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正文

婚内强奸

(2019-09-21 08:09:48) 下一个

宅在东西宫, 指尖敲键盘, 敲得我悲戚戚儿泪儿洒的, 只为去年十月底写的一个系列手机小说.

小诗姑娘的故事我写了三篇, 第 1 篇《不一样的烟花三月》, 讲她的父亲在扬州有了胸大嗲声嗲气的小情人, 第 2 篇《奢靡月光下的赌场》, 讲她的母亲在温村沉迷赌博, 第 3 篇讲她约会谈恋爱了《小诗与大叔谱心曲》,  我为小诗说不出的痛而哀, 愈写愈缺氧, 最后只好把有心无力的大叔, 改写成很爱小诗的 36 岁顶天立地的准大叔, 以故事的 Happy ending 救活我自已, 铃兰没死才有机会救小诗. 

YY 令心肺复苏的心理学电子学核子学量子论信息论控制论等等原理, 不在此文探讨.
我的堂姐在 St. John Ambulance 教授 First Aid and CPR Courses, 幸亏她不逛文城.

诚然, 写得笑靥如花的时候占绝大多数, 写得动情的时候很多很多, 时不时客串自己文章的麻豆, 扭一扭猫步, 一展如诗的风采; 让我内心柔情如泉涌的, 自然是那些善意的留言, 朋友们的珠玑妙语, 会惹我在屏幕前放肆大笑, 仪态尽失.

以上如何这般的铺垫, 是为了烘托以下所写不寻常的沉重压抑和争议性.

她诉: 最近情绪低落, 敏感, 易激惹, 3 个月来寝食难安, 不想做家务, 十分疲惫, 对于聊天和逛街, 旅游等一切娱乐提不起兴趣包括性趣, 完全没有 mood, 但他不体谅, 当我拒绝时, 他使用暴力迫我就范, 已经好多次了. 我想告他.

我倒吸一口冷气, 急问: 你受伤了吗? 她摇摇头. 我暗暗吃惊, 这算不算婚内强奸? 我见过她的丈夫, 壮得像头牛.

望向她, 长卷发, 身穿一袭绿棕色碎花连体裤, 足下是细跟一字带, 裸色的凉鞋; 眼含秋水, 仪态万千, 然而, 好看的赤茶橘色口红, 也无法遮掩她憔悴和无助的神色.

我被动地静静的听故事, 主动地快速的无声思考 ~ ~ ~

1)她是否有承诺和履行婚内性生活的义务? 
2)如果她由于各种原因拒绝同房, 那么违背她意愿的丈夫是否构成犯罪?
3)她的丈夫如何理解她说的 不要… ? 我知道如果她半推半就不能定他的罪.
4)如果她身体没有受伤的证据, 如何证明她丈夫使用暴力威迫她成事?
5)反过来, 如果丈夫不交功课, 妻子实施冷暴力, 算不算犯虐待罪?
6)强奸的定义是违背对方意志而强行实施的性行为, 无关乎婚外或婚内, 对不?
7)从法理, 刑法, 道德等各个角度, 都可以言之确凿地罗列出有罪或无罪的依据, 倘若仅仅站在道德的层面论罪, 不够严谨, 也不符合法治精神, 是吗?

至此, 假如你嗤之以鼻: 哼, 都什么年代了, 倘若说手机摇一摇, 附近就有人,  $250 的自由贸易往来猥琐下流, 那么, 买一个姓爱 AI 娃娃回家, 不违法吧, 犯得着为难老婆吗? 

我咋晓得怎么回事呢? 若然属于家务事, 我不是清官; 若然属于法律的范畴, 则不在我擅长的专业范畴之内.

我无比在意的是, 不能泄露他人的隐私,  “她” 是虚构的, 小诗姑娘也是虚构的, 如有类同, 纯属巧合.

涂鸦完毕, 合上我的 MacBook Pro, 出门, 海滩公园溜溜弯儿.

乱云之下斜阳路, 星辰浮浮沉沉, 惟愿她们记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渗着情渗着理, 走向晨曦的绚丽, 走向晚霞的温柔, 走得轻盈一点点儿, 才好.

铃兰式的 一文一图一曲, 这一篇, 除了彭羚的《囚鸟》, 我想不出更合适的配曲了; 照片是我上周末散步时, 夕阳隐入厚云, 天色骤暗的一刹那, 被贴身追踪的狗仔捕捉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谢谢客观的留音, 所言极是, 婚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婚姻不是简单是否问题,强奸也不仅仅是法律、道德范畴,实际上也是心理学范畴,社会学范畴、、、、成为夫妇是不易的,如果双方谈判沟通无效,不能做到理解迁就对方,那么就看是要惩罚/报复对方到哪一个层次,杀了对方,告发对方,离婚放过他,继续婚内互相折磨一生,都可以找到依据不是吗?怎样的选择在于怎样的婚姻认知和生活态度以及解决纠纷的个人哲学,从法律上就是呈堂后就要严惩,从道德上就是群体不疼不痒的谴责几句,从心理学上就是绝对不和这人接触,不听、不看、不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当然可能有婚姻以外的比如家庭、朋友、经济等等的因素,尽量的去除变量,然后很容易的选择到自己的答案,大部分的婚内强奸都没有呈堂的主要原因不是不能定性,是因为还有些感情因素稀释了对男方的仇恨,或者是压根是选择恐惧症,任何结果都可以接受,就是做不了决定!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zr' 的评论 : 不是.
lzr 回复 悄悄话 先解释一下是不是婚姻绿卡吧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专家来助阵, 铃兰很欣慰.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好, I’m happy that you enjoy my picture.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你欣赏照片和音乐.

你留言所流露的关怀怜悯之情, 恰恰与铃兰写此文时的心情一样一样. 特别感谢你.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你呀, 贬我之余不忘褒自己.

我不仅一边听一边思考, 还轻声安慰或提醒她不要离题万丈, Multitasking 是不少女人拥有的专利, 哥只好羡慕妒忌恨了呗 : ))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确实是婚内强奸无疑!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太喜欢这张照片了!One of my favorites of your pictures so far.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好美的背影,好听的歌,很悲伤的故事,与这样无法体谅他人的人只能离。婚姻是为了什么?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妹啊,你在听的时候脑子里能快速上演七种推测。哥决得这样不是一个好的听众,容易听漏东西,更象个律师/侦探。聪明人都有这个毛病,哥也不例外,但是甘拜下风。:)) 哈哈哈。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_man' 的评论 :

我不打算判断和介人他人的家事, 我做我份内的工作。

此文无审判, 无定论, 只是开放式的叙事, 但有我的思考在内.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eBuilder' 的评论 : 嗯.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谢谢东先生.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唉, 一千个哈姆雷特.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rkforwal' 的评论 : 谢谢! 我也收到了类似的答案.
J_man 回复 悄悄话 真的想判断他人的家事,至少要听听一个故事的两面。
以我的愚见,婚姻主要目的是性事,当然有的人是为财结婚,那就两说了。
RoseBuilder 回复 悄悄话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一文一图一曲的铃兰风格!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即使是看上去那么血腥暴力的题目,也会在老掉牙的狗血故事中不举。但海滩遛弯时充满暧昧诱惑的背影,又让故事有了一个性感的结束。:-)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按照美国对强奸的定义,这算典型的。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不对的呀, 明明人山人海踏破门坎, 可全都沉默是金.
我以前回答过这个问题, 不重复了. OA mm, 你知道我的个性明朗干脆 : )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这题目取的,都不敢进门了。铃医生是看心理病还是身体病?我只负责看背影,就是美了点,其它没问题。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谢谢蓝大侠.

一文一图一曲, 是我试图维持的个人风格, 如果你们喜欢, 我可以尽量配自己的近照, 不负自封 影后 的冠名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别看手机, 别看阿兰涂鸦, 眼睛盯着客户, lost 订单我可没东西赔你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的评论 : 月明, 生活不尽然是鸟语花香, 对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如果他不肯离呢?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哥这回的留言蛮小心翼翼, 一本正经哦 : )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乱云之下斜阳路, 星辰浮浮沉沉, 惟愿她们记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渗着情渗着理, 走向晨曦的绚丽, 走向晚霞的温柔, 走得轻盈一点点儿, 才好.” —- 这段文字不错,配上这张黄昏的背影照很唯美!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如报警不如离婚了事,何必害了男方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这次的话题有些沉重,不知说点儿什么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医生也罢,律师也罢,还是那个轻盈地走在晚霞里的你 :)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一文,一曲,一倩影的组合很优化! 淡淡的喜悦,浅浅的忧伤,朦朦的日常,胧胧的时光 。。。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