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雪地里 她撕碎他的畅销小说

(2021-01-13 09:11:30) 下一个

我的一位喜欢画画的女明友, 曾经告诉我: 你的办公室凝重, 墙上挂风景画, 清风拂袖, 云影溪畔, 既可安神定志, 亦可平衡气场. 

最近, 看她的一幅画时, 伊人的旁白, 在耳边萦绕: 晚春雨露, 除了黄色的小野花, 谁知道, 可有蝴蝶隐藏于花间叶隙? 

我晃了晃神, 脑海里的画面, 不是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 而是漫天的碎纸片, 簌簌飞舞, 像六角雪絮一样, 无声坠落, 隐藏在白蒙蒙的雪地里.

一位网络小说男作家, 写了一部小说《一枝梅》, 一举成名, 在忙完签售会, 接受媒体采访等等繁琐杂事之后, 冬天入山, 在一个宁谧的小镇住下, 专心续写小说的下集.

 “冰天雪地风如虎” 的夜晚, 一位不束之客悄然登门, 手里拿着一枝梅.

习惯了忠实粉丝索要签名, 他问: 签名吗? 笔尖划过书的首页时, 随口说: 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 我叫丽梅, 住在附近, 这个小镇, 就是你书里女主角的出生地吧? 你写她被污辱的场面, 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 一枝梅太可怜, 那帮人就是畜生!

他连连摆手: 不, 不, 那是虚拟的情节, 虚构的小说, 真实不等于现实.

她缓缓挪步, 灯光下, 对他说: 你仔细看看, 我穿的大衣, 大衣里面的毛衣, 还有围巾, 靴子, 我像不像一枝梅?

他的眼睛, 睁得像冠状病毒那么圆: 已经跟你说了, 是小说! 是虚构的!  如果你的经历跟一枝梅有相似之处, 我对你深表同情.

她反问: 是吗? 你同情她吗? 这是你写的: 一个废弃面粉厂的小树林里, 红色头发的男人捂住她的嘴, 她拚命地挣扎, 指甲划破皮肤, 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他们羞辱她, 撕扯她的衣服! 

一股寒意从他的第一颈椎向下流窜, 贯穿骶尾骨.

房间里, 一头受伤的彪虎在哀吼: 我只看到你无休止的描述, 入木三分的刻画, 仿佛你就是他们的其中一人! 要不是看了你写的小镇, 那个废弃的面粉厂, 我还找不到你!

他软瘫在沙发上, 眼球无处安放: 那天, 我只是路过, 不是共犯, 请相信, 我什么也没做. 他们人太多, 我没有勇气救你, 只能闭上眼睛.

丽梅一声断喝: 你没有闭上眼睛! 你看得很清楚, 就像书里写的那么细致详尽!
他虚脱了, 上气不接下气: 对不起, 实在对不起, 我向你郑重道歉. 

丽梅目光如电, 燃灼桌面上的那些书: 你不必向我道歉. 悲剧发生后不久, 一个像今晚一样挦绵扯絮的寒夜, 你小说里的一枝梅, 我的好朋友, 离开家, 离开小镇, 永远的离开了人间. 你亲眼目睹了一宗強奸案, 把它写成小说, 你只在乎流量, 你成名了! 书卖了几十万册, 而她的讣告, 在报纸的小夹缝里, 只有四个字: 意外身亡. 

他垂头, 嗫嗫嚅嚅: 人们喜欢看别人的狼狈不堪, 只在乎用刺激的故事去编织他们自以为是的, 更刺激的故事, 这就是现实.

银霜盖地, 一本关于一个女孩不幸遭遇的畅销小说, 被女孩的好友, 撕个粉碎, 埋葬于茫茫苍苍的雪窖里.

以上, 是《我就是演员》这栏综艺节目, 由郭晓冬和李宇春合演的舞台剧《旁观者》.

任何极度的写实, 在生命和善良面前, 都显得无比的苍白; 任何书的热销, 若以消费他人的悲惨, 来满足偷窥欲 / 暴力欲, 是何等的冷漠无情. 

掩抑泠泠风, 裴回殇曲扬. 白雪皑皑的大地, 旁观者的秘密, 无声太黑, 暴晒也黑. 
他会续写《一枝梅》的第二部, 第三部吗?
Let It Go!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谢谢!

加拿大鹅皮下脂肪那么厚,外有绒毛, 羽毛,就像穿了几层御寒的衣服一样, 它哪会惧怕严寒呢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好, 我转告她哈 : )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不错,舞台剧被你倒写出了文学剧本 :)
加拿大鹅呆在冰天雪地里怎么活呀?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仅一点点凉而己,觉的海滩没太阳有总可惜,她应到我们这边大西洋画画,虽没那么绿但沙白滩广,在阳光下金灿灿的,温软的美。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知道你看她的画总感到 “溲溲凉”, 我的感受与你相反, 大自然的美丽让我内心充满力量和温暖.

我喜欢悬疑推理类电影, 但基本上不看恐怖片 / 鬼片 / 连环杀人惊悚片之类的.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同意. 他以极度写实的手法渲染这种场景, 折射出 “恶欲” 的心理.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应该撕碎丢进粪坑里,不要玷污了白雪 !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有点恐怖片感觉了,海边树丛边有那位bad作家的影了;雪地上尽是一群野狼的脚印,突然,电闪雷鸣......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衣卫' 的评论 : 抽丝剥茧是我们职业的基本功, 与侦探破案有点儿类似.

今冬尚未闻雪香, 照片是去年晚冬的了, 雪地上一行行的足迹, 经鉴定是 Canada Goose 留下的, 铃兰厉害吗 : ))
紧衣卫 回复 悄悄话 铃兰不仅听风, 现在还要把大灰狼的脉, 玩起了雪地追踪.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雪梅姐好, 我是这样想的, 世上坏人和受害者是少数, 大多数的是直接的或间接的旁观者.

对于恶人, 我相信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对于受害人, 旁观者的爱和理解, 可以帮助她们走出噩梦.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谢谢 OA mm.

看了一下 Promising Young Woman 的剧情简介, 是一部黑暗题材的电影, 抽空看. 就像影片里凯西的行为, 有其背后的动力一样, 通常, 作者写作也有其心理脉络, 作为读者, 我厌恶刻意而为的变态, 猎奇, 尤其是建筑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哗众取宠.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雪地留下了恶人的卑劣行为,看上去旁观的人想写小说赚些脏钱。不,兴许是参与者,所以才会写得很真实。。。但是上天有眼抓坏人。好文,欣赏了,平安是福。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铃兰mm这篇写得非常深刻,让人深思。看了电影 Promising Young Woman(非常推荐)心境一直难以平复, 所以非常理解你写这篇的心情。阳春白雪里的脚印,无论深浅,旁观者都无力抹平,但努力了,就了无遗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