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生如戏 --- 从儿时的游戏说起,“过家家”

(2019-02-26 08:43:02) 下一个

朋友们,还记得童年时的游戏吗?还记得学龄前及学龄后一段时间的游戏吗?那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更不知男女大防。知道的不同是有花衣裳和没有花衣裳,长头发和短头发,蹲着撒尿和站着撒尿。

女童有一种游戏叫做过家家,在我的印象里第一个家发二声,第二个发四声。我邻居的女童是一个独女,比我大一两岁的样子。她会弄来一个洋娃娃,哄她睡觉,讲故事,喂她吃奶。找来锅碗瓢勺(都是玩具),再扎上围裙,烧饭做菜。她有时会把我喊上,做她孩子的爸。

为了配合她,我就戴上她奶奶的老花镜,翻出她爷爷的巨厚德文书,装模作样。其实根本不看,那个老花镜已经让我头晕不己,想看的也只是她家带彩图的狐狸、狗、兔子之类的连环画。她会教我拎个包去上班,还没走到门口就喊回来,下班了。帮她忙家务,干活,切菜。......... 切 切 切。

五十多年过去,我家领导几乎是以同样的口吻和方式 yelled me 干这干那。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游戏人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唐山故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当了一辈子兵,都不知道当官是什么滋味。谢谢来访。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哈哈,难怪你总是组员,一脸当兵的样子。:)))开个玩笑,不必当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