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马克谈天下(67)韩国,怎么老是你?

(2020-03-02 09:30:01) 下一个

回顾近17年,5次大规模的传染病爆发,包括2003年的SARS,2009年的H1N1, 2013 - 2016年的EBOLA,2012 - 2015年的MERS,还有2020年的COVID-19(新冠肺炎),2003年的SARS,韩国只有3个病例,零死亡,当时的韩国是世界防治疫情扩散的模范生。随后2009年的H1N1对于韩国的影响也不算很大,加上EBOLA是非洲为主要疫区,韩国也没有太大影响,但是MERS 和 COVID-19 对于韩国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如果看过2013年的韩国电影Flu (流感),大概很多人都会有同样的感受,当年可以拍出这种预警式电影的韩国,为什么还是不能有效的预防MERS 和 COVID-19呢?

HOW OLD ARE YOU?韩国,怎么老是你?让我们想来一起回顾一下MERS和COVID-19在韩国的流行过程。

如果我们回顾上次的中东呼吸道综合症(MERS),你可能还记得这样的标题,“MERS,生于沙特,长在韩国,吓坏世界”。

2012年4月4日,约旦第二大城市扎尔卡的最大公立医院ICU病房里,收治了1名患重症肺炎的25岁男大学生,该青年在入院不久后病情恶化死亡。紧接着,10名医务人员与2名青年家属相继发病,1名40岁女护士死亡。这场小小的疫情,因当地医疗卫生水平不足,未引起有效重视,仅仅是当地若干“病因不详”卫生事故的浪花一朵。

2012年6月,埃及病毒学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博士,在沙特吉达市一所医院中,从1名60岁严重肺炎死亡病例肺组织里分离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的SARS病毒接近,但分属不同谱系。当时,该病毒被命名为人冠状病毒(human coronavirus)HCoV-EMC,经调查,此前扎尔卡2例死亡案例的留存标本中,均被检出该病毒。2012年9月,英国健康防护局(HPA)向世卫组织(WHO)报告,一名患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卡塔尔男子,在英国就医期间被确诊与年初死于荷兰的一名沙特籍男子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紧接着,在中东与欧洲部分国家相继出现该病毒疫情报告。

Image result for korean and MERS

2013年5月23日,WHO正式将该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大约两年以后,2015年4月24日,一名68岁的韩国男子赴中东旅游,途径巴林、阿联酋、沙特及卡特尔,并于5月4日回到韩国。归国后,该男子出现发热和肌肉疼痛症状,20日被确诊为MERS感染。随后,韩国陆续在多家医院出现MERS病例。仅在5月20日至6月12日这3周期间,疫情就扩散到10家医院,出现126例确诊病例,10例死亡。

韩国因爆发MERS,导致7个月防疫动员,1.7万人被隔离,185例确诊,其中38例死亡,是世界上MERS疫情仅次于沙特的国家。韩国人心惶惶,进入了全国动员式防疫,16752人被隔离,2900多所学校停课,首尔市取消了马拉松比赛等多个大型活动,韩国旅游、服务业持续低迷。

而面对COVID-19这个来自中国的疫情,当中国抗疫希望的光芒刚刚闪现,一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韩国疫情爆发。看看这个数据走势:2月20日,确诊82人。22日,确诊346人。24日,确诊833人。5天时间,翻了10倍。到今天早上为止(3/2),韩国有4212例病例,死亡病例22例,韩国确诊人数正坐上火箭狂飙。成为中国之外最大的新冠肺炎疫情地,确诊新冠肺炎最多的国家。韩国疫情有多严重?

Image result for korean case COVID-19

我们来看一下,韩国面积10万平方公里,人口5164万,和浙江省大体相当。浙江的疫情并不轻松,是全国第四严重的省份。截至今天上午,浙江确诊1205人,累计死亡1例,累计出院1050例,出院患者占全部确诊患者的比例已达87.1%。。但韩国目前处于爆发期,已经远超这个数字,而且死亡率也是大幅上升(对比浙江)。

美国专家Anthony Fauci说,全球疫情面临“全面崩盘的边缘”。如果全球都遥遥欲坠,那最危险的,是韩国无疑。韩国官方并不是无动于衷,禁止集会、延迟开学,封锁疫情最严重的大邱等地,集体出售口罩,人们压抑着恐慌去排队,这一幕,想必你也似曾相识。但相比来势汹汹的疫情,大邱的医疗资源太弱了。大邱的负压病床只有54个,韩国也只有1027个。以韩国医疗资源,很难承受得住。

于是,另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大量韩国人正积极准备,涌入中国。离韩国最近的山东成了首选。首尔和青岛,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就能直达。类似的反向输入压力已经蔓延到了北京、上海、辽宁大连、江苏盐城。可机票不好买,并不意味着韩国人无法来华。除了飞机,还有轮渡,从首尔直达威海。这是什么操作?看来韩国不打算“抄中国作业”了,准备直接来中国,把做好的作业占为己有,后面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政府提出的全免费治疗政策,韩国人民准备把从中国引进的疫情,重新回到中国治疗。

韩国疫情爆发至此,并非偶然。这一切要从邪教说起。韩国邪教新天地会,孕育出了韩国的超级传播者 —— 31号病人。31号病人是个61岁的大妈,2月6日,她因为车祸住院,期间,她做了很多检查,抽血、CT,跟医生们热情洋溢地聊天。10号,她开始出现发热现象。医生建议她去核查新冠肺炎,但被她坚决拒绝。等到17号,她实在熬不住了,18号结果出来,确诊新冠肺炎。但已经来不及了。这个大妈是新天地教会信徒。早在2月9日和16日,她2次去教会做了礼拜。大邱教会有9层,每层能容纳500人。按照最保守的估计。大妈乖乖呆在某一层,没有串门聊天。那2天时间,也接触了1000人,这就是典型的聚集性传染事件。而且,这个新天地教会的礼拜,跟我们想象中不同。不是每个人坐椅子上,听听就好,而是要人挨人,紧密贴在一起做礼拜。在密不通风的室内,这无异于大型养蛊。这个31号患者,成了韩国“毒王”,在大邱本地,肺炎已经大规模传播,在23号确诊的556名患者里,有300多人都跟新天地会有关。这个邪教在韩国有12个教会,信徒超过24万人。仅仅在大邱做礼拜的信徒,就有9336人。经过排查,大邱9000多信徒里,1261人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至今还有670人下落不明,连络不上,排查?更无从谈起。大家不要小看这670人。他们来自韩国各个城市,只是到大邱做礼拜,哪怕只有几人感染,病毒也已经被带到了其他地区,韩国第一例部队确诊就来自大邱。有个官兵回大邱休假,他回济州岛后开始发烧,这才确诊。而在此之前,他一路坐飞机、出租车,还去了便利店,人多的地方,一个都没少去。 

短短几天时间,新冠肺炎开始在韩国部队里蔓延。海陆空三军,全都出现了确诊病例,而且出现首例美国大兵的病例。而且,新天地会信徒的触角,已经伸向了韩国各行各业,政界也不乏势力。昨天,大邱一名传染病防控主任确诊为新冠肺炎。今天,韩国出现首例监狱确诊病例,患病的是27岁的狱警。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大邱新天地教会信徒。更可怕的是,新天地教会信徒会主动隐瞒身份。家人、同事、朋友,没人知道他们的信仰,更不知道他们参加过高危集会。这样一来,四散的信徒就像人群中的定时炸弹。不到病发,没人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中国疫情里根本没有邪教这一题,但韩国不一样。可以说,邪教活动是韩国疫情爆发的万恶之源。

Image result for korean COVID-19 church spread

那韩国政府不能强制关闭公共场合,禁止集会吗?这就牵涉到另一个问题:韩国人真的太喜欢扎堆了。政府根本管不了。日常生活中,韩国人就特别喜欢聚会。电影《熔炉》 在韩国,基督教是韩国影响力最大的宗教。教徒大概占到韩国人口的1/3。22日,在基督教总联合会牧师全光勋的率领下,韩国民众在首尔光华门广场举行了反政府集会。一共有8000人参加。看看这个密集程度。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看到这副光景,全光勋还颇为得意:室外不会感染肺炎的,哈利路亚!因为主为大家祈祷,得的病也痊愈了。即使不被治愈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地是天堂,我们是有上帝收的人。还有人声称,室外比地铁安全1000倍!大家可能不知道,在首尔集会的8000多人,很多来自大邱,他们从疫区来,挤上火车,再在首尔市内挤地铁,聚集到8000多人的广场上,四处流窜传播病毒,哪里安全了?但集会的人就信了,还大胆放话:新冠病毒有什么可怕的?反正都是带着必死的决心出来的,这样死和那样死都一样。我做到最好,剩下的交给上天。看到了吗?为了集会,命都可以不要。这个是不是在中国也曾经出现过,对的,就是百年前的义和团,号称刀枪不入,最后在八国联军面前灰飞烟灭。现在的韩国信徒会不会在疫情面前做鸟兽散,还不得而知。

政府不想管吗?早在21日,首尔就禁止使用光化门广场进行集会。违者罚款300万韩元(约合17300人民币)。警方也设置了路障。但8000多人硬是推开了警方设置的路障,闯占了6个车道和光化门广场。和2200多名警察对峙,高喊:我不怕死!!对集会的热情,完全碾压了对疫情的恐慌。首尔市长朴元淳,来到光化门苦口婆心地劝大家,就地解散、回家隔离,迎接他的是什么呢?无情的谩骂。而号称下周还要集会的金光勋则相反,他向教徒发出号召:你们中间有人染上病毒吗?下周都来礼拜吧,主会给你治愈。散播这种妖言,没人赶他回家,等待他的,是雷鸣般的掌声,这不是掌声,这是韩国疫情爆发的警钟啊!但是韩国政府已经做出强力反应,抓捕新天地教会的长老李万熙,因为他在发生疫情后的一系列隐瞒,误导教众,而以破坏社会安全罪进行起诉。

Image result for korean covid-19 church

宗教活动,集会热情。韩国的结果我们看到了。驻韩美军的家属,出现感染病例。一家精神病院有102名患者,其中99人确诊。韩国各地都在上报病例。有人用了一个词来形容:全境沦陷。于是韩国人急了。慌不择路的时候,什么疯狂的事都做得出来。韩国人一边集会示威,向政府施压。要求关闭来自中国的航班。另一边,疯狂向中国涌来。这才出现了我们前面说的韩国人来华潮。别忘了,中国新冠疫情最严重时,韩国境内刮起一阵“嫌恶中国人”的风气。72万韩国人向青瓦台请愿“禁止中国人入境”。集会中,有人手持抵制华人赴韩的卡片,就连宋慧乔和刘亚仁为武汉祈福,都会遭到网络暴力。

他们意图不纯,拜托中国人民改变一下只考虑自己的样子。可惜。我们不能把这些话原封不动地送回去,以暴制暴,从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更何况,韩国来的航班上有不少华人。那山东呢?威海宣布:从今天起,对从日韩入境的人员,无论是外籍还是中国同胞,都统一对待:专车接到宾馆免费集中居住14天,还是单人单间。8000块机票换贵宾待遇,这波不亏。很多网友急了:千万不要让山东成为第二个武汉!我很怕他们的担忧会成真。不说别的,来华韩国人真的会配合隔离吗?昨天,青岛隔离点就爆出韩国人抵触隔离的事情。这个李先生,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但他在隔离点待不住,一直闹着要出门。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志愿者给他买来了4包泡菜,他才继续配合隔离。单就青岛而言,有城阳、李沧、市南崂山三个韩国人聚居区,在青岛工作的韩国人,超过10万人。这些人的亲朋好友,是多大的人口规模?所有人都会认真配合隔离吗?

那我们来总结一下,为什么韩国会多次成为大规模流行病的温床,而屡次发生大规模爆发。

1. 松散式管理模式,对于多数的民众没有足够的管控能力,想这次的31号韩国大妈,一个人就改变了韩国的疫情,如果她能及时接受诊断,入院治疗,很有可能后面的大规模爆发几率会小很多

2. 多种教会力量的角逐,韩国可能是世界上自创宗教最多的国家,历史上就有各种各样的自创宗教大规模推广,而且很多都是打着主流(比如基督教)的幌子,但是贩卖者自己的私药,很多的长老借宗教牟利,而教会势力之大,让很多政治人物都不得不忌惮,严重影响决策的效率

3. 韩国的经济是外向型经济,作为全球重要的出口大国,它不可避免的和全球多个国家,尤其是经济活跃地区有很多的交流和沟通,这样它就会有很多的机会进行病毒的输入和再输出,就是两头在外的模式,进口病毒,进行内部加工,再出口到全球。

4. 同样因为出口导向,韩国在很多的防疫措施方面是非常被动的,因为要考虑旅游,文化交流等对于经济的影响,韩国不可能像美国,或是北韩那样对于国门进行短期的关闭。

Image result for korean economy  EXPORT

HOW OLD ARE YOU?韩国,怎么老是你?尽管我们看到历史在重演,但是韩国真的能够为下一次疫情准备好吗,还是说会重复着先侥幸,后严格,再游行,终控制的老路,我们还真的不知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的文章都是个人观点,尽量客观公正,不带入自己的个人喜好,希望大家评论时也是就事论事,不要发表太多情绪化的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