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14):帝国的黎明

(2021-08-23 10:03:19) 下一个

若让你选出历史上最野蛮的帝国,你会选哪一个呢?我会选阿拉伯帝国和蒙古帝国。原因是它们在崛起时都是“文盲”加“武夫”,而在崛起后都灭掉了文明古国。阿拉伯帝国灭掉了波斯,蒙古帝国灭掉了中国。这两大帝国分别对周边地区的大扫荡速度之迅猛,实在令人惊叹。如果说阿拉伯帝国的扩张是受到了真主的护佑,那蒙古帝国的扩张又是受到谁的护佑呢?我说不清楚。但我能说清楚的是,蒙古帝国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控制整个丝绸之路的帝国。在它一路高歌西进的过程中,它不仅风卷残云般灭掉了阿拉伯帝国和其它王国,而且逼迫一些人不停向西逃命。在这些逃亡的人群中,就有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祖先。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虽然这种说法来自奥斯曼帝国官方,并未得到历史学家的一致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突厥人的一支,奥斯曼土耳其人的祖先最先到达安纳托利亚,阿拉伯语中意为“罗马凯撒辖地”的罗姆苏丹国,成其附庸,用以对付拜占庭人和蒙古人。在这个时期,他们改信了伊斯兰教。因为帮助同是突厥人的罗姆苏丹国打了一场胜仗,所以受封罗姆苏丹国与拜占庭帝国动荡的一小块边境土地。随着奥斯曼一世在这里出生并继承了这块土地,奥斯曼帝国600多年波澜壮阔的历史就从这里开始,逐渐走向黎明、正午、黄昏和日落。

这块土地跟秦始皇祖先受封的飞地一样,看起来都不起眼,也不安定,但它的地理位置却比秦始皇祖先的飞地好得多。它处在小亚细亚半岛西北角,欧亚交界的边缘地带,离通往君士坦丁堡的马尔马拉海不远,离富饶的比提尼亚平原(Bithynian Plain)也很近,这让奥斯曼部落在容易得到粮食的同时,也可以潜移默化受到拜占庭先进文化的熏陶,慢慢脱掉了愚昧的战袍,换上了文明的长褂。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虽然奥斯曼一世的身世和对外扩张都缺乏史料的记载,但中国人常说的”伺机而动“用在他身上是不会错的。在他臣服的罗姆苏丹国因蒙古帝国的“大扫荡”而势衰之时,他跟他的奥斯曼部族一边坐山观虎斗,一边磨着他们祖先留下的“狼牙”。在这期间,奥斯曼一世成为了伊斯兰教苏菲派长老的女婿。这不仅让他得到了伊斯兰教圣战者的桂冠,也让他的部落得到了苏菲派道德和伦理作精神的内核。这“胜利之剑”和真主的嘱托使奥斯曼人如虎添翼,坐等天时。当他的“主子”罗母苏丹国灭亡,小亚细亚大部分地区因没有强权管辖而再次陷入分崩离析的状态时,奥斯曼人开始用他们锋利的牙齿撕咬拜占庭和罗姆苏丹国的财富和领土。

此时,在拜占庭帝国残留的亚洲土地上,有三座特别重要且防御森严的城市,它们分别是坐落在湖泊旁的第二大城市尼西亚,及今天的伊兹尼克,以及位于港口旁,掌握通往君士坦丁堡海路和通往黑海陆路通道的尼科米底亚,及今天的伊兹密特,还有坐落在山坡上,控制着肥沃的比提尼亚平原的军事重镇布尔萨(Bursa)。当奥斯曼一世试图进入尼科米底亚城下山谷地带时,受到了拜占庭人的抵抗,奥斯曼人大胜。这场胜利让奥斯曼部落像一颗破土而出的嫩芽,在伊斯兰教阳光的照耀下,在大批穆斯林信众蜂拥而至的雨露浇灌下,迅速壮大。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壮大后的他们先切断了安纳托利亚高原到比提尼亚平原的咽喉要道,然后横扫平原,最后让自己在离尼科米底亚近在咫尺的地方安顿下来。定居下来的奥斯曼人的马蹄并未停歇,他们靠着坚忍、自律、尚武的精神和精湛的骑术继续向黑海和马尔马拉海扩张,又切断了君士坦丁堡与布尔萨的陆路联系,让布尔萨变成了一座孤城。可是,因为布尔萨能够从水路得到足够的补给,所以奥斯曼一世连攻9年都没有攻下。临终前,这位奥斯曼帝国的太祖指着布尔萨高坡上的修道院对他儿子奥尔罕说,一旦把布尔萨攻下,就把他葬在那里。

他的儿子,奥斯曼帝国的太宗帮他完成了遗愿。在继位的第二年,奥尔罕打开了通往大海之路,阻断了布尔萨通往君士坦丁堡的海路,而此时的拜占庭帝国正陷于祖孙两人争夺皇位的混乱中,奥尔罕浑水摸鱼攻占了布尔萨,并把它作为奥斯曼帝国的第一个首都。

布尔萨所在地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为什么奥尔罕一定要在这里建都呢?除了完成父亲的心愿外,还有别的原因吗?当然。布尔萨在土耳其语中,意为“上帝的礼物”,从这个名字就能看出布尔萨在奥斯曼人心中的分量。森林茂密的乌鲁达山(Mount Uludag)给它披上了葱绿的外套,小巧精致的马尔马拉海给它戴上了蓝色的帆帽,清澈见底的城内几条小溪给它系上了多姿的腰带,汩汩流淌的温泉水给它涂上了丝滑的唇膏,如此美丽宜人的景色吸引着半人半神们在公元前5千多年前就在这里定居。自古希腊人在这里正式建城后,它就如绵绵不绝的呼吸,让一代接一代的人在此繁衍生息,但让它第一个容光焕发的是拜占庭帝国的查士丁尼大帝。

在这位大帝统治期间,他挖门盗洞得到了利润极其丰厚的蚕种。因布尔萨地处丝绸之路临近西方的终点,于是查士丁尼把布尔萨逐渐打造成了帝国丝绸生产和贸易的中心,财富逼人。这样一个“有固可守,有险可依”,风景迷人,富裕美丽的城市,奥斯曼人有什么理由不把它当作首都呢?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奥尔罕占领布尔萨后,真的把它当作“上帝的礼物”一样爱惜。在他睿智的亲兄弟阿拉丁的辅佐下,他们由游牧边境国家转为一个真正的国家,有首都、有边界,也有定居的居民,还有自己的法律和货币以及行政管理体制。阿拉丁还帮他建立了一支正规的、定期发薪的军队,其中包括纪律良好的步兵和骑兵,这比法国的常驻团早了一个世纪。奥尔罕自己也开始加强中央集权,星期五礼拜穆斯林只能念诵他的名字,而这些统治方法很多都是从拜占庭帝国学来的。此时的奥斯曼国,对异教徒相当宽容,基督徒和犹太人只要缴纳赋税就不会受歧视,这吸引了小亚细亚手工业者和商人们蜂拥而至,组织起了类似欧洲人的商业行会,许多货物都在这里集散,布尔萨生机勃勃。从这时起,奥斯曼帝国就冲破了黑夜的羁绊,迎来了充满光明与希望的黎明!

在伊斯兰教的感召下,奥尔罕一边开展对异教徒的远征,一边让“上帝的礼物”更充满魅力。他们攻下了拜占庭帝国的尼西亚和尼科米底亚,占据了博斯普鲁斯海峡亚洲区,同时立足欧洲。因对异教徒的宽容,穆斯林跟异教徒通婚也很常见。在自由的空气下,奥斯曼国家慢慢创造出了亚洲和欧洲、穆斯林和基督徒、游牧民族和定居民众相融合的文明。这种文明不仅让布尔萨持续拥有“丝绸之城”的美誉,也让它成为充满艺术和学术气息的首都,更让它因为拥有众多的花园和果园而享有“绿色布尔萨”之称,我在这里新认识了切花玫瑰、丰花月季和蜀葵。虽然奥尔罕死后不久帝国就迁都埃迪尔内,布尔萨失去了帝国首都的功能,但它却因为拥有众多神学院、伊斯兰教法学校及教育传统而成为帝国的一座教育之都和伊斯兰教学者聚集中心,它变成了帝国的圣城,以至于前六位苏丹全部葬在这里。今天,因为帝国苏丹们前仆后继为这座城市修建的一座座不朽的建筑而让它和附近的库马利吉兹克(Cumalikizik)小镇一起进入世界文化遗产,这是我在土耳其参观的第四处世界文化遗产。

去布尔萨沿途

去布尔萨沿途

去布尔萨沿途

去布尔萨沿途

出于对马尔马拉海的爱,我又开始舍近求远,从奥斯曼帝国的第二个首都埃迪尔内跨越达达尼尔海峡,沿着马尔马拉海南岸,直奔帝国的第一个首都布尔萨。这一路,我看到的都是一望无际,种着各种农作物的丘陵和谷地。那些高低错落的的小麦和青菜就像出色的画家,为苍茫浩渺的田野画出气魄逼人的画卷。这画卷,让我一瞬间觉得,土耳其永远不会像埃及一样,出现农业问题。奇妙的是,这画卷上,居然没有一个人,全都是现代化作业,跟美国和欧洲的一样。这画卷,也让我不禁感慨,握有如此粮仓的奥斯曼人,怎会不快速崛起为帝国呢?

离布尔萨越近,天气越阴,之后又下起了蒙蒙细雨,似乎要告诉我布尔萨经历的痛苦历程。它在拜占庭帝国查士丁尼一世时走向繁荣,却在科穆宁王朝时被塞尔柱人攻陷。也是在这个王朝,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开始,然后布尔萨多次被易手,直到奥斯曼人的到来。当奥斯曼人把它打造成“拥有精美集市和宽阔街道、四面环绕着花园和流淌的泉水的大城市”后,它又被与他们同宗同源的蒙古帝国帖木儿孙子掠夺并焚烧之后被重建,成为大多数皇家丝绸和针织产品的来源地,以亚美尼亚人为主的商人成为城市最富有的人,但在帝国末期发生的亚美尼亚种族灭绝屠杀却让布尔萨的多元文化几乎完全结束。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布尔萨

就在这些悲伤的故事里我把车开进了布尔萨。布尔萨的外围都是高楼大厦,像一个现代城市,可越往城市中心开,老城的印记越明显。我的酒店在老城正中心,房间在顶楼上。当我站在阳台上,我看到了《荷马史诗》中提到的乌鲁达山,此时正是黄昏。在绿草萋萋和白雾迷离中,一道霞光冲破白雾,给山坡上的老城穿上了一层金色的衣裳,缤纷的彩虹挂在天上,让近在眼前的布尔萨美得像一个仙子。

我在彩虹的陪伴下,去老城开发奥斯曼帝国留下的历史和布尔萨自然奇观的“金矿”。老城非常干净,五彩的鲜花妆点着城市,使其分外妖娆,跟欧洲的小城不相上下,只是欧洲的小城到处是教堂,而这里到处是清真寺,而最华美的清真寺当属绿色清真寺(Green Mosque)。此清真寺由穆罕默德二世的爷爷,奥斯曼帝国第五任苏丹穆罕默德一世建造,包括陵墓、学校、厨房等,距今已600多年。整座建筑成反T型,采用圆形拱顶设计,像个蒙古包,在借鉴塞尔柱风格的基础上创立了独特的布尔萨风格。

绿色清真寺

绿色清真寺

绿色清真寺

绿色清真寺

因为我在老城晃悠得太久,所以到达绿色清真寺时已更深露重,整个清真寺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在庭院里夜光灯的照射下踱来踱去。与土耳其其它城市清真寺不同的是,这里的净手池在内部,这使礼拜者从进入大门的那刻起便得到了遮蔽风雨的庇护,如今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庭院里的净手池是后来加建的。在内部空间不是很大的清真寺内,有几个不带门的房间,靠入口的房间墙壁上是带有捐赠箱功能的壁龛,顶部的两个拱顶用世上罕见的一块大理石连接起来,这些都让绿色清真寺独树一帜。而最让清真寺出彩的是墙壁上镶嵌的无数几何形状,以绿色为主,夹杂着用真金烧制而成的繁复而抽象的金色纹饰图案瓷砖。部分装饰花纹和彩绘釉砖的技术在安纳托利亚建筑中从未出现过,它们是由掌握了高超釉砖装饰技术的中亚工匠建造的。因为这些最精细,技术最精良的瓷砖,此清真寺呈现出了华美而典雅的氛围,它也因而赢得了“绿色清真寺”的称号,更被看作是早期奥斯曼清真寺建筑的巅峰之作。

绿色清真寺

绿色清真寺

绿色清真寺

布尔萨警察

绿色清真寺后面的花园中,还有一座著名的绿色陵墓,是穆罕默德二世爷爷穆罕默德一世及其家属的。它的木门上没有一颗钉子,内部墙壁和九具棺椁都是用绿色、深蓝色、黄色及青绿色和白色釉面的顶级伊兹尼克瓷砖来装饰的,瓷砖中也加入了货真价实的金子。我以为这座陵墓也跟清真寺一样24小时开放,可是它不是,等我绕到它门前时,发现它大门紧闭。此时,已晚上10点多,早过了土耳其的宵禁时间。在我往回走的时候,我心里开始发毛,不知道土耳其的治安到底怎么样,我穿着裙装呢。布尔萨的人很听话,一路上基本没看见什么人,只是看见了几个巡逻的警察。他们看见我,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还要跟我合照,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只会这一个土耳其语,听懂了。

虽然我对陵墓不感兴趣,但总觉得错过它有些遗憾,第二天上午,我开车又来了,才发现这个清真寺建在高坡上。正当我锁好车准备进去时,一个土耳其男士拦住我,用英语问我是不是要参观这个清真寺,我说是的。他说他是画家,可以给我当免费导游,因为他参与了这个清真寺的修复工作。在他的解说下,我才知道寺内几个不带门的房间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原来清真寺刚建成时,它还是苏丹的办公场所。那几个房间是行政办公室、律师办公室和审判庭,有一个房间是苏丹专用进出的地方,他常常坐在寺内的小二楼上既主持会议又可以祈祷,一举两得。

绿色清真寺免费导游

绿色清真寺壁龛

穆罕默德一世墓

穆罕默德一世墓

穆罕默德一世墓

在这个清真寺遍地的城市里,还有一座建在市中心平地上的清真寺。它虽比不上绿色清真寺华美,却比它建造时间久远,是第四任苏丹巴耶济德建造的。这座清真寺是布尔萨最大的,名字与乌鲁达山名字一样,也叫大清真寺(UluMosque)。跟绿色清真寺一样,大清真寺也有两个宣礼塔,寺内也有一座净手池,但是没有绿色的庭院,这跟埃迪尔内的几个清真寺一样。在奥斯曼建筑大师锡南为整个帝国设计清真寺前,这个清真寺凭借其宏伟的建筑令奥斯曼人肃然起敬。12根粗大的柱子支撑着屋顶的20个圆顶,中央的穹顶用透明玻璃来代替白灰抹面的砖墙,这样可以让光线直射在大理石砌成的净手池上。虽然这个清真寺看上去极其简朴,但寺内却保留了伊斯兰著名书法家近200幅书法,是我去过的土耳其清真寺中书法最多的。

大清真寺

大清真寺

大清真寺

大清真寺

布尔萨清真寺多,苏丹的墓也多。我最不喜欢看坟墓了,可是,这个城市埋葬了奥斯曼开国的前6位苏丹。我无法看见他们生前的英姿,如果不看他们远离了人间后的居所,似乎有儿遗憾,于是我硬着头皮开始了参观苏丹陵墓之旅。

建造大清真寺的巴耶济德的墓地在城外的一个山坡上,此时,帝国首都已经移至埃迪尔内。在他统治期间,欧洲纠结了基督教联军来对付围攻君士坦丁堡的他,结果大败。为了庆祝这次胜利,他开始营建布尔萨,一个包括清真寺、教经学院、宫殿、医院、公共食堂、浴室和陵墓的建筑群被建成。巴耶济德应该是奥斯曼帝国最屈辱的皇帝,武功盖世的他生不逢时,碰到了比他技高一筹的帖木尔,结果被抓去当了俘虏,8个月后含恨自杀,他的墓葬被认为是奥斯曼苏丹最早与世隔绝的墓葬之一。墓室里很简单,埋葬着他和他的妻子子女们。铭文上刻着:“这个天堂花园属于巴耶济德,伟大的苏丹,阿拉伯和波斯国王的领主,真主保佑他的财产。 ”

巴耶济德墓建筑群

巴耶济德墓建筑群

巴耶济德清真寺

巴耶济德墓

这个开国苏丹的墓室冷冷清清,既没有外国人,也没有土耳其人,我成了被当地人观赏的“猴子”。与这个墓室一样冷冷清清的还有第六任苏丹,也是穆罕默德二世他爹穆拉德二世的墓地。这个墓地占地巨大,有13座墓葬,埋葬着从第六任到第十一任苏丹的40位王室成员,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墓地,里面也有一个小清真寺。虽然它是布尔萨世界遗产中的一员,但对我来说,一点儿吸引力也没有,因为所有的墓地都让我惊恐。不过,这个墓葬群的拐角有一个大菜市场,我好喜欢在那里逛,还买了不同品种的樱桃,特好吃。

穆拉德二世墓建筑群

穆拉德二世墓建筑群

穆拉德二世墓建筑群旁市场

穆拉德二世墓建筑群旁市场

穆拉德二世墓建筑群旁市场

穆拉德二世墓建筑群旁市场

我以为布尔萨所有墓室都这样没有生机,但是不是的,奥斯曼帝国太祖和太宗的墓地不仅人声鼎沸,而且还有士兵站岗,我在这里碰巧遇到了士兵换岗仪式。这个墓地坐落在一块高地上,可以俯瞰美丽的布尔萨城。墓地像一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一个5层的石质钟塔,一侧摆着大炮。由于花园的大空间,所以我在这个墓地里没有一丝惊悚之色,还觉得奥斯曼那个镶嵌着珍珠母的华丽石棺挺不错的。当我看完墓室站在石塔旁眺望近处的布尔萨和远处的群山时,一个穿得很绅士,带着名表的男士请我给他照相。我给他照相时看他摆的姿势就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果不其然,照完后他要请我喝茶,我没理他,开车去了布尔萨城市博物馆。

奥斯曼墓花园

奥斯曼墓花园

奥斯曼墓花园

奥斯曼墓

奥斯曼墓

奥尔罕墓

这个博物馆在老城市中心,离大清真寺不远,原是法院大楼。内部空间不大,一楼展示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和一些苏丹的资料以及土耳其近代史。地下室展示了该城人们的吃喝拉撒睡,还有丝绸生产的信息。所有介绍基本都是土耳其语,我只能看了个囫囵吞枣。

如果说今天的布尔萨已经融入了很多现代文明元素而让奥斯曼帝国的色彩不那么浓郁,那离它咫尺之遥,与它一起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小镇,却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奥斯曼特色。这特色,让我携着一颗诗心,怀揣着向往,暗自浅喜深爱,一路盛装,去那里寻找红尘中的安然。

布尔萨城市博物馆

布尔萨城市博物馆

布尔萨城市博物馆

布尔萨城市博物馆

路线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刘大仁' 的评论 : 谢谢赞美。很多清真寺的建筑是真的美,内部只允许挂穆斯林书法,这种艺术我也欣赏不来。
刘大仁 回复 悄悄话 又一生动好文章。

只是清真寺看多了挺没劲,里面啥也没有,没壁画也没雕像,totally empty。他们穆斯林真是什么艺术东西都不容许,只是每天对着空气不停地磕头。这智慧也真可以.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曌' 的评论 : 有才!谢谢如此言简意赅,极具高度的赞誉之词。
回复 悄悄话 书读万卷,路行万里;厚积薄发,下笔有神。
登录后才可评论.