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37):挪威的身影

(2022-01-06 16:56:27) 下一个

我想过,在土耳其,我会看到罗马帝国的身影;我也想过,在土耳其,我会看到波斯帝国的身影,毕竟这两个帝国都曾对这里长臂管辖过。但我从未想过,在土耳其,我会看到挪威的身影。挪威夏季的群山万壑,很多都被色彩鲜明的绿色覆盖。春绿、葱绿、草绿、墨绿等沿着山谷一层一层向山顶堆积,最后掩映在飘渺的云雾中。那会令双眸沉醉的美景,是王维笔下“柳绿更带朝烟”的画图。这在画家的调色板上都很难调出来的画图,哪怕只见过一眼,便很难忘却,而我从土耳其的卡尔斯(Kars)到世界文化遗产苏美拉修道院(Soumela Monastery)的沿途,就刚好重温了这幅让我铭刻心扉的画图。让我更没想到的是,这一路,我还重温了跟挪威一模一样的数不清的隧道。每每穿过隧道,我都会回想起挪威那些层层叠叠、连绵不绝的群山。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土耳其的群山,一点儿也不逊色于挪威的。从西北部布尔萨的乌鲁达山(Uludag)到西部爱琴海岸滑翔伞出发地的巴巴达格山(Babadag),然后到横亘南部的托罗斯山脉(Taurus),再到中部双遗产格雷梅旁边的埃尔吉亚斯火山(Erciyes)和内姆鲁特山(Nemrut),最后到东部亚美尼亚人的圣山阿勒山(Ararat),这一路,我几乎每天都在山中绕行,以至于我差不多成了开山路的高手。可是土耳其的山,远远不止这些。在它北部的黑海海岸,有一个从西部的马尔马拉海一直延绵到东部格鲁吉亚的庞廷山脉(Pontic Mountains)。我沿途见到的挪威的身影,正是拜这个大名鼎鼎的山脉所赐。

这个东西走向,平均海拔两千多米,最高峰近四千米的庞廷山脉,像一条锁链,把黑海海岸和安纳托利亚高原分割开来。同时,它也像一堵高墙,把黑海的湿润空气拦截在外,使其难以进入高原内部。这样的自然因素,不但把由海岸到内陆的通道限制在了几个小山谷之中,使黑海海岸在历史上与安纳托利亚高原隔绝,也让山脉南北两端的地貌大为不同。满山苍翠和芳草茵茵只能出现在被温暖的风雨润泽的山脉西北坡,而苏美拉修道院正是掩映在这片葱绿之间。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从卡尔斯到苏美拉修道院,7个小时的路程。这么长的路程,我脚不停歇地一路开过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土耳其变幻多样的地貌山川,是我不知疲倦的源泉。当我在秃山和草甸中盘山而过,看到那一片片让人心醉的满山绿色时,我仿佛从荒野重回到了人间。在一个山口处停下,微凉的风迎面吹来,暑气皆无。望着远山的青翠,闻着草木的清香,听着鸟儿的鸣叫,我被周遭的风韵感动。莞尔一笑,全身心都是那样轻盈,轻盈得不饮自醉。与层次分明的绿色缠绵,缠绵出了长天一色;与清凉湿润的风对酌,对酌出了一世长情。

我在跟挪威一样,会让我永不厌倦的美景中缓缓盘山而行,穿过一个小镇后不久就开进了苏美拉修道院所在的群山中。这群山,跟中国的很多山并无相异之处,幽静、清新。难得的是,这里飘起了雨丝。离开爱琴海岸的特洛伊,我在土耳其就再也没见过一丁点儿的乌云密布,更别说细雨霏霏了。更幸运的是,土耳其的封国政策在6月30号结束,在此之前,很多博物馆都关闭,也包括此修道院,而我到达时恰好7月初,修道院开门大吉,我有幸目睹了这个世界遗产里里外外的“真容”。这是我在土耳其看过的第15处世界文化遗产。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去苏美拉修道院沿途

若要看到修道院的“真容”,可以步行爬山50分钟左右,也可以乘坐小巴。我想节省体力,于是买了小巴的往返票和修道院的门票。门票75里拉,不到10美元,很便宜。在小巴绕山而行时,我远远望见了建在一千多米高悬崖上的修道院,那悬空的样子,让我一下子想到了山西大同的悬空寺。

虽然建于北魏成立伊始的苏美拉修道院“悬空”的方式跟悬空寺雷同,但建造时间却比建于北魏时期的悬空寺早了一个多世纪。与把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这三个儒释道代表人物供奉一堂的悬空寺不同,苏美拉修道院尊崇的是基督教中的圣母玛丽亚。它来到人世间不早不晚,正是时候,因为此时刚好是把基督教定为罗马帝国国教的狄奥多西大帝统治期间。这位大帝是统治整个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位皇帝,在他死后,帝国被一分为二,西方的西罗马帝国和东方的拜占庭帝国至此渐行渐远,再也没合二为一过。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那么,这个“幸运儿”为什么会被建在远离帝国中枢的深山老林里呢?相传希腊两位互不相识的修道士都做了一个相同的梦,他们梦见已失踪多年的著名圣母玛利亚圣像会在苏美拉修道院所在地找到。随后受到圣母玛丽亚指引的两位修士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果然在一个山洞中发现了圣母的雕像。这个雕像非比寻常。它是《福音书》作者之一圣路加(Saint Luke)的作品,有人说他是为圣人绘制肖像的第一人。如此珍贵的雕像当然不能随便迁移,于是两位修士遵从圣母的旨意在此建造了修道院来保存这个珍贵的圣母雕像。

圣母的选址一定不会错。修道院被四季常青的群山环抱,面朝峡谷,脚下是奔腾的河流,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景致。时常升起的云雾会给悬崖上的修道院裹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使其似近若远,似远非远,就像远离尘世的桃花源,美极了。不过,修道院以苏美拉来命名却不是因为它的美。原因是修道院所在的黑山(Karadag)在希腊语的发音近似苏美拉,因此它便成了修道院的名字。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因为有圣母的加持和“生”逢其时,所以苏美拉修道院一“出世”就吸引了各地修士前来朝圣和修行。即使在罗马帝国分家后,此修道院也备受“恩宠”,不断被扩建,其中把拜占庭帝国带入中兴的科穆宁王朝,只在位3年的阿历克塞二世皇帝还亲自到访过这里。也许因为圣母的保佑,也许因为天高皇帝远,修道院不仅在拜占庭帝国的几次圣象破坏运动中免于覆灭的命运,而且在奥斯曼帝国穆罕默德二世宣布把所有修道院都改为清真寺时,也幸运地逃脱了穆斯林的“魔咒”。不过,穆罕默德二世的孙子-苏丹塞利姆一世却向修道院奉上了两个大烛台。这个幸运的修道院在一战后就没那么幸运了,它在土耳其基督徒和希腊穆斯林的人口互换后被废弃,之后又遭遇了一场火灾,火灾中修道院的木造建筑悉数被毁,这个有着千年历史的世界上最早的修道院之一就此“寿终正寝”。可是,圣母的圣地不容“烟消玉损”,在沉寂了近90年后,一群有着虔诚信仰的东正教徒于2010年又费尽周折在这里再次举办了弥撒,让修道院迎来了生机。土耳其现政府也意识到了包容的重要性,遂出资修缮了修道院,并允许东正教徒从2020年起,每年的“圣母升天日”都可以在此举行弥撒。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我对弥撒不感兴趣,我只想看看这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修道院如何地卓尔不群。在小巴停靠站的旁边,我发现这个被修在一个天然洞穴周围的修道院有一个“弟弟”-圣瓦瓦拉教堂(Ayavarvara Church)。虽然这个教堂内部和外部的废墟都不值得看,但站在外部的观景台上,不仅可以看到周遭宜人的美景,更可以远眺气势不凡的苏美拉修道院的一角。若想近距离欣赏苏美拉修道院,得沿着山坡走完300多米的栈道。走在森林里的栈道上,我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离开土耳其的爱琴海岸和地中海岸,我就很少闻到浓浓负氧离子的味道。半个多月的时间,我不是在秃山荒漠中走过,就是在高山草甸中穿行,我已忘记郁郁葱葱是什么样的景象。再次被温湿的气息包裹,我不禁绵长地呼吸,尽情享受大自然无私的馈赠。

慢慢悠悠走完栈道,眼前是一片宽阔的平台,看起来苏美拉修道院的建造方式跟用“挂钩”方式建造的山西悬空寺并不相像。黄墙红瓦的修道院历经了几个世纪的洗礼后而呈现出6层楼的架构,内有岩石教堂、10个大小不等的教堂、厨房、圣泉、客房、学生宿舍等72个房间,还有一座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及一个已成为废墟的水渠,最初的钟楼流失在了岁月的风沙里。虽然整个修道院外观很漂亮,也很有气势,但内部却很简朴。走入其内,就像走入了小迷宫,一个小房间连着一个小房间,中间参杂着小教堂。真难想象,千年前的修士们是怎样在这里生活的。像我这样的凡人恐怕很难适应这种艰苦生活,只有真正的信徒才会摒弃尘世的繁华与喧嚣,不惧困苦,追随信仰,在绝壁上搭建起自己的心灵驿站,苦并乐着。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我为这些修士们不屈不挠的精神而暗暗鼓掌,也为他们在数个世纪里留下的文明印记而拍手称快,这些文明印记即是苏美拉修道院的重头戏-教堂墙上的壁画。这些壁画跟厄赫拉热峡谷和格雷梅露天博物馆石窟洞穴的壁画不管是内容还是色调都很相似。壁画主题是圣经故事,从圣母玛利亚到耶稣的生活场景,从旧约中提到的先知到各种圣徒,从创世纪到上帝的训诫及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等,无所不包。 因为我已经看过类似的湿壁画,所以并没有被这些残破的壁画吸睛,但站在修道院宽阔的露台上,看着满目的绿色,拥有这片“黑海桃花源”之地的本都王国的历史一瞬间跃入了我的脑际。

这个本都王国的历史,要比苏美拉修道院的历史早得多得多。在一路东征,所向披靡的亚历山大大帝仙世后,他所谓忠心耿耿的部将们立刻把他征服过的土地搞得狼烟四起,最后代表欧、亚、非三大地缘板块的马其顿、塞硫古和托勒密胜出,瓜分了大帝留下的希腊世界的绝大部分,开启了新的王国模式。然而,在三大王朝之外,却有一股势力在黑海沿线悄然崛起,它们就是与欧洲相望的比提尼亚王国和与高加索地区相连的本都王国。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苏美拉修道院

虽然本都王国“身体”里也流着希腊化国家的血液,即靠海洋商业贸易为生,但国王却号称自己是波斯第一帝国的直系后裔,试图用叠加的属性来壮大自己。可是,代表希腊本土势力的马其顿王朝和在波斯第一帝国版图上“挥汗如雨”的塞琉古王朝都不可能坐视本都王国的强大。为了在夹缝中生存,本都王国和比提尼亚王国一起把欧洲的蛮族凯尔特人请进了小亚细亚半岛,充当他们的雇主,并协助他们在安纳托利亚高原西北部,波斯御道经过的地方定居,成为两大王国和塞琉古王国的缓冲地带,以避免地中海的希腊势力染指黑海。也是因为这些卡尔特人的存在,小亚细亚半岛西北沿海的帕加马王国才能一直保持独立状态,最后成为罗马共和国对抗塞琉古王国和马其顿王国的急先锋。

因为有了凯尔特人,也被称为加拉太人的协助,本都王国有了对外扩张的资本。向东本都王国征服了包括苏美拉修道院在内的领地及“金羊毛”神话故事发生地的格鲁吉亚,向北征服了黑海北岸的博斯普鲁斯王国,这个王国曾是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重要的粮食进口地。至此,本都王国把希腊人在黑海西、北沿岸建立的贸易据点全部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统一了黑海沿岸地区。“壮”起来的本都王国在帕加马王国和比提尼亚王国都归了罗马后,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必须要直面罗马,与之一决雌雄。在经历了与罗马的三次大规模战争后,本都王国终究“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小亚细亚半岛黯然落幕,有着挪威身影的苏美拉修道院属地及本都王国在小亚细亚半岛的其它领地都被罗马共和国收入了囊中。

本都王国版图

圣瓦瓦拉教堂

圣瓦瓦拉教堂

圣瓦瓦拉教堂

历史不会停滞,罗马共和国也不是终点。随着罗马帝国时代的来临,偏隅最初博斯普鲁斯王国之地的本都王国彻底灰飞烟灭。我在回顾完本都王国的历史后从苏美拉修道院的露台走向栈道,沿途又看见了很多漂亮的宝宝,这些小宝宝跟那些圣经画像中的脸庞很像。走到小巴停靠站,我没有坐车,而是顺坡而下去回味山清水秀的这里曾经经历的沧海桑田。一路上都是水流飞溅,绿意盎然的好风光。如果没有偶尔经过的小巴卷起的灰烟,我的确觉得这里像世外桃源。

走到停车场,当我在谷歌地图中输入本都王国领地,黑海沿岸的特拉布宗(Trabzon)时,突然发现手机没了信号。我想是因为大山阻隔的原因,开到山下的小镇一定会有信号的,于是顺着原路开,这个时候已经晚上5点多了,我除了早餐以外,还滴水未进呢。在小镇随便找了一家饭店,一进去就成了被观瞻的“猴子”。我没时间理会,点好菜后查看我的手机,依然没有信号。问老板,他的手机有信号,到这时候我都没意识到我的手机流量已经用完了。之前旅行时女儿是指路明灯,我连怎么查手机的剩余流量都不知道。在伊斯坦布尔我买的是25G的流量。我不知道25G意味着什么,但被告知,随便用,一个多月根本用不完,因此也没下载线下地图。现在线上线下地图都没有,我着急了。没有导航地图,我怎么去特拉布宗的酒店呢?无计可施的我只好请老板帮我查怎么去酒店,在大致了解后,我硬着头皮山路了。

苏美拉修道院所在地

苏美拉修道院所在地

苏美拉修道院所在地

苏美拉修道院所在地

一个小时的车程,最初都有路标指引,我轻轻松松走完了大部分,但接近特拉布宗市内时,我晕了,岔路太多,我只记得往左拐,但完全不知道酒店在哪里。情急之下,我开始找海边最高的清真寺宣礼塔,我知道我的酒店离黑海边的市中心不远。在宣礼塔旁不让停车的宽阔马路边,我看见一辆车打着紧急灯,心想:真是天助我也,想也没想就停在了这辆车的后面,下车请求援助。车里坐着两位女士,年轻的女士会说一点儿英文。我请她带我去酒店,她说她不知道我的酒店在哪儿,但是她的哥哥一会儿就会过来。她哥哥不会说英文,但人很好,把我的车开得飞快,一溜烟儿就把我送到了酒店,把他妹妹的车甩得不见了踪影。

坐在酒店里,我跟伊斯坦布尔的朋友联系,她提醒我是手机没有流量了,可怎么充值我也不知道,最后她先生帮我搞定了。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我在经历了有惊无险的一幕后,枕着黑海的波涛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去回望历史中黑海的风起云涌,去静看历史中黑海的花开花谢。

路线

晚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tc63' 的评论 : 祝你早日成行,土耳其会让你惊喜连连的。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埃及和土耳其是灵魂修炼之地,非常值得去。
pltc63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以后一定找机会在土耳其自驾游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你写太多的游记了,也是世上奇人。你去过的古文明地方我都没去过,很神往埃及和土耳其。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勇。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19428182' 的评论 : 是吗?我去过巴塞罗那,但没去过这个修道院,谢谢推荐。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rui' 的评论 : 谢谢,因为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Sumela Monastery looks like Montserrat Monastery near Barcelona of Spain.
zhirui 回复 悄悄话 厉害啊, 竟然跑到这样崇山峻岭的修道院去探究竟, 佩服你的勇气和精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