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飞翔

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对教育的思考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黄祸(Yellow Peril): 写在武汉封城之时 2020年1月25日

(2020-01-25 11:31:35) 下一个

在武汉的家人有一个在发烧,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写篇东西让自己的思绪飞得远一点。

15年前刚来美国时一下子言路大开,网上看了王力雄先生的《黄祸》,至今仍然记得他描写的发生灾难之后,中国人慌乱地逃向世界各地,把灾祸带到了世界各地。也还记得在小说里有英勇能干的年轻人出来主持大局,让这个逃跑有序一点,损失小一点。因为15年了,记忆比较模糊,这个当口也没有精神重新看一遍。

不知为何,当那些武汉人在封城之前飞机、私家车、高铁逃向其他城市或周边国家的消息在网上逐渐增多时,不由自主就想到了《黄祸》,而不是刘晓波的宁愿中国殖民三百年(想到这个是和大学群的同学 - 学中文的 - 舌战并退群后)。当时看小说时颇有这是科幻小说的感觉,怎么可能这么大规模地溃退?而且是有序地溃退到不同的八个国家(具体数字记不清楚了)?写得很有可读性,是一口气看完的,读时觉得身临其境。当时的直觉就是光凭这一部作品,王力雄先生就可以名留青史了,更何况他在西藏所做的工作 - 虽然仍然对故事的可发生性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想到黄祸时自己也吓了一跳。我自认是坚决反对自恨的,在课堂上批评Orientalism (东方主义),做人和个人生活坚持尊严和自由的原则,不愿意把这样一个自贬的词安在自己同胞身上(当时对王力雄先生的书名其实是有直觉地不认同的,怎么可以这样贬低自己的同胞?),但是这个联系怎样也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试图逃出去的当然都是信息多一点的、头脑灵一点的,也是有权一点、有钱一点、更有资源一点的,否则他们怎么获得信息、支付路上及到达目的地的费用?而我的朋友圈,家人、高中、大学同学,大部分禁锢在狭小(有的未必狭小,毕竟算是体制内)的空间,恐惧着病毒的侵袭,遥望着不可知的封城解除的日子。

然后不仅周边国家,美国、法国也相继宣布有感染病人,所幸是目前还是个位数,还不到称为黄 的地步。祸是灾难,是祸害,是给人类文明带来破坏,任何有尊严的人和国家、民族都希望给人类带来进步。

我的大学同学们身居封闭的空间,还在称赞中国的进步,相信政府相信党,除了理解他们,我也有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受,鲁迅先生对中国文化的批判还没有过时。张爱玲有一篇《封锁》,空袭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人们关心的仍是茶米油盐,因为“思考,是痛苦的”。

无论怎样的大灾难,也唤不醒我们这个民族反思和改变,比如文化大革命,比如千千万万的人在饥饿中死去的大跃进。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近三十年中国人富了,再也不能用贫穷落后来形容了。希望至少在这方面不要倒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hbyzy 回复 悄悄话 作为黄种人,使用黄祸一词是自卑自黑还是恨自己是黄种人。
这次疫情和前次萨斯疫情有许多类似之处,无论是发生的时间点,发生地域的人口密集和流动性都类似,不说阴谋论,只说政府管控的力度,采取措施的强度都强于上次,未知病毒的认知和克服本就需要时间和过程,一步到终点不可能。
也许层层迷雾之下几十年后解密,会发现是襬祸也为可知
心戚然2 回复 悄悄话 对于西方文明,人口众多的中国人当然是黄祸。反过来,那西方人对中国是什么?白祸?文明之间交往的结果是新文明的产生,而不是一种文明消灭另一种。以为自我高贵而他人低劣,其实才是真正的祸。
dragon9999 回复 悄悄话 盲目地悲观和抱怨是没有益处的,要客观地看待进步。对比SARS 爆发时的疫情发布的快速性,透明度,以及防护指南舆论宣传,这次的武汉病毒性肺炎有不小的改进。虽然还是不尽人意,虽然还有许多的不足。普通百姓,医学专家,舆论群体,献计献策,决策机构作出正确的决定,这个趋势是令人乐观的。在这个10几亿人的国家,又恰逢春节的非常时期,大家能够齐心协力,理解决策,认真遵守,自我克制,自律,从我做起,已经是相当地不容易。我们在这里为他们祈祷,为他们祝福平安。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王力雄无非是一个自辱的人。黑人那么惨,黑女还不外嫁呢。王力雄之流恨不得自己重新投胎转世做人上人可以羞辱黄种人!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大学同学们身居封闭的空间,还在称赞中国的进步,
=======================================
中国的进步,难道不是事实吗?不该称赞吗?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啥子叫Negal?美国往外移民有统计数据吗?咋就张口就来?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黄祸根源是皇朝集权下造成的不敢言说,不敢结社不敢游行,没有法制,只有人治的政权统治,和人民的软弱无序无关。
梁溪渔夫 发表评论于 2020-01-25 14:31:34
庚子岁寒
才报华中乐太平 惊闻三楚正封城
芸芸众生张惶日 无碍长安歌舞声

写的真好。
石榴夏天 回复 悄悄话 Yellow Peril先开始被西方人使用时确实是种族主义、带着蔑视甚至对东方人的恐惧的,那时也确指的是蒙古人,因为蒙古人的铁骑征服了欧洲。王力雄先生的书是中文写的,起名就是黄祸,从字面讲用Yellow Peril来翻译在合适不过了。特别是王力雄先生书中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中国人会给世界文明带来损坏和灾祸,有痛惜,有警醒,有对自己民族文化的恨铁不成钢和反思。我们在用Yellow Peril这个词翻译他的书时,为什么就不能丰富英文词汇的涵义呢?就好比我们的modernization 并不就是westernization.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我教佩African American,他们们誓死也不使用Negal 一词。很多人甚至不用black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The Yellow Peril (also the Yellow Terror and the Yellow Spectre) is a racist color-metaphor that the peoples of East Asia are an existential danger to the Western world. As a psycho-cultural perception of menace from the Eastern world, fear of the Yellow Peril was more racial than national, a fear derived, not from concern with a specific source of danger, from any one country or people, but from a vaguely ominous, existential fear of the faceless, nameless ho
这是一个无耻的种主义词汇。只有无耻的人才喜欢!
驻足闻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rkforwal' 的评论 :

“黄祸”一词,和蒙古人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Google一下。
梁溪渔夫 回复 悄悄话 庚子岁寒
才报华中乐太平 惊闻三楚正封城
芸芸众生张惶日 无碍长安歌舞声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黄祸是指蒙古人。中国人是世界上按人口比例移民最低的民族。比美囯移民其他国家的人还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