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正文

奢靡月光下的赌场

(2018-10-24 18:22:38) 下一个

我有故事, 你有画吗? 我喜欢留白的画面和似水的恬静.

将心放逐于温柔的湖水上, 任思维徜徉, 与我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相遇, 在雨巷里, 在风居住的街道上.

奶白色的萝卜鲫鱼汤是今晚的书签. 铃兰拍拍脑袋, 想一出, 是一出. 

It’s story time.

 <不一样的烟花三月> 里讲到 ---

恍惚间听得父亲在问: 你妈妈呢?
小诗轻声答: 同朋友上街了.
小诗确定妈妈此时此刻正在 River Rock Casino. 也清楚自己的回答骗不了父亲.

续接上回 ---

当小诗的母亲滚出 River Rock Casino 时, 天已黑, 夜已深.

与人声鼎沸, 奢华梦幻的百家乐截然相反, 赌场外的街头万籁俱寂, 风翩跹云低吟, 树木长长的影子幽灵般地晃动. 

墨蓝的穹宇, 一轮清月高悬, 像棉絮一样的苍白, 似一块被抛弃在天边的鹅卵石, 泻下冰一样的寒光, 将小诗的母亲撕裂, 然后冻僵.

远近隐约的几声犬吠, 教母亲知道自己尚在人间, 凭借那一丝尚存的感觉.

想当初坐贵宾室时, 一掷千金面不改色, 到如今在小赌怡情的平民区, 赌大小和轮盘赌, 母亲不禁摇摇头, 似乎勒令仍滞留在大脑里 “我压大” “我压大” 的喊叫声停止.

她接受输, 所以着魔似的风雨无阻去赌场 “上班”, 妈妈离不开赌, 就像网络依存症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IAD) 的患者离不开 Internet 一样.

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 母亲她, 我输故我在. 赌场将她留下, 她放下她所有的金钱和尊严, 她已经忘了自己是谁.

母亲沉迷赌博与父亲有第二个女人, 这二件事之间有没有必然的因果关联, 小诗已然似 chicken and egg 那样的无法厘清; 母亲究竟是纯粹的 addiction, 还是忧郁焦虑症以赌瘾的方式为主要临床表现, 小诗更加无从确定. 过去几年以来小诗的学业极其繁重, 待她如愿考入名校, 刚适应大学校园生活, 歇口气时, 家已变.

那天, 母亲又再泪流满面, 痛斥父亲死心塌地与扬州那个凶大绵语的狐狸精厮守, 说: 我和你爸爸已经毫无挽回的余地了. 

其时, 小诗彻底崩溃: 妈妈你为什么这样? 你去赌的钱全部都是爸爸辛苦赚来的, 爸爸大雪纷飞夜归家时, 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去机场接他? 你明明知道他有三高, 为什么不焦急约医生给他复查? 除了向他要钱你关心过他吗?

小诗伤心欲绝, 缺氧般地哭晕了.
小诗是母亲唯一的女儿, 母亲无疑是爱小诗的. 

小诗牙痛, 母亲到处打听, 为小诗找到口啤最好的牙医; 冰箱里总是整齐地放着一盒盒小诗爱吃的熟食和汤, 只需在微波炉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只是, 常常地, 小诗夜晚上床休息时, 妈妈还在赌场里, 当她清晨起床时, 妈妈却仍在昏睡. 已经输掉了一幢房子的妈妈愈来愈胖, 面色黯哑, 父亲下达最后通碟, 一次性给 $20 万加币让母亲去还赌债, 然后离婚.

小诗以为家是温一壶月光下的酒, 一锅细腻飘香的汤, 安祥而甘醇, 一直的, 一直的.

小诗哀求母亲永远不要再踏入赌场一步,可是, 哀求无效. 母亲的钱包依然鼓鼓的, 数千元杀入赌场, 空空如也的撤出赌场, 又或者, 仅剩几枚红色绿色蓝色的筹码, 落地无声, 在黑暗中散了.  每一个赌徒的结局都是相似的.

穿一件没有盖住精致锁骨弧度, 宽松纯白丝质的睡裙, 小诗在 Steinway & Sons 立式钢琴前坐下, 这是15 岁生日那天父亲送给她的礼物, 心绪不宁的小诗连续弹错了三次后, 终于将 <星语心愿> 一曲完整地演奏了一遍, 抬头, 夜空中不睡觉的的星星望着她.

铃兰有点儿眩晕, 一种失血的感觉如云雾般的纤细, 如山风般的锐利
抬眸望月亮, 月亮蒙纱, 噢, 原来是, 介个小故事讲得自己伤感了
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吗?

The End.  Good night.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姐, 早上好! 很多红枫都飘落了. 好的, 有空上照片, 我喜欢写.
一文一图一曲, 是我在文城的标签 : )
Have a nice weekend.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妹妹, 有时间, 请妹妹别忘了放上几张美片。 枫叶都红了吧? 周末快乐!:-)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 谢谢你的香肩, 我靠一靠, 一秒钟就好, 马上还给你的 Honey. 哈哈.
你太聪明, 知道铃兰宅心仁厚, 不可能让小诗独自在黑暗中垂泪, 嗯, 有空再写一篇, 让我自己也稍稍松口气.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哈哈, 印象中你活得不是那么闪闪烁烁的呀,
蔚蓝的天空下, 风吹麦浪, 涌动着金色的波浪, 不是挺自然的吗? 心境阳光, 行为坦然.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呀, 王妃所言极是. 沉迷赌博摧毁家庭, 人性沦丧.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若芙姐姐的肩膀, 好舒服, 好温暖, 爱你.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冬日的美评! 快点倒完时差, 写点搞笑的国内见闻让俺们乐乐.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铃兰如此感性地写出的孩子的哀求都不能让母亲放弃赌博或为之做些努力,这个女人也无可救要了。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不见外,铃兰妹妹可以借我的肩膀。:-)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错过铃兰妹妹的睡前故事, 这会儿补读。 一如既往的精彩,动人,伤心。 诗儿的故事真的是很有代表性。 我以前也知道几个女性带孩子呆在加拿大, 和先生过着两地分居,名存实亡的婚姻生活。 好可怜的诗儿啊。 出路在哪儿?
等着了铃兰妹妹的续集。 谢谢铃兰妹妹。 :-)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梦幻般的文字,如诗如画般地描述着悲情故事!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你有故事, 我却没有画:(( 不过,铃兰妹妹我的肩膀可以借你用用:))
故事的确凄美, 关于赌场的术语也让我surprised and impressed. 用句cliché, 铃兰妹妹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等着听下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谢谢阿海.
我偏爱看悲剧, 可我的笔下故事的结局大都是完满的, 这个是例外, 写了一个伤透心的故事.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是的呀, 不借, 有不借的理由; 借, 自有借的理由.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故事惨不卒读,文字一如既往的优美。凄美!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吗?

钱可以借你,但肩膀的话一旦借出就。。。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就不能说些好话安慰我一下吗? 例如: 铃兰好才情, 写得很凄美之类的 : )

喝了一碗鲜美的鱼汤, 一杯红枣姜水, 四肢暖和些, 心情慢慢平缓了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