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鱼老友

恰似远来的红叶,怀着一片赤子痴心,或思乡长啸,或感时叹咏,或壮哉抒志,或相思寄情,喜怒哀乐,无不聚于晨空的笔端,无不融于云廊的书笺。
个人资料
正文

用李后主的《虞美人》调,戏题一首打油。

(2020-04-06 12:31:09) 下一个

用李后主的《虞美人》调,戏题一首打油。

这些天几乎闭门不出,尽管外面的世界看起来无比的精彩,阳光明媚,和风气爽,好一派春天的美景。因新冠病毒正在全美各地平地而起,席卷起一股股不见风影不闻风声的龙卷风,所到之处无不让人惶恐不安,真可谓风声鹤唳。

于是,小区的街道一时间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安静得任凭日丽风轻的呼唤,依然几乎无人行走,就连平日喜爱健步锻炼的大哥大姐们也踪影全无。紧闭大门,让自家的小楼成为全家人的避风港。对于平民来说,避风头是当前明哲保身的最佳选择。至于怎样控制疫情?如何扑灭病毒?那就全仰仗政府和专家们了。

说实话,整日整日闷在家里也挺难受的。总得找点乐子解解闷,可以追追剧,也可以跳跳舞、练瑜伽、练声、健身之类。当然,微信顺势更加成了华人手不离的重器。我也更有时间去光顾以往不曾浏览的栏目。静下心来品读名著,欣赏名诗,陶冶性情。

前日,细听名嘴主持的品读李煜的名篇《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雕栏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其实,这首已经读过多多遍了,历史背景、后主身世、小周后遭遇等典故也早已熟知。不过,每次读到它,依然心怦怦然,被其美妙而怨愁的艺术感染力而折服。作为一方帝皇,李煜德不配位,此无须饶舌;但作为词帝,文采斐然,才思卓越,不得不称颂。通观《虞美人》全篇,无一用典,尽是平日里常见的事与物,在李煜手中竟然妙笔生花,写得如此的气韵流畅,如此的悲情缠绵。痛彻心肺地道尽了亡国之君阶下囚寄人篱下的无奈与哀怨,如泣如诉,感人肺腑。真不愧为流芳百世的名作。

好事的我品读后,意犹未尽。顺手用李后主之调,临屏戏题一首打油,调侃一下目前的困境。

新潮冠毒何时了,肆虐知多少?五洲四海尽悲风,街寂千家万户闭门中。   花灯华厦空犹在,不见朱颜改。问君何必几多愁?总有万泉神水复清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