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正文

欺 山 莫 欺 水

(2019-01-19 17:49:00) 下一个

朋友夫妇俩带 3 个小孩去坎昆度假, 清晨, 夫妻双双下海戏水, 孩子们则留在酒店房间内.

洁白的细沙蔚蓝的海, 让两人着了迷, 忘情海里逐浪, 不料一个浪潮涌来, 将他们掀翻在海里, 大大大吓了一跳, 以为就此别过, 孩儿要托孤了. 回来后将魂飞魄散的一幕, 添油加醋地好一番描述, 我问: 你们水性好吗? 他们说: 麻麻地. 

海的女儿故作深沉地忠告一句: 欺山莫欺水.

其实, 我自己 3 年前, 为了一睹夏威夷大岛绿色沙滩的芳容, 那才叫惊心动魄呢.

我的城市是繁喧的, 有人买房子就像买包包, 刚签下这间的购买合同, 转身又找下一间房子. 人们大都入世, 我也是个俗人, 贪恋三丈红尘,  然而, 大岛仿佛是暮霭中的街灯,  又宛如一杯琥珀色的液体, 醉眼迷离中, 世界竟是如此之温柔.

于是, 暂时不见摩天大楼里的投行, 律所, 咨询公司, 地产公司, 那些无穷无尽的视频, 电话, 微信, 短信, 电邮, 那些唇枪舌战, 熙熙攘攘, 股权纠纷, 融资协议 …… 统统都隐退了, 大岛让我暂时放下了人间的烟火.

Big Island 很大, 有点儿荒芜, 它拥有二个独一无二, 有待考究:

全球唯一的绿色沙滩  Ka Lae Green Sand Beach
全美唯一的  Coffee Industry

它还拥有三个第一:

号称世界第一的夜潜之地 Manta Ray Night Dive
号称全美第一的浮潜之处 Kealakekua Snorkel
号称夏威夷第一高的山 Mauna Kea Mountain (海拔 4205 米)

咖啡买了, 也下了海, 浮潜与鱼儿和海龟共游, 上了山, 观云海日落星星银河, 那火山喷发时留下的一大片黑褐色熔岩, 触目惊心, 我拾了黑宝贝带回家.

我最喜欢的零食是 Macadamia Nuts. 夏果, 又称火山豆, 新鲜时是介个样子的.

在大岛, 几乎每天傍晚都观赏日落, 有时干脆就在海边的餐馆 have dinner at sunset, 看着太阳在海平线上徐徐跌落在海里. 

 

至于所谓的绿沙滩, 海湾不大, 绿色也不过是暗哑的海藻绿, 可眼前一望无际的碧蓝的大海, 飞溅的浪花, 天水之间的丹崖峭壁, 端是构成了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绝色画面. 

在全球无双的绿沙滩, 我不负重望, 出演了精彩冻人的一幕, 不是在沙滩上画巨型心字, 也不是跳忘情森巴, 而是:

我脱鞋脱袜, 赤足走向海岸, 脚底下细幼的绿沙柔如毯, 海水在脚背轻轻的抚掠, 一首歌在脑海飘过: 海上的花儿开呵我才到海边来, 原来你也爱浪花才到海边来 ……

不过 2 秒, 2 秒钟的时间而已, 一排铺天盖地的海浪呼啸扑来, 一涌而至, 及腰际, 强有力, 一刹那, 我来不及 “啊” 的一声, 人已躺卧在浪花里…… 大浪缱绻之后, 我全须全尾湿透, 众目暌睽之下, 不敢耍赖卧地不起装死虾人, 灰溜溜的一个鲤鱼翻身,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爬起, 我的妈呀, 真的难为情, 满满一目哀戚柔光不知看谁, 手脚不知放哪, 张嘴不知骂谁. 

想象中浪漫的踏浪变成了狼狈的卧浪, 忒憋屈了, 内心认定有人没尽责将我保护好.

海风将头发, 衣裙吹个半干, 裹披大浴巾的我, 像极了逃荒的难民.

每当弱不禁风欲哭无泪的时候, 总听见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声音: 这点风浪算得了什么.

我的朋友在不同场合, 将他们在加勒比海所谓的历险, 讲给不同的朋友听, 末了, 不忘以这句话结尾: 铃兰说了欺山莫欺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谢谢七月. Have a nice day.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山和水俺都不敢欺呀!
谢谢铃兰妹妹介绍的"声入人心". 周末看了个够, 真过瘾! 现在还一边放着他们的歌一边办公呢。
新周愉快!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 嗯, 我去看了你写的大岛游记, 很高兴看到熟悉的景色.

当时, 大叔那辆满布泥尘, 没有安全带的 pickup truck 令我望而生畏, 我死活也不肯爬上去. 于是, 决定走入绿沙滩.

谁知, 烈阳下只走了 20 分钟, 看到迎面回程的男人, 大汗淋漓, 脱得只剩短裤, 我知道自己要吃大苦了, 正欲哭无泪, 伴着 “突, 突, 突…” 的噪音, 大叔从破烂的皮卡伸出头, 用当地人口音的英文说: 上车吧. 我只好怏怏地爬上了他的后车厢.

山路崎岖, 车子抛上抛下, 我的脖子在做挥鞭 motion, 心脏蹦出了几十回之后, 才与绿沙滩见了面.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微风拂面来' 的评论 :

It means that it’s more dangerous to play in the water than in the mountains.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田野 mm, 谢谢.
一想起你 12月送给我, 那全是问号的生日蛋糕,我就眯眯笑.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问好五湖, 嗯, 古人的话有道理的.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谢谢群兄.
事实上, 我坐在这儿遇上了那趟大岛之行的, 唯一一次艳遇, 很搞笑 :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真是这样,山上有啥明摆着,水中却可能暗流乱涌。那年去墨西哥下海游泳,游累了后一看水不深,探腿想站起来歇口气,没想到下面是礁石,暗流拖带脚站不稳,我只好弯下腰用手抓住礁石,才沒被暗流掀翻
微风拂面来 回复 悄悄话 标题weird。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好美呀!文,景,还有人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铃兰妹妹,我们是走着过去,自己租的车不让进,也是烈日当空,回来时搭他们的车回来的,一路风沙尘土,像知青在黄土高原。我博客2016/05/25有记叙和照片。周日快乐!
qun0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属于大海。那个树干是老天故意放那的,就是给铃兰准备的。喜欢这个配乐。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真的巧了, 同一天空下听同一首歌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
你是如何进入绿沙滩的? 我好惨, 没有租四驱车, 进不了那段 30 分钟车程崎岖的山道泥径, 烈日当空我也不想 hike 2 小时, 只好坐上当地人营业性质的 pickup truck, 一路颠簸, 只为了 say hi to 绿沙滩.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南海姑娘” 我先听了王菲唱, 后来知道原唱是邓丽君. 旋律轻巧利落, 好听.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谢谢. 第一张是绿沙滩, 最后一张是黑沙滩, 沙滩无论是白色, 绿色, 黄色, 黑色, 都那么的绵延无垠, 柔滑松软

是的, 果壳棕褐色, 果仁白色.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你的提问可以不那么到位吗? 是呀, 配乐与标题不符.
可是, 我热爱的大海当配我最喜爱的歌.
阿兰的水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 )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好巧!

"这点风浪算什么"

今天偶然又听到了"水手"这首歌 :)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大岛去过了,你说的三个之最的最后一个肯定是去过了,第二个不确定,绿沙滩也看过了。夏威夷确实美,铃兰妹妹的背影也好漂亮,你把几块普通的火山石摆的好有艺术感。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是个南海姑娘,咋不来首邓丽君的”南海姑娘”
。。。
夕阳躲云偷看
看见金色的沙滩上
独坐一位美丽的姑娘
眼睛星样灿烂
眉似新月弯弯
穿着一件红色的纱笼
红得像她嘴上的槟榔
她在轻叹
叹那无情郎
。。。
小三儿她姐 回复 悄悄话 Macadamia Nuts 是乳白色的,新鲜时是红色? 或红色外壳,是吗? 第一张惊艳, 最后一张美妙:)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弄潮儿会水吗? 唱真爱的《斯卡布罗集市》与本文主题有关吗?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