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坚峰

彩虹那头寻找狐狸的家
正文

人这一生是用加速度走完的

(2020-09-01 04:31:45) 下一个

小时候,一天很长,一年走的很缓慢,每个年份都可以容纳许多的事情发生,每个岁数都有很长的记忆。好像生命一直停留在那些日子里,要过完哪怕是一天都是很需要耐心的。

每到了秋天就盼新年,到了春天就盼暑假,日子一天一天数着过。坐在教室的小木椅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久久发呆,盼望着下课,盼望着放学,盼望着长大。

小学的时候盼着上中学。小学和中学仅隔一垛墙,墙根下面有一个洞,趴在地上从墙洞里看过去,可以看到墙那边的中学的大楼。课余时候,我就趴在墙根下面往那边看过。

到了现在,日子过的很快。从早到晚,没做啥事,一天就闪过去了。按说,现在的日子是闲的,应该感觉缓慢才对。端午的粽子刚刚吃完,中秋的月饼就在店里摆满了。

一年也过得很快,每个年号在眼前短暂停留,还没有记熟就换了新年号,因为短暂而没有感觉。

有时候想不起来最近这十年里做了些什么,这么长的日子好像不曾在生命中存过似的,这些年份只是生命中经历的一堆千位数的数字符号。五十岁的事仿佛就在昨天发生的,同样的十年如果是小时候,那承载的记忆会很丰富。

人这一生是用加速度过完的,时钟随年龄的增长走的越来越快。小时候生活以天为计,到现在是年为单位的。

日子过的很快,我甚至不能很快反应出当下是几几年,常常要想一想才能说正确。年跟年重叠在一起,撕扯不开。上一年还没有过完,下一年抢先来到了。因此把这一年当哪一年过都没啥区别。想起发生的一件事情,竟说不清是在上一年,还是下一年发生的。

我甚至不能马上反应出自己今年是几岁,去年的岁数还没有记熟,今年的岁数又长了,上一岁和下一岁搅混在一起,说不清增长一岁减少一岁有什么不一样。想起小时候,每一岁都过得扎扎实实,一岁和一岁的边界十分清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