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茅台从不醉我

(2019-10-16 08:37:35) 下一个

散开的长发被秋雨淋湿, 不由自主地伸手, 凉凉的秋风趁机在指间掠过.
秋风秋雨, 枫叶飘飘, 飘于酒的记忆中. 

自工作第一天起至今, 酒精从没离开过我, 它从来只用于消毒. 
我期望自己是个有文化的人, 但事实上, 貌似深奥的酒文化, 与我无关, 酒历史, 我不关心; 而茅台酒, 却与我脱不了干系.
酒摧残意志, 伤肝损肾, 千嘱万咐别人不可贪杯, 可自己还是喝了, 每年喝一次白酒.

如果只喝一支酒
我愿是香醇刚烈的  喜悦之水
如果只喝一支酒
我愿是余韵悠久的  心动之水
如果只喝一支酒
我愿是层次丰盈的  多情之水
如果只喝一支酒
我愿是清透绵柔的  涓涓之水

这支酒, 如果是冰酒, 我偏爱红冰; 如果是白酒, 我只认茅台. 无法预料逢迎天涯海角将是如何的美好和嘻闹, 每年, 我都以旺旺的心情, 漂洋过海赴茅台之约, 摆个一醉方休的阵, 任性地说说酒话, 听听酒后真言, 顺便把喝剩的茅台 (真茅台) 带回厨房煮菜.

有一年, 回国恰恰是春节, 聚会定在年二九, 我年二八去一间美甲沙龙涂指甲油, 酒红色? 还是玫红色? 海军蓝? 还是藕紫色? 正在为选颜色迟疑之际, 静谧的房间, 飘来一男一女两位美甲师, 一段关于酒的对话; 女的看起来比较成熟, 男的头发在脑后扎马尾辫, 一位年轻有些许艺术范儿的小哥.

女美甲师轻声问: 你昨晚又喝了多少? 
男美甲师回答: 没多少, 几罐啤酒, 不算酒, 饮料而已. 

女美甲师劝喻: 还是少喝点, 喝太多酒以后生不出孩子耶. 
男美甲师急忙驳斥: 才不会呢, 你乱说, 没文化真可怕. 

女美甲师不慌不忙, 声落处有回音: 那为啥你碰了的那些妞没有一个怀孕的?

声入人耳, 我的身躯一扭一歪, 差点儿从高椅上摔地下. 在诸多喝酒弊端的列表上, 又一次提醒和佐证了这一条: 男人 + 乱喝酒 = 不育.

每一次的聚会, 全班来自天涯海角各个角落的同学, 聚齐殊属不易, 可是, 茅台却从不缺席. 

只是, 茅台从不醉我. 
我碰杯不干杯. 仰头一饮而尽的, 一定是一杯被我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的清水, 我不相信逃得过他们的金睛火眼, 但, 从没有人点破. 

防备不了的是情义, 我醉了一次又一次.

茅台酒, 有时像金汤一般的, 濡濡; 有时像溪流一样的, 淡淡.
自古有多少男子将自己酿造成了一支, 濡濡的淡淡的 53 度的茅台酒?

俞平伯说: 醉不以涩味的酒, 以微漾着, 轻晕着夜的风华.
红学才子还说: 朦胧之中似乎胎孕着一个如花的笑 ---- 那么淡, 这么淡的倩笑.
俞先生继续说: 凉月凉风之下, 我们背着秦淮河走去, 悄默是当然的事了. 如回头, 河中的繁灯想定是依然. 我们却早已走得远, “灯火未阑人散”

他说 ……
他说 ……

深秋的夜, 如眉的月, 一片宁静中, 拥一本俞平伯的书, 灯下, 读心生感动的字, 独醉.

原来, 我曾经醉过, 猫行蟹步, 醉于茫茫星光下, 微微细雨中. 

“ 昨夜雨巯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窗外, 窗外, 秋风叹, 枫叶飘, 飘于酒的记忆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醉没醉, 谁醉谁不醉, 就像穿一件真丝白衬衣, 或穿一条吊带红裙子, 不重要.
重要的是, 如约而至;
开心的是, 品味琼浆的晶莹;
确定的是, 会醒来, 大约在秋季 : ))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你现在没醉,心有灵犀,会加一字 :)
可是喝茅台那会你俩都醉了,那谁让你拿茅台酒回家做菜就是醉了,你转天把茅台酒拿来做菜了,那更是醉得大了去鸟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A mm 来了, 铃兰心情靓爆.

嗯, 喝一小口茅台吧, 漫漫长夜, 困意暖意爱意 ... 百意丛生, 安然睡去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医生都喜欢遵医嘱的 patient. 可以讨论病情和治疗方案, 不好漠视医生的建议.

大小宴会, 若有低酒精浓度的红酒冰酒助兴, 挺有气氛的, 写诗得请 OA mm, 我一高兴就唱歌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有其父必有其女, 反之亦然, 看看铃兰, 就知道她的父亲是一名正直的军人 : ))

李家女郎写诗给出远门的丈夫: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知否知否》, 词曲唱俱皆, 是近期我好喜欢的一首歌. 说来你不相信, 我原本想为此文配钢琴独奏的 知否知否, 最后改用了这首《秋风叹》.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真的醉了吗? 东先生, 有铃兰在, 淡定, 淡定 : ))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一周最低谷,不见美人倩影,长夜漫漫怎么度过啊。茅台安眠吗?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有酒多好,成就了大诗人李醉仙。还有这篇不醉酒文化:)
俺遵医嘱烟酒不沾,这辈子不知醉酒是啥滋味。
阿兰进酒尽兴,多谈体会啊!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一起欣赏古风极品:《知否知否》

https://youtu.be/xoH29SM3e8I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茅台酒是军队的专属酒,你爸没少腐败吧。台商爱喝五粮液,不敢跟军人较劲。哥起码知道这些。这两款都不上头,好酒,好酒!把喝剩的茅台当厨酒,也是醉了。

应该上一张浓睡不消残酒的醉卧眠照,霸气侧漏一丝丝“绿肥红瘦”,知否,知否,应是消魂无数。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读着铃兰沁人心脾的文字醉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你写漏了一个字, 我不高兴了. 知道不知道? 好散 … 文 : ))

有人将喝剩的茅台在我面前一放: 妹妹, 拿回家煮菜. 你讲, 到底边个醉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NE_双人鱼1221' 的评论 : 谢谢亲爱的鱼 mm. 一直没有忘记你; 爱读书的淑女, 让我陶醉和仰慕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雪梅姐的父亲一定为学霸女儿而倍感欣慰, 自豪.

我知道自己能喝, 是毕业时拚酒, 喝倒一片; 这么多年, 他们嘴上不忘一雪当年 “耻”, 却一次又一次地放过我, 我感动的是这份不动声色的爱护.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 谢谢.

我生来煽情, 很多人不喜欢我写的东西, 里面没有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而被我文字醉倒的, 通常都是比较感性的人 : )
最近温村的天空灰灰的, 有好的背影照, 就放上来给你看哈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蓝大侠醉态可掬耶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原乡人好, 说的是呀, 香茗也可以醉人的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我的天, 你搞什么鬼? 这个自带救生圈的 ID 头像笑 S 我了 : )))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医生有药打底又怎么能醉呢?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正如古人所言,酒不醉人人自醉...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铃兰无限酒,醉杀温村秋?! 哈哈哈 。。。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上班前一大早读完铃兰的散文诗, 连对酒超级过敏的我都被你的文字醉了。 唯一的失望是:竟然没有发现背影照片:((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好散!
还说不醉你?都把茅台当料酒了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才女的美文,茅台53度,学习了。一次,我的老父亲高兴我的期末考试成绩,于是就奖励了一杯老白干,烈性酒,不知深浅的我一饮而尽。天哪,一团烈焰从喉烧到胃。烈酒不能喝。平安是福。
JUNE_双人鱼1221 回复 悄悄话 怀着抒情读着铃兰对酒的演绎,不曾想竟被逗乐了,我的身躯也一扭一歪的, 也差点儿摔下去,然后继续掩笑接着读,好文,铃~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