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40):远去的帝国

(2022-01-18 16:26:22) 下一个

是谁说过:“时光就像缓缓流淌的小溪,一点点地汇聚成岁月之河。幸福的时光被隔在岁月的彼岸,只能用来回眸遥望”呢?这幸福的时光,可以是天真烂漫的童年,也可以是难舍难分的情缘,还可以是帝国如日中天的欢颜。可是,所有的幸福时光都像元曲《窦娥冤》中所写:“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管是波斯帝国还是罗马帝国,亦或是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都不可能重温自己的幸福时光,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幸福时光在土耳其的土地上永驻。它们的“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终究会在岁月的烟波云海中消散,而在土耳其的土地上,比这些帝国更早被扔进滚滚岁月长河里的是赫梯帝国(Hittites Empire)。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我对赫梯帝国的兴趣,是从踏上埃及的土地开始的。古埃及新王国第19王朝“爱江山也爱美人”的拉美西斯二世法老为了争夺富庶的叙利亚地区的控制权,厉兵秣马,向正处于鼎盛时期的赫梯帝国发动了战争,最后因难以取胜而不得已与之签订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和平条约。条约规定:永远不再发生敌对;共同防御入侵之敌;不得接纳对方的逃亡者并有引渡逃亡者的义务。此条约的原版我在埃及没看到,却在伊斯坦布尔的考古博物馆看到了。这场由拉美西斯二世挑衅发起的战争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卡迭石战役(Battle of Kadesh),卡迭石在今天的叙利亚境内,是连结南北叙利亚的咽喉要道。

发生于公元前13世纪末的卡迭石之战不仅是古代世界最大规模的战车战,也是古埃及国运的分水岭。虽然拉美西斯二世标榜自己在战争中取得了胜利,并在他给自己建造的阿布辛贝神庙中留下了此次战役胜利的壁画和浮雕,但作为主动请战的一方最终让叙利亚地区的城邦大多归属于赫梯帝国,自己也差一点儿惨遭毒手,其实意味着失利。从这场战役后,古埃及的军队就失去了向东征伐的锐气。在拉美西斯二世死后20几年,古埃及第19王朝便灰飞烟灭。这个变相决定了古埃及第19王朝命运,最先发明并使用了铁器,把人类社会从青铜时代推进到铁器时代的赫梯帝国,到底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呢?它的首都-哈图莎(Hattusas),这个我在土耳其看到的第17处世界文化遗产,会给出答案吗?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救“命”的乌龟

从罗姆苏丹国曾经的首都锡瓦斯到哈图沙,我又在荒无人烟的秃山野岭中穿行,最后谷歌地图给我指向了一条荒山野路,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地上的石子硌得车轮乱响,我心想,千万别爆胎,我可不会修车。我战战兢兢开完这条破路后,进了一个山谷,山谷里铺着柏油路,路况很好,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路况很好,也没有车,更没有测速仪,我开始加速,这时我看见路边有一只大乌龟,于是把车停了下来,给它拍照。没想到,这只乌龟救了我的“命”。就在我重新启动车,车速还没有起来时,我在前方一个拐弯处看到了一排测速仪。土耳其真够缺德的,这样的荒山野路也安测速仪,还安装在弯道处,不拐弯根本看不到。这测速仪是不是专门抓去哈图莎超速的?还没等我想完,我就被拿着跟锡瓦斯警察一样设备的一群人拦了下来。难道我又超速了?连续两天被警察抓超速,我这点儿也太背了吧,我这样想。

这群人把我的护照和驾照都要了去,然后查看我车后的车牌,接着打电话,又在那儿叽叽咕咕了好久,问他们,没一个人懂英文的,最后一个人把护照和驾照还给了我,说哈图莎的英文,这次我听懂了。他用手指示我往左拐,意思是我可以走了。临走前我瞪了他们一眼,没事儿来吓唬我,真讨厌。经过锡瓦斯的一“罚”和这次的一“吓”,我在之后的旅途中再也没敢超速。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不超速只能慢慢开。我一边慢行一边对那只乌龟表达无声的谢意,同时回首赫梯帝国不为很多人熟知的历史。

有人说,第一个掌握冶铁技术的赫梯人的历史是“一千辆战车的轰鸣”史,他们就是用铁打造的重装战车结结实实地在卡迭石之战中给古埃及人上了一课。也有人说,赫梯人的历史是一部“独角戏”史,原因是东西方学术界对他们历史的研究成果少之又少。若不是哈图莎的面世,赫梯人的历史说不定真的被掩埋在沙土之下。那么,这个让人类文明进入到新阶段的赫梯人是不是被尼比鲁星球上的大神择选的族群呢?

赫梯人居住地

赫梯帝国版图

也许是的,要不然给人类带来质变的铁器不会被他们第一个发明、使用并传播。可是,大神们对他们的护佑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因为他们最初跟其他游牧民族没什么两样,也是从南俄草原向外迁徙出来的。如果说属于原始印欧人的他们很幸运,那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向东至南迁徙,在翻越高加索山脉后,从亚美尼亚高原山地进入了安纳托利亚高原,即小亚细亚,这让他们比向西迁徙的游牧民族更早迎接文明的洗礼并与之发生碰撞。如果说他们很不幸,那是因为他们在公元前20世纪中叶进入小亚细亚想再向南部的低地地区渗透时,他们遇到了比他们更文明,更强大的古亚述人和古巴比伦人。出于生存的需要,他们不得不止步在小亚细亚。而这个时期的小亚细亚,跟他们同属原始印欧人,之后建立了米坦尼王国的胡里安人以及创造出鲜明文化特色的哈梯人却早在这里安家落户了。此时,古埃及在中王国的第12王朝,中国在虚无缥缈的夏朝。

赫梯人靠什么来整合周边族群的,不得而知。史学家只说,他们在公元前17世纪建立了王国,而这个时候,后来与他们发生冲突的迈锡尼人刚刚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建立了城邦,中国的商朝也刚刚建立,古埃及在动乱的第二中间期末。摊开历史事件发生的平面图,怎么很多事件发生得那么巧合?莫不是真有大神们在后面助攻?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赫梯人是在受到周边文明的哈梯人和胡里安人,还有两河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的影响,以及古亚述人把楔形文字带到小亚细亚后才摆脱愚昧,逐渐强大的。他们在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都陷入不安定状态时,顺势而起,建立了王国,史称古王国。至于是不是尼比鲁星球的大神们让意为“日出之地”的他们插上了腾飞的羽翼就只有大神们知道了。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去哈图莎沿途

腾飞起来的赫梯古王国在前三代国王的领导下,定都哈图莎,然后他们把当时世界上最大最富,阿卡德人拥有的巴比伦城夷为平地,还攻占了连接四方贸易枢纽的叙利亚阿勒颇和粮仓乞里乞亚,使其疆界达到地中海岸。为什么赫梯国王要不遗余地地向外扩张呢?为了控制贸易路线。这个时候是青铜时代,因赫梯人发明了降低铜熔点的铜锡合金冶炼术,因此作为青铜器必需原料的锡也跟铜一样,成了今天的芯片。从巴比伦到地中海岸,有一条重要的锡路,但在叙利亚境内,赫梯人遭到了拼死抵抗,他们无奈把矛头转向北,控制了另一条通向波希米亚,即今天捷克境内的锡路。

看起来应该高歌猛进的赫梯古王国在第三代国王死于宫廷阴谋后就进入了因王位继承问题而引发了大规模内战,领土版图不断缩小,其邻居胡里安人在此期间浑水摸鱼,进入王国时代,建立了米坦尼王国,阿勒颇也脱离了其控制。不知道是不是大神们在考验赫梯人,在经过几十年的动乱后,赫梯人迎来了一位开明君主-铁列平。他确立了王位归长子,长子死后归次子,无子归长女女婿的王位继承制,并规定王位继承由平民大会监督实行。这一政策的推行,给赫梯王国吹来了春风,王国也走入了中王国的新时代。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在这个时代,大神们送给了赫梯人一个重要礼物,那就是让他们拥有了自己的赫梯语和赫梯楔形文字。史学家们说,他们是第一支拥有自己文字的古印欧人。也是因为有了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出现在《圣经》上的赫梯人才在自己历史的舞台上翩翩起舞。他们用赫梯语编撰了重民轻罚的《赫梯法典》。法典规定,除了对性质严重的犯罪实行刑事制裁外,很多犯罪都可以用罚金来取代。其中第一条的大致意思是,如果一个人在争吵中杀死了另一个人,那这个人要安葬被他杀死的人,并交出4个人,然后用自己的房屋为这四个人担保。这怎么听起来有点儿像今天法律中的“取保候审”呢?在这期间,大神们还送给了赫梯人另外一个“江湖秘籍”,那就是冶铁技术,但赫梯人在中王国时期还没有把这个核弹级的技术用在军事和对外掠夺上。

就在赫梯人在大神们的关照下向文明人过渡,希望过岁月静好的日子之时,他们周边的米坦尼王国和巴比伦王国都借机壮大,让进入颓势阶段的古亚述王国变成了自己的附庸,而古埃及这个时候也进入了稳定且对外扩张的第18王朝。在这三股力量和其它蛮族的夹击下,赫梯人通过外交和联姻同文明的古埃及人和胡里安人交往,阿勒颇成了三国的交接地带。但这些手段并不适用于野蛮人,最后,赫梯的首都被北方的卡斯卡(Kaska)人劫掠,赫梯人被迫迁都。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随着赫梯国王苏庇路里乌玛一世(Suppiluliuma I)的上台,赫梯人也把他们的“江湖秘籍”运用到了军事上,并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军国主义国家,这让我觉得之后也建立了军国主义国家的斯巴达人是跟他们“一家”的。此时,古埃及的埃赫那吞法老正忙着一神教改革,而古亚述人也不知道受了哪位大神的恩宠,在埃赫那吞法老改革前就开启了中亚述帝国的新篇章。中亚述的重新崛起,让米坦尼王国不得不与它的竞争对手-古埃及新王国的第18王朝结盟。

苏庇路里乌玛一世国王大概是相信“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他给军队装备了大量铁制武器,用新型的铁质轻便战车和细菌战这样的生物武器带着赫梯人东征西讨,不仅夺回了首都哈图莎,还摧毁了米坦尼王国的霸权,使其成为附庸,同时夺取了古埃及在叙利亚的全部领地,并控制了地中海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广袤土地,垄断了近东的贸易通道和自然资源。在他的任期内,赫梯版图北起黑海,东达幼发拉底河,南抵黎巴嫩山脉,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帝国。在赫梯帝国如旭日冉冉升起时,古埃及那个如雷贯耳的图坦卡蒙法老刚离世,他的皇后,也是他的同父异母姐姐写信给赫梯国王,请求他派一个儿子来与自己结婚并统治埃及。不幸的是,赫梯国王派去的长子在途中被暗杀,国王自己也因为此事对埃及动武而在之后引发的瘟疫中死亡,但这依然阻挡不了帝国崛起的态势。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他的次子穆尔西里二世在接班之后,继续对叙利亚用兵,把从公元前19世纪就是重要木材贸易中心的城镇占为己有,同时征服了很多蛮族宿敌。这位国王文治武功样样皆佳,他是一位编年史学家,所写的编年史成为后人研究赫梯军事战略的宝贵资料。也许是赫梯帝国太神秘了,也许是这位国王太出色了,今天的日本人仍对这个帝国和这个国王念念不忘。日本漫画《天是红河岸》就是以此时的赫梯帝国为背景而创作的少女漫画,而漫画中的男主即是这个样貌出众、文武双全的国王。无独有偶,此国王还出现在了日本另一部少女漫画《尼罗河女儿》中。

赫梯帝国的强盛及和平环境,吸引了很多巴比伦人和亚述人活跃在哈图莎城,这些人有医生、商人、外交官和手工艺者,还有从巴比伦远嫁来的公主。这些人带来的先进文化融入了赫梯人的血脉中,让赫梯文明在语言文字、宗教经济、神话文学和医学艺术等领域都闪动着两河文明的影子,而根据现存的赫梯语和古埃及语文献,赫梯的医学和艺术二方面也受到了古埃及文明的影响。受两河文明和古埃及文明影响的哈图莎城,会像埃及的神庙和墓室一样带给我震惊的感觉吗?我一路开,一路这么想。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到达哈图莎城,已是上午10点多,可景区内一个游人也没有,我是第一个。看着茫茫一片的荒野,我知道我的希望跟对哥贝克力石阵的希望一样,又落空了。其实,我应该想到,在这块连接东西方通道的大地上,几千年的金戈铁马可以把任何古迹都踏平。虽然哈图莎城被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中,但我可以发挥我的想象力,去还原它曾有的富庶和繁华。

考古学家们说,哈图莎城最早可追述到6千年,那时这里是一个古老的定居点,到公元前3千年末期,哈梯人建立了城市并控制了周边的贸易。在公元前2千年初期,古亚述商人在这里建立了贸易点和居民区,并带来了楔形文字。为什么哈梯人和古亚述商人要在这里建城或设置贸易点呢?也许因为地理位置吧。它在河谷的最南边,最初被土耳其最长河流,流入黑海的克泽尔河(Kizilirmak River)的弯道环绕。此河被赫梯人称为“母河”,因沿岸的土壤呈红褐色,它也被称为红河,漫画《天是红河岸》中的“红河”指的就是这条河。哈图莎城四周都是岩石,而哈图莎城比这些岩石高出300米,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当年建立了阿卡德帝国的第一位君主就因为哈图莎的地势而久攻不下,最后不得不放弃进攻。哈图莎城除了北面以外,其余三面都被城墙包围。该城在公元前18世纪曾因一场大火被摧毁,直到赫梯古王国在这里定都,它才再次成为城市。当哈图莎城在中王国后期被卡斯卡人劫掠后,人们对这座城市就失去了记忆。在赫梯帝国重整旗鼓再次建城后,哈图莎城留在了考古学家们的解说词中。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他们说,哈图莎被内外两层城墙包围,分上城和下城。上城位于陡坡上,面积1平方公里左右,始建于公元前13世纪。它根据地形被划分为三个区域,分别通向不同地带。南边的弧形城墙上有5个门,带有狮身人面像的大门上面有一个堡垒。其它4个门中有一个是皇家通道,有一个带狮子雕塑。上城都是神殿和带有地下室的宫殿建筑群,二层楼的宫殿带庭院和回廊。在档案楼的地下室里,发现了近3300部编年史和30块刻有象形文字的石碑,其中2/3的编年史上都有国王的印玺。从赫梯帝国的第一个国王到最后一个国王,国王的印玺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此外,还发现了皇后的印玺。在上城,最主要的建筑是大神殿,神殿是为赫梯人信奉的风雨神以及太阳女神而建的。它分两个部分,周围是石子路和广场,后面是储藏室。大神殿和下城区之间只有一墙之隔,而下城区则是平民居住区和市场等。

在哈图莎城,还有一个巨大的人工湖,环湖的三面有三幢建筑,其中一幢的三面墙上都刻有浮雕,第四面墙上描绘了一个身着长袍,左手持一朵荷花,右手持一个拱形饰物的人物。另外,还有一个日晷和象形文字。城市的商业区建在下城区的一片天然岩石地上。这城市的设计怎么跟后来古希腊人建造的卫城一样,难道赫梯人是古希腊人建城的祖宗不成?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哈图莎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在哈图莎城差不多什么也没看到就不觉得特别遗憾了。我只要按照雅典卫城和帕加马卫城的样式,把哈图莎城现存残破、很多都看不出原状的大神庙(Great Temple)、、大城堡(Great Castle)、黄色城堡和耶尼斯城堡( Sari Castle & Yenice Castle)、南部城堡(South Castle)、狮子之门(Lion Gate)、大地之门(Ground Door)、国王之门(King’s Gate)和石碑等像拼图一样拼起来就好了。不过,跟这两个卫城需要用脚丈量每一处的方式不同,哈图莎城可以开车去每一个景点。我从下城慢慢开往上城,沿途每一个景点都不值得我驻足许久,从罗马尼亚来的老年旅游团跟我的感觉一样。这个曾经跟古埃及拉美西斯二世所在的新王国较劲并占上风的赫梯帝国,就这样不留痕迹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真是太可惜了。相比之下,当年在卡迭石之战中没能取胜的拉美西斯二世现在可以仰天大笑了,毕竟他留下的建筑和壁画还在埃及的土地上熠熠生辉,还在接受像我这样的人的赞叹和膜拜,而赫梯,如果不是卡迭石之战和古希腊神话中提到的特洛伊战争,人们早已不记得它曾在历史的舞台上还长袖善舞过。我带着对赫梯帝国的惋惜开往下一站-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Ankara),我要到安纳托利亚文明史博物馆中去感受这个远去的帝国的美丽与哀愁。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界在我心中' 的评论 : 谢谢,我们共同学习。
世界在我心中 回复 悄悄话 写得非常详尽,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