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20):那年花儿开

(2021-09-21 11:55:16) 下一个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古埃及文明、古希腊文明和古罗马文明等是盛开在我心中的“那些花儿”,它们年年久久地在我生命中悄然开放。虽然它们的“红紫斗芳菲”早已被世纪的风吹走,但我仍然可以从它们飘落到天涯的“花瓣儿”中,听到它们那年的“笑声朗朗”,闻到它们那年的“扑鼻花香”。我在朴树《那些花儿》的动人歌声里,驰骋在土耳其的山川湖海,去寻觅古老文明的“鲜花朵朵”,世界文化遗产阿弗罗狄西亚(Ancient City of Aphrodisias)正是我寻觅到的一朵。它是我在土耳其境内看到的第八处世界文化遗产。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也许,很多人觉得阿弗罗狄西亚古城并没有世界文化遗产以弗所和棉花堡那样“芬芳美丽”,但它名字的来源却让它在我心目中与以弗所和棉花堡有等同的地位。它的名字源于古希腊神话中的爱神和美神,掌管性爱和情谊的阿弗洛狄忒,到古罗马神话中,她变成了我们熟知的维纳斯。阿弗罗狄西亚古城是我在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以阿弗洛狄忒女神名字命名的城市。

这位女神生而不凡。她从父亲阳具被抛到海上化作的泡沫中出生,一出生就像美玉一样洁白无瑕。在季节女神为她穿上艳丽的服饰,在与春天相伴的风神把她吹向海岸边后,她便以倾国倾城的美貌征服了大自然,所到之处都是鲜花盛开,欢声笑语。当她乘坐着鸽子拉的彩车到达主神们居住的奥林匹斯山后,整个圣山便“万人空巷”。她用惊骇世俗的魅力迷倒众生,成为圣山上最受欢迎的女神,追求者趋之若鹜,但女神有她的挚爱。当她的挚爱不幸被野猪咬伤,她听到呼唤去看望时,情急之下不慎被白玫瑰的刺扎到,瞬间她的血染红了白玫瑰,于是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红玫瑰。在古希腊神话中,她和天后赫拉及战争智慧女神雅典娜都想得到只有世上最美丽女人才能拥有的金苹果。虽然赫拉和雅典娜也贿赂了评判官特洛伊王子,但阿弗洛狄忒的贿赂对特洛伊王子更有吸引力,她说她会把凡间最美丽的女子海伦许给他为妻。在她如愿后,赫拉和雅典娜怀恨在心,发誓要灭掉所有特洛伊人。阿弗洛狄忒是不是点燃长达10年特洛伊战火的罪魁祸首呢?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如果你相信神话的真实性,答案就是“是”;如果不信,答案就是“否”。不管答案是什么,这个用最美女神命名的世界文化遗产都激起了我的强烈好奇心。我想知道,女神的城市到底有什么独具匠心的地方。

阿弗罗狄西亚跟爱琴海岸众多“青蛙”一样,也是一个古希腊小城,只不过,它不是一只蹲在海岸的“青蛙”,而是在小亚细亚,也就是安纳托利亚的内陆,距爱琴海岸约100 公里,距棉花堡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在曙光透过清晨的薄雾中,与尚处在温柔睡梦中的棉花堡吻别,舍弃了高速公路,穿梭在小亚细亚的田野山间,看尽了这块沃土上的美色。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棉花堡到阿弗罗狄西亚沿途

这一路,我要么在城际公路上行驶,要么在乡间野路上穿过,没什么车速,也没什么车,更没什么人烟。最初我还担心安全问题,在开过一段确认没问题后,我摇下车窗,哼着小曲儿,撒了欢儿似的欣赏土耳其的壮丽山河。此时,天空湛蓝湛蓝的,飘着无拘无束的白云,那浮动的朵朵白云,就像我此刻自由高远的心。而有时,白云罩在山峰上,就像裙带飘飘的仙子下凡。青翠的群山高高低低,一望无际,偶尔会簇拥出一片山谷,山谷里是金黄色的小麦田。间或一台老式拖拉机迎面而来,还有悠闲的羊群在我车前方不紧不慢地给我带路。那情那景,让我觉得我不是生活在现代世界,而是生活在我向往的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世外桃源。土耳其真是太美了!

我在赞叹和惊喜中不知不觉就到了阿弗罗狄西亚。爱神和美神的城市曾位于带河流的山谷中,土地肥沃。据说这座爱神和美神的城市公元前5千年左右有半人半神居住,在公元前3世纪之前,它叫“伟大的城市”。在这座伟大的城市里,诞生了一个哲学家及专门评论亚里士多德著作的评论家,名为阿弗洛狄西亚的亚历山大。此公曾在雅典生活和教学并担任逍遥学派学校的负责人,他还是一个科学家,发现了一种光学现象,即由于太阳, 水滴和观测者角度的关系, 主虹和副虹之间的天空显得暗淡,于是人们用他的名字将此现象命名为“亚历山大暗带”。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浴场原型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座伟大的城市之后被改称为阿弗洛狄西亚,反正改名后,供奉阿弗洛狄忒的神庙就被建成了。这座女神的神庙是不是跟以弗所的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神庙一样高大上,没人知晓,人们只知道,它是古希腊时期领先的建筑,但它居然是亚述人,而不是古希腊人建的,这让我有些意外。女神的神庙在罗马时期依然香火旺盛,但到拜占庭帝国导致罗马教会分裂的芝诺皇帝统治期间,因为此城的主教支持异端,反对芝诺,于是女神的居所被改建成了一个大教堂,古庙痕迹被抹去,城市名也被改作了“十字架之城”。美丽的女神去哪里流浪了呢?

当一神教代替多神教之时,没人在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神话中各大神在人间的居所在哪里,人们只关心这些神殿和古城里的建材是不是可以为教堂和相关建筑所用,阿弗罗狄西亚也不例外。它在古希腊和罗马共和国时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帮,占地面积还不到一平方公里,但到罗马帝国时,由于此城在屋大维与安东尼的争权夺势中站队屋大维,屋大维也声称自己是阿弗洛狄忒的后裔,因此在屋大维成为帝国太祖奥古斯都后,此城获得了免税和自治等特权,迅速发展壮大。在此后的250年里,城市大量纪念性建筑被落成,一直繁荣到拜占庭皇帝芝诺把女神神殿改为大教堂为止。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新城以女神神庙和大剧场为中心,它们之间有两个带柱廊的广场,其它罗马时期经典的建筑标配这里一样也不缺。虽然这个城市比帕加玛和普里埃内建城都晚,也没有它们引以为傲的天然良港,但阿佛罗狄西亚拥有它们都没有的白色和蓝灰色大理石采石场。这个采石场不仅让整个城市充满了琳琅满目的大理石建筑,也为城市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更让城市凭此而成为雕刻家的艺术天堂。这里的雕塑学院非常有名,从这里走出了数十名扬名地中海地区的雕塑家,每年无数人都前来古城学习,城市在雕塑领域的领导地位使它逐渐赢得了“阿弗罗狄西亚潮流的雕塑“之美称。

可惜呀,再绚烂的花朵也会凋谢。与棉花堡的赫拉波利斯城一样,阿弗罗狄西亚也在地震中一次次被摧毁,但它更不幸,在一次地震后引发的洪水泛滥中被淹没。从那儿以后,它的荣华不再,七世纪时变成了一个小镇,后又被反叛者和塞尔柱人抢掠了一通,最后在12世纪塞尔柱帝国占领此地后被彻底遗弃,走上了跟土耳其那些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曾经繁华得不可一世,但遭始乱终弃的古城同样的道路。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我在艳阳下走进古城,看看能不能找到它当年花开满园的影子。此世界文化遗产跟以弗所一样,一进门都是满眼的绿色,但它的视野更开阔,也有免费的卫生间,门票才40里拉,不到5美元。不像以弗所,卫生间在遗址外不说,还收费。即使有这样的优势,阿弗罗狄西亚的人流也比以弗所少得多得多。整个遗址几乎没人,我闲闲散散地在园里随便逛。

遗址没有中文解说,但每个景点都有英文说明。凭借着这些英文简介,我大致可以了解古城曾散发出的芳香。古城遗址没有以弗所的大,但也不小。跟以弗所的绿色来自参天树木不同,这里的绿色除了树木以外,还有绿油油的草坪,草坪上放置着我不喜欢看的石棺,石棺上装饰着古城最常见的花环和拱廊式样的图案,还有古希腊神话中女妖美杜莎的浮雕。跟以弗所一样的是,一条主街贯穿古城,一座巨大的四门塔矗立在路的尽头。 议会大楼(Bouleuterion)位于北集市北侧,如今只剩一个半圆形的礼堂。神殿、音乐厅、南北两个市场、浴场和剧场等都在主街两侧或不远处排列,当然,也全部是断壁残垣。不过,这里的剧场却是所有古代世界剧场中保存最完好的之一,具有没有舞台和后台的古希腊风格和小亚细亚最古老三层场景设置的双重特点。古城内还保留着巨型城门和完好如新的大理石雕像、浮雕及古希腊和犹太铭文,罗马皇帝在能容纳8千人市场的大理石上印制的价目表也清晰可见。考古学家们说,阿弗罗狄西亚古城建筑的工艺水平和大理石建材质量比同期的其它城市要高,审美观念与同期的古城相比,也有所不同。大理石的柱子上,刻着面具和花环,面具上是不同大神、英雄、市民、奴隶、士兵和运动员的形象,而花环由象征着繁荣和庆典的丝带、树叶和各种水果组成,这跟埃及托勒密王朝时的柱式类似。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阿弗罗狄西亚古城遗址

看着这些“残花败柳”,我要用怎样的脑洞才能复原它曾经的“花团锦簇”?我本可以去它的博物馆去目睹一些它的“真容”,可博物馆在疫情期间关闭,我只能遥想它千余年前的满园春色。

让我遥想千余年满园春色的还有考诺斯古城遗址(Ancient City of Kaunos)。如果说阿弗洛狄忒西亚的满园芬芳被吹进了山峦,那考诺斯的则被吹进了爱琴海。这座离阿弗洛狄忒西亚差不多200公里,但今天离海岸不到10公里的古城自公元前10世纪起就是蹲在爱琴海岸一只呱呱叫的“青蛙”。它有两个港口,是非常重要的贸易海港城市,可是,其中一个港口因为干涸而在希腊化时期被废弃,另一个的命运跟以弗所和普里埃内的一样,因泥沙淤积而让城市失去了贸易港口的功能。这朵“鲜花”失去了水分,慢慢凋零,在15世纪的一次疟疾后最终被掩埋在黄土之下。

考诺斯沿途

去考诺斯沿途

去考诺斯沿途

去考诺斯沿途

为了见到这只曾经呱呱叫的“青蛙”,我又开始跋山涉水。这一次,我开进了山里,不仅见到了硕大的乌龟,而且见到了翡翠般湖水的克伊杰伊兹湖(Lake Koycegiz)。这个面积差不多是西湖9倍的湖泊通过一条狭窄的达利安河(River Dalyan)流往古城考诺斯,最后流向爱琴海。虽然从阿弗洛狄忒西亚到考诺斯的行车时间是3个小时,但沿途如画的景色却让这3个小时像白驹过隙一样过得飞快。

在路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要去洗手间,可整个路途都没有,看见路旁有一个民宅,民宅前主人在卖西瓜,于是我把车停了下来。知道土耳其人听得懂“toilet”,我前去询问,夫妇两人立刻同意了,女主人还赶忙跑进屋里去收拾洗手间。等我进去的时候,发现屋里热得像蒸笼,心想,这么热他们晚上怎么睡得着呢?当我走到洗手间,才知道为什么女主人去收拾。这里不是自动抽水的马桶,但还是坐便。用过洗手间,我也没什么可以表示感谢的,就告诉他们我要买一块儿西瓜。他们不知道我说什么,给我切了一盘。当时看他们用水桶里的水洗刀,我心里就犯嘀咕了,不会不干净吧。想想我也不是爱坏肚子的人,应该没事,于是吃完一盘又要了一盘,临走时主人收了我20里拉。然后完蛋了,我刚把车停到考诺斯门口,肚子就不舒服,赶紧跑向洗手间。从这以后,我在土耳其,再也没吃过西瓜,更没让人给我切过任何水果。 

去考诺斯沿途

去考诺斯沿途

去考诺斯沿途

去考诺斯沿途

肚子问题解决完之后,我开始回望鲜花盛开时的考诺斯。这个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暂定清单的古城由古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的孙子考诺斯创建。当考诺斯的双胞胎妹妹爱上他并给他写了一封情书后,他逃离了古城。妹妹伤心欲绝,悲伤的泪水化作了达利安河。

能出现在古希腊神话中,说明考诺斯古城绝不是一般“战士”,没错。它不仅出现在了古希腊神话中,也出现在了历史之父,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著的《历史》一书中。他说这里曾在公元前6世纪遭到波斯人的入侵,他还提到,这里的人们生活习惯跟与之交界的邻居们很不同,他们聚会的时候喜欢喝酒。这个建在梯田上的古城因为既临海,又靠河,还有肥沃的三角洲,因而农业发达,还出产盐、咸鱼、松树树脂、无花果干和用于船舶焦油原料的黑乳香,甚至还有一个造船厂,这让它在第二次希波战争波斯战败后,迅速成为古希腊联邦中的重要出口基地,港口极度繁荣,特别对往返于东地中海和爱琴海之间的商船而言,它是一个具有极重要战略意义的港口城市。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古希腊文化排山倒海般地浸入古城,一个仿照雅典的卫城被建在150多米高的岩石上。卫城由一个巨大露台将之与巴利克拉山(Baliklar Mountain)连接起来,像舌头一样延伸到爱琴海,人为创造了第二个海港盆地。在卫城主街的两侧,一侧是考诺斯和阿波罗神殿等,另一侧是浴场和剧院等,象征考诺斯的方尖碑也出现在卫城里。令考古学家们不解的是,卫城的城墙有的地方4米厚,而且石头之间没用任何粘合剂,这些石头是如何被运到高而陡的山上的,又是使用了何种技术堆砌在一起,至今都是一个谜。

考诺斯旁的达利安河

考诺斯旁的达利安河

考诺斯旁的达利安河

考诺斯旁的达利安河

考诺斯古城的战略位置让之后地中海上的强权都以占领这个与罗德岛(Island Rhodes)隔海相望的它为荣,可这样的争夺也让城市不得安宁。在罗马帝国建立前的50几年,卡诺斯重获平静,又成为了繁荣的海港。这个时期,城市的圆形剧场被扩建,罗马浴场和新的神庙被兴建,市场喷泉也被翻新。

或许这些都看不出考诺斯有什么出挑之处,但它跟普里埃内一样,都有自己的货币。硬币正面是一个带翅膀的人物,背面则是金字塔形的巨石,还出现了城市前两个字母的缩写。如果这还不算什么,那古城竟然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海港集市喷泉面上刻的海关法是目前发现的古代世界最长的法律,这让考诺斯一下子就站在了山岗上,比很多考古遗址都具价值。令人想不到的是,考诺斯曾根据风向定位城市的街道和道路,这是考古中的第一次,被写进了考古学中。在古城还首次发现了可以揭示小亚细亚当年的盐生产和盐经济的盐锅(Salt-Pan)及捐赠箱,它们也被记录到了考古学中。不过,考诺斯最被世人知道的是它嵌在陡峭岩壁上的特有华丽石刻墓葬。这167座墓葬有波斯风格,但立面却类似古希腊神庙的正面,有两根爱奥尼亚柱子支撑着一个三角形山墙,山墙上有一个带齿状饰带的门楣,远远望去,它们像一个个微缩版的小神庙。如此独特的建筑融合被后人命名为“考诺斯式岩石墓葬”(Kaunosian Style Rock-Cut Tombs)。

考诺斯古城遗址

考诺斯古城遗址

考诺斯古城遗址

考诺斯古城遗址

考诺斯的这些卓尔不凡让我对它的遗址充满了期待,可是现实永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今天的古城遗址,破破烂烂不说,大部分遗址都没有英文解说。我不知道上面刻有阿弗洛狄忒女神浮雕的圣室和其它重要建筑在哪里,我只找到了小亚细亚直到今天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座圆顶教堂的遗址和卫城上拜占庭帝国时期留下的少许城墙及差不多成为废墟的剧场。我不甘心,开车沿着马六甲蒲桃盛开的小路去寻找考诺斯式岩石墓葬,可是墓葬在疫情期间关门了。虽然我从远处看见了它们的模样,但我还想近观,怎么办呢?我在墓葬下面的小村庄里闲逛,寻找入口,发现这里的人在种着葡萄的院子里过得很悠闲。离墓葬越来越近,可墓葬下面是一个被围墙和铁丝网圈起来的面积很大的墓园。我最不喜欢这种地方了,但为了独特风格的墓葬,我拼了,独自走进无人的墓园里,哆哆嗦嗦的,自己给自己壮胆。我挺幸运,就在我要走到墓园尽头时,我看见围墙上的铁丝网被人开了一个口子,于是我也不要什么淑女形象了,看看左右没人,爬墙跳了进去,真真切切目睹到了闻名遐迩的考诺斯式岩石墓葬。

考诺斯古城遗址

考诺斯古城遗址

考诺斯古城墓葬

考诺斯古城墓葬

虽然我看到了墓葬的“真容”,但毕竟它们已不是当年花开时的俏丽模样。它们跟考诺斯古城其它地方及阿弗罗狄西亚古城一样,都已“老态龙钟”,就像《那些花儿》中唱的,“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不过,两个古城给人类留下的文明花种却深扎在了岁月的泥土中,年年花开,四季芬芳,永开不败。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rui' 的评论 : 你以为英语在土耳其很流行吗?土耳其很多人都听不懂bathroom 或 restroom, 但所有人都能听懂toilet。我想可能跟他们土耳其语的发音很接近。
zhirui 回复 悄悄话 你跟土耳其人说toilet ?? 哈哈, 你怎么说话那样正式和严肃? :))) just say restroom or bathroom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