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19):棉花堡恋曲

(2021-09-15 12:01:15) 下一个

我想,人世间应该有一种美,叫作清澈的相逢。这相逢,像蓝天衬着白云,像江河拥着小溪,像绿叶托着红花,没有刻意,只是随意地相遇,就成为永远。我与土耳其,当属于这种冰清玉洁的相会。那春风拂面般的缘份,如秋菊一样含着暗香,如青草一样透着清新,如阳光一样洒着明媚。各个知名和不知名的王国和帝国在这块土地上开出的璀璨之花及在数千年光阴里绽放出的光彩,都化作了我心中的一片蔚蓝。当我和土耳其凝眸的第一眼,它便温润了我的唇,让我情不自禁地说出:我爱你!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温泉水

在德国作曲家巴赫《爱的协奏曲》中,我穿梭在土耳其的海岸和内陆,去追逐它轻柔的缠绵,去感受它痛苦的哀伤。从以弗所考古博物馆出来,我把车开到了距博物馆不到8公里的斯利因斯村(Sirince)。这一路,几乎都是弯弯绕绕的山路,我以为谷歌地图给我指向了人迹罕至的穷乡僻壤,可意思为“可爱”的斯利因斯村却有“小番红花城”之称,番红花城可是世界文化遗产呢。这个位于山顶的小村庄曾是古代以弗所的重要水源,今天的它有点像布尔萨的库马利吉兹克(Cumalikizik),古朴而安静,但并不完全是奥斯曼帝国的建筑风格。因为是希腊人的居住地,所以这里的很多房屋都保持着希腊风格。两层楼房屋由石头和砖块建造,有多个窗户和阳台,窗户和屋檐框架装饰着绘画和鸟形,地下室被用作厨房和储藏室。

当以弗所被奥斯曼帝国遗弃时,这个小村庄得到机会,逐渐繁荣起来,以种植橄榄树和果树为主业。可是,在土耳其独立战争胜利后,这里的希腊人跟希腊的穆斯林进行了人口互换。来自希腊的穆斯林只会种烟草,于是他们把橄榄树和果树砍掉当柴火或把它们卖掉,小村庄失去了收入来源,人口渐渐凋零,只剩600人左右。90年代,伊斯坦布尔著名的语言学家定居在这个半废弃的小村庄,为将其纳入国家遗产而努力,一些具有历史感的房屋被修葺,人员也慢慢回流,附近还建造了一所戏剧学院及提供大学和研究生暑期课程的数学村。今天,小村庄以果味葡萄酒、橄榄油、无花果、核桃和旅游业而重现生机。

斯利因斯村

斯利因斯村

斯利因斯村

斯利因斯村

我买了两瓶葡萄酒,一瓶自己喝,一瓶送给伊斯坦布尔的朋友。这里的葡萄酒像果汁,我喝了半瓶也没什么感觉。就在这个小村庄里,我发现土耳其的里拉已经由我刚到伊斯坦布尔的8.3贬到了8.7,可是整个村庄都没有银行,这时一个卖珠宝的男士主动跟我换,我问他为什么要美元,他说只想“Do me a favor”,说得我还挺感动的,但我还是狠狠心,没买他的珠宝。

“占完便宜”的我慢悠悠地在小村庄里逛,发现这里的商业氛围比布尔萨的库马利吉兹克浓很多,商业街也比较热闹,而且有拉客的了。我转出商业街,走进无人的小巷深处,看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留下斑驳的树影,看富有年代感的房屋默默诉说着故去的时光,看怒放的各色鲜花在房前兀自美丽,那一刻,我只想放慢脚步,在这里听岁月无声。

斯利因斯村

斯利因斯村

斯利因斯村

斯利因斯村

虽然我喜欢斯利因斯村的静谧安然,但它无法跟让我痴迷的爱琴海岸相比。为了尽可能地与爱琴海相偎相依,我在晚霞吻着夕阳的时刻来到了库萨达斯(Kusadasi)小镇。酒店就在爱琴海旁,服务超温馨,会把欢迎客人的咖啡和甜点送到房间,早餐的摆盘也很讲究。其实我对这些都是不在意的,我只在意爱琴海的悠悠碧波和浪漫日落。

这个美丽的港口小镇在土耳其语中意为“鸟岛”,因它的形状从海上看像鸟头而得名。这个“鸟岛”,在古代是以弗所古城中富人们的度假场所,在奥斯曼帝国时期,是非常有名的贸易港口和重要的毛毯市场。今天,它依然是爱琴海地区著名的度假胜地,夏天欧洲的有钱人会开着私人游艇来这里,欧美一些邮轮公司也会在这里停靠过夜。每当这个时候,小镇就会爆满。好在现在是疫情期,没有邮轮停靠,可即使这样,小镇的滨海大道也是人山人海,让我觉得小镇的人都跟我一样,出来享受爱琴海的微风细浪和“斜阳天接水”的美景。

库萨达斯

库萨达斯

库萨达斯

库萨达斯的日落

库萨达斯的早餐

我在爱琴海奏出的晨祷音乐中醒来,迎着朝阳,在山路中开往普里埃内遗址(Priene Ruins)。这个爱琴海岸的遗址,在距离它不到一个小时车程的以弗所遗址光环下,已卑微得不为世人所见,门票才12.5里拉,1.5美元左右,连个大门也没有,买门票全凭自觉。可是,这个古希腊时期位于爱琴海岸的城邦因在迈安德里亚平原(Maeandrian Plain)和迈安德河(Maeander River)附近而拥有肥沃的土地和充足的淡水资源, 再加上建于陡峭的斜坡上,最大高度差90多米,可以俯瞰米利都湾,地势易守难攻,所以也曾经很繁华,说出那句著名格言"Too many workers spoil the work"的“古希腊哲学七贤”之一的毕阿斯就出生在这里。全市分为四个区:政治区、文化区、集市区和宗教区。城市主体由附近采石场的大理石建成,屋顶和地板等用木材建造。公共区域被设计成网格状,所有公共建筑都在步行距离之内,跟雅典卫城如出一辙。古希腊经典的剧场、市集、温泉、体育场和供奉宇宙之神宙斯、谷物和丰收之神得墨忒耳及战争和智慧之神雅典娜的神庙一个也不少,但雅典娜神庙是这些神庙中的重中之重。普里埃内还铸造自己的硬币,硬币正面是雅典娜的头盔,背面是蜿蜒的图案。一枚硬币上还展示了一只海豚。

普里埃内遗址

普里埃内遗址

普里埃内遗址

普里埃内遗址

当波斯人占领此城后,把它规划成了一座宏伟的城市并希望把它建成永久性深水港,但直到亚历山大大帝,建设才真正开始。新城建好后,普里埃内成为重要的交通中心。虽然没有它北面的以弗所和南面的米利都名声大,但也是爱琴海岸一只叫声响亮的”青蛙“。此后五百年,这里都非常富裕,常驻人口达6千人,是一个美而富的小城。可是,由于人们对河边森林的过度砍伐,导致了河里严重的泥沙淤积,最后这座被誉为“永久深水港”的城市不得不在13世纪被废弃。

今天,它的废墟被认为是古希腊城市中最壮观的幸存者。虽然漫长的时光摧残了它,但它结构完好无损,上下水道系统也得以幸存,地基、街道、楼梯、部分门框、纪念碑、墙壁、露台在倒塌的柱子和街区中随处可见,有一条狭窄的小路通向上面的卫城。我在这里居然还发现了供奉古埃及伊西丝女神和冥神阿努比斯的神庙,这让我惊叹不已。因古埃及给我的强烈震撼,所以土耳其任何跟古埃及相连的事物都会引起我的极大兴趣。不过,我的眼睛不会对普里埃内遗址的断壁残垣和在断壁残垣中爬行的蜥蜴有兴趣。这片寂静的古城只会让我的眼里装满忧伤,那风吹树梢的沙沙声就像远古的咏叹调在风中吟唱。是谁的眼泪在空中飞呢?

普里埃内遗址

普里埃内遗址

普里埃内遗址

普里埃内遗址

我是不知道答案的,但我知道的是让我双眸和心灵同愉悦的棉花堡景区(Pamukkale)正在等着我穿山越岭去与它共谱一支恋曲。它那“乌溜溜的黑眼珠”和“生动的笑颜”让我即使走遍苍茫茫的天涯路,对它的爱恋也不会转变;即使轻飘飘的时光全都溜走,我也愿与它长相守。这个我在土耳其见到的第七个世界文化遗产,却是第一个文化和自然双遗产是如此独树一帜,以至于我远远见到像雪山一样的它时,就想跟它“相拥相眠”。

棉花堡不是一个城堡,而是一片长近2700米,高160米的白色钙化阶梯。因像棉花一样雪白,也像城堡一样高耸,故而被土耳其人命名为棉花堡。这么一大片的钙化层都源自山顶岩石中汩汩流出的热温泉水,这些含碳酸钙的热温泉水差不多在37摄氏度左右。它们沿着陡坡缓缓流下,随着温度的降低渐渐冷却,在岁月的助攻下,慢慢钙化成层层相叠的白色天然阶梯。这些白色阶梯就像上帝打翻的牛奶瓶,牛奶漫溢而出,顺坡流下一样,美得天翻地覆。

棉花堡公园

棉花堡公园

棉花堡公园

棉花堡公园

这么美的地方一定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一个牧羊人为了和月亮女神约会而忘记了挤羊奶,致使羊奶洒满山坡,于是有了卓尔不群的棉花堡。棉花堡最早由罗马人发现,曾归帕加玛王朝管辖。那时的名流显贵纷纷来这里沐浴,因为泉水含有矿物质且水温很高,所以对风湿、糖尿病、消化系统疾病及神经衰弱等都有神奇疗效,泉水也可饮用。

由于棉花堡从古至今都那样不凡,因而它每天都吸引着成百上千的人前来目睹它的风采,以至于我绕着弯都找不到停车位,只好把车停到了离入口差不多两公里远的地方,然后顶着烈日,爬着坡走上来。后来我发现,我的酒店就在入口不远处,气得我直跺脚。不过,在我走上来时,路边餐厅的男士热情向我介绍棉花堡景区,看他大热天说了那么多,我也挺难为情的,就在他餐厅的二楼一边吃午饭一边眺望那片迷人眼的雪白,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去感受它的“肤如凝脂”。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

草草吃完饭,我去奔赴那场盛大的约会,此时,不到下午2点。走出餐厅,我看见不远处有一个角门,于是走了进去,原来这里是棉花堡下的一个公园。公园修得太美了。在白色的石灰岩层下,是翡翠绿的湖水。那清亮的颜色,足可以跟我最爱的爱琴海水颜色相媲美。在湖水中,一群漂亮的鸭子在惬意地游来游去。湖边是绿色的植被和花坛,还有水上乐园。水上乐园中的水是湛蓝的,躺椅是纯白的,而天空也是湛蓝的,云朵也是纯白的,白云下的棉花堡还是雪白的。这灿烂阳光下的蓝白绿相间的色彩图,非常赏心悦目,让我在这里停留了好久才走向入口。

还没走到入口,我就看见售票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这是我第一次在土耳其售票处排队,也是除了以弗所以外,另一处游人扎堆儿之地,只不过,这里的没有旅游团。搞笑的是,这里专门有人提醒游客排队时要带口罩。30多摄氏度的大热天,不带口罩喘气都费劲,带上口罩得什么感觉啊,我只感觉一阵阵热气往脸上扑,都要晕过去了。棉花堡的门票价格还可以,连带博物馆130里拉,15美元左右。等进了门,我一看,坏了,得拖鞋,我没带装鞋的塑料袋,看旁边一家有多余的,就厚着脸皮要了过来,然后狼狈相就来了。我一手拿着鞋,一手打着伞,手里还拿着照相用的手机,总觉得手不够用。更狼狈的是,虽然清凉的流水洗去了些许燥热,但光脚踩在凹凸不平,又坚硬又湿滑的石灰岩上,还得爬坡,可想而知,我的脚掌得多痛苦。我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往山上挪,幸好有如画的风景减轻了我的些许痛苦。

棉花堡上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

我在痛并快乐着的煎熬中爬上了山顶,把鞋穿上,远处的群山平原和近处的棉花堡组成的立体画卷扑面而来,这天然的美景和棉花堡身后的故事把我与棉花堡的恋之曲推向了高潮。

极目望去,湛蓝的天空下是如棉花般的白云朵朵,朵朵白云簇拥着青山,青山脚下是葱绿的农田。农田环绕着白墙红瓦的小镇,小镇的前方是翡翠色的湖水,湖水的尽头就是层层叠叠的雪白天然阶梯,阶梯的台阶上是一汪汪淡蓝色的小池塘。虽然白如玉的棉花堡没有四川黄龙七彩池的颜色丰富,但艳阳下登高望远的棉花堡却有着更立体、更多元的颜色搭配。这绝色的美景,让我禁不住意乱神迷,就像博斯普鲁斯海峡和爱琴海带给我的感觉一样。这三处让我意乱情迷的地方,不仅都有绝美的风景,更有历史的沧桑和辉煌。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

棉花堡的日落 

我让我的眼眸追逐着蓝天白云和绿树青山,暂别白衣胜雪的梯田,走进赫拉波利斯遗址(Hierapolis)。这么拗口的名字原意为“圣城”。虽然今天的遗址到处破破烂烂,但距今两千多年前,由帕加玛国王在罗马共和国时期修建的这个古城却是盛况空前。为什么帕加玛的国王要在这里修建一座城池呢?除了棉花堡独一无二的美景和有治疗疾病的温泉水外,它的地理位置也不容小觑。古城位于莱克斯河(Lycus River)流入迈安德河(Maeander River)的山谷中(Menderes Valley),这个迈安德河最终会流向普里埃内。肥沃的土地、青青的原野和充足的淡水资源都成为建城的必要条件。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安塔利亚高原内地连接爱琴海世界不同地区的桥梁。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让城市建好后,就迅速成为农业、畜牧业和旅游业发达的城市,整个城市都是浴场,是罗马共和国和之后罗马帝国著名的疗养城市。这里牧场饲养的羊群使该地区盛产羊毛,而地下热水又对羊毛纺织的着色特别好,因此这里成为羊毛工业和羊毛服装染色等的重要中心,繁华得似中国古诗词中描写的“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赫拉波利斯遗址

赫拉波利斯遗址

赫拉波利斯遗址

赫拉波利斯遗址

当帕加玛王朝因为绝嗣而把赫拉波利斯和帕加玛古城一起送与罗马后的200年内,此地发生了两次剧烈地震,华丽的城市随之变成了废墟,而此时,罗马已进入帝国时代。在帝国财政的支持下,这座城市以罗马风格重建。在把罗马公民权授予全体罗马人的卡拉卡拉皇帝执政期间,赫拉波利斯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跟以弗所一样可以为皇帝修建神殿的执照,大量公共建筑相继面世,城市走上了另一个巅峰,人口达到10万人,成为罗马帝国在艺术、哲学和贸易领域最杰出的城市之一。在拜占庭帝国时,这座城市继续繁荣,是基督教的重要中心。之后,城市又被地震摧毁,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就经过这个被夷为平地的古城,然后一些废墟上慢慢覆盖上了厚厚的白色石灰岩。上天还是很善待赫拉波利斯的,天灾毁了它固若金汤的城池,却送给了它另一番美轮美奂的神奇美景。这美景让我在享受视觉美好的同时,也可以追忆它曾有的似水年华。

赫拉波利斯遗址

赫拉波利斯遗址

赫拉波利斯遗址

赫拉波利斯遗址

今日,古城似水年华的遗迹大多数来自罗马帝国。对于罗马帝国的城市布局,在我看过意大利的庞贝古城和土耳其的以弗所古城后已熟稔于心,帝国城市的标配,比如浴室、厕所、喷泉、神庙、市场、体育场、大剧场和带柱廊的主街等,赫拉波利斯一样不少。只不过,这里的神庙跟希腊的德尔斐一样,都是献给太阳神阿波罗的,城市入口的圆形塔楼是献给罗马皇帝图密善的,但遗址的很多部分都被铁丝网圈了起来,包括在罗马大浴场上建造的一座基督教堂。我其实挺感谢这些遗址被圈起来的,要不然我又要顶着烈日去看那些我看过无数次,但不看仍觉不甘的残垣断壁。但是,这里希腊风格的大剧场却保存得相当好,柱体立面上描绘了阿波罗和她姐姐阿尔忒尼斯的神话。为了这个剧场,我生生在大太阳下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热得我都要背过气去了,只能不停地喝水。不过,一路上看到的无花果树飞散了我的一些注意力。

飞散我注意力的还有这里的墓地。希拉波利斯是土耳其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墓地之一。希腊化的、罗马时代的,犹太人的及早期基督徒的,应有尽有。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大的墓地呢?原来此处是温泉治疗中心,治不好的病人就在这里下葬了,出土的几个石棺被陈列在同样建造在罗马时期大浴场之上的小小博物馆里。

棉花堡小镇 

棉花堡小镇

棉花堡小镇

棉花堡小镇

棉花堡小镇

如果墓地还不能让希拉波利斯从众多罗马时代的古城遗迹中脱颖而出,那这里的“地狱之门”或许可以。在希腊和罗马时代,这个地方是冥神住所的入口,门口会散发出毒气,只有祭司不受影响能靠近入口。而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这里有埃及艳后洗过澡的温泉池,来自阿波罗神庙的石柱倒在水中,与游人一起被碧绿的温泉水润滑,仿佛千百年的时光并未流走。我知道没有什么会永远,但这有着埃及“血脉”的温泉水和在灿烂阳光下美得像白色天使下凡的棉花堡以及希拉波利斯古城曾有的光辉岁月,还有以蓝白色为主色调的棉花堡小镇,都会散落在我的笔尖,凝聚成一首恋之曲,让我把它珍藏在心间,慢慢整理和纪念。

棉花堡博物馆

棉花堡博物馆

棉花堡博物馆

棉花堡午饭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菊花茶香' 的评论 : 不客气,祝你土耳其之行愉快。
菊花茶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计划明年游土耳其!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b7568'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赞美。
mb7568 回复 悄悄话 跟读了几篇,好地方好风光,好文笔
mb7568 回复 悄悄话 跟读了几篇,好地方好风光,好文笔
mb7568 回复 悄悄话 跟读了几篇,好地方好风光,好文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