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41):革命育新都

(2022-01-22 12:51:57) 下一个

如果说君士坦丁堡是东罗马帝国的政治中心,伊斯坦布尔是奥斯曼帝国的政治中心,那安卡拉(Ankara)则是土耳其共和国的政治中心。看似安卡拉后来者居上,但其实它的历史比君士坦丁堡,也是伊斯坦布尔的历史早了3千多年。

那是谁最先拥有了安卡拉这块土地呢?是哈梯人(Hattians)。属于原始印欧系的哈梯人什么时候踏上这块土地的,不得而知,但史学家们说,他们在公元前2700年就跟苏美尔人建立了贸易关系,之后在哈图莎建城并创造了自己独特的文化。随着古亚述人在哈图莎城贸易点的建立,哈梯人的运势也走上了巅峰。在这期间,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帝国的阿卡德帝国的第一位君主和把帝国推向顶峰的第四位君主都曾想把哈梯人的地盘儿据为己有,但哈图莎城的易守难攻让他们不得不班师回朝。当哈梯人在哈图莎和安卡拉所在地呼风唤雨的时候,古埃及在古王国动荡的第一中间期。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在“四六不懂”的赫梯人(Hittites)迁入后,哈梯人就担当起了教化蛮族的职责。不过,没有文字却比赫梯人文明的他们不仅没能同化赫梯人,反而在赫梯人建立古王国之后被赫梯人同化了。与此同时,赫梯人也把哈梯人的领地,包括安卡拉在内,一起并入了自己的王国里。但是哈梯人的文化还是注入到了赫梯人的基因里,连赫梯人的名字都是沿袭哈梯人的。

赫梯人踩着哈梯人的足迹,一步步从古王国迈向中王国,最后走到了帝国时代的新王国。当赫梯帝国在安卡拉的土地上叱咤风云之时,古埃及在新王国的第19王朝,那场著名的卡迭石之战正是在此时发生的。如果说这时古埃及的新王国是赫梯帝国的旧敌人,那差不多80年后与之发生特洛伊战争的迈锡尼人就是它的新敌人,他们冥冥之中的联手把赫梯帝国推向了崩溃的深渊。两败俱伤的卡迭石之战,让赫梯帝国的上升运势戛然而止,之后双方断断续续10多年的战争更是耗损了赫梯帝国的国力。这场战争让亚述人“渔翁得利”,强势崛起,给赫梯帝国埋了一个“大雷”。因为这个“大雷”,赫梯帝国才不得已与拉美西斯二世签订了史上第一个和平条约。而长达10年的特洛伊战争,则让赫梯帝国“伤痕累累”,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年就“挂”了。

赫梯帝国版图

安卡拉

安卡拉

可是,这个间接让赫梯帝国“挂”了的迈锡尼人似乎跟赫梯人很“有缘”呢。当居住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他们进入城邦阶段时,赫梯人进入了王国时代;当迈锡尼人进入王国时代时,赫梯人进入了帝国时代。这样说,或许赫梯人是迈锡尼人的老师也说不定,因为迈锡尼人建的卫城跟哈图莎很相像,也有狮子门。谁能想到,他们之间的“缘分”却是“孽缘”。这个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存在了六个世纪左右的赫梯国,从存活的长度来说,无法跟如尼罗河一般绵长的古埃及相比,也无法跟它南部兴了又衰,衰了又兴的亚述国相比,但第一个掌握了冶铁技术的它却让人类文明发生了质变,那就是从青铜时代跳入了铁器时代。

安纳托利亚没有了强权,各种“山猫野兽”都出来活动了,最活跃的就是古希腊人。对内陆不感兴趣的古希腊人占据了安纳托利亚的地中海岸和爱琴海岸,而安卡拉所在地,被弗里吉亚人占据。按照历史学之父希罗多德的说法,来自巴尔干半岛马其顿的弗里吉亚人肢解了赫梯帝国,之后他们以安卡拉为首都,建立了王国,第一次给安卡拉带来了高光时刻。

听起来不那么耳熟能详的弗里吉亚人在古希腊神话里可不是一般般的存在。他们的首位国王戈耳狄俄斯原来是一个农民,被神择选而成了国王。为了表示谢意,他准备把给他带来好运的牛车敬奉给神,又怕它被偷,于是用绳索将之捆牢,并打上了无数复杂难解的结,这就是著名的“戈耳狄俄斯之结”。神谕上说,能打开此结的人可以做安纳托利亚之王。当亚历山大大帝来到这里,看见此结时,一剑劈开了它,神谕应验。今天的人们用这个故事来隐喻用非常规方法去解决难题。

弗里吉亚王国版图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他的儿子在古希腊神话中也同样有名。大神送给了他一个法宝,那就是他碰过的食物都会变成黄金。后来在音乐比赛中,作为裁判的他因判用弗里吉亚技法演奏的阿波罗败而遭到了报复,阿波罗让他长出了一对驴耳。为了遮丑,他戴上了一顶红帽,这就是著名的“弗里吉亚无边便帽“,之后它成了东方的象征。古希腊人为了说明特洛伊王子不是希腊人,在给他画像时就给他戴上了这顶弗里吉亚帽。此帽在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中被用来代表自由,因而它又被称作“自由之帽”。今天,在很多拉美国家的国徽上能看到它,在动画片《蓝精灵》中也能看到它。

这个地处古老商道上,跟特洛伊国是“亲家”,跟亚述国是盟友,其音乐中的养分被古希腊人吸收,所供奉的库柏勒女神被罗马千方百计请去的弗里吉亚王国不管有多“牛”,也不能阻止它消失的命运。在它消失后,它的邻居,位于流入爱琴海的盖迪兹河(Gadiz River)河畔,制造了世界上最早贵金属货币的吕底亚人整合了安卡拉在内的安纳托利亚高原,成为了这里的霸主。不过当崛起于伊朗高原的米底人和波斯人组合了更强大的力量时,吕底亚人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昨日黄花,安卡拉所在地迎来了新主人。

吕底亚王国版图

安卡拉

随着波斯人建立的波斯第一帝国被亚历山大大帝扫尽“垃圾堆”,随着大帝仙逝后他的将领开始瓜分他留下的希腊世界,安卡拉所在地被奇怪的主子占领,即欧洲的原住民凯尔特人。之所以说同属于印欧系的凯尔特人很奇怪,是因为他们是从南俄草原向西迁徙,进入了今天的欧洲境内,而其它印欧系的哈梯人、赫梯人和吕底亚人则是从南俄草原向东迁徙,来到安纳托利亚高原的。那么,迁徙路线完全不同的凯尔特人是如何越过了达达尼尔海峡或是博斯普鲁斯海峡而成为安卡拉之地的“新贵”呢?

未开化的他们就像当年未开化的奥斯曼土耳其人进驻欧洲大陆一样,都是被“请”进来的。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他留下的希腊世界,在亚非欧呈现出塞琉古王朝、托勒密王朝和马其顿王朝三足鼎立的局面,但三大王朝的边缘地带,即黑海沿线却被与欧洲相望的比提尼亚王国和与高加索地区相连的本都王国占领。这两个希腊化小国为了避免塞琉古王朝和马其顿王朝的双重围剿,联袂把已经定居在今天保加利亚境内的凯尔特人用“八台大轿”抬了过来,充当它们的雇佣军,替它们“保家卫国”。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雇佣军,多么熟悉的名字,历史上多少充当雇佣军的蛮族最后都“反客为主”,上演了一出出“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大戏,凯尔特人也不例外,只是他们虽然做到了“翻身农奴把歌唱”,却没有“反客为主”,灭了比提尼亚王国和本都王国,而是在安卡拉地域另建新区。为什么两个小王国要资助凯尔特人在自己的眼皮底子下建立新区,是想“找抽”吗?当然不是。在安卡拉的东西两侧,有两条分别注入黑海的萨卡里亚河(Sakarya River)和土耳其境内最长河流,流经锡瓦斯和哈图莎的科泽尔河(Kizilirmak River),这两条河流是两个小王国的核心河流。为了不让塞琉古王朝控制这两条河流,顺流而下攻击它们,最安全稳妥的办法就是把战斗力强大的凯尔特人安插在这里,成为塞琉古王朝“北下”的楔子。两个王国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自从这些也被称为加拉太人的凯尔特人建立了以安卡拉为中心的加拉太区以后,塞琉古王朝的确止住了北进的步伐。同时,因为加拉太区的存在,位于爱琴海岸,后来被罗马共和国当“枪”使却不自知的帕加马王国才能一直保持独立状态。

当罗马共和国不知在哪位大神的助力下悄然崛起之时,最先倒霉的是塞琉古王朝,因为罗马把从迦太基著名军事家汉尼拔那里学到的策略第一个用在了塞琉古王朝身上。这个跟罗马在意大利半岛苦斗了15年,被西方誉为“战略之父”的汉尼拔的战略精髓就是以解放者的身份,通过战争让对手的势力范围陷入分裂状态。此条箴言今天仍不过时,还在被某些强国利用。而罗马发动的战争即是以解放者的姿态,联合帕加马王国侵吞塞琉古王朝在安纳托利亚的地盘。当马其顿王朝试图向西扩张,却在与罗马的第一次马其顿战争败北后,它便将扩张矛头转向了爱琴海地区。罗马又用对付塞琉古王朝的策略,帮助帕加马赢得了第二次马其顿战争,蚕食了马其顿王朝在安纳托利亚的领地。在塞琉古王朝和马其顿王朝这两股在安纳托利亚的强大势力都被“挑于马下”后,罗马也就不用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什么帕加马王国、比提尼亚王国、本都王国和加拉太区,统统被划入罗马“麾下”。罗马从此一路高歌,迈向帝国新时代!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从哈梯人到罗马人,安卡拉所在地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走过了近3千年,而此时的君士坦丁堡,还是一堆小山丘。这些人留给安卡拉的,不仅仅是人种的融合,更是文明的交汇与碰撞,而残存的文明印记,就保存在安卡拉的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Museum of Anatolian Civilizations)里。此博物馆,排在我认为的土耳其三大最好博物馆之首,另两个是阿达纳博物馆和乌尔法博物馆。

离开赫梯帝国的首都哈图莎,我一路都在限速的范围内开。因为不敢再超速,所以沿途我有精力细看土耳其人是怎么抓超速的。他们抓超速的方法五花八门,有的测速仪照车前面的牌子,有的照车后的牌子,还有的把雷达架在警车的顶棚上,躲在不起眼的路边,像贼一样,就是没看到跟锡瓦斯警察一样抓超速的。越接近安卡拉,测速仪越密集,几乎每个红绿灯都有。土耳其政府,你不会是“人傻钱多”才安这么多测速仪吧,亦或是某国捐赠的?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我想安卡拉这种大城市应该跟伊斯坦布尔一样,很难找停车位,所以在接近博物馆时,看到路边的一个收费停车场立刻开了进去。刚开进去,里面的人就让我下车,比划着说里面没有空位,他帮我停。我匆匆忙忙下车却忘了带充电器,这让我之后的博物馆之行直接“悲剧”了。

博物馆建在高坡上,旁边是风景优美的花园,我从停车场爬了几十层台阶,穿过这个花园走进了博物馆大门。到了博物馆我才发现,这里的路边就有停车位,而且不要钱。如果我此时想起来我没带充电器,那我会毫不犹豫折返的。博物馆也建在一个小花园里,由两座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建筑组成,很漂亮,是我去过的土耳其所有博物馆中外部环境最漂亮的。这样有年代感的建筑让它在1997年荣获了欧洲年度博物馆奖。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

能获此殊荣绝不会仅仅靠“脸”,其内部的展品和布展也比伊斯坦布尔的考古博物馆好,门票才80里拉,不到10美元,还包括中文解说,真是太好了。博物馆中的文物按时间顺序展出了新旧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亚述贸易殖民地时代、古赫梯和赫梯帝国时代、弗里吉亚王国、晚期赫梯王国、乌拉尔图王国以及古典时代和奥斯曼帝国的文物。奥斯曼帝国的最没看头。看过了土耳其的众多博物馆,我这个没有执照的“江湖郎中”给奥斯曼帝国的诊断是:除了会建造美轮美奂的清真寺外,其它的基本属于“没文化”,而公元前的展品,简直是超出我相像的好。

新石器时代的第一个精品是在世界文化遗产加泰土丘遗址(Neolithic Site of Catalhoyuk)出土的陶制母亲女神雕像(Goddess Figurine)。史学家们说,这个有着巨大乳房和宽阔臀部,坐在两只豹子之间的女神雕像成品于公元前5750年。此时是什么年代啊。如果拥有2/3神,1/3人基因,死于公元前2700年的吉尔伽美什生活在半人半神的年代,那这个女神所在的年代还是半人半神的年代吗?史学家们接着说,女神跟农业和人类生育能力相关,两腿之间立着的圆形可能代表初生婴儿的头部,也可能代表有名望的祖先的头骨。我在加泰土丘遗址看过这个女神雕像,不过是复制品,现在看到真品,真是太开心了。

加泰土丘出土的女神 (5750 B.C.)

神的各种姿势小雕像 (6000 B.C.)

加泰土丘出土的武器 (6000 B.C.)

加泰土丘出土的陶器 (6000 B.C.)

除了这个重量级的女神雕像外,新石器时代的精品还包括各种姿势的神的小雕像,有躺着的,斜着的,站着的、趴着的等等。如果说在加泰土丘出土的这些雕像和手镯项链等让我惊叹,那当我看到在这里出土的武器时,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武器全部由黑曜石和燧石制成,包括匕首、箭头、长矛、狼牙棒头和斧头,一切都是精心制作的。考古学家们说,这里发现的蛇形骨柄匕首和燧石刀刃是一种祭祀工具,不是武器,谁知道呢?我看过那么多博物馆新旧石器时代的文物,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此时代的武器,打破了我对那是一个“刀耕火种”年代的认知。

打破我对“刀耕火种”年代认知的还有加泰土丘出土的红陶印章(Terra Cotta Stamps)。这些印章的图案有四叶草和花卉,还有螺旋形和相互缠绕的锯齿形和其它几何图形, 所有这些图案既对称又富有韵律。看到这些,我不禁大呼“天啊”,我在希腊克里特岛和圣托里尼岛博物馆看到的原来这个时候就已经大量存在了。谁敢说那时没有文明呢?怪不得我在加泰土丘几乎什么也没看到,原来好东西都搬到这里来了,仅凭这一点,我就给这个博物馆加了5颗星。

早期青铜时代 (2500 B.C.)

早期青铜时代 (2500 B.C.)

早期青铜时代 (2500 B.C.)

亚述贸易殖民时代 (2000 B.C.)

当然,我的重点是解读神秘的赫梯文明,博物馆没有让我失望,从哈图莎出土的宝贝大部分都在这里。都有什么宝贝呢?有公元前18世纪赫梯第一任王国使用的铜匕首,匕首上用楔形文字刻着国王的名字;有公元前19世纪用象牙做的化妆盒,盒盖上镶嵌着黄金,青铜和铜,盒身上刻着人物形象;有公元前19世纪由黑曜石和天然水晶制成的水晶瓶,加工系数今天看都很大以及加工难度非常大的黑曜石板;有公元前19世纪的船形祭坛,祭坛里面是神殿和女神像,这种祭坛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贸易、运输和仪式中常被使用,在苏美尔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象征着一次宗教河流之旅。我在世界上的其它博物馆都没看见过这种祭坛。

除了这些宝贝以外,还有公元前17世纪集中反映赫梯艺术的裸体神像。大鼻子,大眼睛,八字眉的裸神坐在饰有几何图案的壁龛椅子上,手臂向外伸展,不知道做什么。还有一对来自哈图莎万神殿诸神之首的风暴神的一对双胞胎圣牛(Sacred Bulls)。其中一头代表善,另一头代表恶;一头代表白天,另一头代表黑夜;一头尾巴向左,另一头尾巴向右。液体都从两头牛的背部流入,从鼻子流出。还有在赫梯文化中有认可、安全保障和财产三种功能的赫梯印章及刻有赫梯语的铜板(Bronze Tablet) ,目前只发现一块,造于公元前13世纪。还有制作于公元前13世纪,建筑与雕塑相结合,绘制了宗教和神话场景的石板,这是展示赫梯艺术最重要的特点之一。令我欢喜的是,我看到了当年跟赫梯帝国打得死去活来的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一生挚爱的皇后奈菲尔塔利在卡迭石之战后写给赫梯帝国皇后的信,信中描写了两国交好,互赠礼物的情节。

赫梯船形祭坛 (1900 B.C.)

赫梯双胞胎圣牛 (1900 B.C.)

赫梯陶器 (1900 B.C.)

赫梯与古埃及的友谊书

赫梯Inandik花瓶

虽然这些文物对我来说都是极品,但赫梯的代表作,也是博物馆的镇宝之一却是Inandik花瓶。这个制作于公元前17 世纪的花瓶上描绘了国王和王后的神圣婚礼,底色是棕红色,人物用奶油色刻画而成,婚礼仪式通过花瓶从底部开始的的三根雕带展开,这是早期赫梯艺术的范例。

看到了加泰土丘和赫梯帝国的遗物,我已经相当满足了,没想到,这里还有公元千3千年后半叶用煅铁技术制作的铁质匕首(Iron Dagger)。它的手柄用黄金制成,刀片用铁,刀鞘用黄金材料装饰,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匕首。还有早青铜时代精美的金圣杯、金壶、金斧等和亚述人用楔形文字写就的结婚证、离婚证、条约文本、遗嘱等,以及阿卡德帝国创始人萨尔贡的石碑,上面刻着古代亚述方言,写着他从东到西镇压了所有国家,一天打败了70座城市并毁掉了这些城市的传说。还有女神神兽的铜鹿和男神神兽的公牛,这些公牛和铜鹿形状不同,但工艺相同,角各有特色。除了这些,还有用煅金制成,比特洛伊和美索不达米亚发现的更好的腰带和腰带扣,别针和装饰件等,及弗里吉亚时期的木制玩具。这是目前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木制玩具,木工手艺非常先进。此外,还有世界文化遗产哥贝克力石阵出土的石碑和乌拉尔图王国的文物。在一个宽敞的大厅里,还摆满了公元前无数王国和帝国的石雕,看得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立刻把此博物馆列入了我心中世界最顶级博物馆之列。

赫梯石碑

赫梯石雕

弗里吉亚石雕

哥贝克力石雕

正当我眼睛不够用,手也不停拍照时,我的手机没电了,气得我直跺脚,而楼下罗马时期的展品我还没看。好在罗马时期的文物我也看过不少,没拍照也不觉得特别遗憾。我兴高采烈离开博物馆,觉得倡导建博物馆的土耳其共和国国父凯末尔真是英明加伟大,但他最伟大之处是让土耳其成为了今天世俗化的土耳其。可他为什么不在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的伊斯坦布尔定都,而要选择安卡拉作为新都呢?

奥斯曼帝国的首都伊斯坦布尔,也是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从公元330年建城到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在近1600年的时间里,只被攻克过3次,最后一次被一战后的战胜国协约国占领。一战中站错队的奥斯曼帝国战败后不得不与协约国签订了《洛桑条约》,开始把帝国的很多领土割让给希腊和亚美尼亚等国,最后奥斯曼帝国不仅失去了欧洲领土,甚至连个出爱琴海的海口也没有。协约国的贪婪不知道惹怒了哪个大神,之后让在达达尼尔战役后成为战争英雄的凯末尔“黄袍加身”。他在安卡拉建立了拥有所有政府实权的大国民议会,宣布土耳其唯一的合法政府在安卡拉,公开造奥斯曼帝国的反。这位土耳其独立运动的先驱不负众望,在安卡拉以西的萨卡里亚河(Sakarya River)旁一举击败了不争气的希腊军队,随即在条约中没占到大便宜,并伙同苏联向凯末尔提供武器的法意宣布不承认条约的有效性。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安卡拉

革命成功的凯末尔最终与协约国签订了《洛桑条约》,确定了今天土耳其的版图,保留了欧洲部分的东色雷斯地区,让它有资格号称自己是欧洲的一部分,同时取消了库尔德族自治,这给土耳其政府埋下了不稳定的种子。《洛桑条约》签订后,土耳其共和国与随之建立,凯末尔的“龙兴之地”-安卡拉,理所当然成了首都的不二“人”选,安卡拉也因为他而再次走上被瞩目的历史舞台。土耳其共和国的建立,最倒霉的就是给英国打前站的希腊人和给法国提供情报的亚美尼亚人,他们占主要人口比例的城市-千年古城麦士那被一把火焚烧殆尽,死的死,亡的亡,惨不忍睹。之后,共和国在这些人的尸体上建成了不折不扣伊斯兰风格的伊兹密尔。

给土耳其带来新生的凯末尔很清醒。他在战争中看到了西方的先进,也知道奥斯曼帝国时期宗教是如何干政,掣肘改革的,这也是他不把首都设在宗教势力强劲的伊斯坦布尔的原因之一,于是他开始了如火如荼的世俗化改革,将伊斯兰教从政治中剥离出来。他废除了哈里发制度、取消了伊斯兰教的国教地位、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建国原则、用西方历法取代伊斯兰历法,允许妇女参政、引入拉丁字母取代阿拉伯字母、废除一夫多妻制等等,让奥斯曼帝国统治了600多年的这块土地彻底旧貌换新颜。

乌鲁斯城堡

乌鲁斯城堡

乌鲁斯城堡

乌鲁斯城堡

自由开放的土耳其让西方国家从心理上开始接纳土耳其,凯末尔也腾出手来建设他的新都-安卡拉。若要领略这个国父用心血打造的首都,一定要去离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很近的乌鲁斯城堡(Ulus Castle)。

占据全市制高点的乌鲁斯城堡曾是一个要塞,最初由弗里吉亚人建成,之后由加拉太人重建在罗马、拜占庭、塞尔柱和奥斯曼时代都翻修过。城堡由内外墙和无数塔楼组成,现已是一片废墟。我以为,这种废墟只有我这种外地人才前来参观,没想到,一群本地人跑来居高临下欣赏安卡拉城。安卡拉,这个因凯末尔才成为土耳其除伊斯坦布尔外的第二大城在我眼中并不漂亮,原因是它不靠海,这让它跟伊斯坦布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土耳其国父的敬仰。如果我想表达我的敬仰之情,那我得去他的陵寝(Mausoleum of Mustafa Kemal Ataturk)。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博物馆

他的陵寝离我的酒店不远,因堵车,我错过了它的开门时间。当我在傍晚散步去这里时,我注意到这里被荷枪实弹的军人把手,这是我第三次看见土耳其军人,另外两次在阿达纳的美军基地和从特拉布宗到锡瓦斯的山谷。国父的陵寝嘛,肯定不一样。它坐落在一座小山上,被郁郁葱葱的树林覆盖,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国父陵寝所在建筑物的一丝“毫毛”。第二天当我开车来到此门时,被告知,这里只允许步行者进入,无奈我绕着国父陵寝找另一个门,在入口处,我遭到了跟美军基地一样严格的安检,但是停车却不要钱。

国父陵寝所在的园区恢弘大气,视野极好,有点像南京的中山陵,只是凯末尔的陵寝由长长甬道的花岗岩石狮守护,台阶也没有中山陵的多。园区内不仅有土耳其国父的陵墓,还有5个塔楼。自由塔上的天使浮雕象征着自由,她拿着的一张纸象征着土耳其的自由宣言,而她饲养的马则象征着自由和独立;和平塔塔墙上的浮雕表达了国父崇尚国内和平和世界和平的理念,上面的士兵象征着对和平守护者的土耳其军队。4月23日塔内墙上的浮雕描绘了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开幕的情景;改革之塔塔壁内用一只微弱的手握着即将熄灭的火炬的浮雕象征着奥斯曼帝国的垮台,而另一个用强有力的手向天空发射火炬的浮雕则象征着土耳其共和国和凯末尔世俗化和现代化的改革;国家契约塔内四只手连接剑柄的浮雕象征着拯救土耳其的共同誓言,这个塔位于博物馆的入口处,博物馆内展示了国父生前用品、戎马生涯和政治建树以及油画作品。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

土耳其国父陵

说实话,我对国父陵寝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中国人不是常说“成王败寇”吗?凯末尔赢了,所以他有资格为自己树碑立传,但宋代名家辛弃疾写的好:“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凯末尔跟在土耳其这块土地上曾经笑傲江湖的其他先人一样,终究会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不过,因为他坚定不移地保持了伊斯兰教信仰,同时没有让土耳其黑袍遍地而影响我的观感,我还是祝愿他在山一程水一程的时光里,在繁华与喧嚣的年轮中,永垂不朽!

路线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界在我心中' 的评论 : 谢谢你喜欢。我去的时候一美元换8块多里拉,我已经觉得很好了,红茶5里拉一杯。当然,现在更好,如果不涨价的前提下。
世界在我心中 回复 悄悄话 写得非常好,我去过两次土耳其,都没去过安卡拉,读了你写的多篇土耳奇的游记,收获不少。我去土耳其时,一美元兑四点几里拉,两个里拉一杯红茶,现在一美元兑换十三个里拉了,到土耳其旅游会觉得非常便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