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翻书的东风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正文

成名英雄的烦恼

(2019-05-24 07:26:55) 下一个

 

名声大得地球人都知道,甚至外星人(如果有的话)也该知道的,同时对因自己的名声而生成的烦恼抱怨最多的,当数爱因斯坦了。如果可以选的话,他宁愿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安心做他的研究,而不是走到哪里都被围观。他不修边幅,不在乎在周围人眼中的形象,却总被人们表现出的敬仰而困扰。而这种对名声的膜拜,也给他后期造成无形的莫大压力。

在访问比利时的时候他曾经对那时的王后抱怨说:“the exaggerated esteem in which my lifework is held makes my very ill at ease. I feel compelled to think of myself as an involuntary swindler.”

到普林斯顿之后,他唯一渴求的,是有可以对问题平等客观探讨的人。这竟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奢侈,因为那时已没有人敢挑战他的看法。一直到后来年轻的,只认逻辑不认人的Goedel成为他的忘年交。爱因斯坦说过, 他每天去办公室只是为了可以有机会和Goedel一起在走回家的路上讨论。可见名声纵使光耀寰宇,真正的朋友圈却落得只剩一个。

另一方面,受名声的迫害最深,又默默承受从未抱怨的英雄人物,非关羽关云长莫属。遥想云长当年,汜水关温酒斩华雄,虎牢关三英战吕布,眨眼又赶赴官渡斩颜良诛文丑,再挂印封金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走单骑,何等的英雄气概豪杰事迹!

人们只看到武神光环下的关羽,却没有体会他在这声名形象下付出的代价。为了维系 “美髯公” 的御赐封号,一把胡子几十年不敢剪。被人盛传爱读《左转》,于是每晚撑着睡眼托着胡子秉烛夜读,同一本书!关羽越活越象一个娱乐圈的大腕,生活在自己的形象和人们的期望之中。

刮骨疗毒一节是让人最感悲愤的地方。那华陀不上麻药就拿个牛角刀在骨头上刮啊刮, 能不疼得钻心吗?  一想到这里就让人毛骨悚然不由自主哆嗦一下。可是舆论的压力和大众的期盼却逼得关公生生把炸到喉边的惨叫又吞回去,改成一字一顿的谈笑风生。同学们,你们知道吗? 这每一个字说出来,是有多大的痛苦在折磨,多强的毅力在坚持啊?!

关羽对自己的名声和形象,可算是维护得尽心尽力。很难说是为他一己私念。他的 “名声越大,责任越大” 的为后世之人做榜样的使命感,支撑着他,还有他身边仰慕他的人物,包括弃暗投明的赤兔马,誓不投降,最后引颈就戮于孙权。设想若还是少年时的关羽,一世任侠,不为名声所累世事所拘,是否会没了这些烦恼这样的命运呢?

 

————————

图片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东风再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关羽看了一眼墙上的魔镜,知道孙刘两家迟早要翻脸。那时宝贝女儿在江东的话肯定被打入冷宫。若是孙权儿子长得难看,不见也罢了。若是真长的帅又见不着,岂不是徒增悲怆?
东风再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Couldn't agree more of every word you said... and it was actually the point of this blog post too. 要不你来写篇真正的关于创造力和独处的文章吧,期待学习你的见解和心得。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孙权的儿子肯定比刘备的帅。:)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我总是认为真正享受创造性工作的人(无论是科学还是文学艺术),都是喜欢和需要安静独处的环境的,而不是希望把整个世界聚焦到自己头上的。
东风再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关羽可不傻。他知道孙权只是想把他宝贝女儿弄去当人质,以后好要荆州。。。
而且,看孙权年轻又会保养,要等他儿子即位恐怕头发都白了。还是到刘备那里排队靠谱。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休再多言,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我就不知道孙权的儿子怎么配不上他关羽的女儿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