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老廖的风流在秋天的爬墙虎

(2020-11-04 08:44:42) 下一个

妖娆的秋色, 不尽在层林尽染的枫林.
深秋,  The Sylvia Hotel 的爬墙虎, 叶子挂满外墙, 赤橙黄绿, 好颜, 好色.

老廖, 云城一位低调的, 老谋深算的会计师, 为香江的李氏家族, 打理在加国的税务多年. 这样的男人, 对于某些女人, 自然是, 恨不得抢到碗里的香馍馍, 管他是不是 MBA (Married But Available). 老廖知道自己: 老板易找, 老婆难找.

老廖的发妻是香江唱粤曲的小歌星, 俩人曾有一段浪漫的时光, 移民后第七年, 和平分手, 儿子随前妻生活.

自由了的老廖, 留情不动真情, 直到今年 50 岁生日, 在爬墙虎面前, 触景生情, 倏忽渴望有女人爱他如枫藤, 他爱她如丁香; 纯感官的 Sex,  充填不了老廖内心的空洞.

以疫情为由, 婉拒庆生活动. 那天, 独自一人, 坐在 The Sylvia’s Restaurant & Lounge, 桌上摆放精致的蜡烛和鲜花, 女钢琴师弹奏《Someone You Loved》. 透过窗口, 湛蓝湛蓝的英格利海湾, 近在咫尺. 

回忆, 似光影里的尘埃, 离婚后的第 4 年, 有一个女人, 诱发他再次走入婚姻的冲动.
那一年, 那一天, 也是爬墙虎红了的季节, 同一酒店同一西餐厅, 喝着咖啡, 街上一位跑步的女郎, 在窗前飘过, 头戴紫红色棒球帽, 脑后的马尾发辫, 东摇西摆, 曲线玲珑的身影, 印在蜿蜓的海岸. 秋, 从此美得独一无二.

在停车场, 他的车, 与她的单车并排在一起, 俩人同时取车, 他说了一句: 秋天最美的长廊, 是这儿的爬墙虎. 她丹唇微启: 我叫艾佳.

相遇就是这么简单, 这么任性. 

艾佳正忙于复习, 准备报考医学院. 老廖买齐她所需的书本, 整齐地放在新购置的书柜, 艾佳参观了老廖为她专门设计的房间, 床上, 有一只像 10 岁孩子那么大的毛绒绒的布偶狗狗, 艾佳同意从租住的公寓, 搬入老廖的耗思.

一次绻缱缠绵之后, 涓涓溪流尚未褪尽, 气喘吁吁的老廖, 嗅着艾佳的发香, 蹭着她酥滑凝脂的背, 余震袅袅, 震出这句: 宝贝儿, 我们结婚吧, 你让我觉得, 我是个男人.
艾佳说: 等我考完试, 等爬墙虎红了, 送我一支黄玫瑰, 我不要你下跪.

考期渐近, 艾佳压力陡增, 被冷落了的老廖, 拿起手机滑几下, 划出一个妩媚的女人来, 某日, 老廖搂着女人的蜂腰儿, 步出酒店之际, 被跑步经过的艾佳, 撞个正着. 

世事就是这么巧合, 这么诡异.

他匆匆赶回家, 只来得及目送艾佳的背影, 她拉着两个大行李箱, 吃力地搬上车, 绝尘而去.

他一直找她, 真诚的, 愿无偿提供经济资助, 直至她医学院毕业, 可是她没有给他机会. 他想尽办法挽回, 她黯然一去不回. 

后来, 没有后来了.

老廖不缺性, 但是, 从不跟那些女人, 在曾经与艾佳住过的房子, 睡过的床, 共度春宵. 有女人要了他买的奢华包包, 首饰, 还要他的人, 然而, 老廖似乎挺沉得住气的. 

好多次, 月亮蒙纱秋瑟瑟, 想念, 那时, 艾佳迎他, 那撩人的坏笑, 牵得他的小腹隐隐胀痛, 那招牌式的右腿一抬一勾, 人便倒在他怀里, 尽享挠痒痒游戏. 月亮升起来了, 他好想买她美丽的衣裳, 送她月色般晈洁的项链. 

老廖觉得,  “天涯何处无芳草” 乃荒谬的鸡汤. 错过最会玩的女人, 错过拥有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的女人, 错过一个心灵纯净像三鹿奶粉没加三聚氰胺的女人, 生活只剩眼前的苟且.

几天前, 大汗淋漓, 激烈运动之后, 躺着的感觉, 像是永远滞留在床上的, 坠落感. 

老廖想说 “宝贝儿, 我要你”, 可跟谁说, 要谁在自己的身边呢? 曾经风流, 终究, 在朔风中, 在兀自红着的爬墙虎面前, 蔫了.

---- 速溶小说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不客气.

The Sylvia Hotel 在温市 downtown. 深秋, 虎虎 ---- 赤橙黄绿, 好威风.
地址: 1154 Gilford St, Vancouver, BC V6G 2P6

我去开会, 没住过, 百年老店, 旧旧的, 然而, 海景无敌, 史丹利公园近在咫尺.

西餐厅不错, 喝杯咖啡, 或锯锯牛扒, 兰 mm 就可以 “分娩” 一篇小小说了 : ))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这个长毛的老虎旅馆在温市啥地方(Slatz hotel?), 以后要去见识一下:)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多謝兰mm.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1) 在油管上找到喜欢的音乐视频, 复制视频的链接 Video URL
2) 将 Video URL insert to video converter, convert 成 MP3 格式, 免费的 (https://ytmp3.cc/en13/)
3) Convert & download
4) 发博文时, 点开 “音乐" 上传音频. 另, 我选择不自动播放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You are welcome.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好吧,不叫你大作家,小作家。从油管顺过来是什么程序呀,你这顺的音质很好滴。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呵呵呵呵...... 好多了,谢谢。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轻轻的, 拍拍背, 顺顺气.
冬天, 穿羊毛背心, 秋裤, 保暖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文字和照片是我的, 音乐是从 YouTube 上顺过来的.

我不看连续剧呢, 暂时, 没本事写长篇.

喜欢写不押韵的小诗, 一盘散沙的散文, 咸淡酸甜的速溶 / 手机小说.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咳咳咳!咔咔咔!咳卡,咳卡,咳咳卡!咳煞老儿,如何是好。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这么说,你可以给@三十而己”写续集,在之前可以先看一下,很反映中国现代生活。你这原创音乐怎么录下来的?(这歌不错,那个原唱男中音唱的很沉重)。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你居心叵测, 就不顾及一下老人家, 辛辣浓稠, 肥甘厚腻, 呛到了怎么办?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老牛吃嫩草,吃得认真,念念不忘。有些细节可以多绘声绘色一点嘛,多发挥些想象力,别跟吃咸菜泡饭似的一下子就完了。太清淡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铃兰小屋里, 至今没有转载, 只有原创, 你说的 “三十而已” , 我没看过, 好看么?

这个故事的女主角, 另有其人, 或不止一个人的化身.

无论以何种形式体裁呈现的文字, 或多或少, 或某些细节, 会有作者的投影, 你若觉得 艾佳是岭 mm, 我不怪你 : ))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这情节咋有点像“三十而己”里王蔓妮与她的CPB (Certified Play Boy)港友的短暂爱情呀,岭mm把CPB改成一个CPA, 然后介个AI 佳人是自个儿投影吗?(不过,那纯净像三鹿奶粉没加三聚氰胺的可是蒙牛原味奶,喝多了肯定冲动:)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阿兰回阿海法官的询问, 答案在文中最后那四个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到底谁坏了呀?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嗯, 天网恢恢, 漏了想象 : )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有医学背景的你,这么了解老廖,是啥关系呀 :)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日有所思… 你坏了你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读过了,想像力很丰富。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