给他们带来希望,至少不能带来更多的黑暗。于是直爽干脆的我开始小心翼翼地措辞。而偶尔翻墙流过来的视频,愤怒,还是愤怒,为了生命安全而逃离武汉的人们被暴力殴打,而他们只不过是没有能力坐上飞机的人,遵循着本能 -  每一个人在相似情形下都会有的本能寻找求生的曙光。而我们又能知道多少在医院里发生的事?很少很少,是那些亲人死去的人或者还有勇气的人冒着生命的危险制作的。而我却没有能力把它们翻译成英文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

 

焦虑、压力,终于在一条消息前缓解了, CDC有人说需要亲自去武汉实地考察,然后CNN上世界卫生组织向中国提要求了,不再相信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了。我自己都奇妙为什么马上我有种我的家人、同学、朋友有救了的感觉?小组成立了,总理做组长,军队、军医出动了,阿里巴巴及各快递公司也出手了,- 我知道了,之所以感觉一直黑暗是我仍然不知道医院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医生、护士们到底现在有没有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我们寄出的东西能不能到他们的手中,我感觉黑暗因为本来就是黑暗。

 

我马上在微信上语音留言告诉了家人这个消息,在朋友圈发了这个消息,当他们在熟睡时或夜不能寐时。我知道我仍然会被认为是一个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或者说我的同学们会认为我很可笑,或是他们根本不需要境外势力的“黑手”。 我们就永远在这两条平行线远远地互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