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想念小时候的北京味道 (二) - 夏天

(2019-05-02 14:48:37) 下一个

夏天

冰棍和雪糕 – 那会儿3分钱的是红果冰棍,5分钱小豆冰棍,还有一种和现在老冰棍一个味儿的奶油冰棍和一毛钱的大雪糕,好像也有巧克力的,5分钱,不过比较少见。冰棍大部分都是推着车的老奶奶在卖,白色的冰棍车上盖着厚厚的棉被,一打开就一股白色的凉气升起来,大夏天的最喜欢凑过去就和那股凉气,舒服。一些副食店也有卖冰棍的,那就是放在真的冰柜里了。老爸说我小时候接我从幼儿园回家(那会儿上整托,一个星期就回家一天),我一般看见卖冰棍的就走不动道儿了,两眼放光……。

小学的时候一到夏天,学校就强制午睡。我从来没睡着过,就偷偷看奶奶在干嘛。奶奶偶尔会拿着那种搪瓷大茶缸出去。小街儿宝盖胡同的北口有家副食店,卖各种好吃的,其中也有冰棍。看到奶奶出去我就知道有口福了。一会儿奶奶回来,会给妹妹和我一人带一根冰棍回来。下午上学的路上嘬着流汤儿冰凉的红果冰棍,和妹妹一起慢悠悠地走在胡同的树荫下,童年的快乐就在这里啦。

不过我那会儿还是喜欢吃奶油冰棍,并没有那么喜欢红果的,更想念的是奶奶和奶奶带来的温暖。

*感谢“四九城”的照片

酸梅汤 – 好像那会儿喝的不带药味,就是酸梅晶冲的,酸甜清香,没有那么浓郁。放学或者外面疯玩儿回来喝一杯,很快汗就落(lao)了。

绿豆汤 – 绿豆汤很常见,甜甜的解暑清凉,只爱喝汤,不爱吃豆。

北冰洋汽水 – 现在我已经分不清喜欢的是橙汁的还是桔汁的,好像那会儿黄的就一种,倒是有一种红色的杨梅汽水,现在已经见不到了。北冰洋的气儿特足,每次在副食店从冰镇的冰箱里拿出来,开了盖,咕咚咕咚喝两口,那股气儿直窜脑门儿,头疼,但心里快乐极了。还有拿暖壶零打的,不过我家从来没那么奢侈过。今年居然发现我们这儿一家中超偶尔有卖北冰洋的,简直太开心了!

汽水冰激凌 – 这个印象中只吃/喝过一次,就在东风市场外面卖奶油炸糕那家店。北冰洋汽水上一球香草冰激凌,既有汽水辣辣的刺激,又有冰激凌柔和的香甜;既有汽水爽利的果香,又有冰激凌浓厚的奶味。两种不同的口感在嘴里居然一点儿不违和,反倒互补。小时候觉得那就是人间至味啊!估计这是root beer float的变种,北冰洋可比root beer好喝太多了,没有可比性。来美国了就用可乐代替root beer,一样好喝。

西瓜 – 小时候好多卖西瓜的不是卖整个的,而是论牙儿卖,一牙一牙地摆在摊儿上特别诱人,香味老远就能闻到,也不用猜到底熟不熟。有一种叫黑蹦筋(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的,瓜皮颜色深绿,瓜肉却是黄的,籽儿特别得黑,很甜。居然有一次在阿肯色的乡间从老农手里买到一个类似的,一尝就知道是在藤上自己熟的,汁水极多,瓜肉脆嫩不肉头,很甜,西瓜特有的清香味道也足,像小时候吃的瓜。

*Copy right: Henry Field's

顶花儿带刺的黄瓜 – 北京的黄瓜夏天能吃好久,真的脆嫩多汁,而且香味特足,最主要的是新鲜啊。这样的黄瓜蘸酱好吃,就是空口吃也是夏天最好的水果之一。

炸酱面、芝麻酱凉面和炸酱油面 – 都说老北京人家家做炸酱都不太一样,还真是这样。好多人家炸酱放甜面酱,我家就不放。一般面码我就爱吃黄瓜、小萝卜和白菜丝。拿一截黄瓜啃着,再来瓣大蒜,嘿,齐活了。估计我家没那么讲究,讲究的面码还有豆芽、香椿芽、青豆等等。我吃炸酱面还爱放醋,要有剩下了的腊八醋最好,没有就来点儿米醋,一样香。老爸和妹妹都觉得放醋毁了一碗好炸酱面,口味这东西真是不同。

芝麻酱凉面也经常吃,可惜小时候并不那么爱吃芝麻酱面,觉得芝麻酱不该吃咸的,就该抹在馒头片上,再抹层白糖,最爱之一。现在变得爱吃花生酱抹面包,也特别爱吃芝麻酱凉面了。

炸酱油面不会是我家独有的吧?其实小时候最喜欢吃这口儿。夏天周末,老爸给炸一碗酱油,葱花肉末和酱油,简简单单,可就是满院子飘香,一闻到那味儿就忍不住赶紧回家洗手吃饭,都不用叫的。

打卤面 – 这个倒不一定是夏天吃,只是我家好几位都是夏天生日,一过生日就吃打卤面,于是打卤面就和夏天连在一起了。五花肉白水加酒和大料煮到七、八成熟,切片,和口蘑、黄花、木耳、鹿角菜、小白菜加大料、酱油、酒煮在一起,勾芡、甩个蛋花儿,最后浇点儿烧热的花椒油。我们家讲究先空口喝碗卤,再开始吃打卤面。所以现在碰上卤齁咸的,肯定不正宗。就是我每次得把黄花菜和鹿角菜挑出去,不爱吃。

*感谢“四九城”的照片

西红柿酱 – 还记得用点滴瓶装西红柿酱不?夏末的时候,西红柿便宜,多得吃不了,怎么办呢?蒸熟捣碎灌到瓶子里,放屋里阴凉地儿,冬天吃可是宝贝。不过记得有次一个瓶子炸了,一屋子西红柿酱……。

蛤蟆骨朵 – 小时候很少吃凉粉,而是吃这种和凉粉很像的东西,叫蛤蟆骨朵,因为长得像小蝌蚪,大头小尾巴,白白的,半透明。我们喜欢用澥了的芝麻酱拌了,再放点儿蒜末、醋、酱油、香油。不用嚼,一忒喽就滑进肚子里去了,冰凉清爽。

烩豌豆 – 一直记得老爸烩豌豆的鲜味。夏天新鲜豌豆下来了,从豌豆荚里剥出一粒粒饱满的淡绿色小豆豆,胡萝卜、黄瓜、猪肉切丁。放油,油热下姜片爆香锅。再下浆好的肉丁过油,八成熟捞出。底油放葱花爆香,下胡萝卜丁、豌豆炒一会儿再下黄瓜。加肉丁,放一点热水稍煮。勾芡,出锅。不加肉丁也可以,新鲜豌豆本身就很好吃了。

豌豆黄 – 淡黄的小块,有豌豆的清香和淡淡的甜味,类似栗羊羹的口感,没那么细腻,却也没那么齁甜,香味更浓些。小时候都是买的,从来没有尝试过自己做。(待续)

*感谢北京旅游网的图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ckeymountain' 的评论 : 哦对,我一个大学同学也是干面胡同长大的。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ckeymountain' 的评论 : 那真是邻居啦!我去年还坐24路特意走了一圈,也是完全不认得了。
Rockeymountain 回复 悄悄话 同龄人啊。我小时候是在干面胡同的,离你很近。南小街已经面目全非了,几年前回去一点认不出来了。
xiaoe 回复 悄悄话 怀念奶油冰棍的味道!我姥姥家也做西红柿酱。
wzuo 回复 悄悄话 握手。宝盖胡同是在朝内南小街,北京站口北边一点。
京城海鸥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北京的,幼儿园也整托。为啥小街儿宝盖胡同的地名那么熟悉?是在交道口或分司厅胡同附近吗?听您对冰棍的报价,大概是同龄人。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