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诗歌之岛鼓浪屿,舒婷的三角梅(三-4)

(2023-11-03 07:25:20) 下一个

初到厦门,南普陀寺(一)
厦门大学:最美校园,独特建筑(二)
音乐之岛鼓浪屿,钢琴博物馆(三-1)
海上花园鼓浪屿,菽庄花园日光岩(三-2)
万国建博鼓浪屿,八卦楼的传说(三-3)

诗歌之岛鼓浪屿,舒婷的三角梅


 舒婷《日光岩下的三角梅》朗诵: xiaxi

前些天太忙,写好的鼓浪屿收尾篇也没来得及修改贴出来。今天继续。

在之前的鼓浪屿博文下,网友蔡田田留言说,“非常美的岛,去过一次,至今难忘。鼓浪屿除了与音乐的瓜葛,还有与朦胧诗的~舒婷就是居住在哪里的”。田田说的很对,今天我们就聊聊鼓浪屿和舒婷,以及舒婷写给鼓浪屿的诗文。

一)诗歌之岛鼓浪屿的女儿 - - 舒婷
2017年,在波兰历史文化名城克拉科夫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会议上,“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的第52处世界遗产。

鼓浪屿历来被称为音乐之岛,海上花园,建筑之岛,现在她还有一个浪漫的别称:诗歌之岛。鼓浪屿诞生过许多蜚声国内外的音乐家和建筑大师,但真正在这里成长写作并常年定居在鼓浪屿的就只有舒婷了。能够为鼓浪屿山水人文作传的,也就只有舒婷了。鼓浪屿是舒婷的生命之源,而鼓浪屿因为有了舒婷而增添了许多的诗意。

舒婷是中国当代女诗人,朦胧诗派的代表人物。她在鼓浪屿安静地生活了几十年,是中国第一个完成诗意栖居的作家。关于鼓浪屿的全部记忆,也早已被舒婷写进了文字里。

我一直以为被称为鼓浪屿的女儿的舒婷,是生在鼓浪屿长在鼓浪屿的。这次看了她的几篇散文和有关她的介绍,才知道她的祖籍是鼓浪屿,她自己是常年生活在鼓浪屿的。舒婷的父亲出生在鼓浪屿,舒婷的哥哥、丈夫、儿子也都是出生在鼓浪屿。舒婷是在1972年插队三年后回来回到鼓浪屿的父亲身边。舒婷就是在鼓浪屿的家中读书写诗,接待朋友,度过了写作最旺盛的青年时代。最后,舒婷也是从这里出嫁的。舒婷出嫁后还是住在鼓浪屿,其丈夫的家传祖业中。
舒婷把鼓浪屿称之为自己的生命之源,是发自真情的。她虽然没有出生在鼓浪屿,但她的根、她的生活、她的诗歌、她的散文,都在鼓浪屿,从这个意义上说,鼓浪屿确实是舒婷的生命之源。

二)舒婷为鼓浪屿写下的诗文
舒婷为鼓浪屿写下了诗歌《日光岩下的三角梅》等读者熟知的名篇佳作;她的诗作《致橡树》也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她的诗歌影响了一代人,成为传诵至今的短诗经典。

三角梅是厦门市花,(厦门市树为凤凰木,市鸟为白鹭)。 三角梅以其刚柔并济、朴实无华、易于栽植、花色较多的特性,在厦门的大街小巷广泛栽种,既绿化和美化厦门,又体现了厦门的风貌、厦门人民的性格。三角梅在鼓浪屿也随处可见,色泽鲜艳地点缀着岛屿。
对于朦胧诗我了解甚少,有些诗还看不懂。但舒婷的这首《日光岩下的三角梅》,咏物言情,对家乡的热爱一目了然,我觉得不像朦胧诗。诗歌的结尾处,“没有抒发一番壮志或坚定不移的告白,而是忽然转入徘徊不去的柔音,余韵缠绵,无限深永”。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舒婷
是喧闹的飞瀑
披挂寂寞的石壁
最有限的营养
却献出了最丰富的自己
是华贵的亭伞
为野荒遮蔽风雨
越是生冷的地方
越显得放浪、美丽
不拘墙头、路旁
无论草坡、石隙
只要阳光常年有
春夏秋冬
都是你的花期
呵,抬头是你
低头是你
闭上眼睛还是你
即使身在异乡他水
只要想起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眼光便柔和如梦
心,不知是悲是喜

舒婷以诗立世,以散文延续写作的光辉。舒婷的大多诗歌是朦胧的,可她的散文却是现实主义的,自然、质朴、亲切、有感情。舒婷有一本散文集《真水无香》,这是鼓浪屿女儿献给鼓浪屿母亲的厚重的礼物。
舒婷的散文集《真水无香——我生命中的鼓浪屿》,分为五个部分共30篇散文:家乡总是月白风清、我们生活中的动物演员、生命年轮里的绿肥红瘦、留在石头上的家族体温、渐行渐远的背影。
舒婷从自己日常生活的琐碎细节入手,以近乎自话与日记的文字在一物一事间体现出一位诗人的敏感、炽热与深远。时间上追溯至漂洋过海谋生计的祖辈,空间上则几乎全部放在1.96平方公里的鼓浪屿上。舒婷写作《真水无香》前后几近5年,修改数次。舒婷说:“不可否认,我的家族,我的认知,我的生存方式,我的写作源泉,我的最微小的奉献和不可企及的遗憾,都和这个小小岛屿息息相关“。

三)舒婷纪念父亲的文章,介绍舒婷的文摘
读到舒婷2015年写的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很是感动。这篇题为“很是惭愧,父亲”的文章,详细记载了他们父女情深的岁月,催人泪下。
“似乎是上天的安排,母亲去世时我刚成年,难以面对死亡的猝然掠夺,因有父亲的百般呵护,打击虽然如雷轰顶,心理终究没有留下太多阴影。去年初父亲溘然离 去,我四十好多,仍然如婴失乳,几近崩溃。此时我已为人妇做人母,责任、亲情一身,三股绞缆虽然断二,犹存一股牢牢维系,我才能能够继续沉浮世事,不致迷失”。 推荐给大家:https://www.jintian.net/today/?action-viewnews-itemid-51701

下面这篇“舒婷与鼓浪屿”,可以帮助我们更多了解鼓浪屿的舒婷:
“舒婷一家从其祖父开始就在鼓浪屿居住。舒婷的父亲就出生在鼓浪屿,舒婷的哥哥也是出生在鼓浪屿,舒婷的丈夫也是出生在鼓浪屿,舒婷的儿子也是出生在鼓浪屿。可是,唯独舒婷不是出生在鼓浪屿,而是出生在漳州市龙海县石码镇的一座临时租房里,那是因为舒婷的父亲因参加当时的土改到那里工作,舒婷的母亲也跟着去了,舒婷在那里出生四个月后被其外婆带回厦门抚养。
舒婷在一篇文章里记述了自己在三岁的时候被父亲从厦门的外婆家接到了鼓浪屿的祖母家,但因为住的不习惯,不到两个月,又被一直疼爱她的外婆接回了厦门。这应该是舒婷人生中第一次来到鼓浪屿,虽然仅有短短的两个月。
舒婷真正接触鼓浪屿应该是从她插队回来以后,那时她的外婆和母亲均已去世,她就来到了住在鼓浪屿的父亲身边,在鼓浪屿上班当工人,这段时间,是她文学创作的旺盛期。大概从这个时候开始,舒婷就再没有长时间地离开过鼓浪屿。
舒婷出嫁后住的中华路13号陈家园,是其丈夫的家传祖业。中华路13号的房子就在著名的日光岩下。在《舒婷随笔·迷路的故事》中一书中,舒婷这样描写她和日光岩:有如纽约港的自由女神像,巴黎的凯旋门,日光岩是鼓浪屿的坐标。早起开门,夜来掩窗,我都要和日光岩相互致意。岩顶永远密密匝匝一圈人,远远看去宛如一顶皇冠。”(摘自 https://www.jianshu.com/p/8e781959432b,作者:疏食遨游客)

(谢谢观看!鼓浪屿记收尾,厦门记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5)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