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春节回国九日流水帐

(2020-02-02 10:32:10) 下一个

出国近三十年,我从来没有为过春节请假。是时候计划2020年回国认认真真的过个中国年了。为此我着实激动了一番。娃放完寒假回学校,我就自由了,几天后就是春节,过完春节,安排爬黄山,黄山归来后回苏州上海,接下来飞往缅甸。二月是缅甸旱季,是一年之中游缅甸的好时节。我于去年十二月订下了东航的便宜机票,与此同时联系了老家的发小准备春节聚会。总之诸事顺利。

 

123号传来武汉封城的消息,我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之前官方的说法是"可控可防",暗示疫情远远没有当年的非典严重。不过我家领导还是挺紧张的,竭力劝我不要返回湖北老家的小城。我打电话给大弟和小弟媳,他们都劝我春节不要回家了,倒是俩个发小跟我说不用担心可以回,老家的小城没有封城,一切照旧。犹豫再三之后,我还是退了回家的高铁票以及从宜昌飞往黄山的机票,另外买了一张从苏州到黄山的高铁票。去年四月第二次爬黄山,上山前住在山脚下的小客栈,与客栈的姜老板相谈甚欢,所以这次又预定了他家的客栈,并通过他预定了黄山山顶两晚的住宿。

 

125日,大年初一,中雨

傍晚六点多刚刚到达浦东机场,就收到了小客栈姜老板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们从次日起黄山开始封山,我当时听了并不以为意,因为我有备用计划。诺大的中国难道还找不到一个消磨时间的地方?我让领导打电话给舟山群岛渔家乐嵊泗老船长家,得知嵊泗岛在几天之前就已经封岛,只有持本地身份证的居民才可以上岛。老船长好心提醒我们说,过年好好地呆在家里吧。

 

领导预定的民宿就在南京路上,我却来不及回屋放行李,饥寒交迫之下迫不及待地一头钻进了路边的一家重庆烤鱼店,我和领导都觉得鱼味道一般,于是我落得领导一顿埋怨。不该跑到这种专做外地人生意的小店吃饭。

 

126日,大年初二,中雨

因为时差夜里三点醒来,开始上网查还有哪些可能的去处,千里迢迢的跑回国却要天天被迫闷在家里,我心有不甘。于是开始寻找其他景点。开始时还挑挑捡捡,以爬山为首选,我曾发下宏愿,要把国内的三山五岳全部都走一遍。我发现泰山当时还没有封山,为小心起见,我请小弟媳帮我核实。得到肯定答复后我催着我家领导帮我定了到泰安的高铁来回票。

 

早上出门在街边小店吃早餐,我家领导小时侯生活在上海,因此养成了喜食混沌,汤包,汤圆等高糖高热食物的不良习惯,我其实是为照顾领导喜好才跟着去的。早餐之后去外滩转了一圈,感慨了一番大年初二的外滩空无一人。之后退房把行李拖到高铁站存放,这样一整天都可以轻装上路。

 

上海是我儿时曾经生活过六年的城市,我和领导坐地铁来到当年入读的六一小学的门口,四十多年后再次站在校门口的了感觉己是苍海桑田。校园里当年的几幢小平房己经变成整洁干净的楼房,操场上铺有人造草坪,从街头卖房广告得知,六一小学是当地名校。我家当年住的那幢小白楼,离六一小学只有走路五分钟的路程,早己不知去向。当年小白楼的一楼借给海军研究所,二楼三楼才是第七军医大(如今的第三军医大,即陆军军医大)的宿舍。

 

小白楼的左侧的黑山路上有座桥横跨秋江(一条小河沟而己),当年的旧桥中间部分断了二三米,不知什么人在残余的混凝土桥之间搭了个简易的木桥。我们一帮小孩以讹传讹地说那桥是被国民党的飞机炸得。如今记忆中的旧桥不知去向,眼前是一座有石栏杆的新桥。

小白楼的右边曾是一片农田,后来军医大学修建的数幢别墅给第三世界国家的留学生住。记得有朝鲜楼,柬埔寨楼,老挝楼,我们这群长在大院里的熊孩子在别墅还没修好时溜进去过。后来有一天下午我们看完电影英雄儿女在回家的路上,还应朝鲜留学生的邀请进去参观,说起来我也是小小年纪就吃过正宗朝鲜点心了。如今这些小楼亦是不知去向。

 

接下来去豫园城隍庙,不见平日里的人山人海,比肩接踵。

下午时领导上网查到泰山也封山了,我这次是傻眼了。忙活了许久,浪费那么多精力,还得赔上一笔笔的退票费。

 

傍晚时到外滩拍摄夜景,一整天的凄风苦雨使得我的鞋子里面进水了,脚下很不舒服。我架起三角架,领导帮我打伞,我们俩在瑟瑟寒风中真是很敬业了。领导五点零五分必须离开赶去高铁站取行李,坑人的行李处六点关门过时不候。领导离开后我一手打伞一手拍照,天色晚了风越来越大,我一个人坚持了二十五分钟后不得己撤了。

 

从上海回到苏州在小区门口被盘问,如果是湖北出来的不让进。

 

127日,大年初三,晴

大年初三留在苏州,中午到附近购物中心唯一开门营业的一家餐馆吃酸菜鱼,我们选了一条三斤多重的黑鱼,活鱼宰杀做成的酸菜鱼就是特别好吃 。我对领导说,像这种活鱼现杀现做,相同的份量若放在硅谷的中餐馆,价钱立马贵上至少50美刀,领导说那是那是,于是我总结说我们每次来吃一次便赚了50美刀,若连续来吃十次就把我回国的机票赚回来了。

一份三斤多重的鲜鱼做成的酸菜鱼我们根本吃不完,打包后去超市买蔬菜准备晚上吃火锅,发现蔬菜已经被一抢而空,退而求其次买了些磨茹作替代。

128日,大年初四,晴

乘高铁再次去上海,出高铁站时被要求量体温。

 

大年初四的上海,游人仍然不多。我和领导边走边聊,他一路指点着街边的房屋向我谈起他小时候在上海的生活点滴,以及他们家族的故事,他爷爷的故事我早己知道,让我吃惊的是他奶奶的哥哥,我家领导称之为娘舅公公,亦是个有故事的人。娘舅公公早年留学日本,回到上海后娶了老板的女儿,成为纺织厂的少东家,后来又喜欢上一个年纪小他二十多岁的舞女,便又娶了一房。两个娘舅婆婆相安无事,娘舅公公绝对是有本事之人。

 

我第二次上海之行除去了南京路,外滩,还去了浦东的黄浦江边。

 

傍晚再次来到外滩拍夜景。

 

晚上回到苏州得知大年初四家乡的小城终于封城了。

 

129日,大年初五,晴

上午乘坐十一点的高铁半小时后就到了无锡。坐地铁到三阳广场,发现无锡平日里最热闹的商业区冷冷清清,临街的餐厅关门歇业。

 

坐地铁沿号线继续前行至市民中心,终于在海岸城购物中心的四楼找到一家尚在营业的餐馆,吃完午饭己是下午两点。饭后在海岸城附近的小区溜达,考察无锡太湖新城的居住环境,为将来退休后选国内的居住地探路。

 

下午四点打车来到长广溪国家湿地公园,湿地公园风景优美还是个免费景点,我本以为免费景点应该不关门,没想到自129日起长广溪湿地公园也关闭了。

回到苏州,发现小区保安手持红外线测温计,开始给每个进入小区的人量体温。

 

晚上在网上看到陆海空军医大学组成的医疗队接管了武汉的医院,另有解放军防化团开进了武汉。

 

130日,大年初六,晴

吃完早饭第一件事就是给东航打电话要求改机票。漫长的等待后终于有人接了电话,很顺利地把离开上海飞缅甸的日期提前了三天,并且把从仰光飞回美国的日期也提前了一天。

 

中午再次来到有家酸菜鱼准备好好吃一顿(相当于再赚50美刀),发现这家餐厅关门歇业。不得己到购物中心的一楼小店里点了一份酸菜鱼外卖,兴冲冲吃了两口只觉得一阵恶心,原来老板在鱼汤里放了动物油。老板人不错给我免费重做了一个小份的素油酸菜鱼(还是很难吃)

 

131日,大年初七,晴

从最初的不重视、不以为然,在几天之内骤变为提心吊胆、恐慌与担心,只想着快点离开。

 

离我们小区不远有一个餐饮区,也算苏州的一个景点,名叫斜塘老街,这里聚集了几十上百家不错的餐馆。我们中午到那里吃饭,发现整个餐饮区歇业了,餐厅门上都被贴了封条。在空旷的路上我们被两个戴红袖标的人抽查了体温。

领导于是去超市买菜自己做饭,我连超市也不愿进了。在路边无人处等领导买完菜出来。

 

在国内上文学城越来越困难,国内这几年防火墙技术日新月异,而美国的VPN却不思进取。前几年免费VPN效果都不错,现在交费的VPN动不动就要重新启动。既然如此,还是补看不用翻墙的春晚录像好了。

 

21日,大年初八,晴

上午在屋里宅着,吃过午饭赶往虹桥机场飞往昆明。

 

在通往高铁站的路上,路边的广告牌变成了安民告示。"货源充足,不必囤菜","企业如无特别许可,不得私自开工","有症状,早就医","不信谣,不传谣",看着广告牌上的标语,我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溃败撤退的士兵,提心吊胆的同时,只想快快离开。昆明的疫情稍好点,能早点离开上海到昆明,也是好的。

 

苏州园区站门可罗雀,苏州到上海的高铁有至少一半的车厢里空无一人。这场疫情已经夺走了数百条人命,对国民经济造成的损失,亦无法估量。

 

22日,大年初九,晴

早上八点飞机从昆明起飞,一小时四十分钟后抵达缅甸曼得勒。

 

到目前为止,缅甸还没有一例新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离开春寒料峭的上海,来到春意盎然的缅甸,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经历曼得勒的古都王城,蒲甘的万千佛塔,掸邦高原徒步,茵莱湖泛舟,仰光的大金塔,缅甸大金石,还有我喜爱的泰式美食。

 

能够健健康康的活着真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疫区大暴走啊
田园景色123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尖尖' 的评论 : 当时的第七军医大学1975年调防至重庆,改名为第三军医大学,后来又改名陆军军医大学。我们75年坐了八天八夜的东方红客轮从上海至重庆。
田园景色123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飘飘欲仙' 的评论 : 是很enjoy, 现在正在乌本桥看日落
尖尖 回复 悄悄话 第三军医大不是一直在重庆吗?上海的应该是二军医大、现在的海军医大吧?当年鼎鼎大名的四所军医大,还剩下海陆空三所;广州的一军医大转民了。
飘飘欲仙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我们秋天去了缅甸,Enjo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