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正文

脱裤子 打针

(2018-08-28 18:29:06) 下一个

职业生涯, 摸爬滚打, 除了目睹不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生离死别之外, 也不乏温情的或好笑的琐碎事.

这是我亲历的一件事儿.

多年前从中国的一所医学院毕业后, 在市内一间三甲医院工作, 第一年轮科到了急诊室.

有一次值夜班, 三更半夜, 病人渐渐稀少, 夜空星光俯瞰, 大地归于宁静.

我的诊室刚好与注射室正对着, 中间隔着一条窄窄的走廊, 那一晚同我搭档值班的护士, 年龄比我还小, 她和我都是刚步入职场不久的新人.

我俩喘息口气, 刚聊几句, 来了一位年轻的男病人, 发高烧, 小护士帮他量了体温, 我开了退热的肌肉注射针剂.

这边厢, 我低头在写.  那边厢, “脱裤子!”  她的指令清晰地传入耳内; 不到半分钟, 寂静的空间倏然响起她声调尖高的严厉的呵斥  “穿上!”

病人走后, 我忙问小护士怎么回事?  原来, 她背向他, 用注射器吸完药液扭过头, 骤见他将裤子全脱光光, 她急令他穿上, 他遵命, 手足无措地里里外外全部穿上. 她哭笑不得, 他无所适从.

我听着, 笑歪了, 仿佛看到了他委屈的懵然的表情: 啥意思呵? 究竟脱还是不脱?

打针当然不能隔着裤子飞针的呀. 小医生训小护士: 别这么凶, 把他给吓坏了, 体温再高 2 度, 很危险的.

从山沟里出城打工的小伙子,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接受臀部肌肉注射.

今天, 偶尔看到这幅搞笑的图, 想起这件搞笑的陈年旧事, 想起那时在急诊室的日日夜夜, 想起曾经一起携手奋战, 一起旅游的同事.

还是今天, 看到发表在 <自然> 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成果, 证实一种古老的廉价的解酒药 Disulfiram (双硫仑, 戒酒硫),  具有抗癌活性, 目前研究人员正筹划, 进行临床试验性治疗转移性乳腺癌, 结肠癌以及胶质母细胞瘤.

依然是今天, 看报道知道 Houston Methodist 的手术室 Fondren- Brown 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这可是许多全球首例心脏手术施行的传奇之地呵. 心脏中心迁移至 7 亿美元建造的 Paula and Joseph C. “Rusty” Walter III Tower. 新大楼配置了心脏手术所需的最尖端的高科技技术.

感觉到时代在飞跃, 医学的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她, 对你那两颗东东的大小和形状感好奇? 俺比较仁慈, 不说你在 YY .
这可是典型的以男人的好色之心度女人的好色之腹呀.
不好这样子逗我笑掉下巴的.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上头若能管得住下头, 挺好的.

俺在城里, 是一只纯粹享受涂鸦的小猫. 网上闲聊打嘴仗取乐, 千万别较真. 以下所说, 仅供参考:

跟听心肺, 触肝脾有微妙的差别, 这个部位检查恰当与否, 取决于:
1) 你对这个部位以及这个部位相关的生理状况有 concern 吗?
2) 医生的专业知识和操守, 她/他判断有无必要检查;
3) 你的内心感受, 医生的检查手法与耍流氓完全两码事, 一般情形下可以作出客观的判断; 如果自己都模模糊糊的, 比较难扯动尊严的旗帜呵;
4)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界线就关乎 “度” 这个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唐西, 你太坏了, 忽悠人家老外.
中医通过把脉看舌象辨证.
全世界的西医都一样 "坏", 将听诊器放在胸脯上, 除此之外, 也放在背部. 手往哪儿伸, 是病情的引导.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90年代的X光机是上下扫的,而TC是脸朝上的,是轮子转式扫描。
一天我跟医生说,你们(男医生)比中国医生”坏”多了。
每个病人来了,就往人家的胸脯送听筒,瞎听一通。而中国医生也就把把脉,察言观色,根本就不把手伸到要害部位。”哦?”,老外无语。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唐西‘的评论 : (偷偷的嘟囔一句)它NN的,好事都让你俩碰到了^_^!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哈哈哈 ...... 畜生! 这二字 亮了!!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以前的版本是
护士: 把裤子脱了!
病人脱光正面对着护士
护士(老, 见过)把病人拽过身同时嘴里骂一句: 畜生!并一针扎进病人屁股
病人:贫农!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乐意吗? 如果 Yes, 你不能说 米兔;
你有反应吗? 如果 Yes, 女医生可以说 米兔.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写这么多, 是报答我 ... 的图吗? 谢谢.
照腰椎片, 你的体位, 应该脸朝上的, 对吗? 脑补一下画面, 太辣, 不敢想象.
嗯, 那时我们太年轻. 如果是位经验丰富的护士, 反应会不一样.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对, 叫屁股针.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哈哈哈 ...... 我知道你在笑谁.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就是. 以前有以前的笑话, 现在有现在的笑话.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 -:):-)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屁股针,我们这么叫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哇噻!好插图,先收藏了,谢谢!
90年代在大学打网球,伤了腰,便去医院看病,洋鬼子医生说先拍个片,看看腰骨是否有事,再来报到。
于是就被带到X光室,迎来一个金发美女、丰乳肥臀、性感又漂亮的护士。让我眼前一亮,心潮澎湃,但又略带腼腆走到机器旁。
美女说把裤子脱一点,到腰就行。机器上下扫着,美女不过瘾,极温柔地跟我说,还怕我这个老外听不懂。”把裤子再往下脱一点!”,到底多少,娘的,我都烦了,干脆就脱到底,如同去天体海滩那样,看她又怎么招。
大饱眼福的她乐坏了,还羞答答地对我说用不着脱这么多。的确也是的,这里的东方男子本来就不多,好不容易碰上了,还不宰宰你,怎么过得去呢?
眼看,手勿动,也就没有me too这一说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是啊,过去的人知识少,笑话不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