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评说

版权说明:欢迎非商业赢利目的转载转贴我的文章。转载转贴时请注明唵啊吽笔名和博客链接。
个人资料
唵啊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战略

(2013-04-21 05:09:25) 下一个

国际政治中,大国强国不能没有大战略家。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被历史学家捧为战略家。亚历山大和拿破仑也是西方战略家。而实际上,西方战略只是深谋远虑的权术而已,因为那是为了某民族、某国家、某集团利益的战略。

战略家出得最多的是中国,中国战略家世界闻名。一部《孙子兵法》天下折服。毛泽东不愧是当代大战略家,他能把星星之火战略成燎原之势,可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那么,难道真是中国人比西方人聪明?不是。西方科学技术进步有目共睹,一个发明家爱迪生就可以垂名千古。中国战略优于西方战略,中国战略家强于西方战略家,关键是价值问题。中国有天道观念,有天下观念。中国战略是以天下大众利益为基础,不以一己之私为基础。中国战略是本质的战略,不是西方那种深谋远虑的权术。如今一些学者专家诽谤毛泽东,说毛泽东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但无可否认的是毛泽东建立了新中国。于是他们以西方权术之心度毛泽东天道之腹,说毛泽东权术了得,是帝王权术。但是,毛泽东的这种权术西方是无法学到的,因为这是为了天下大义的权术,不是为了一己之私的权术,为了天下大义的权术就是战略。毛泽东的战略,就是根植于民众之中。

最近看到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看到日本回来了战略,但是,美日这些战略面对中国战略苍白无力。为什么?因为中国战略根植于天下大义,即照顾了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利益,也照顾金砖四国的利益,更照顾了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这才是大战略。这就注定了中崛起无法阻挡,因为这是天道,是道统。一些把西方价值奉若神明的学者批判中国为什么自己孩子还没有校车就捐校车给给马耳他、为什么自己孩子还没有校舍就给非洲国家建校舍、什么是自己还没有吃饱就援助亚非拉等等,这是西方战略家思维,不是华夏文明战略家思维。西方战略与中国战略的基本区别在于西方战略的目的是利益,中战略的目的是大义。以利益为目的战略其实就是深谋远虑的权术,以大义为目的的权术就是厚道无为的战略。

中国人相信天地正气,相信天地之间有浩气长存。顺应了天地正气就是最优战略,顺应了人心背向就是最优战略。六十多年来,中国从任人宰割的弱国变成了世界强国,不能说没有战略家。三十多年来,中国从农业国家变为工业国家,不可能没有战略家。十多年来,中国一跃而成为经济第二大国,没有战略家是说不过去的。西方科技那么强,西方学术水平那么高,西方那么多出名的智囊团,怎么就看不到好战略呢?不是西方战略家没有头脑,而是他们的头脑用于谋取利益而不是谋求大义,所以出不了真战略,他们的战略只能在”只有永恒的利益”中打转。西方战略劣于中国战略,就是因为他们在国际关系中只讲国家利益不顾天下大义。西方文明中没有天下大义的概念。古代文明延续至今的只有华夏文明,因为华夏文明有天下大义观念,有本质战略。西方文明鼎盛一时,但终不能长久,他们的战略家无法维持西方文明长久。美国国会以牧师祈祷做为开会仪式,就职宣誓要手抚圣经,这种文明程度还很幼稚,其文明程度不及战国时期西门豹送河伯的水平。华夏文明这几百年处于低潮,但必将延续下去造福人类重现辉煌,因为中国战略家天下无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yuan222 回复 悄悄话 你躲避不了一个事实:中国的总体战略就是西化。请诸位大侠看当今的中国是越来越西化了,还是那一个西方国家越来越中化了!

不过话说回来:西化是世界潮流。民主自由已经被世界人民所接受,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因此西方文明也是当今世界的主体文明。

明智的中国大战略,那就是顺应历史潮流,以人民的利益为第一位,持续的改革开放,不要拘泥于什么传统文化现代文化,而是以人民为第一位,那个文化的那一点好,就推广发扬之。
忒绿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是个理想主义者。
只有国家利益,没有什么大义。
gagaga 回复 悄悄话 看不懂。。。
梦呓之言。。。
nightros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ulienmum的评论:中国的传统文化(至少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开始)是守江山而不是四处征战的文化。这和中国的地理位置有关。中国本土地域很广,资源丰富,而且以农耕为主,自给自足,周边的少数民族经济不发达,而且是游牧居多。中原的皇帝认为那些偏远地区即使打下来也很难守住,而且当地文化习俗与中原不同,纳入编制直接统治不现实,最佳的方式就是把他们算成附属国,每年收一些进贡,保证他们不出大乱子即可。中国东南部是海,北部西部都有荒漠高山阻隔,和其他早期文明交流要大费周折,所以没有侵略的便利条件,中原在地区范围内已经做到老大,没有出现土地不够用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强烈动力去侵略别人。

而欧洲诸国本身就互相战争不断,尤其一些沿海国家,非常注重航海业的发展,并且不断资助探险船队去开发海外疆土,这和他们本土地方有限,邻居的土地又很难拿来有关。所以还是围绕在争夺有限的资源上面。更何况殖民主义的重点是在占领土地,抢夺财富,具体实施方式是因地区而异的。像在中国和印度,基本就是掠夺资源为主(以贸易的形式或者直接抢),奴役和屠杀并非主线。

历史形成有其各种原因,一段时间内的适宜政策可能几百年后反而变成绊脚石。若是中国不是如此自满,不去费心了解其他文化的发展情况,并过于轻视海军(至今中国海军力量仍然大大落后于陆军),也不会后来被侵略者欺负得那么惨。

人类历史上各种不人道的纪录都有,要挖劣迹谁都可以挖出很多。中国皇帝多数不热衷侵略别人,但是很在乎内部权势斗争,为了维护统治不少很喜欢用酷刑的,株连九族,一句话不高兴就把人推出去斩了,用官本位和父子君臣把人固定到社会角色中(从而明确了他们的不平等),把妇女当成附属和玩物等等(西方在宗教的影响下很早就实行一夫一妻制,中国还在后宫三千,妻妾成群一直到民国)。这些也不是什么光彩事情。

问题是楼主比较的是目前西方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与中国传统政治理理念的优劣。当前西方国家已经摒弃了奴役制,也没有谁支持殖民主义了。他们国内的国民至少在法律层面基本达到平等,他们也在世界范围内推行“人权"理念,试图人其他国家的人也接受这种平等思想,倒是很多被推行的国家推三阻四,不愿意给自己国民平等权利。

至于做慈善是不是真心,所有在做的人都号称是真心的,所以很难区分。小布什在非洲也很受欢迎,因为他的任期内美国为非洲消除贫困和疾病(包括爱滋病)作了很多努力。比尔盖茨的基金也有很多项目在非洲。这些都是要靠大量金钱投入的,虽然并非所有财力都来自政府,但不能否认西方国家的非赢利组织是世界范围慈善的主力军,多数捐款也来自西方国家国民。以后中国财力增长了,也许可以取而代之,目前还要观望。

中国在世界范围的作为也不是完全无条件无目的。有些在做的人是真心,有些举动是为了换取国际支持。当年中国勒紧裤腰带支持的是其他共产主义阵营的兄弟,后来不少都皈依了资本主义阵营。现在中国支持的也不少是西方国家所不喜欢的国家和政权。不是因为那些国家额外需要支援,而是中国需要在国际社会有朋友,可是挑选余地不大,好的都被挑走了,就只能将就现成的了。

中国近些年在国际范围的影响很多是通过贸易,不纯是援助。很多在非洲的项目并非免费,而是要换取资源和市场。当年毛泽东的一些援助反而经济上更无偿,因为他要的是国际盟友,在态度上和意识形态上支持中国即可。现在中国不强调意识形态的分歧,而重于经济发展了,所以更多的是谈如何取得石油矿产等工业生产原材料,并为中国产品找到更大的国际市场。后者目的其实和西方国家的目的没有本质区别。

至于如何衡量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的受欢迎程度,当然主观上有很多,但是肯定谁都引用对自己有利的主观评论,所以没法得出一致意见。台湾可能觉得自己的独立地位是显见事实,并受到多数西方国家的同情和支持,但是从外交关系上面看世界上多数国家都承认中国政府而非台湾政府。战略伙伴关系也是如此,可能有战略伙伴不说明这些伙伴就是铁杆,但事实是很多国家允许美国和欧洲国家在自己的领土上驻军和建立军事基地,但是中国还没有享受这样的待遇。如果当地政府受恩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什么他们还要对入境的中国国民进行严格审查呢?假如一个朋友口口声声说和你关系很好,却处处对你设防,那么这份友情到底有多少分量?

我做这样的对比并不是以在贬低中国,我也坚信中国文化有其特有优势,至少不比西方文化差。但是说西方的战略眼光比中国传统的政治思想低一级,有点言过其实和把问题简单化。世界的实力平衡总是动态调整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一定是有互惠一面也有互相抗衡的一面。中国强大后的周边领土要求已经让邻居们都坐卧不安了,即使他们很多和中国贸易往来非常多,经济上很依赖中国。中国军队的智囊一定没有少研究西方战略理论,西方智囊也广招懂汉语,精通中国传统文化的专家,西方大学里的汉学研究一点也不落后。所以没有必要非比出个高下,认为好的就拿来用,一定拘泥于出处么?
tintin9999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中国出战略人才是因为国家大,人口多,历史长。所以,面对问题需要思考的范围也就难免更广泛,更复杂。产生的结果也就必须更深思熟虑。
炅龙 回复 悄悄话 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LZ是说西方战略是小人战略,西方哲学是小人哲学?! 但另一方面,西方是意识形态驱动的,每每用兵,都要有冠冕堂皇的出兵理由,当然事后是否证明了这理由是真实的时候西方住流民意往往不再追究当初的理直气壮了,西方民众从来没有反醒自己也没有反醒机制对支持出兵的那一票可能给别国人民带来的苦难,有时是深重的苦难。我觉得西方文化的这种矛盾的二重性导致他们行为的二重性,加上执行性代议民主制度强制要求的短期效应迫使他们不得不做出只顾眼前的效果的行为才是原因。
好象西方的“义”除了出兵的理由,由于往往在后面被发现与事实不符,更多地被用作是解脱的借口,比如伊拉克,就是给别人送民主自由解放啦等等。
julienmum 回复 悄悄话 赞同武胜说的“天下大同”更趋向于是一种价值观。

中国的皇帝没有请蛮夷来共享后宫三千,西方人请了吗?不但没有,他们更几乎是将土著赶尽杀绝,占领人家的土地直到今天。对比中国和西方殖民国家历史上对外侵略的次数与程度,哪一种文明更仁爱宽容,应该一目了然了。

西方传教士当中肯定不乏怀有爱心者,说没有才是假的。但看问题更重要还是要看本质,上帝教的本义规定唯有上帝是全能独尊的,他的子民还要通过拣选来分出三六九等,这就从本源上直接定义了人与人的不平等。召收第三世界国人民入教不难,谁不愿意多一些拥护者和崇拜者?但要让他们与白人子民甚至教宗平起平坐,这就不大可能了吧。

建医院、修学校、捐款这些事,只要你想做,谁不能做?但做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控制与交换,还是因为同情与真心的帮助?去非洲问问吧,西方人修的医院和中国人援建的铁路都还在,去问问那儿的人民是怎么想的吧。

最后说说护照免签的问题,个人从来没把这个当成一个国家优劣的判断标准。至于战略伙伴的多少与亲密程度,世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澳币都可以直接和人民币对换了,结论下得太早是不是有点草率了呢?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nightrose的评论:
引用“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比较的不是中西帝王的独裁性,而是对待治下百姓的地区和种族差别待遇。这种观念的确比种族灭绝或种族奴役的殖民主义要高尚一些。

nightros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武胜的评论:“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怎么就比殖民主义更高尚了?为什么人家自治好好的要来作你的王臣?还不是一来被武力征服,二来被利益收买?中国古代的国家治理理论基本上都是为君主制服务,为皇权作注脚的,否则根本不会流传下来。中国共产党采用的共产主义理论(由西方人创建)的确比中国古代那一套先进,但是从实践效果看来还没有哪一个国家走通了的。

若说理论的高尚,所有宗教说的都很高尚。普天之下的人类都是神的子民,即使帝王将相也不例外。所以传教士跑到天边就是为了找到那些迷途的羔羊,把他们带回神的光辉下。但是西方价值论并不依赖于宗教的理念,现代西方制度也是在承认人性的自私和政府强权的基础上建立的。他们有种种体制限制政府的作为,保证个人的权利,保证少数人的利益不被随便牺牲。不错很多今天的不少权利是那些团体争取来的,但是我们讨论的不是西方人本身比东方人更高尚更无私,而是他们的价值体系是否承认人性的自私并加以限制,是否鼓励无私的行为,是否保护弱势群体,尊重社会里每个人的福祉,是否对自己的国民有利,对世界其他国家公平。

理论上最好是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但事实是没有哪个国家真的对国民身份不加限制,允许任何其他外来人口到本国来分享资源,或者把本国的多数资源拱手送给别国国民。中国尚没有解决户口问题,连本国国民都要分城市乡下,进出香港也要严加控制,带多少奶粉都要数一数,就不要说完全资源共享了。中国目前的资源分配方式也主要是照顾本国公民,偶尔帮助一下其他国家。

事实上世界的资源总是有限的,若是由着每个人选择,一定是所需超过供给,所以才要有机制加以分配。承认人们的利益和自私性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因为这种对利益的追求也可以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政府需要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让愿意努力工作的人能得到回报,并保证最低生活水平,让丧失能力或短期内无法工作的人也能生存。西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也很多,但是要让被援助者完全达到援助者的生活水平,本来就是不现实的。中国的皇帝也没有对蛮夷们说“我的宝座请大家来轮流坐吧,我的后宫三千愿意和你们共享”。每个社会里都会有少数人愿意牺牲自己和家人来使陌生人的生活更好,但是多数人的奋斗目标基本是改善自己和自己周围人的生活环境。不承认这一点的理论和制度执行起来一定会出问题。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的天下观念的确站在更高的战略高度,“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民族融合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民族。大英帝国这么强大,为什么依然不过英伦三岛?因为它不给人家国民待遇,即使美加澳这样同民族的地方也不给,统治香港一百五十年也不给。基督教从来也不妨碍他们搞殖民侵略、鸦片贸易、人口贩卖和种族歧视。有无私的传教士并不能改变整体上利益驱动的西方价值观。美国搞民族融合也经历了痛苦的过程,包括南北战争和民权运动,开国“国父”们可并没有那么高的战略眼光,是实际利益得失才让美国最终放弃种族歧视。

确切地说,天下观念并不是一种战略,而是价值观,相对于一己之私的利益价值观,而且这两种观念是会并存的。
共-产-党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作者现在的文章简直越来越......除了一堆口号式的呓语堆砌,啥也没有了。这让我想起中共文革时期的一首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嘿!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啊,就是好......”
nightrose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把问题过于简化了。

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确有不少教导帝王怎样为民众着想,顺从天意之类的理论,但是多数没有回答帝王从何而来,由谁决定这个问题。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类的威胁也多是威胁而已。众帝王花在维护自己统治权上的精力一点也不比花在关心民众生存状况上面的少。优秀的官员不幸摊上了一个不成器的皇帝,也只好兢兢业业的辅佐下去,顶多就是在他的兄弟里面物色一下搞政变支持的人选,而很少有人敢站出来说“让我们选一个最适合治理这个国家,对百姓最有利的人来当皇帝吧”。所以所谓的顺从天意,顺从民心,其实也不过是美好的理论罢了。至于毛泽东的战略,军事上政治上他的确很精通,他的崛起也有时代特性,但是中国的计划经济体制的确在70年代末时已经变成中国发展的阻碍而不是动力。若非后来的改革开放(也就是接受西方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理念),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发展和世界影响力。

至于西方文明是否有无私的一面,看看他们宗教在全球推行的成功度就知道了。基督教的传教士们不远万里跑到各种国家地方去,包括中国,非洲等等,甘于忍受当地恶劣的环境,学习当地语言,给当地人开医院,开学校,他们本国的信徒也源源不断地捐款支持这些工作,使得基督教在发展中国家教徒甚众(在非洲教徒数量仅次于伊斯兰教),保持了世界第一大宗教的地位。这种思想渗透绝不是只通过自私自利的“战略”可以达到的。那些原来信仰自己本土宗教的当地人之所以愿意抛弃旧理念接受新的信仰,应该是看到了这个信仰里面无私宽容的一面,和感受到那些传教的人们的真心付出。【本人非基督教信徒,只是就现象评论而已】

至于中国进行对外援助时慷慨解囊,规格比对内还要高,应该是和中国政治制度和现状有关。因为中国古时的皇帝和现在的共产党领导人并不是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他们对国内事务的关注和处理是以不威胁政权为底线,在此基础上平衡对内对外的资源分配。有时需要发展和扩张中国在国际的影响,就需要牺牲一部分国内民众的利益。(同理,在平衡国内各地区之间利益时,也可以大刀阔斧的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比如三峡工程,官方征地等)。西方政客因为要担心下一任选举,自己政党的受欢迎程度,所以要迎合国内选民喜好。若是在国际事务处理能带来国内选票,就会去作,否则是不干的。

当然西方的定期选举制度有其弊端,导致政策趋向短期和随执政党变化频繁调整。并且西方政府的主要职责是维护选民的利益,不是去达到世界大同,这些都和学者哲学家们的理想状态有差距。但是从世界范围来看,中国的“战略伙伴”从数量和质量以及亲密程度上都无法和美国及一些欧洲国家相比。中国公民到国外旅行时的签证手续也远远说不上优先待遇。中国的国际战略目前取得的成果不过是能够和平崛起,维护自己的领土和主权而已。在国外的影响主要是经济方面的,政治和外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julienmum 回复 悄悄话 关于量化模型再多说几句。从本科学到研究生再到工作中,西方经济学的量化模型学了很多,但无一不加上若干这样那样的条件。每次学都在想,加上这样多限制条件的模型,在现实世界中到底有多少实际作用?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真实的人类社会经济行为的模式?这些量化模型,如果只是作为理论探索,尚好;但要拿来作为现实指导,那就太不靠谱了。更不要说还作为推之四海皆准的标竿,甚至为了政治目的沦为攻击不同观点、不同经济模式的工具,这样的研究就实在是太走样了。
julienmum 回复 悄悄话 没有一个符合人类大多数人利益的价值取向,人类这个群体迟早会崩溃。人的自私性导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今天联合在一起剿杀大义的盟友,胜利之日也就是他们开始自相残杀之日。所以,只有一定程度地牺牲个人的利益以求得群体利益最大化的大同理想,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保全人类这个种群。
longwo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很有道理。西方如果说有战略家,那是马克思。因为马克思研究了一个天下大义的“价值”。之后的经济学家只研究可以度量的“价格”,并且否认这个无法度量的“价值”的存在。存在与否,我不太感兴趣。但是如果凡事必须基于可度量的指标,则感觉失之偏颇。科学管理学的发展已经说明了问题。当大家拼命把什么都量化的时候,其实那些量化指标的选择、model,都不是可以量化的。所以到头来,还是一场空。量化的就是利益,不能量化的是大义。基于利益的战略是基于量化的科学,能解决一些问题,但在关键点上,还是一事无成。
9$ 回复 悄悄话 读后好像有点启发。
julienmum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此文,不能不顶。一直就认为,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本质上就是追求大义与只顾利益的区别,其它象什么人权啊自由啊,都是派生概念或者文字游戏。看过一个极端的假想例子,说世界末日到了,只剩最后一个面包,中国人会自己留一半,然后把另一半给别人;西方人会说对不起,我有保证自我生存优先的权利。中国人不是不想活命,只是道义上做不出来,做了也会自我道德遣责一辈子,良心上不好过。所以一直相信,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要同生共存人类才有希望,光靠西方文明,人类社会维持不了多久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