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铃兰听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俊逸的他 头发雪白如云

(2020-05-23 09:01:09) 下一个

许知远:  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微电子专业毕业, 宣称 “我的专业是人”, 中年 (危机?) 男人, 扬言 “想死在女人身上”, 作家, 出版人, 文风犀利, 浑身是刺的采访者, 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书, 开书店, 开专栏, 写书 

坂本龙一:  日本音乐家, 作曲家, 他的音乐羚羊挂角, 不着痕迹, 纯粹的动机和直击心灵的内省, 堆积在音符里, 尝试过无和弦无节拍无调式的音乐创作, 著有自传《音乐使人自由》

我在  Youtube  观赏久石让 Joe Hisaishi 的音乐会时, 见过坂本龙一上台献花, 为音乐家们的惺惺相惜而感动, 久石让的音乐官仔骨骨, 坂本龙一的音乐是素颜帅哥; 也是在网上, 看过许知远患 “知识性腹泻” 的访谈节目《十三邀》, Btw,  在访问俞飞鸿那一集, 面对不整容不愿太忙, 流波轻转的淡定美人, 有人吐槽他猥琐, 我看到他的目光无从聚焦, 油腻腻的, 也有人觉得他性感.

坂本龙一 Ryuichi Sakamoto 与许知远结缘于《十三邀》, 最近就  COVID -19  进行了交流, 许老师写信, 坂本龙一的回信是一段视频, 屏里, 他微笑着的脸庞, 满是皱纹却安宁得分外俊秀, 中分的发型, 头发雪白如云. 看后, 敲敲键盘, 记下音乐家开拓视野和令我温暖的吉光片羽.

庄周梦蝶

坂本龙一非常喜欢庄子 “庄周梦蝶” 的故事: 庄周在梦中变成了一只蝴蝶, 很惬意很快乐, 突然醒了, 醒后惊惶于我是庄周, 疑窦丛生, 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 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庄周? 

可谓: 梦可真, 真可梦呢. 世界之内, 时间之中, 宇宙之外, 有情, 有梦.

911  时, 他在纽约, 无比的恐慌和不安令他无法享受音乐, 1 个月之后他在创作《奇迹泉》的过程中, 紧张渐渐舒缓. 音乐所传递的东西, 就好比, 当灾难降临时, 母亲的手按压在孩子的头上, 孩子由此获得安全感.

悲伤于 COVID – 19 给人们带来的痛苦, 但同时, 他也在思考, 如同人类缺水就不能生存一样, 病毒是否不过是与地球上百万物种共存的东西, 而并非人类的敌人? 

庄周梦蝶之所以吸引, 是由于触动他去想诸如此类的话题. 自然, 他不是医者, 可以随遇而安, 不作无谓的挣扎; 而肩负救死扶伤重任的专业人业, 却顽强与病魔和死神博弈, 不放弃一丝生机.

听坂本龙一桑的音乐, 如痴如醉, 分不清梦里梦外, 例如他的《Where is Armo》《Rain》《The Sheltering Sky》《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Amore》《AQUA》等, 我也无法形容我多么钟爱他的《Solitude》.

八大山人

坂本龙一最喜欢的画家是八大山人.

寂寂的兰草山石, 闭上一只眼小憩的猫咪; 荷花的茎, 枯中透润, 勃勃生机; 水, 汪汪的, 不塌不瘫. 他的画,  画面空灵, 仿佛时间停摆, 万物处于圆融自在的状态, 贴切地诠释了 loneliness 与 solitude 的微妙区分.

八大的书法也好看, 一笔张得开, 收得住.

在坂本龙一看来, 八大的书画, 最可贵之处是留白, 音乐也如此, 收放自如, 简洁胜于繁冗.

短短半年, 世界发生惊人的变化, 疫情使我们的生活陷入停滞, 经济滑入泥潭, 全球一体化发展过度会是原因之一吗? 他的愿望是金融资本市场沉静下来, 世界发展平衡一些, 才好.

梦, 是潜意识写给意识的, 一封密封于瓶子里在海上漂流的来自远古的, 信. 
人生, 不过是随意识随心愿而漂流, 梦一场, 可是可不是?

那一天走在林荫小路上, 心里想着这一位音乐家的戏里戏外, 回眸一望, 穿过怅然, 境界豁然开阔, 世俗的纠结, 要么消失, 要么美好如梦中的彩蝶; 
光年之外, 未来怎样又如何? 至少当下绿肥, 初夏的树液, 翠翠酣浅, 青青欲滴, 如濯照人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湖款款风亦静' 的评论 : 谢谢! 祝周末愉快.

在文字中穿梭往来, 总能逢着相知的人, 一路同行, 无声而歌.
心湖款款风亦静 回复 悄悄话 文的雅,人的慧,岁月无痕。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ay_walker' 的评论 : 谢谢 jay 的感叹和疑问双赞 : ))
jay_walker 回复 悄悄话 赞!!!
jay_walker 回复 悄悄话 赞????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哎呀, 俺投降! 遇上认真的土木工程师了, 你更懂古典诗词, for sure, 俺这丑露得不亏, 不亏 : ))

俺对平仄一窍不通的. 你提及 “众里寻她千百度”, 遂, 对着辛弃疾的 元夕, 写我自己没韵没律的 初夏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谢谢 OA mm, 围着厨房转的人, 不可能倾啥倾啥的, yellow 脸婆倒有可能. : ))

你趁猫咪打盹时, 换了一个新头像, 好看.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Thanks. Have a nice weekend!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2020-05-23 14:15:30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东缭西绕雾缥缈. 丘连绵, 白如云. 夏风轻掠月满盈. 长笛洞明, 蝶儿飞舞, 通宵凤鹤鸣.
可人纱裙白披肩. 笑意盈盈兰花香. 梦里距她千万里. 恍如昨日, 佳人如约, 何处彩云归.
: )))
—————
虽然俺是搞土木工程的,但对古典诗词也略知一二。:-)你填的这阙词似乎是“青玉案”,想和“青玉案.元夕”的词牌,但“青玉案”押的都是仄声韵,你这阙词押的是平声韵,似乎不象“青玉案”。:-)这是俺在网上找到的“青玉案”:

《青玉案》欽谱正格:
中平中仄平平仄(韵),仄中仄、平平仄(韵)。中仄中平平仄仄(韵)。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中仄平平仄(韵)。
中平中仄平平仄(韵),中仄平平仄平仄(韵)。中仄中平平仄仄(韵)。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韵)。中仄平平仄(韵)。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初夏的树液, 翠翠酣浅, 青青欲滴, 如濯照人”。好美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520,1314 什么的?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铃兰mm一回眸,倾国倾城。。。书画已退去,只剩阳光下的猫眼,别人看不清,俺能准确地读出你睫毛上跳动的音符。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东缭西绕雾缥缈. 丘连绵, 白如云. 夏风轻掠月满盈. 长笛洞明, 蝶儿飞舞, 通宵凤鹤鸣.
可人纱裙白披肩. 笑意盈盈兰花香. 梦里距她千万里. 恍如昨日, 佳人如约, 何处彩云归.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如今可不是人人手机, 快照卡嚓卡嚓的呀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赞你的想象力如坂本龙一桑, 羚羊挂角, 不露痕迹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蓦然回首, 点水成金, 灯火阑珊处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依然' 的评论 : 不客气, enjoy it : )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那个谁,谁,谁,从此忙着拍照。:-)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感觉隔了层玻璃,因为戴了墨镜。哈哈哈。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现代人都知道,古代有一个中国人,在“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以后,看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非常地激动和惊喜。

但是俺想知道的是,有没有人做过研究,“灯火阑珊处”的“那人”在看到“蓦然回首”的人以后是什么感觉和心情。:-)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吉普赛女郎的扮装?免鞋就淋漓尽至了 :)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回眸一望, 俊逸的他, 头发雪白如云 :)
南山依然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我也去找着听一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