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传教与圣战 :侵略扩张的西方文化

(2014-07-26 07:59:58) 下一个

如果说西方普世价值是人类终极关怀的话,那么,小布什和奥巴马全球推动民主的战略不仅仅是道德高尚的战略,而且,占领伊拉克也是符合普世价值的最佳战略。2014年伊拉克黎凡特伊斯兰国的诞生,使得美国和全世界都反思美国2003年战领伊拉克是否明智。实际上,小布什当时战领伊拉克是西方文化的合理选择,奥巴马推动中东茉莉花革命也是西方文化中的正确战略,这些战略的抉择都摆脱不了西方文化的局限性,是西方决策人和战略家难以逃脱的命运。

 

1991年苏联解体,1992年美国学者福山就出版了《人类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一书,该书认为人类意识形态的历史走到了终结,西方资本主义就是人类最理想的终极社会秩序。福山是何许人也?福山是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副司长,是华盛顿著名智库兰德公司的高级学者。他的《人类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一书,是根据他在新保守主义期刊《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的学术论文《历史的终结》一文充实展开而成。福山的理论是对曾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布热律斯基的“共产主义大失败”理论的继承和发展。也就是说,福山的学术思想代表了美国制定政策的精英层的思想,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有很大的影响。

 

如果冷战似乎历史的终结,苏东剧变使得东方阵营全部倒向西方,仅剩一个中国,那么,美国的战略是什么?当然是解决中国的意识形态,使得中国倒向西方,如此西方自由世界就统治全球了。但是,战略上来讲,最有效的途径当然是先在前西方阵营中推行民主自由。因为前西方阵营在西方控制之下,在前西方阵营内实行“普世的人类终结关怀的最符合人性”的西方制度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全球都自由民主了,最后再解决孤立的中国,这应该是最佳战略。所以,苏联解体后首先是南非种族和解实行民主。伊拉克、埃及、利比亚这些国家冷战期间就从东方阵营出来投奔西方阵营了,把其从独裁变为民主应该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这是小布什和希拉里茉莉花革命干的事情。所以,无论是南非和解,还是颜色革命、茉莉花革命,每次事件发生,都伴随喧嚣的网络舆论欢呼西方民主的胜利同时抨击中国制度。阿富汗的基地组织本来就是中情局训练,占领阿富汗扫除基地组织建立民主国家也是民主圣战的一个战场,可以迅速扩大民主阵营,孤立中国。安倍价值外交是配合美国全球战略,美国颜色革命横扫欧亚,安倍则进攻社会主义阵营最后堡垒。美国对外政策当然是国家利益至上,但做为一个要占领外国的战争政策,以普世为原则的政策至少是一个摆得上台面、良心上过得去、舆论上能够动员民众、能够忽悠美国大兵为美国价值上战场的战略版本。但是,为什么这个战略的实施要通过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这样的暴力来推行西方民主?这就不得不考察一下西方“普世”和“圣战”的文化。

 

在基督教教会林立的美国,这个普世战略版本之所以能够鼓动大兵到境外战场上,和美国的基督教文化有有很大的关系。什么叫着“普世”?“普世”这个词源于基督教。公元312年康斯坦丁登基立基督教为国教,把罗马帝国原来的多神崇拜变为基督教一神教。这个一神教在地域广阔的罗马帝国中与许多地方崇拜结合繁衍出许多形形色色的不同的基督教教派,这些各式各样的教派对基督教教义产生严重分歧。为了统一教义,康斯坦丁大帝把罗马帝国各个教区的主教都招集到罗马陪都Nicaea开会以统一基督教信条,这个会议制定了正统基督教教义的Nicaea纲领,成立了普世教会(ecumenical council)。这就是西方“普世”一词的由来,“普世”源于基督教统一思想、统一意识形态、统一信条的政治。那些不在Nicaea纲领上签字的异议教主和不认同Nicaea纲领的牧师都遭受宗教迫害。普世教会就是强制基督教教义正统纯洁、清除异教徒的机构。这就是最初的西方普世原则,也是今天西方宣扬普世原则的文化基因。

 

2001916日,小布什在悼念911遇难者讲演中,把911事件定义为战争,把反恐战争说成CrusadeCrusade就是基督教的圣战,就是十字军征战。20029月,美国评论家Alexander Cockburn 在一个左翼月刊CounterPunch上发表评论,把小布什的反恐战争与历史上9次十字军东征相提并论,说小布什的反恐战争是第十次基督教圣战(Tenth Crusade)。如果说反恐是基督教对伊斯兰教的圣战,那么美国在全球推行民主自由就是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圣战。所谓圣战,无论是基督教圣战(Crusade)还是伊斯兰圣战(Jihad),都是用暴力推行自己信仰的意识形态。西方的圣战,相当于中国的“吊民伐罪”,就是一个师出有名的旗帜,是战争舆论的基础。当网络水军一股脑吹捧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抨击中国制度的时候,无形中也为日本东海挑衅和菲律宾南海挑衅制造了战争舆论。当美国政客可以无视事实把日菲越的挑衅倒打一耙地指责为“中国挑衅”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用为了民主圣战不惜一切手段来抚慰良心。人类历史中有两种邪恶:一种是赤裸裸的邪恶,曰利益至上;另一种是以“普世道德”进行的侵略战争,与历史上的圣战一样,以上帝的名义进行屠杀。圣战就是替上帝行道,是上帝意志的实施,是对人类良心的屏蔽。

 

占领伊拉克战争不到两个月,小布什就说“使命完成”。使命(mission)这个词在基督教文化中就是受上帝指使到域外的任务,源于基督教的跨文化转播基督教的福音布道(missionary)。福音布道(missionary)就是把非教徒变为基督教徒的使命,就是让世俗社会变为基督教社会。马太福音281920说到:“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这就是基督文明文化扩张统一意识形态的使命。所以,有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就有小布什占领伊拉克推行西方民主。马可福音161516说到:“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这就是基督徒的救世布道使命,是要统一全球意识形态,归化所有异教外道,这是基督教文明的社会心理。

 

专门从事福音布道的基督徒叫着福音布道徒(evangelist)。华人到海外所感受到的文化冲击之一就是这种主动敲门传播福音的福音布道徒。他们敲门要劝你信奉基督,他们在街边散发福音宣传册,他们在街上主动用汉语和你搭讪,然后三句不离本行地转让劝你归化基督。福音布道可以是和平的精神感召,如今天散布全球的NGO中间很多就是福音布道徒,他们办医院、办孤儿院、办学校等慈善事业,以身作则感化蛮族(Heathen)。基督教创教之初的四个福音布道徒是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新约里四个福音书就是这四个使徒的记载。基督教脱胎于犹太教,犹太教认为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上帝保护犹太人,上帝帮助犹太人。耶稣则认为上帝爱一切人,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上帝的信徒而得到上帝的拯救,这就是福音,就是非犹太人也可以受到上帝的庇护。大家可能都注意到,自从911以后,“上帝保佑美国”的口号在政客和美国民众口中风行,是所有爱国演说中必不可少的结束语,这就是继承了犹太教“选民”意识,即美国人是上帝的选民,上帝保佑美国打败其它国家,这种认为自己是上帝选民的优越感是犹太教的核心概念之一,也是今天美国特殊论的文化基础。

 

以慈善感化来感召归化蛮族,是和平的福音布道。但是,慈善事业回变形走样,当教会中奖励归化业绩机制出问题的时候,慈善事业就会变成物质刺激,你归化就给你好处,你不归化基督就不给你好处。这种物质刺激的福音布道叫着引诱外道变节投奔基督教(Proselytism)。与物质诱惑类似的是物质惩罚。当福音布道徒到异域的时候,可能用引诱变节比较多,一旦他们掌权了,垄断暴力了,可以强制命令了,就会把引诱变节变成对外道的惩罚。伊斯兰教使用这种方法比较多,即课真主税:你要么信奉真主,要么交真主税。这是穆斯林教众甚多的原因之一。这种行为可以演变成种族歧视,历史上犹太人受到迫害,这就是原因之一。犹太人不放弃他们的信仰,成为二等公民。信徒有特权,非信徒没有特权。西方文化中,蛮族(heathen)就是非基督徒,非基督文化就是蛮族。所以,美国有《排华法案》,就是对蛮族课人头税。欧洲移民都是信上帝的,而中国移民信孔子信佛,这在他们眼里就是蛮族。Heathen一词来源于没有开垦的荒蛮土地,也就是意指没有被基督教同化的文化和民族。

 

到域外归化蛮族的福音布道者往往违反当地法律,认为自己是上帝派来的,不受人间法律约束。当他们的布道使命受阻的时候,他们就会发动圣战。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列强于中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中,少不了允许福音布道保护传教士安全一项。文化扩张因此演变为侵略,演变为圣战。西方近一千多年以来,就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战的历史,就是基督教版图和穆斯林版图变化的历史。圣战,就是以战争推行普世原则,历史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把自己的一神教信仰奉为普世原则,所以,现代美国反恐战争被列为基督教第十次十字军征战非常贴切。

 

圣战的文化基础就是西方的福音布道情节(evangelism)。中国虽然历史上也认为有天道,也认为天道的唯一,但是,中国没有宗教圣战。相反,中国处理内外治理都是容忍不同意识形态。对内,历史上是土司制度,土司制度就是一个地区可以按照他们自己的意识形态实行他们自己的制度,这个文化历史反映到今天的中国政策就是一国两制。对外,历史上有藩属政策,邻国只要不侵扰中原,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实行自己的制度,以藩属纽带建立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的互利关系,这个文化历史反映到今天就是中国的不干涉他国内政和平定互利原则。佛教传统讲缘份,没有福音布道情节,不会敲门劝你信佛。佛家劝善,不强求改变别人信仰。西方一神教是强求改变他人信仰。所以,中国文化不是扩张和侵略的文化,而西方文化是扩张和侵略的文化。只是西方战略家思想家以其一神教自恃是上帝选民的优越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定中国崛起必然会和西方国家一样侵略他国建立霸权,由此产生了奥巴马杞人忧天的亚洲再平衡歇斯底里。

 

冷战两大阵营中,原本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大阵营意识形态对立。两种意识形态都是西方产物,都带有福音布道情节(evangelism),都在全球推行自己的意识形态。在中国羸弱的年代,两大阵营都想拉中国到其阵营中,美国支持蒋介石政府,结果蒋介石被赶到台湾。初独立的与蒋介石敌对的羸弱的中国只能一边倒到东方阵营。但这个一边倒十分短暂,十年下来中国就脱离了国际共运与苏联决裂,超脱于两大阵营之外。美国为了保护阿富汗不落入苏联手中,在自己阵营内的阿拉伯国家中,鼓动超越国界的伊斯兰宗教势力在苏联抗击苏联,美国培训基地组织,终于在阿富汗击败苏联令苏联解体。如此营造了一个武装NGO:基地组织。基地组织并不是一个国家实体,以国家实体定义的国际政治中忽然多出了一个跨国际的武装NGO,形成了国际舞台上的伊斯兰意识形态势力。如此,冷战结束以后就有了三种意识形态:美国为首的基督教文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没有国家实体的伊斯兰意识形态,和中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阿富汗战争,是基督教意识形态联手伊斯兰意识形态对抗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苏联解体以后,美国立即把矛盾对准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从技术封锁,到轰炸前南中国领馆,到银行号,到海南岛间谍飞机撞机,这是美国的一个意识形态主攻战场。只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中国并没有福音布道情节,当从军事围堵、经济围堵到大量NGO和教会渗透往大陆灌输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同时,中国并没有进行意识形态对抗,甚至还学习西方,结果十年下来,发生911,小布什第一时间就是说出了圣战(crusade),美国开辟了意识形态第二战争:反恐战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两个意识形态在对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上是联盟,这个联盟在阿富汗、科索沃、车臣上都是一致对俄的联盟。

 

所以,我们看到这种大国游戏。关塔纳摩监狱关押的疆独分子,是美国反恐战争的俘虏,是伊斯兰意识形态对抗基督文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恐怖分子,但是,他们又是美国反对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一个战壕里的战友。美国因此把他们放虎归山,让他们继续做自由斗士。反恐战争,是美国一个国家实体对抗伊斯兰意识形态的美国国家实体的NGO:基地组织。阿拉伯之春是NGO推翻国家实体政权。美国打出的民主自由反对独裁专制的旗号,有西方基督教NGO发动群众,有基地组织的武装NGO为武装力量,横扫埃及和利比亚,然后有聚合到叙利亚。叙利亚反对派,就是西方制造舆论的基督教NGO和伊斯兰教的武装NGO的联合阵线。埃及民主选举了,推翻穆巴拉克了,原来的联合阵线立刻就变成敌对势力,结果美国支持基督教意识形态军事政变推翻民选伊斯兰政权,恢复埃及的军事独裁统治。叙利亚反对派中的基地组织忽然攻进伊拉克,建立伊拉克黎凡特哈里发政权,从NGO变为国家实体政权,令美国左右为难。中国对于伊拉克这种基督教意识形态和伊斯兰意识形态的冲突,当然是不能支持任何一方,因为他们是联合反华的势力,他们之间发生冲突,是因为他们都是一神教,都有福音布道情节,都认为自己的上帝是唯一的真实的上帝,认为自己的意识形态是普世原则。中国对中东冲突双方,依然沿用华夏文明历史上的土司和藩属政策,化干戈为玉帛,只要做生意,什么都好说。

 

冷战结束以后,小布什和希拉里只是在冷战期间的西方阵营国家内部推行西方民主。苏东剧变东方阵营倒向西方,接受了西方市场经济和西方民主制度。但是,原本冷战期间就是西方阵营里的国家埃及、伊拉克和利比亚却难以实行西方民主。埃及独裁被推翻了,如今又恢复了军事独裁。小布什和希拉里不但在阿拉伯世界推行西方民主失败,而且养大了一个伊斯兰意识形态,增加了另一个意识形态敌人。在远东,如果美国把日本军国主要恢复了,就和美国把伊斯兰意识形态唤醒一样,都会以反华联盟始,以反目为仇终。保守势力联合反动势力对抗进步势力是徒劳的。反动势力的本质自然会对保守势力进行攻击。美国培养基地组织抗击苏联,结果自己吃了个911。美国联合伊斯兰武装NGO推翻卡扎菲政权,结果自己的大使被残杀。美国资助伊斯兰武装NGO反动叙利亚政权,结果闹出个伊拉克黎凡特哈里发。美国在中东推行西方民主,结果是壮大了伊斯兰极端。

 

国际意识形态格局,基本是三大意识形态。基督教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伊斯兰意识形态,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基督教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是是国际政治保守势力,保护垄断资本的既得利益。伊斯兰意识形态是反动势力,是恢复政教合一哈里发制度的历史倒退势力,是没有前途的势力。中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国际政治中进步的势力,引领人类发展的方向。美国轰炸前南中国领馆,间谍机到海南岛撞机,对中国步步紧逼,结果发生911。不是中国幸运,而是中国文化没有侵略扩张基因,而伊斯兰和基督教都有扩张倾向,只要中国的太极拳打得足够慢足够软,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冲突必然爆发。美国亚洲再平衡,教唆日菲越挑衅中国,结果发生伊拉克黎凡特哈里发,这不是中国幸运,而是中国本来就没有想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强加给伊斯兰国家和基督教国家,但基督教和伊斯兰都有福音布道情节,都要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到全球,他们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中国和他们的冲突是可以避免的。在反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线上,极端伊斯兰和基督教资本主义是联盟,是反华联盟;在反恐上,中国和美国是联盟;在反霸上,中国和穆斯林世界是联盟。这就是今天国际政治中意识形态的三国演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stapler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ouli' 的评论 : 简单的道理让你这么理解,可悲。
you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apler123' 的评论 :

你的意思就是 西方说中国不好, 不能证明自己就好。

基督教说穆斯林不好,不能证明自己就好。

当然反过来也是 穆斯林说基督教不好, 不能证明自己就好。

按这说法, 同样, 你说这文基本上是胡乱解释基督教的愤青文章, 不能证明你自己不是胡乱解释基督教的另类愤青。
stapler123 回复 悄悄话 基本上是胡乱解释基督教的愤青文章。有个特别简单的道理要清楚:说别人不好,不能证明你自己就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