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打岁月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正文

佛罗伦萨: 天有不测之风云

(2022-07-08 12:34:26) 下一个

佛罗伦萨是我意大利之行最向往的城市之一。它是文艺复兴运动的诞生地,艺术与建筑的摇篮,拥有众多的历史建筑,和藏品丰富的博物馆。历史上有许多文化名人诞生,活动于此地,比较著名的有诗人但丁,画家李奥纳多•达•文西,米开朗基罗,科学家伽利略,政治家马基雅维利等。当然谈到佛罗伦萨肯定不能不提曾经长期占据统治地位的美第奇家族及为美第奇家族工作过的天才画家达芬奇。在《美第奇家族》,《达芬奇的恶魔》等影视作品中多次出现过圣母百花大教堂,共和广场,碧提宫,旧宫,老桥,海神喷泉,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等佛罗伦萨著名景点。使我尤其期待对它的探索之行。

途径比萨斜塔。

Airbnb订的房间,带厨房,与百花大教堂几步之遥。

天黑之前我们满城逛。打卡了共和广场,旧宫,老桥,海神喷泉等景点。吃了Venchi巧克力和脆烤乳猪夹馍。娃说她喜欢佛罗伦萨: 中心城区都是禁机动车的步人天国; 各大景点都是Walking distance; 美食。第二天要早起,因为订了乌菲兹美术馆第一时段门票。还要参观美第奇花园,学院美术馆等。

早晨圣母百花大教堂门口人少,是拍照的好时段。

匆匆而过

又到老桥,旁边就是乌菲兹美术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因为要把电子票换成纸质票(至今不明白电子票为什么不可以进馆)我快步向售票处走去。美术馆门厅是宽敞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就在那一刹那间我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失去重心,身体朝左前方狠狠地摔下去。双手双腿都来不及反应,左脸颊着地。我旋即痛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才隐隐听到女儿的哭喊声。我感到心悸,气促,多汗,四肢无力冰凉,并且说不出话来。恍惚中有人打了911还听到有人大喊: Don't worry, hospital is free! 

我被送进了这家医院的急诊室。先做新冠测试,然后各种检查依次做。还是全身乏力说话不利索,问诊的医生英文很差,护士更是全程意大利"美声"。又不知过了多久,问诊的女医生来了: 四肢无骨折,头部CT暂无异常,胸腹部无内伤,左眼球未见损伤。坏消息是:左脸颊被眼镜架刺伤,伤口不浅; 左眼眶破损充血。 护士给我打了好几针又挂上吊瓶把我推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至此我知道自己基本没有生命攸关的大伤。

与此同时女儿在急诊室外面急得双脚跳。(因Covid家属不能进)她一个电话把睡梦中的娃爹吓得半死。不过到底队友见的世面多冷静: 他分析如果情况危急或需手术肯定会通知家属的。后来娃在娃爹的指导下求医院前台的人递进来我的手机才算跟他们联系上,那时离我被送进急诊室已经4,5个小时过去了。我听到娃在电话那头大哭起来,她说我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满脸鲜血,她以为她要失去我了。呜呜呜,,娃爹也打进来了要求视屏。只见他咬着腮帮满眼痛惜地注视着我缠着纱布肿得不对称的脸。我这才像见到亲人解放军眼泪夺眶而出。

吊瓶打完,感觉有点力气了,说话也利索了些。接近晚饭时分医生准许我出院了,但再三叮嘱我如后续出现头晕,呕吐,胸闷要即刻去医院就诊。我支付了€382的一个什么费拿到了全套检查诊断书,当然都是意大利语的。

我曾犹豫再三要不要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但我还是决定与广大网友分享。北美这边有很多提早退休的华人女性。她们大都热爱生活喜欢旅行。不信你到风坛去吼一声,肯定一呼百应。我是想说: 你一定要把安全放在首位。最好不要Solo旅行。走路爬山都一步一个脚印,千千万万Slow down 。

我就是被这种Road  bump绊了一下遭此劫难的。我想哪怕再年轻5岁我不至于手脚完全来不及反应。最近我有好几个朋友好端端地在家都把自己搞骨折了。说到底人还是不能违反自然规律,不得不承认:年龄不饶人啊。我是不幸中的万幸! 没有骨折,没有身体头部内出血。娃踏遍佛罗伦萨眼镜店给我找到一副能配我镜片的新镜架让我"重见天日"。第二天脸上缠着绷带我又上路了。

路过老桥,惊魂未定,它的右侧紧挨我昨天摔倒的乌菲兹美术馆。

 

爬坡上到Piazzale Michelangelo 广场

佛罗伦萨美丽全景尽收眼底!

圣母百花大教堂醒目的黄顶

 

围着广场来回走,随手一拍都是画

 

阿尔诺河和老桥很清晰

和谐与优美

庄严与秩序

 

 

 

奥特拉诺区小山岗绿树成荫

 

这两张有一点托斯卡纳Rolling Hill的味道。

 

 

稍作休息,要坐火车去维罗纳。再见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之行是遗憾的,因为我没有能够参观心心念念的乌菲兹美术馆及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但佛罗伦萨又像一位智者给我狠狠地上了一课: 1,安全第一,安全第一,还是安全第一! 2,退休人员的旅行目的地还是发达国家比较好!

 

谢谢看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