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八八

深度八一八牛人们,走近大神的世界,探索自由心灵,感悟独立思想。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2019-11-16 09:08:25) 下一个

高考状元,北大毕业,美国名校密歇根大学金融工程专业,毕业后直达华尔街,凭借国人特有的强大数理能力,最后做到了美国一家主流高频股票交易公司 Tower Research Capital的资深高级主管,多年来收获了近亿美元的年终奖金。

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只是,世事往往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美好….

01

6749万美元!史上最大罚单!

这是迄今为止美国监管机构对“挂单欺诈”的金融公司开出的最大罚单。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涉案的两印度交易员被抓,而成功割了美国人韭菜的高层主管却逃了。


引起国内 “吃瓜群众”轰动的倒不仅仅是创纪录的罚单,而是这个逃走的高层 -- 虽被法院拘票但聪明过人,早就闻出不祥之味,携款回国开创另一片天地的中国人Yuchun (Bruce) Mao 。

(更吸引眼球的说法是FBI悬赏500万美元 + 绿卡通道,不过这大概率是谣传)


2019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通告称,高频交易公司Tower Research Capital和CFTC达成和解协议,同意支付6749万美元,以了结关于其三名前交易员从事“挂单欺诈”的指控。这笔罚款包括了3259万美元赔偿金,1050万美元非法所得以及2440万美元民事罚款。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美国司法部的公告

根据司法部的文件显示,其中一名嫌疑人是39岁的Yuchun (Bruce) Mao。他持有中国国籍,被指控一项商品交易欺诈罪和两项幌骗罪(Spoofing)。另一嫌疑人是36岁的卡玛拉迪普.甘地(Kamaldeep Gandhi),来自芝加哥。甘地被指控两项参与电汇欺诈、商品交易欺诈和幌骗的同谋罪。还有一名嫌疑人是33岁的克里希纳.莫汉(Krishna Mohan),来自纽约。莫汉被控罪名与甘地相同。

2018年11月2日,甘地对两项串谋从事电汇欺诈,商品欺诈和欺骗的指控认罪。2018年11月6日,莫汉也表示认罪。

美国联邦法院已经对Bruce Mao颁布了拘捕令。

在此案爆发之前,2018年8月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就曾给Bruce Mao一则纪录处分,禁止他交易两年,并处以12万美元罚款。但是,随后案件移送到美国司法部,2018年10月份,美国司法部启动正式指控。

具体量刑将于2020年2月在法庭做出最终裁定后给出。按照美国量刑指南,每项幌骗交易的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有期徒刑和一百万美元罚款。

对于现年40岁的中国籍交易员Bruce Mao,美国司法部并没有透露最新情况,根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美国金融业自律协会)的文件显示,早在2014年5月,芝加哥交易所 (CME) 就针对Bruce Mao和Tower Research Capital的市场操纵行为展开了调查。随后三名涉事交易员离开公司。此前有媒体报道,Bruce Mao在2015年就离开美国,回到国内。

有意思的是,Bruce Mao的个人简介与浙江安诚数盈投资官网上提供的创始人履历基本符合。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根据公司介绍,安诚数盈是2015年3月成立的一家量化对冲基金,注册地为杭州,注册资本1450万元,具有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资质。公司主要从事股票、期货、债券量化投资。毛煜春担任该公司董事,持有该公司32.38%股份,与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王锋并列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从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和私募排排网数据来看,安诚数盈目前员工总数27人,具有基金从业资格的21人,管理规模区间为1-5亿元。公司已登记产品43只,当前存续产品20余只,包括证券私募基金和量化对冲基金。公司业绩可查的5只产品中,年化收益最高的为15.65%,最低的为-1.18%。


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毛煜春官网的自我介绍指出:特别是在2013年,他领导的团队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到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名副其实的“王者”。

02

如果你之前还觉得这个2013年美国股指期货市场上的“中国王者”有吹水的成分,现在有了美国司法部门的背书,那就真的加冕“荣耀王者”了。

只是世间许多的王者,往往都禁不起推敲:

据传“王者”的年终奖金达到近亿美元后,麻烦事也随之而来,美国证监所联合FBI盯上了他的小组。

根据指控书,在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交易的E-迷你标普500指数期货和E-迷你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的市场,以及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交易的E-迷你道琼斯指数期货市场,这三名交易员曾数千次下单买卖期货合约,通过“幌骗”(spoofing)数千份假订单来欺骗买家,目的是创造供求增加的假象。这些订单扭曲市场价格,导致与其交易的公司损失6000多万美元。

“幌骗”是一个金融术语,指的是在股票市场或者期货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一种行为:即先下单,随后取消订单,借此影响股价, 进而操纵期货价格。

相较于那些有点技术含量的,利用技术形态来勾引韭菜的“坐庄手法”, “幌骗”的门槛很低,可以说基本没有,“幌骗”也就是国内常说的“频繁报撤单”。

2010年5月6日美股的“闪电崩盘”事件,就是一名伦敦的交易员萨劳涉嫌以“幌骗”手段操纵市场,造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壮观”的一次股市波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瞬间暴泻近千点,美股市值蒸发近万亿美元。

美国司法部指控萨劳在4年间通过类似伎俩攫取高达4000万美元的收益。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被控造成美股闪崩、被称为“豪恩斯洛猎犬”的萨劳

吸取教训后,美国于2010年7月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明令禁止 “幌骗”交易,严禁大量下达不想成交的订单。

但随着这些年高频交易技术的不断发展进步,“幌骗”+ 高频成为最简单又最有利可图的手法。因为使用“幌骗”的交易者通常不会一次赚取大量收益,而高频交易让他们可以积少成多。


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自动化程序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

2015年11月3日,美国芝加哥联邦法院陪审团判决:高频交易员迈克尔·柯西亚(Michael Coscia)商品交易欺诈和幌骗(spoofing)罪名成立。柯西亚在2011年不到三个月内,从多个商品期货合约中进行幌骗交易,非法获利近140万美元。

这是继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通过后,美国首例定罪的幌骗操纵案。

2015年,在中国,两个俄罗斯人操纵的伊世顿贸易公司以680万元的初始资金,通过“幌骗”+ 高频,从A股非法获利20多亿元。你没听错,是20多亿,近300倍,对当年“千股跌停”的股灾贡献了“绵薄之力”。

据新华社报道,伊世顿账户组通过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自动批量下单、快速下单,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实现包括自买自卖在内的大量交易。

伊世顿的案件报道中写道,“该公司账户组一秒内最多下单31笔,平均下单速度达每0.03秒一笔。”

2018年1月,因在美国期货市场进行”幌骗”和操纵交易,德银、瑞银以及汇丰和CFTC达成和解协议,三家欧洲投行分别支付3000万、1600万和1500万美元的罚金。

金银市场的研究专员艾伦·弗林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曝光了一些价格操纵者们的聊天记录。

瑞银交易员A:你报价多少?让我看一下。我会将银价压得更低,到时候我会告诉你。

德银交易员B:好

瑞银交易员A:现在是时候动手了。一颗“鹅卵石”就能引发银价雪崩,如果你把握好时机就能轻松操纵白银。

巴克莱跟德意志银行的交易员也经常共享信息,巴克莱的一名交易员还戏称:“我们是一个团队,有一个共同梦想”。有一次聊天记录显示:

德意志银行交易员A:你今天搞砸了。

巴克莱交易员B:是的,一万白银,我做空了。

看来投行的聊天室一活跃,就有韭菜被收割,只是如此聪明的他们没想到这些肆无忌惮的聊天记录会成为他们日后被定罪的铁证吗?


美国司法部后来抓捕了8名交易员,当时官方称之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期货市场犯罪抓捕行动”。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03

高频交易High-frequency trading (HFT) 是近年来高频出现的热词。

2017年,高频交易占所有美国国内股票交易量的近一半。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高频交易没有正式定义,一般来说高频交易具有如下特征:

1. 使用极高的速度和复杂的程序来生成、传输和执行订单。

2. 建立和清算头寸的时间非常短。生成许多提交后不久就要被取消的订单。

3. 隔夜不持有大量未对冲头寸。

高频交易利用功能强大的计算机以极高的速度处理大量订单,使交易者可以在几秒钟内执行数百万个订单并扫描多个市场和交易所,而为了争取这千分之一秒的优势,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甚至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或同一座大楼里,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个机构交易员想以10.50美元的价格购买1,000股GE股票。他的价格上限为每股11美元。但是,他不能直接买,因为,这样的买单显然会推高GE股票价格。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为了隐藏意图,计算机算法将其订单分解为少量。例如,他可以选择将大订单分解为每个单100股,价格上限$11美元。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高频交易算法一直在检测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可以看到这些100股的股票进入市场,并意识到一些投资者正在大量购买。

然后,这些高频交易算法开始向市场发送报价。


一种策略如下:

首先以$ 13的价格发送100股定单,但是没有回应,该订单立即被取消。

再次测试市场,并以$ 13的价格发送另一份100股的订单,但是依然无人应答,该订单再次立即被取消。

这一切都在一秒钟之内完成。

高频交易将继续测试市场,直到他达到11美元。然后,报价被取消,高频交易算法探测到底价后,立即把市场上$11美元以下的卖单一扫而空,并迅速将其以11美元的价格出售。

简单地说,这种高频交易算法就是简单地知道某人即将购买一些股票,然后迅速买入尽可能多的股票,最后以比买入价稍高的价格卖给他们。

高频交易算法因此可以消除仅在最无限的时间范围内存在的最微小的价格差异。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类型的高频交易算法,但是高频交易的算法通常被其所有者严格保密,但其中许多实用的算法已在传统的交易中证明了其有效性。现在竞争的并非是谁能够开发出更具有突破性的算法,而是谁的算法执行得更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高频获利与否往往就在1ms (0.001秒) 之间。

因此,相对于较小的普通机构和投资者而言,高频交易让大公司攫取了不道德和不公平的优势。

而且高频交易的计算机系统一旦出现错误,将会在短时间内给股市带来巨大冲击。

著名商业新闻网站《商业内幕》2012年9月27日刊载文章,邀请对高频交易一直持批评态度的交易员加勒特·奈纳用浅显易懂的语言来解释其问题所在。

奈纳比喻:比如你要在超市花5美元买一加仑牛奶,但当你走到收银台结帐的时候,价格已经涨到了5.05美元,而且你只能买到四分之三加仑。在这个情形里,高频交易的证券公司就是速度极快、且能推测你购买行为的其他顾客。但如果这样的顾客太多,超市可能就很难维持正常的秩序了。

芒格曾炮轰高频交易:它们就像是粮仓里的老鼠!

巴菲特也补充说,高频交易“并没有提供流动性”。虽然高频交易创造了交易量,但这和提供流动性完全是两回事。

比尔盖茨也评论说,高频交易“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因为当投资者需要流动性时,流动性却(因为高频交易)消失了。它们的利润看起来非常奇怪。”

北大状元狂赚过亿美金被通缉?带你洞悉“幌骗”和高频交易的内幕

 

不过,对于韭菜们而言,也不用太担心,高频交易已经慢慢走向没落,逐渐成为无聊甚至无利可图的游戏。

高频交易要花费大量金钱来建立和维护,因为强大的计算机硬件和软件需要频繁且昂贵的升级,这是一场军备竞赛,赢者通吃,第二名没有银牌。

而且常常由于底层算法的错误,高频交易的成功率很低。

高频交易的世界还包括超高频交易,激烈的竞争进一步压缩了微薄的利润。弱势一方大呼不公平,于是拉拢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反对高频交易的行列中。因而高频交易的法规也日益严格。

当然,这不是在说高频交易即将消失,将来不会再有。

而是,高频交易所能书写的传奇已经落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