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39):超速罚款记

(2022-01-14 18:04:28) 下一个

离开黑海岸边,有着“土耳其江南”之称的特拉布宗(Trabzon)时,我已经在土耳其自驾了差不多一个月,开出了7千多公里。从大山到大河,从荒漠到草甸,我几乎看遍了土耳其的山山水水;从高速公路到乡村野路,从山谷小路到盘山公路,我几乎开遍了土耳其的沟沟坎坎。到土耳其的东南部以后,我每天都在开长途,可说起来很奇怪,也不是身强力壮的我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更不觉得无聊。土耳其的大好山河,绝色风光,就像躲在纱帘后的美女,吸引着我,诱惑着我,掀开那扇帘,泳进她眼睛里的海,去看她的明眸善睐,去看她的顾盼生辉。

锡瓦斯

去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就在我以为我会跟随“美女”不远不近的目光幸福地走完余下的旅途时,我在曾是丝绸之路上贸易中心的锡瓦斯(Sivas)外围遭遇了“滑铁卢”。中国人常说,“夜路走多了,难免遇见鬼”。这个“鬼”就是跟在埃及一样,我又因为超速被罚款。在国外自驾的两次罚单,都是在洗涤我灵魂的这两个穆斯林国家拿到的。这“哥俩”这样“穿一条腿裤子”,还真是齐心合力呢。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一天刚好是我的结婚纪念日。在举目无亲的土耳其,形影孤单的我在如此特殊的日子收到如此特殊的礼物,仅此一项,土耳其,就永刻在了我记忆的扉页上。

可是,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超速的呢?我也不知道。在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爱琴海岸和地中海岸,那无边无际的幽蓝和Tiffany蓝,我看都看不够,恨不得跟它们融为一体,在这些地方我是肯定不会超速的。在盘山道和乡间小道,我想超速也不可能。土耳其的公路上,包括山谷里,测速仪跟某国一样,遍地都是,还有假警车和假警察在路边时刻提醒着我,我也不可能超速。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小心,但没想到防不胜防,最后还是“中招”了。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从特拉布宗到锡瓦斯,还是漫漫长路,直线距离就要开5个多小时,可我并没有直达锡瓦斯,而是拐了个弯儿,先去了隶属于锡瓦斯省的世界文化遗产-迪夫里伊大清真寺和医院(Divrigi Great Mosque),这又增加了2个多小时。8个小时的路程,我要用怎样的体力和毅力才能把它开完啊,幸亏有“美女”的笑眼弯弯至始至终跟着我。从特拉布宗到迪夫里伊大清真寺,我先是翻越了大名鼎鼎的庞廷山脉,经过郁郁葱葱的山脉北坡后,我又开始与秃山野岭相会。虽然秃山野岭听起来很无趣,但这些山川会让大地显得很立体,而从路边流过的潺潺小溪和野地里摇曳的各色野花又让大地显得很灵动,我的双眸就这样追随着又立体又灵动的大地,不知疲倦地前行。

就在我美滋滋地欣赏土耳其的异域风情时,前面来了个“拦路虎”,几个军人把我拦了下来。这里也不靠近边界,怎么会有军人呢?难道有军事基地不成?这是我在土耳其自驾中唯一一次看到军人守候在路旁。我正在想的时候,两个军人上前跟我说土耳其语,我也听不懂,于是把护照和驾照都交了上去。他们看了几眼,互相说了什么,然后就放行了。我开出十几米后,忽然发现路旁停了两台美国军用悍马车,“作死”的我把车停下来,快速拍了一张照片。还没开出多久,前面又有一群站岗的军人把我拦下,后面截住我的军人们也赶了上来,其中一个指着我的手机,我一猜他们是要让我删照片,于是当着他们的面把悍马车的照片删了。看我删完照片,他们还在说土耳其语,我想他们是要我把照片从手机的垃圾箱里彻底删除,他们比阿达纳美军基地的士兵精多了。这样做完之后,他们把我放行了。也许,我的“霉运”就从这个时候埋下了伏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我在山谷中继续快马加鞭前行,沿途一片荒凉。不过,我却在炎炎夏日里看见了山顶的残雪,那一刻,我莫名地兴奋。在连续开了近6个小时后,我终于到达了迪夫里伊大清真寺。如果这个清真寺不是顶着“土耳其第一个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建筑”的美名,我是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的,毕竟我在土耳其已经看过太多清真寺了。这个我在土耳其看到的第16处世界遗产所在的迪夫里伊小镇(Divrigi)与其说是小镇,还不如说是小村庄。因为有了这个世界文化遗产,这个村庄才充满了一丝生气。

小村庄曾跟特拉布宗一样都属于本都王国,我不稀奇;它曾隶属于亚美尼亚王国,我也不奇怪,但它曾是门古塞克王朝(Mengucek Emirs)的首都,却有点儿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人们对这个在拜占庭帝国于曼齐克特战役(Battle of Manzikert)失利后趁火打劫建立的王朝知之甚少,只知道它由土库曼人建立,存在了一个世纪,之后成为了塞尔柱人建立的罗姆苏丹国的附属国。在王朝的倒数第二个苏丹统治这里时,他建造了迪夫里伊清真寺和医院。此时,君士坦丁堡已被拉丁帝国所占,拜占庭帝国的三个流亡政权正在帝国的土地上“舔着伤口”,处于上升期的罗姆苏丹国正在最杰出君主的凯库巴德一世执政时期。这位有着“伟大凯库巴德”称号的苏丹不仅把塞尔柱人在安那托利亚的影响力送上了巅峰,也给安那托利亚留下了璀璨的宫廷文化和丰富的建筑遗产,孔亚附近土耳其现存最大的苏尔汗商队驿站即出自他手。

迪夫里伊小镇

迪夫里伊小镇

迪夫里伊小镇

迪夫里伊小镇

门古塞克王朝版图

那么,迪夫里伊大清真寺和医院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它是安纳托利亚最古老的建筑群,也是安纳托利亚装饰最精美的中世纪纪念碑。清真寺的穹顶上方是一个令人震撼的八面锥形屋顶,中心上方是一盏灯笼,还有5个过道贯通清真寺,这跟传统的设计很不一样。清真寺有三扇门,北门面向麦加,门内都雕刻着繁复无比的花纹和几何图形,还有写着“全能的力量与真主同在”的《古兰经》经文,经文后面是建筑师的签名。清真寺另一位建筑师的名字被刻在了圆顶的拱门上,而凯库巴德苏丹的名字则被雕刻在了朝拜门上,门的下方壁龛上是华丽的阿拉伯书法。当进入圣地祈祷的信徒们凝视这些抽象而现实的雕刻时,他们会被带到一个非凡的境界。清真寺内部有棱文的祭坛圆顶、各种各样的拱顶和苏丹的单独祈祷室,这些都让清真寺独具特色。

而与清真寺一起位于南北轴线上的医院则是安纳托利亚的医院模型。两层建筑的它没有清真寺大,但雕刻比清真寺的更精美、更豪华。有一个被柱廊环绕的中央庭院,中间是喷泉。巨大的门上也刻着阿拉伯语铭文,写着“神圣的幸福之家”。门的内柱上雕刻着星星、符号、玫瑰花和花环,立柱上装饰着生命之树,后方是照明窗,这些设计也很独特。内部穹顶中雕刻着能治病救人的蛇和时间刻盘,还有夹层,这些设计都非同凡响。

迪夫里伊大清真寺和医院

迪夫里伊大清真寺和医院

迪夫里伊大清真寺和医院

听起来,这个由浅黄色切割石头建造而成,二战期间被用作秘密金库的建筑群还挺有看头的。谁能料到,当我风尘仆仆跑到这里时,大清真寺和医院因为整修关闭,还穿上了“衣服”,这是我在土耳其唯一一个没看全的世界文化遗产。幸亏没“穿”得严严实实的,我看到了清真寺和医院装饰精美的大门,可那个能进出清真寺的门也太小了,是不是穆斯林要表示自己的谦卑之心呢?

没看到世界文化遗产的“真容”,现在想起来就不是一个好兆头。我不甘心这样离开清真寺,看见它旁边有一座废弃的城堡,于是把车开了上去。这座建于13世纪中叶,被称作安纳托利亚堡垒模型的城堡比大清真寺和医院晚建了5年,也由门古塞克王朝建造清真寺的同一个苏丹所建,建筑师和工程师也跟大清真寺和医院的一样。它面向小村镇所在的卡尔蒂河峡谷(Calti River Gorge)和卡尔蒂苏玉河(Calti Suyu Stream),比足球场面积大7倍还多,被一千多米的城墙包围,为免受蒙古人进犯而建,现有一个蓄水池和各种墓室。城堡里曾有一个清真寺,如今已不知去向,但残留的塔楼还在。塔楼上的石砖都装饰着动物图案,还有探出头的狮子浮雕,因此塔楼被称作狮子塔。这样的造型,跟凡湖上圣十字教堂的浮雕和意大利锡耶纳大教堂正立面的动物浮雕如出一辙,而城堡的建造时间也和锡耶纳大教堂的相仿,却比圣十字教堂晚建了3个世纪。

迪夫里伊城堡

迪夫里伊城堡

迪夫里伊城堡

跟其它城堡不一样的是,迪夫里伊城堡有一个名为鸟洞的洞穴,这个洞穴一直延伸到狮子塔北面更古老的堡垒城墙废墟,那是公元9世纪保禄基督教派针对拜占庭人建造的防御体系。在这之前,有人说,基督教的圣保罗和圣母玛利亚在公元1年曾在这里避难,圣保罗还在这里写下了一些书信。

正当我看着那个鸟洞寻思着穿过它有没有危险时,一辆车驶了上来,从车上下来两位先生,一个是导游,另一个是锡瓦斯大学的教授,我跟着他们穿过鸟洞看到了峡谷和小镇的全貌。接着老先生问我要做什么,我说要吃午饭,他说他们也想吃,让我跟着他们的车。谁知道,整个小镇一家正经的饭馆也没有。小村镇的饭馆不是里面热得像蒸笼,就是连桌椅板凳也没有,最后两位先生把我领到了做土耳其比萨的手工作坊。这家作坊的老板让我坐在外面的小板凳上吃,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跟两位先生道过谢后,我决定去锡瓦斯吃午饭加晚饭,这一决定直接让我“悲剧”了。

鸟洞

卡尔蒂河峡谷

迪夫里伊

在离开小镇之前,我借一家门店的电源给手机充电,我到这时候还不知道车里是可以充电的。店里坐着几位先生,其中一位英文非常好。他说他在意大利当过英文老师,现在在伊斯坦布尔大学念哲学博士。这个小镇是他的家乡,他在这里准备他的博士论文。土耳其还有这么好学的,令我刮目相看。

迪夫里伊到锡瓦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对于在土耳其开惯了长途的我来说,这不算什么。因为想去锡瓦斯吃饭,所以我不自觉地加快车速。虽然沿途仍然是盘山道,但我已经驾轻救熟。临近锡瓦斯时,盘山道变成了直线的高速公路。就在离锡瓦斯市中心不到5公里时,我被拿着类似ipad设备的两个警察拦了下来。他们看我不会说土耳其,就用谷歌翻译告诉我我超速了。我心想我也没看见测速仪啊,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说后面一公里处有警察,是他记录的。听他这么说,我当时第一个念头是这是不是让我体验土耳其的民生啊。上次在埃及被罚,因我急着要去做核酸检测,因此也不知道埃及的警察是怎么发现我超速的,这一次我有的是时间,一定要弄清楚,于是往回开,看见路边停着一台非常普通,没有警灯的白车,面向车来的方向。我下车问他他是怎么知道我超速的,他给我看录像。原来车里的后视镜被拆掉了,雷达放在那里。他说限速120公里,而我开到了128公里,并说他没方法改记录,因为都是自动储存的。我在整个土耳其就没看见限速120的标志,好不好?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锡瓦斯沿途

土耳其假警车

愿赌服输。既然被抓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开回去准备交罚款。警察开出罚单,314里拉,不到35美元,比埃及的贵3倍多,但比美国的便宜多了。我掏出钱,他说他不收钱,让我去银行交。我知道银行至少5点关门,而此时3点刚过。因担心天蓝神学院(Gok Medrese)会在4点关门,于是我没着急交罚款,也没吃饭,匆匆忙忙去了神学院。

这个由罗姆苏丹国苏丹命人建造的天蓝神学院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力,我在马尔丁不就参观了两个神学院吗?这两个神学院跟天蓝神学院一样,也是塞尔柱人兴建的,只是比天蓝神学院晚建了一个多世纪。而罗姆苏丹国的建筑,我也不陌生,在孔亚我就看过不少。不过,当我远远看见塞尔柱人用最喜欢的经典蓝色釉砖建成的双子塔时,我还是很兴奋。二层楼的天蓝神学院没有马尔丁的两个神学院大,但外部雕刻比马尔丁的都精美,那华丽、繁复,刻有塞尔柱图案、铭文和浮雕的大理石门户看得让我都有些眼晕。内部的庭院结构有点儿像孔亚旁边的苏尔汗商队驿站,只是中间并不是一个清真寺,而是一个小水池。小水池旁边是祈祷室和教室。今天这里被改作了没什么看头的博物馆。

天蓝神学院

天蓝神学院

天蓝神学院

天蓝神学院

天蓝神学院

天蓝神学院

从神学院出来,我用谷歌地图定位了附近最近的银行。谁料到,这个银行在市中心,门口没有停车位。我拐到小巷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可是要左侧平行泊车,我不会,只好请一位男士帮我。在停好车后,我连跑带颠地去银行交罚款。银行的收银员一看我的罚单,立刻就把它扔了出来,并叫来了她的主管。这个主管看看罚单,然后诡异地看了我一眼,说这里不收钱,然后说了一个名字,我当然听不懂,让他把名字输入到谷歌地图里之后,快速离开了银行。此时已经快5点了,我要在土耳其人下班以前把此事解决。

锡瓦斯不大,我一脚油门就开到了那里,原来这里是税务局。在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楼里时,一个人把我拦住,我给他看罚单,他带着我到门口,指着一个牌子,我一看,这里的人4点下班。正在我懊恼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看见我,知道事情的原味后,把我带进了他的办公室。他说我可以付信用卡,我求之不得,可我的信用卡在他的系统里不好用。他用他的信用卡帮我付,还是不好用。没辙,我只能第二天早上再来。

锡瓦斯

锡瓦斯

锡瓦斯

帮忙付款的官员

“点背儿”的我对锡瓦斯失望极了。警察是土耳其所有城市里最“鸡贼”的,没有一个城市的警察像他们这样抓超速的。抓到也就算了,交个罚款还这么费劲。也许上帝不想让我很愤懑,当我把车开到酒店时,我发现我订的酒店居然是奥斯曼帝国留下的古迹,而且漂亮得不得了。看到这个酒店,我的心情立刻好多了。为了保护这个建于16世纪的历史建筑,酒店用玻璃钢板把地面覆盖住,以至于我走上去时,以为脚下是空的。第二天早餐时,这里的服务员特意给我送来了新出炉的芝麻饼,真是太好吃了。

因为这个酒店,我对锡瓦斯的印象开始好起来,心情愉快地在大街小巷去回顾它的辉煌历史。这个位于克泽尔河畔(Kizilirmak River)的锡瓦斯自赫梯时代就有人居住,但它在罗马共和国三巨头的庞培到来之前的历史却鲜为人知。当基督教被罗马帝国认可,并成为拜占庭帝国的国教后,这里变成了早期基督教的传教中心。可当突厥人来到这座连城墙都没有的城市时,他们劫掠了它,八天八夜的大火几乎让锡瓦斯所有的罗马遗迹和基督教堂毁之一炬,这些该千刀万剐的可恶野蛮人之后在废墟上建立了新城。因“土包子”最初王国宫廷的流动性很强,所以除了伊兹尼克、开塞利和孔亚外,锡瓦斯也曾是王国的首都。

酒店

酒店

酒店

锡瓦斯

锡瓦斯

在接受了文明的熏染后,“土包子”开始大力发展贸易,让作为丝绸之路上贸易中心的锡瓦斯渐渐变得富裕。富起来的突厥人也开始变得包容和重视教育,这里曾建有11所伊斯兰学校,被称为“学者之城”和“尊严之城”,那个旋转舞创始人鲁米的父亲就曾在这里的伊斯兰学校里接受过教育。在同样对异教宽容的奥斯曼帝国时期,亚美尼亚人在这里建立了六座基督教堂、四座修道院和一些教会学校。土耳其共和国时,国父凯末尔在此地召开了国民代表大会,确立了自己领导者的地位,因而这次大会被视为土耳其共和国建国的开始,锡瓦斯也成了土耳其共和国的根据地。之后这里发生了“锡瓦斯屠杀”事件。事件过后,对宗教狂热的伊斯兰激进分子和反世俗主义者都遭到了土耳其政府的强硬镇压。

今天夹杂着血与泪的锡瓦斯呈现出一片祥和之象。主街上商铺林立,人流攒动。走出主街,是市政府大楼和中心广场,不同时代的穆斯林建筑精髓就集中在这个宽阔的广场上。广场修得很美,鲜花盛开,绿草如茵,城堡清真寺(Kale Mosque)占据了广场的天际线。这座清真寺修建于奥斯曼帝国第13位苏丹,上任前把自己的16个弟弟都处于绞刑的穆罕默德三世统治期间,由锡瓦斯的总督负责建造。它的圆顶被建在“镶嵌”在12边形的基座内,有一个宣礼塔和浴室。这个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清真寺无论从规模还是年代的久远,都无法跟伊斯坦布尔的和埃迪尔内的相比。

锡瓦斯中心广场

锡瓦斯中心广场

城堡清真寺

城堡清真寺

城堡清真寺

城堡清真寺

清真寺的旁边是三座建于罗姆苏丹国时期的神学院,它们分别是布吕奇耶神学院(Buruciye Medresesi)、西菲耶神学院(Sifaiye Medrese)和双子塔神学院(Cifte Minare Medrese)。这三个神学院加起来规模也不如天蓝神学院,而且还都“不务正业”。由伊朗富商修建,他死后埋在这里的布吕奇耶神学院被改作了茶社,只有门口巨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塞尔柱门楣还彰显着这里当年的繁华。

西菲耶神学院呢,被改作了市场和餐厅,中间硕大的喷泉似乎在告诉人们这个曾是医学院的神学院历史上非常重要。它是安纳托利亚最早、最大的医院,有30个房间,到奥斯曼帝国时才被改成伊斯兰学校,罗姆苏丹国的一位苏丹被藏在了这里。神学院的南角有狮子浮雕,北角有狮子或公牛的浮雕,在角落里,还有象征性的女性头像浮雕被放置在新月形的装饰中,而男性头像浮雕则被嵌入太阳形的装饰中。

布吕奇耶神学院

布吕奇耶神学院

西菲耶神学院

西菲耶神学院

如果这两个神学院我还能进去一“亲”芳泽,那由伊尔汗国的可汗授权建造的双子塔神学院根本就什么也没有,只有两个双子塔屹立在那里,见证着锡瓦斯在流年里的变迁。这座跟布吕奇耶神学院和天蓝神学院建于同一时期的神学院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处于被毁状态,于是一所医院在此处被建,现在医院也没了。

虽然广场中的清真寺和神学院都没有让我惊艳,但在视野开阔、风景优美的广场上漫步,还挺心情舒畅的。看着夕阳马上就要落山,我不得已向乌鲁清真寺(Ulu Mosque)走去,沿途锡瓦斯的宁静和干净都让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城,早把罚款带来的郁闷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个建于12世纪末的清真寺比锡瓦斯所有清真寺和神学院历史都悠久,它是安纳托利亚最古老的清真寺之一。清真寺带有一个正方形的庭院,内部的祈祷大厅宽敞,但低矮,主祈祷区周边由11个手工石带作装饰,不过,这对我同样没什么吸引力。

双子塔神学院

双子塔神学院

乌鲁清真寺外

乌鲁清真寺

乌鲁清真寺

乌鲁清真寺

能吸引我的就是在夕阳西下时,徜徉在这座小城里,感受着它的静,感受它的美。回酒店途中我又买了一个没吃过的瓜,它跟马尔丁的哈密瓜一样甜,而且特别便宜。走到酒店时,还不到晚上9点,但锡瓦斯已经陷入了沉寂,这跟灯如昼的凡城大相径庭。我在睡饱吃足之后,迎着朝阳去税务局交罚款。为了省事,这次我付现金。可当我递给办事员320里拉后,他找了我一堆钱回来。我一看收据,才收了我235.5里拉。知道他不懂英文,我也没问。之后上网一查才知道,原来在土耳其,如果在15天之内交罚款,会有25%的折扣,这可真新鲜,我第一次听说。捡了“便宜”的我非常开心,哼着小曲儿开往我在埃及就心心念的赫梯帝国的首府-哈图沙(Hattusa)。我要到那里去看这个帝国跟古埃及的恩恩怨怨,去看这个帝国的韶华之舞和风起尘落。

锡瓦斯

超速付款单

路线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特别佩服你的勇气,一个人呀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山草地' 的评论 : 没错,不客气。
世界在我心中 回复 悄悄话 跟你深爱遊了
雪山草地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土耳其玩一圈看着好过瘾,谢谢分享!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19428182' 的评论 : 下次雇你当司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边公园' 的评论 : 谢谢。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的。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是呀。土耳其是不是超出了你的认知了呢?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A joke, If You let me drive for you, you would not get the speeding ticket.
海边公园 回复 悄悄话 好羡慕你的勇气和旅程所得。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还是挺正规的吗,不直接收现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