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彼岸(43. 俄国妓女)

(2020-12-20 22:29:27) 下一个

上回说到蔡京回到阔别多年的布拉格,夜不成寐,去了一家酒吧,遇到一位操着俄罗斯口音的、穿着性感的小姐,原来此人是来自俄罗斯的妓女,名叫伊丽娜,家乡在遥远的西伯利亚名城伊尔库茨克,大学时学的是德语,毕业后去了莫斯科。本来人生目标是成为外交官,但现实是残酷的,外交官没有做成,却当了导游,后来发现做妓女的收入远远比导游高,因此便改了行。

当伊丽娜主动跟蔡京搭讪的时候,蔡京不想废话,直接问她多少钱,伊丽娜却只让他请了她一杯酒。蔡京正好也寂寞无聊,二人就这样攀谈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蔡京起了性,又一次问道:“你怎么收费啊?”

伊丽娜道:“别急,是这样,我有一个故事,你要是能接一个让我满意的结局,我就免费!”

蔡京笑道:“呵呵,什么故事,请说吧。”

伊丽娜道:“从前,有一个女孩儿酷爱芭蕾艺术,但是天资不够,因此梦想有一双神奇的芭蕾舞鞋,穿上它便舞技大增......”

蔡京心想,“这故事怎么听上去那么熟悉?” 但是他没打断她,继续听她讲。

“这个女孩儿一念如磐的愿望终于打动了上帝,于是上帝赐给她一双神奇的红色足尖鞋。她穿上以后,果然舞技突飞猛进。狂喜之余,她突然发现她停不下来了,她意识到照这样跳下去,她很快就会累死......,” 伊丽娜一口气喝完了酒杯中最后一口酒,冲着蔡京问道,“故事该怎么结局呢?请你来编个结局吧!”

蔡京心想,这倒是不难,他从小就是编故事的好手,于是他只考虑了五六秒,便绘声绘色地接起了故事:

“这女孩儿跳啊跳啊,跳到山坡上,跳到田野里,始终停不下来。累得不行,想坐下歇息,却被这神奇的舞鞋所驱赶,于是还得接着跳。这时候她跳着来到了一条小河旁,那里水流湍急。她心想,也许跳到河里,逆流而上,会让她速度得以减缓。于是她纵身一跳,钻进河水中,逆流慢游,终于得到一丝歇息。就在这时,一头鳄鱼看见上下摆动的红色舞鞋,意识到来了食物,马上追了上来。这女孩儿拼命游泳,希望甩开鳄鱼,不料鳄鱼一口咬住了她的双脚。她拼命挣扎,终于挣脱了双脚,却把舞鞋留在了鳄鱼的嘴里。鳄鱼吞了舞鞋,开始疯狂地跳起舞来,根本无暇顾及这女孩儿。最终,女孩儿使出最后的力气游到了岸边,鳄鱼却累死了。女孩儿爬到了岸上,已经昏了过去。这时候,路过一个白马王子,给这女孩儿进行人工呼吸,女孩儿活了过来,二人结了婚,过上了一生一世的幸福美满生活。”

伊丽娜听罢,兴奋不已,对蔡京道:“太完美了!我让很多人给这个故事接尾,都不让我满意。唯独你的结局又有创新,又充满浪漫,又合情合理!”

这时,酒保过来说还有十分钟酒吧就要打烊。蔡京埋了单,准备回旅馆休息。伊丽娜道:“我不会失信,我说了,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尾,我会给你免费。”

蔡京看着伊丽娜那扑闪扑闪的睫毛和碧绿色的双眸,世俗中又透着一丝清纯,颇有些动心,但还是婉言谢绝了,道:“谢谢你,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伊丽娜充满期盼的脸马上耷拉了下来,斜睨着问道:“你觉得我不够漂亮?”

蔡京道:“那倒不是,你相当漂亮。”

“那你家里有女人在等你?”

蔡京道:“还真没有,她们没有一个人会等我。”

伊丽娜毕竟有了一些江湖经验,耸耸肩,马上恢复了老成的姿态,从小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蔡京,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时间我们再喝酒,下次我请你。”

蔡京收下了名片,回到了自己的旅馆。人一刹那会有无数起心动念,他自己都理不清他当时是怎么想的。要是自己年轻一二十岁,也许他就把伊丽娜带回旅馆了,她不但年轻、漂亮,性感,而且聊起来能感觉出来这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举止、谈吐都是有些修养的,但是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不想那么随便,好酒应当慢慢品尝,权当做一夜情未免有些浪费。再者,找妓女和找个聊得投机的朋友是两回事,掺乎到一块儿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反而让人备觉尴尬。如果是单纯找个妓女,他也觉得没意思,因为他常挂在嘴边那句话:“男女不就那么点儿事儿吗?有什么呀?” 如果只找一个聊友,那就应该与性分开;如果分不开,那就麻烦了,那就意味着情感投入,意味着伴侣、婚姻、家庭、责任、义务,甚至法律纠纷......。他这个年龄,经历了这么多,想想这些,都怕了。

但是一回到旅馆,脱了个精光钻进被窝,从床头柜上拿起伊丽娜那微微发出香水味的名片,他又有些后悔了,心想,这送上门来的免费服务,怎么就让自己回绝了呢?想给伊丽娜打个电话,又觉得不妥,只好作罢。

接下来的几天,王晓虹带蔡京东奔西跑办了很多手续,找到了一套公寓,一切都安顿好了。王晓虹几次请蔡京去家里做客,都被蔡京谢绝了,他实在不情愿去她家里,但是她的捷克老公帕维尔倒是大大方方,几次出面陪蔡京买家具、电器、生活用品,出了不少力,蔡京也请他们夫妇下馆子吃了好几次饭,以表示感谢。他们陪蔡京考察了很多生意,最终蔡京选择收购一家杂货店,原因有二,一是他的财力有限,虽然曾经轰轰烈烈一番,但是到如今可拿出的现金并不很多,也只够买个小生意做做;二是他有过开饭馆的经验,又忙又累又利薄,而开杂货店虽然缠人,但是并不辛苦,有供货商专门上门来送货,什么东西卖得好,一个电话人家就来送货,而且生意很稳定。

开了杂货店,他雇了一个学中文的捷克大学生弗拉斯提拉夫,既能跟他沟通,也能跟捷克客人交流,他也开始去语言学校突击一下日常捷克语。因为刚开始他捷克语不大灵,对弗拉斯提拉夫依赖性较大,所以给弗拉斯提拉夫开的薪水比市场上平均水平高出一些。

开张以后,从第一天开始就有客人,买插座、灯泡、塑料杯、纸盘、小五金、生日卡等等,虽然都是小东西,但是薄利多销。弗拉斯提拉夫很敬业,有客人就接待客人,没客人就去收拾整理货架,手底下永远有活儿,蔡京一百个满意。

第一个月,突然连续有三天只来了三个客人,蔡京是经过风浪的,心态还算沉稳,但是弗拉斯提拉夫有些为老板着急,道:“蔡先生,您看可能因为是刚开业的原因吧,这几天生意不好,我拿这份薪水心里有愧,我想请您给我降一些薪水,以后生意好了再给我加薪,好不好?”

蔡京是个顺毛驴儿,吃这套,越是替他着想、不计报酬的,他反而越是给你厚待;越是跟他锱铢必较、毫厘不爽的,他就越是要克扣、拖欠你的薪水。他回道:“不用。别只看这眼前几天,要往一个月、一年、三年来看。”

果不其然,三天没生意,过了这三天,顾客们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群一群地来,以至于他和弗拉斯提拉夫两个人都应接不暇。过了半年,回过头一看,每个月的流水几乎都一模一样,且略有上升,所以根本不用在乎哪几天没生意。他感到需要再雇一个人,马上想到了伊丽娜。

当晚,他掏出伊丽娜的名片,拨通了她的手机号。不知道半年过去了,伊丽娜是否还记得他,是否还在布拉格。铃声响了,电话那头迟迟没有人接。

到了深夜十点半,他的手机响起,那头有一女人问,是谁给她打过电话,背景是嘈杂的酒吧音乐声。她正是伊丽娜。她当然没有忘记他。他约她第二天到他店里来看看,她欣然答应了。

第二天,伊丽娜来到店里,一副女大学生的打扮,充满了知性,和酒吧里的她判若两人。她在杂货店里走了一圈,赞叹不已,对蔡京道:“你们中国人真神奇,在伊尔库茨克、莫斯科也是,我见过很多中国人,来的时候就拎着一个包,灰头土脸,不出几年,就开了自己的饭馆、工厂、商店、菜园子,车子、房子都有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发起来的呀?难道你们都会种金子不成?”

蔡京笑道:“谁都是从零开始,从第一桶金开始。小本生意,有口饭吃就行了。”

伊丽娜陷入沉思,心想:“苦难的俄罗斯人,残酷的现实逼得男人借酒浇愁,逼得女人卖春为生,但凡我也有足够的第一桶金,何苦去做这一行?” 她虽然条件好,价钱能要高一些,但是每接待一个新客都不禁要提心吊胆——又老又胖又丑的,她嫌恶心;吸毒酗酒的,又有人身危险。更何况时不时有变态客人,以性虐待为乐。还会有很多客人,各种各样的传染病,也未可知。她就有个姐们儿,干这行最后得了子宫颈癌。为了安全起见,她加入的这个地下“协会”提供保镖,但是要收取一定比例的保护费,所以虽然她要价高,但是她得不到全部的收入。

她一直提醒自己,这一行是暂时的,挣够了,见好就收,因为女人的归宿还是婚姻、家庭,还是要相夫教子。但是什么时候才叫“够”呢?她以请客人故事结尾的方式给自己心理上一个精神补偿——那就是,我还没有沦落到失去灵魂和人格的地步。

俄罗斯女人有多少会从事这一行业?不是所有人,但是不少,分布在欧洲各大旅游城市——你不会见到来自诸如荷兰、瑞士、德国、挪威等富裕国家的女人充斥这一行业。布拉格因为西方游客众多,尤其德国人居多,而且消费比西欧低廉,所以伊丽娜选择在这里落脚。在这里你可以收西欧的价格,生活费用却是西欧的一半。

苏联解体的前一年,伊丽娜出生在伊尔库茨克附近的小镇,她还有两个姐姐。父亲在他们姐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心脏病在家中猝死,由在中学教书的母亲一人把三个姐妹拉扯大。她母亲那个时候长年的月收入仅约合十美元,就靠这十美元,一家四口勉强维生,一个月都未必能吃上一次肉和水果。伊丽娜是18岁才第一次吃上香蕉,还是大学一个宿舍的同学给她的。虽说解体后人们期待生活有所改善,但是历经叶利钦和普京统治,西方制裁、卢布贬值,普通老百姓依旧生活窘迫。她母亲现在的退休金不到两百美元;她如果还在伊尔库茨克,一个月收入顶多三百美元。有本事的人都去了莫斯科,她去那里当了导游,如果不做点副业,每个月顶多能有八九百美元的收入,但是要在莫斯科过上体面的生活,怎么也要挣到15万卢布,约合14000人民币,或者说近2000美元。

回首往事,伊丽娜沉思良久。蔡京半开玩笑道:“怎么样,我这儿缺人,你要不要来帮个忙?我这儿就是白天忙,你晚上该干嘛就干嘛去,我不管。”

没想到伊丽娜很爽快地答应了,道:“可以啊,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明天就来吧!”

就这样,价钱还没谈,人就来上班了。当然,蔡京也不会亏待她,给她开的时薪和弗拉斯提拉夫一样。店里多了个美女,弗拉斯提拉夫干活儿就更起劲了。正好,弗拉斯提拉夫也没有女朋友,几次暗示伊丽娜想请她出去喝杯咖啡什么的,但是都被她谢绝了。

赶上了蔡京生日的那天,他把弗拉斯提拉夫和伊丽娜都请到他家中,他弄了火锅招待二人。就在那晚上,极具戏剧性的故事发生了。欲知详情,且看下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明麗草原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故事,期待下文1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